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16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6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一夜没睡好,感受到阳光洒在脸颊上,林眉皱着眉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觉得头就有些疼。

    她撑起身体,看到身前站着肃修然修长的身影,他站在拉开窗帘的落地窗前,正有些出神地看着窗外。

    林眉撑起身体坐起来,这才看到外面的草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了白白的一层雪,此刻正在初升的太阳下泛着银鳞一样的光芒。

    在b市一整个冬天都只见了一场零星小雪的林眉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翻身下床。

    床周围铺了厚厚的地毯,她也顾不上穿鞋,就跑过去站在肃修然身边,看着外面的一层新雪惊叹:“昨天的雨终于还是下成雪了啊。”

    她没注意自己站的位置和肃修然很近,脑袋几乎要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刚睡醒她还有些晕晕乎乎,略显毛茸茸的脑袋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肃修然转头看着她,眸色深了深,却最终还是轻笑着温和开口:“你如果喜欢看雪,以后我冬天可以常带你来。”

    林眉惊喜地转头看他,却丝毫没注意其中“以后”和“常来”的字眼:“真的啊,你不嫌我麻烦?”

    肃修然笑着摇摇头,他一旦笑起来,目光中的柔和就像要溢出来:“还好。”

    在清晨明媚的阳光里,林眉觉得自己又被电晕了一下,她忙退开半步,上下打量着显然也是刚起床,睡衣领口还敞开着一颗扣子的肃修然,无意识地嘟囔了一句:“大神你不要太妖孽,我把持不住怎么办?”

    肃修然仿佛没听清楚,带笑地微微低头,向她又靠近了些:“什么?”

    在他明亮的瞳光下,林眉只坚持了大概一秒钟,就转身落荒而逃:“没什么,我先去洗漱!”

    收拾一新从浴室里出来,肃修然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了,下了雪气温比较低,他就打开了客厅里的电暖炉,将一双长腿放在沙发上靠近暖炉,姿态很随意。

    这次来外面,他就不看杂志和报纸了,反而带了几本书,林眉凑过去看了,发现是英文原版的。

    林眉想起来他书房的大书架上,基本全是外文书籍,除了英文书,还有些法文的,中文读物几乎没有。不过他看书倒不是很挑的感觉,不管是经典著作还是流行小说,全部都有。

    这么想着她就有些奇怪:“大神你不看中文小说啊。”

    肃修然一边翻着书页,一边随口回答:“看,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前的吧……”他说着语气还是很随意,“现代中文小说的语言太粗粝,会影响我写作的语感。外文倒是可以勉强避免这种隐患。”

    林眉顿时觉得被噎住了:这话换任何一个人说,都是赤果果的夜郎自大好吗?就算是他,要给外人知道了,估计也会被喷骄傲自满。

    跟肃修然熟悉起来后,林眉越来越觉得需要锤炼自己的小心脏,原因之一就是肃修然这种突兀又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的精神攻击。

    昨天是刚来,光顾着收拾行李,现在她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突然发现了一些细节。

    那就是这里的家具摆设方位几乎和肃修然的别墅里一模一样,当然别墅是三层的,还有楼梯等,这里是平层,当然不可能完全等同。

    只是有一种微妙的相似,比如开放式厨房和吧台的设计,客厅的落地窗,卧室里的衣柜和床的位置,浴室里的大浴缸旁也同样有一扇大玻璃。

    虽然对她来说是先到了别墅再到了这里,但想到肃修然是先在这里住了一年多后才搬到b市的,她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难道b市的别墅时按照这里的样子装修布置的?

    她好奇心起,看了一圈后问:“大神,你还真钟爱这里啊,b市的家跟这里很像。”

    肃修然却没有认同“钟爱”这种定义,反而头也不抬地说:“没什么,只不过相似的环境会带给我安全感而已。”

    自从来了这里后,肃修然真是每每给她惊讶——从昨晚到现在,他似乎正在一点点袒露自己的软弱,这在之前从未有过。

    林眉不知如何回答,却看到他看着书,眉心就微微蹙了起来,同时抬起手按了按腹部。

    虽然他的神情和动作都稍纵即逝,林眉却抓住了,想到他胃不好,连忙问:“怎么了,胃疼吗?”

    肃修然没有否认,却也没有看她,而是继续注视着书本,神色间有些倦怠:“没什么,大概是昨天吹了点冷风吧。”

    林眉这才意识到他把脚放在沙发上,又开了电暖,大概不仅是因为冷的缘故。

    她忍不住为这位大神的自理能力担忧:“大神,你胃疼要吃胃药,光缩起来躺在沙发上是没用的。”

    肃修然这才把目光从书本上移到她脸上,无可无不可地“嗯”了声,表示自己已经听到了。

    林眉看到他这种样子,只能摸摸鼻子,认命地去替他翻胃药,又去找温水。

    肃修然虽然起得比她早,但可能是因为胃疼的缘故,既没有烧热水,也没有试图准备早餐,林眉只能用电暖壶临时烧了热水,又兑成温的带过来。

    看着肃修然接过道了谢,又就着水杯多喝了几口水,林眉这才发现他淡色的薄唇上已经起了些干皮,额头也疼得出了层冷汗。

    林眉想起来他胃疼得都要缩起来,起床后却没有第一时间喝药烧水,而是强行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摆姿势看雪,看完雪还继续强行拗着姿势在客厅看书……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还真是蛮拼的。

    用带来的小米熬了粥,又用蒸笼热了点一起带过来的紫薯馒头,再加上一点新鲜蔬菜,就算是他们的早餐了。

    吃了药又进食后,肃修然的胃疼就缓解了一些,总之他虽然还是半坐在沙发上看书,姿势却更随意了很多。

    林眉不免腹诽这种运动量他腹部还是没有一丝赘肉果然是肠胃不好……又不可避免地感觉到无聊,想起来昨晚听到的风声,她就说:“大神,你这里的风声真神奇啊,听起来好像人在哭。”

    肃修然却看了她一眼:“那并不是风声,我之前从未听到过。”

    林眉“哦”了声,后知后觉地脊背突然一寒:“不是风声,那是什么?真的有人在哭?”

    肃修然点头,还是很随意的样子:“或许。”

    大神你不要这么淡定好不好?那鬼哭一样的声音都在你的房子附近萦绕了一整晚,天亮了又消失了你都一点都不在意么!

    他们正说着,房门处适时地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三声,不紧不慢,声响也并不大。 :(.*)☆\\/☆=

    刚下过雪地面还有积雪,这里又是荒郊野外,什么人挑这种时候上门拜访?林眉顿时从沙发上弹坐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肃修然。

    沉默持续了大概有几秒钟,又是不紧不慢的“咚咚咚”三声,肃修然终于不耐地开口:“林眉,开下门,我们有客人。”

    林眉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种关键时刻,他居然让她一介小小的弱女子去开门?难道这时候不都是应该男士英勇地示意她别动,然后自己去应付吗?

    时间流逝中,门口的敲门声已经又响了两遍,每一次都是“咚咚咚”三声,不多也不少,甚至维持着相同的频率,不见丝毫急躁。

    肃修然有些无奈地看了看一脸见了鬼神情的林眉,只能自己放下书起身,走过去打开房门。

    门外寒冷的空气和一声憨厚又友好的问好一起传了进来:“兄弟,听说你回来了,昨天没来得及过来!”

    肃修然也微笑着应答,低沉的声音里多了许多暖意:“这次只是住几天,没想要打扰你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