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17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7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听到门口传来的对话,林眉这才从恐怖片的迷思中脱离出来,意识到真的是客人,连忙走过来站在门边礼貌地冲外面微笑:“您好。”

    那是个穿着蒙古族服饰的男人,有些络腮胡子看起来接近中年了一样,但再仔细看他的脸,就会发现他的年纪并不大,身上洋溢着一种淳朴又温厚的气质。

    肃修然侧身让他进来,适时地替他们互相介绍:“这是林眉,我的助理,这位是乌恩,我的兄弟。”

    林眉注意到肃修然仍然强调乌恩是他的“兄弟”,要知道以林眉对肃修然的认识,他是不可能为了礼貌刻意客套的,所以她立刻就意识到,乌恩对肃修然来说,肯定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才能被他称为“兄弟”。

    友好地向乌恩打了招呼,林眉将人让到客厅坐下,肃修然已经自行去了吧台,熟练地泡出来一杯奶茶。

    茶是他们带过来的伯爵红茶,但肃修然却没有依照惯例去泡,等泡好后还加了点盐,给乌恩端了上来。

    乌恩抱着粗瓷的马克杯道了谢,林眉已经跟他拉上了家常:“乌恩大哥是怎么来的?现在外面下雪不好开车吧。”

    乌恩“哈哈”笑了起来:“那是当然的,不过骑马也一样快!”

    他说普通话还带着点不自然的口音,应该是在本地土生土长的,笑容也非常淳朴可亲,眼睛中闪烁着真诚的光芒。

    肃修然也坐下来,笑着解释了一句:“乌恩就住在山那边的民族风情村,骑马过来很快。”

    说是山,其实草原上的山也不过是个略大的土包,跟丘陵地带动辄绵延几十公里的大山没法比,肃修然说乌恩住在山那边,距离应该不会超过几公里。

    乌恩连连点头,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是啊,现在我们这里建了风情村,大伙儿都有固定工作和住所,不用辛苦放牧,还都是苏兄弟带来的福气。”

    他们昨天是从小路进来的,并没有看到沿途有什么民族风情村,听乌恩的意思,这家风情村还应该是跟肃修然有关系的?

    肃修然还是淡笑着,虽然没看林眉,但看样子是说给她听的:“没什么,不过是向朋友建议说这里环境适宜,很适合建一个原生态的度假村,最后做决定的还是朋友。”

    话虽这么说,可林眉却觉得他口中的“朋友”可能还是肃家的人,毕竟看他目前的状态,除了肃家人之外的故交大概都以为他已经“过世”。

    他写书后更加深居简出,除了编辑部的人之外基本不接触其他人,也不会再多什么“朋友”。

    她的询问通过目光流露出来,肃修然并没有视而不见,反而给她了一个眼神,算作承认。

    林眉觉得她之前并没有贸然猜测果然是正确的,一般人看到他“死而复生”并且隐姓埋名,一定会想到他是被家族排挤,不得不远走他乡——说不准还继续被亲人迫害追杀。

    可通过一系列的线索,比如他在这里的房子是被家人安排的,甚至他为了表达对乌恩和这个蒙古族村落的感谢,还能让肃家出资兴建一个度假村,都足以证明他跟肃家并不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说不定还一直保持着微妙的联系。

    乌恩这样淳朴的蒙古汉子注意不到他们的眼神交换,还很兴奋地向肃修然汇报半年来的情况。

    说风情村去年夏天的客人很多,利润被用股份制的形式分给了原住民不少,再加上平时还给牧民们开工资,所以很多人生活都更好了,谁谁家的老人有钱看病了,谁谁家的小孩儿去城里读了大学,一边说一边眉飞色舞。

    肃修然就含笑听着,不是点头,看起来很感兴趣的样子,但熟知他性格的林眉知道他大概都没把这些在他看来无聊的琐事听进去一个字。

    等乌恩总算口干舌燥地说完了,一杯奶茶也见底了,肃修然还微笑着起身又给他泡了一杯,温和体贴地过分。

    乌恩不是巧舌如簧的人,之所以滔滔不绝,是因为久未见肃修然,早憋了一肚子话。

    把该说的都说完后,他就没了话题,不过他喝了口奶茶后,神色微微有些变化,一张敦厚的脸上颇有些严肃:“对了,入冬后大伙儿总听到有人在门外哭,开了门又什么都看不到。村子附近都找了,有天还找了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在雪地里骑着马巡逻了好大一会儿,还是什么也没找着。

    “冬天里雪厚,大伙儿就以为是狐狸狼啊什么产了崽藏在雪下叫唤,等开了春就停了。没想开春雪化了还是有,这些日子大家都有些慌,夜里都关紧了门……你们在山这边如果听到了什么声音,也当没听到。反正叫了一冬了,也没出事。”

    林眉没想到最后能听到这种消息,连忙问:“是有点像风声一样的哭声吗?我们昨晚听到了,好像是在距离这里很近的地方。”

    乌恩点头:“那声音有时候近,有时候远,近的时候像在窗户底下,远的时候不注意就听不到,昨天的哭声在村子里听就挺远。”

    感情昨天是特地跑到他们窗子下哭了?林眉想象力丰富,顿时毛骨悚然起来,忍不住伸手抓住了肃修然的手臂。

    她失态之下没注意,回过神来本以为肃修然会淡定地拨开她的手,结果他却没动,只是看了看她,就笑着向乌恩说:“好,我们知道了,入夜后一定不会出去乱跑。”

    乌恩露出一个放心的表情,又憨厚地笑起来:“那就好,我今天急着赶过来看苏兄弟,就是怕你们不知道这个。”

    乌恩又坐了一阵子,他不大会寒暄,翻来覆去就是问肃修然身体好点没有,这次留几天,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再回来,再不然就是村子里那些人的情况。

    临近中午他就表示要赶回家吃午饭,然后起身用力抱了抱肃修然道别,说莎琳娜和托娅都很想他,这几天带她们也过来看他。

    听到这两个名字,肃修然脸上礼貌的笑容总算有了点变化,林眉猜测乌恩之前说的那些人他根本都不知道是谁,唯独这两个可能真的认识。

    肃修然笑着道谢,执意要送他到屋外,林眉赶快替他找了件大衣披上,免得他受了凉回来又要嚷着胃疼。

    乌恩果然是骑着马来的,门外的栏杆上拴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骏马,极其温顺地安静等着主人。

    乌恩帅气地翻身上马,这个憨厚的蒙古族汉子一跃上马背,仿佛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一样神气活现,多了几分帅气。

    在马背上潇洒地向肃修然挥手告别,乌恩策马向山包的另一面跑去,在平滑的雪地上留下第二串马蹄印。

    因为昨晚的哭声,林眉特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雪地,发现除了乌恩的马留下的蹄印,和一些明显是鸟类或者兽类留下的痕迹外,再没有其他的印记。

    她不由喃喃自语:“难道真是什么超自然的东西?不会吧,我相信科学的。”

    肃修然照例没有对她的话做出任何反应,等乌恩的身影绕过山包消失后,他就微微笑了笑,转身回房间。

    也快到了午饭的时间,大神今天胃不舒服,掌勺的自然就是林眉。

    吃过了林眉精心准备的午餐,又进入了午后,本来在b市时,这段时间是肃修然的黄金创作期,他一般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写书。

    但既然是出来度假,肃修然索性连电脑都没带,下午茶过后就半躺在沙发上继续看书。

    林眉不但殷勤地替他泡了红茶放在手边,还拿了毯子来给他盖住腿,顺带护住胃,省得他再嚷嚷着不舒服……结果肃修然的姿势果然就更慵懒随意了一点。

    看着他的样子,林眉突然想起了被留在家里另一位,他们共同的主上春申君,不得不说,有些地方还真有些神似。

    把他伺候舒服了,林眉觉得自己可以问一些问题了:“你和乌恩,感情看起来不错啊,是怎么认识的?”

    肃修然头也不抬,略显低沉的声音像灌了酒一样醇厚:“我来这里的头一个冬天,发电机坏了,下着雪信号不好我联络不到外界,只能拆了家具生火取暖。

    “当我以为自己会冻饿而死,是出来放牧的乌恩发现了房间里的火光,过来救了我,后来又送了许多食物给我。”

    这么说来几乎等同于救命之恩了,怪不得肃修然对他另眼相看,不过乌恩也肯定是一个值得信赖的诚挚的人,不然依照肃修然的个性,最多给他很多经济上的感谢,不会这么多年还以兄弟相称。

    接下来他的话果然印证了林眉的想法,他又淡淡说:“我要求家里在这里建一个度假村,只是想让他过的好一些……至于其他的人过得如何,我根本不关心。”

    林眉想起来那两个明显是女性的名字:“莎琳娜和托娅呢?她们也照顾过你吧。”

    肃修然抬头看了看她,唇边有些意味深长的淡笑:“莎琳娜是乌恩青梅竹马的妻子,托娅是他的女儿,今年才三岁。”

    林眉侧头避开他的目光,清了清嗓子不想承认自己刚才是有些试探的意思。

    肃修然对乌恩的态度那么好,简直称得上和蔼可亲,跟他平时那种爱答不理的高冷姿态大相径庭,谁能保证他没有喜欢上一个花朵一样的单纯又美丽的蒙古族姑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