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20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0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看着他,她能感受到手腕上传来的异乎寻常的力度,这一刻注定要发生点什么,而这一次,她无法再逃开。

    肃修然微微勾起唇角笑了,他的目光中如同蒙着一层雾,水汽氤氲,更加温柔地令人心惊,他低低地开口,说出的话语,冰凉又柔软,仿佛一朵飘洒的雪花:“林眉,是你说的,我们要彼此坦诚。”

    他们靠得太近,连呼吸都要胶着在一起,林眉屏住了呼吸,看到他的脸在靠近,近到她能清晰地看到他的下颌,接着是近乎无色的薄唇,和挺直的鼻梁。

    极端的紧张中,她猛然闭上了双眼,片刻后,她感到唇边触到了什么柔软又冰凉的东西。

    她没有回应,也没有后退,只是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僵硬地站着,大脑中是一片喧嚣的空茫。

    他的声音在这时传来,听不出情绪,仅仅只是淡漠的叙述:“你的身体僵了。”

    林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身体并没有本能地抗拒他,可她心中却也没有传说中的喜悦或者感动。

    一切来得太突然、激进,在前一刻,他对她来说,还是一个不可能的异性,哪怕有些微心动,也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而下一秒,他却吻了自己,并非是霸道充满占有欲和掠夺感的吻,而是那么轻又那么凉的吻……如同带着某种悲凉和绝望。

    拒绝吗?如何忍心。满心欢喜地接受?却又无从谈起。

    她闭着眼睛沉默了很久,直到她能感觉到肃修然的身体离开,他退开了一步,让两个人重新有了安全的距离。

    林眉小心地睁开眼睛,发现他虽然脸色还是苍白,却已经自己站好,双手插在口袋里安静地看过来。

    不知为何有些心虚,林眉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大神,你是开玩笑吧?”

    她专注地顶着他的脚尖,在快要盯出个洞的时候,他才轻声咳嗽了一下。

    林眉比任何时候都痛恨自己的老妈子本性,他不过咳了声,她慌着就抬起头,去看他的脸:“大神你到底怎么了?是感冒了吗?感冒了要吃药。”

    他还是平静地看着她,脸上并没有笑意:“叫我修然。”

    林眉悄悄吸了口气:“大神你别闹了,你那体质又不是开玩笑的,感冒了得赶紧吃药。”

    肃修然仍是淡然地开口:“叫我修然。”

    固执起来的肃修然不但棘手,还有点小孩子的难缠,林眉想了想当初那一批要下场又被追回来的书稿,顿时决定放弃:“修然……你哪里不舒服?”

    肃修然微微笑了下,薄唇还是发白,吐出的话语却足够气人了:“没哪里不舒服,就是气着了。”

    林眉觉得自己才是被气着了好吗?她有做过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吗?她这么善解人意,体贴温柔!

    也许是看到了她的神色,肃修然才终于露出了一个舒展的微笑,他侧头又咳了几声,却像是心情大好了一样,抬步向卧室走去。

    林眉却怕他又站不稳甩着,不争气地跟在他身后嘘寒问暖:“大……修然,你真的没问题吗?你别吓我啊,这里荒郊野外的,有点突发状况都找不到医院。”

    肃修然“嗯”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放心,我才是在这里住过一年的人。”

    她悬着的心放下来一些,就又想起来肃修然刚刚那个让她纠结万分的轻吻,决定旁敲侧击:“大……修然,你是不是有时候情绪特别敏感?”

    肃修然站住了脚步转身,林眉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来不及急刹车,差点用脸撞到他胸口……身高差距太大也不是好事儿。

    他低头看着她,目光幽深:“你以为我是太寂寞或者生病脆弱,才会对你做出这样的举动?”

    在他这种水准的洞察力之前,林眉没有隐瞒的打算,清了清嗓子说:“我会这么想也正常吧,毕竟我们认识才不过两三个月,你这样的男人没道理会这么快陷入爱情。”

    肃修然对她笑了笑,他没打算解释,神色却有一刹那的恍惚:“我原本也认为,不可能会这么迅速……直到方才,我感受到了那种痛苦。”

    林眉的呼吸迅速滞住了,肃修然这样的人,讲起情话来的杀伤力果然是飓风级别——她只差一点,就被刮走了所有的神智。

    肃修然只是又向她微笑了一下,就转身回房间。

    林眉偷偷转过一口气,听到他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今晚不用找借口睡沙发,我不会怎么样你。”

    林眉这才明白过来,昨晚他们已经同床共枕过了,而且今天还将继续同床共枕……她突然想向老天祈祷,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她不怕肃修然夜袭,他那种几乎骄傲到极致,又绅士到骨子里的人怎么可能做出夜袭这么没品的事情,她是怕自己夜袭他啊,上天作证!

    林眉当然还是睡在了卧室里,一来沙发确实不舒服,二来她也没胆子再忤逆肃修然——看他那脸色苍白的样子,一不小心真把他气出什么毛病来,她赔不起。

    原本以为这一夜注定不平静,但林眉可能是头一晚没睡好,再加上白天铲雪耗费了不少体力,躺下后就觉得全身绵软,裹了被子没压力地一觉黑甜睡到天亮。

    她是被半开的卧室门外飘来的咖啡香味引诱醒的,肃修然不喝咖啡,会一大早起床煮咖啡,一定是给她煮的。

    林眉初醒后还有些迷糊的大脑中很快泛上这种判断,跟着就冒出了一个词:爱心早餐。

    就是这个词彻底把她吓醒了,她翻身坐起来,第一件事情是去看大床中间横着的那个毯子做成的小墙。

    很好,还是站得好好的,如同长城一般巍然屹立,没有受过丝毫侵犯。

    她呼出口气,庆幸自己昨晚睡得够死,没有半夜借梦撒泼,爬过去非礼肃修然。

    大美男就在眼前,还主动投怀送抱,能忍住不扑上去啊呜一口吃掉,林眉觉得自己已经耗尽下半生的人品了。

    她都不敢猜一猜一旦身体失去了意志力的控制,会做出怎样掉节操的举动。

    一大早就心惊胆战地后怕着起床,洗漱过后林眉去厨房,就看到围着纯色麻布围裙在煎蛋的肃修然。

    他将时间卡得很精准,她在餐桌前坐下后,烤好的面包片恰巧弹出,那一杯咖啡也正好被送到她脸前。

    林眉双手合掌道了声谢,有些诚惶诚恐:“谢谢大神。”

    肃修然微侧了头一笑:“每人一天,轮换下厨……不是惯例吗?”他说着又微顿了一下,“叫我修然。”

    大神你不要在清晨的阳光中这么温软地笑着,还要求别人称呼你的名字!这太犯规了!

    林眉一面在心中无声地呐喊,一面强装着淡定:“那也要感谢……修然。”

    肃修然温和地一笑,接着却侧过头去捂住嘴又咳了几声。

    林眉看他脸色真的苍白了点,吓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我的心脏给你锻炼得现在外面来一头狼我都能给活撕了,就求你别强行拗造型,不舒服就好好休息求你了!”

    她这句话说得太逗,肃修然又忍不住笑了,他还是掩着唇,笑着咳了几声,这才放下手,对她勾起了唇角:“没事,我有吃感冒药。”

    他接着走过来,将早被他移到餐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给她看定格在上面的视频画面。

    那是昨晚她的笔记本电脑拍下来的画面,一般这种内置的笔记本摄像装置像素本来就不高,夜间拍摄更是效果极差。

    但好在昨晚天气晴朗,月色不错,再加上雪地反光,还真的能拍出可以分辨的图画。

    在她起床之前,肃修然已经检查过一遍拍摄下来画面的内容了,定格的地方,正是最重要的地方,可以看到森林边缘有一些发光物的模糊影子。

    肃修然敲击了下键盘,视频开始动起来,那些亮点也慢慢移动,细心观察,可以看出移动的速度,应该是人类的步速。

    林眉捧起杯子,轻啜正对自己口味的香醇咖啡,吹了下口哨:“哎呀,狐大仙的皮袄掉喽。”

    肃修然微笑地看着她:“于是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林眉奇怪地看他:“咦,怎么你不参与吗?”

    肃修然要笑不笑地,唇边的弧度优雅迷人:“我为什么要参与?我只是来度假的,我也没有过度好奇。”

    他这么一问,还真把林眉问住了:就算她确定了旷野中的哭声是人为的又如何呢?她没有任何对方在进行不法活动的证据,万一别人说这只是个恶作剧呢?也许民族风情村的人,也早有人确定了这是有人在捣鬼,但大家却都出奇一致地保持了沉默。是怕惹祸上身,更多的也是无可奈何。

    她认真想了下,决定还是把这个问题暂且放下:“也许你应该告知你家人,毕竟民族风情村是你们家族投资建设的产业,万一有人在这里搞些什么,也会对你们家族造成一定程度的麻烦。”

    她提到“家人”,肃修然却并没有露出有异于平日的神情,只是勾了下唇角:“这个不用你提醒,我会让乌恩替我转告的。”

    话题到此为止,林眉想不出其他需要补充的了,就低头专心地吃早餐。 :(.*)☆\\/☆=

    肃修然已经吃过,将围裙解下来放好后,就先去了客厅。

    他的手机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当他走近坐下时,屏幕无声地亮了,伴随着来电提醒的震动。

    他的号码非常私密,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肃修然扫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提示,上面显示着三个字“肃修言”。

    他拿着手机,避开林眉,去了房子另一边的书房,随手掩上房门。电话接通,传来的是肃修言那和他有些相似,却又沉冷许多的嗓音。

    话筒那端的肃修言未曾遮掩自己语气中的恶意,十足嘲讽地笑了声:“亲爱的哥哥,据说你最近多了一个新宠物,还挺漂亮可爱对吗?”

    肃修然没有理会他,只是淡漠地开口:“最近妈妈还好吗?”

    肃修言“哈哈”笑了,他也没有回答肃修然的问题,而是又轻飘飘的抛出了一句话:“不知道那个漂亮的小宠物看没看出你的本性……你特地买了她租住的房子把她赶出来,好让她住在你的房子里,这件事她知道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