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21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1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没注意到肃修然去接了个电话,等他从书房出来后,就对他招了招手:“修然……你不是说了要教我骑马?今天外面的雪开始化了啊。”

    原本现在就是春季,即使下雪也会很快消融,不会像严冬那样留存很久,昨天出了太阳,今天温度又回升了,雪自然就开始融化了。

    肃修然走过去站在窗边看了看,笑笑说:“看来我们也需要快点行动了

    林眉还是有些顾虑:“你感冒好点没有?吃了药会不会头晕?”

    肃修然既然吃了感冒药,为了防止药效冲突连中药也停了,他摇摇头,似笑非笑地:“还好,不会从马上摔下来……只要你不继续气我。”

    林眉简直要被他这种随时随地的精神攻击打垮了,叹了口气说:“我不是要故意怎么样你的……太突然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答应你一定认真考虑,考虑后我会给你答复。”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郑重其事,显得确实实在认真对待这件事。

    肃修然勾唇微微笑了下:“林眉,你在顾虑什么?”

    林眉老实回答:“我还是怕我们在一起后,又发现不合适不得不分开。你让我到哪里再去找一个比你还帅的男人?更何况你还是苏修……我这辈子都毁了。”

    肃修然听着倒是真的笑了:“你真的认为我是那种对待感情肤浅轻慢的人?”

    林眉当然不敢说“是”,更何况她也不认为肃修然真的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花花公子,他都美成这样了,前半生如果不禁欲恐怕连个足球队都能生出来了吧。

    她思考了一下,有点纠结地说:“更何况我如果真的跟你恋爱,岂不是好像跟上司恋爱一样?办公室恋情会影响工作的,我们还能不能合作了?我连你一本书都没做出来呢,就要终止合作?我会吐血的。”

    肃修然淡然地听着,终于说了一句:“所以到现在为止,你还是爱我的书多过我。”

    林眉转着眼珠子想了下,尽量自然地把目光移开去看附近的天花板,考虑一个比较不伤他自尊心的答复:“我做你的书粉六年了,认识你才六十多天,你看……”

    肃修然倒宽宏大量了,笑笑说:“没关系,我理解。”他接着说,“我去打电话给乌恩,让他帮我们准备一匹马。”

    林眉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说:“修然……”她还是不习惯直呼他的名字,每次叫总要别扭一下,“谢谢你对我的感情,还有谢谢你肯等我考虑。”

    肃修然转过身微笑点头:“没什么,这是我应给你的尊重。”

    他说着,忽然又走近,唇边带笑:“而且你可以提前试用……”

    林眉还没想明白这个试用是什么意思,身体一轻,自己已经被他的手臂带入怀中,接着他的吻第二次落在她的唇上。

    这一次不再是轻轻拂过的轻吻,他将唇齿间的味道传递给她,如同青草森林一般清新的芳香,让林眉迷失其中。

    过了许久,他才放开她,林眉身体还是有些发软,忙退开扶着墙,喘了口气说:“这是我的初吻……如果昨晚那个碰了一下的不算的话。”

    他低低笑了,轻声说:“也是我的。”

    在林眉有所回应之前,他已经又笑了笑,转身去了书房。

    等乌恩把他们要求的马送到,林眉才反应过来,肃修然要的是“一匹马”……也就说,他们两个人一匹马。

    送走了乌恩,站在屋前抬手抚摸着那匹骏马的脖子和鬣毛,又查看了鞍具的情况,肃修然低头含笑地看了她一眼:“你是初学者,地面又有积雪,让你单独骑乘是很危险的行为。”

    林眉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事实,不过她想要跟肃修然学马术的时候,还跟他没有这一层暧昧关系,那时候她也不会这么在意跟他有些身体接触的好吧?

    肃修然已经换上了骑装和马靴,这时候利落地翻身上马,含笑对她伸出一只手:“那么请上来吧,我的女士,我们时间紧迫。”

    他身形过于高挑,原本不是适合做骑师,但他穿着硬朗的骑装脊背挺直地端坐在马背上时,真的是随时可以拍几张草原风格的大片。

    就算林眉刻意想忽略他的魅力,也忍不住想他这样的人,如果有机会站在镁光灯下,不知道会引起多少女人疯狂的尖叫……好吧也许还有男人。

    难道正是因为他需要隐姓埋名隐藏行迹,所以才会被她撞狗屎运发现?

    这么想着,林眉觉得自己对于和肃修然恋爱的忐忑和隐忧,都不是没有道理的——任谁突然中了五百万的大奖,首先的反应也不是接受,而是怀疑这么罕见的好运它真的是我的吗?

    因为是来草原度假,林眉虽然并不会骑术,也准备了适合骑马的靴子和衣服,为的就是有机会尝试一下。

    这时她看着肃修然的手臂,却有些犹豫:“我怎么上去?不会踢到你吗?”

    肃修然微微一笑,俯身过来抱住她的身体,林眉猛然被举起来,惊叫了一声,发现自己已经稳稳落在他身前,还是有些后怕:“你不教我怎么上马吗?”

    肃修然的笑声从她耳旁传来:“分开双腿,侧身在马背上对骑术的要求更高。”

    乌恩送来的马很高大,坐在上面还真有些吓人,林眉不敢乱动,依照他的指使乖乖地分开腿。

    他在她身后搂住她的腰,低声解释说:“雪融化得很快,我们需要尽快到昨晚发现亮光的地方查看一下,回来后我再慢慢教你。”

    说完他驱马前行,并未让骏马进入奔驰中的状态,而是像所有照顾初学者的骑师一样,让马仅是小步地奔跑。

    森林距离他们的小屋并不远,即使这样溜溜达达一样的状态,他们在绕了一圈后,还是假装无意地绕到了森林边缘。

    即使知道肃修然很可能看出比她更多的细节,林眉也还是自己悄悄观察了一下:那一片的新雪和其他地方平整光滑的积雪不同,明显地留着几个人为的脚印。她在积雪中甚至还看到了几个烟头。 唯有你如此不同:

    他们只在附近停留了片刻,就又溜达去远处,跑了两圈后,再回到小屋前。

    肃修然先是翻身下马,而后扶她下来,他倒真信守承诺,回来后就教了她上马的基本要领,然后牵着缰绳让她自己上下。

    林眉还算运动能力比较强的,很快就能像模像样地翻上去,而不是笨拙地爬上去了。

    她一边练习,一边还不忘问肃修然:“你有什么结论吗?”

    肃修然对她笑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林眉顿时想到……现在的肃修然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温文尔雅的肃修然了,他变恶劣了好多有没有!

    肃修然没有对她说,等中午他们休息的时候,却又去书房,打了一通电话出去,电话接通后,听着对面传来的那一声沉稳的问好,他轻声开口说:“张衍,我这里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