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23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警车其实没过多久就离开了,窗外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只是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原因,林眉再看向那些天高云淡的辽阔草原,心中已经有了些异样的感受。

    仿佛碧草连天,也并不是那么恬静平和,令人向往。

    肃修然看出了她这种变化,只是低头喝了茶,并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乌恩就骑着马来了,他答应了肃修然要送马过来给他们骑,就算今天风情村出了点事,他来的晚了些,但还是赶了过来。

    肃修然照例在门外等他,对他露出的笑容也还是分外温和,林眉虽然也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让自己的态度显得突兀,但心里还多少是有些不舒服。

    乌恩的神色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的,他并没有被警方带走,还能出现在这里,证明他和风情村可能有的违法活动和龌龊没有关系。

    即使如此,他还是对肃修然和林眉撒谎了,是为了维护同村的亲友,还是受人所托,被交情所累,所以选择了非正义的一方?

    林眉不知道,但她也知道,对于乌恩这种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蒙古部落的人来说,眼界和对故土亲眷近乎盲目的维护,让他有时会违背自己的良心。

    肃修然注意到了有些尴尬的气氛,他上前一步,对乌恩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今天还是谢谢你了,晚上我们自己去归还就可以。”

    不得不说肃修然有种天生的魅力,不管气氛如何,当他微笑时,也可以消弭所有的不快,只剩下犹如春暖快开般的轻松和愉悦。

    乌恩的神色瞬间就放松了,将缰绳递到他手里,他露出雪白的牙齿憨厚地笑了笑:“那好吧,我让莎琳娜煮好奶茶等你们。”

    肃修然微微笑了:“是啊,我也许久没有喝到她亲手制作的奶茶了,正好趁今晚过去。”

    乌恩还想说什么,但他终究是口齿笨拙,没怎么说话就走了。

    林眉看着他上马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等他的身影不见了,才开口说:“说起来……乌恩并不是健谈的人,那天却特地因为那个哭声跟我们说了很多,而且说出的话很丰富流畅,还有些绘声绘色的意思。”

    肃修然笑笑,转头看了看她:“是啊,那是他反常的表现之一。”

    也许对肃修然来说,他根本就没有相信过乌恩的说法吧,即使和他兄弟相称,即使对待他比绝大多数人都温和亲切,他也没有受到感情因素的干扰,仍然保持了绝对冷静的判断。

    林眉不知道是应该敬佩他这种能力,还是惊讶于他这种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质。

    也许假如她不是苏修的粉丝,假如她没有向往成为一名合格的侦探,也许她就会像很多人一样,不可避免地认为肃修然城府深重,并且有些冷酷无情。

    想到这里林眉心里有些莫名的轻松……她突然发现自己也许比自己以为的还要了解肃修然,这是属于偶像跟粉丝之间特殊的感情寄托吧。

    这么想着她就忍不住看了肃修然一眼,他目光还是望向远方,却已经发现了她的小动作,并未回过头来看他,他就保持着这种姿势微微笑了笑,轮廓完美的侧脸上有不着痕迹的温柔:“怎么?是不是觉得当此良辰美景,眼前的人格外秀色可餐?”

    此话一出,林眉吓得吞了一大口口水,咳嗽连连,险些没把自己呛死:“大神,你能不能不要语不惊人死不休了,我知道你笔锋通神,求放过!”

    肃修然这才转眼看她,目光中满是笑意:“将自己代入别人的视角,说出完全符合角色心理和性格的台词,也是身为一个作者的基本功,我刚才只是把我自己代入了你而已……”末尾他突然停顿了下,继续挑高唇角,“叫我修然。”

    林眉觉得牙疼,这世界上能够比被一个心细如发、冷静超然的推理专家看上更悲催的事,一定是被一个心细如发、冷静超然的推理专家加造诣高超、功力深厚的作家看上……无论比武还是比文,怎么看,都没什么活路。

    经过了昨天的熟悉,今天林眉已经可以自己上马了,但肃修然还是不放心,马跑速慢的时候他会牵着缰绳,跑速快了他也不会离开太远。

    她骑了两圈,看着一直左右不离跟在附近的肃修然——他好像不能做剧烈运动,所以并没有跑步跟上,但却尽量快步走在新雪初融的草地上。

    没过多久,他脚上黑色的骑靴就沾染上了不少泥水,呼吸也有些不均匀,不时停下来低声咳嗽。

    林眉看着他,不知为何就有些揪心,终于在又走了小半圈后,按照肃修然教的,拉着缰绳让马停下来说:“我们还是一起骑吧,我自己一个人还是害怕。”

    肃修然从后面追上来,走得快了他唇色有些发白,但精神显然还不错,洞察如他,当然看出来林眉并不是害怕。

    微抬头对她笑了笑,他目光中的柔和更甚:“是吗?”

    林眉见不得他这么含笑的样子,心跳顿时又快了些,末了颇有些自暴自弃地对他伸出一只手:“是啊,还是和你一起骑更好……修然。”

    她放轻了尾音,所以连她自己也没注意到,这一声“修然”里,夹杂着多少无法掩饰的感情。

    肃修然微愣了片刻,但也只是稍纵即逝,他就抬起手臂,握住了她的手。

    身在户外,他的手比林眉的还要更冷一些,却要更加有力地多,他就握着林眉的手,然后利落地翻身上马。

    林眉能感觉到他在自己身后的温度和气息,他俯在她耳边,轻声开口:“我们今天可以尝试走马。”

    他握住缰绳,指挥着骏马逐渐加速,然而即使速度加快到能感觉到风从耳旁划过,马匹也没有做出颠簸的动作,他们如同滑行在苍茫的草原上。

    流转在四野的风寒冷却寂静,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他们彼此的气息。

    今天的天气并不像昨天那么晴好,下午没有多久就没了阳光,因此他们选择了在房间里休息。

    天色开始发暗时,肃修然让林眉开车,自己则骑着马,去乌恩的家里归还马匹。

    经过改建后,这里的村民都不住在蒙古包里了,民族风情村中星罗棋布的白色蒙古包,反而是为了体验草原生活的游客准备。

    来到一排排的白色建筑前,肃修然示意林眉停车,然后自己也下马,将缰绳交给早就听到动静在门口迎接的乌恩。

    他在村子里并没有带墨镜或者口罩,但这时候正是太阳落山后,天色转暗的时间,不走得相当近,就没什么人能看清他的脸。

    和乌恩握手问好,又自然地拥抱了一下,他们一起走进乌恩的家,早就等在里面的一个身穿蒙古族传统服饰的女子,双手送上斟满了奶茶的铝制杯子。

    她穿了一件宝蓝色的缎袍,因为是在自己家中,来客也是足够亲密的人,她就没有带隆重的头饰,一头乌发梳成辫子放在身后,她容貌并不算特别出色,却双颊饱满,自有一种纯然的美感。

    这当然就是乌恩的妻子,这一家的女主人了,林眉学着肃修然,双手接过道谢。

    见过面后,屋子里这才猛地冒出来一个脸蛋红扑扑的小家伙,她似乎特别喜欢肃修然,冲上来抱住他的大腿,并把他的腿当大树一样努力攀爬,嘴里口齿不清地叫着:“阿巴嘎……阿巴嘎蒙古语:叔叔!”

    肃修然手里的奶茶都快要给她撞翻了,忙放下弯腰抱起她,这个小胖墩显然重量不轻,肃修然把她放在自己的手臂上,勾了唇对她微笑:“小托娅,你今天是不是又吃多了?”

    小孩子显然还不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仍旧沉浸在见到他的兴奋和喜悦中,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下:“阿巴嘎,漂酿的阿巴嘎!”

    果然对于所有女性来说,美色才是最伟大的动力,连才三岁多的小孩子都不能例外。

    肃修然当然不会跟一个三岁的孩子计较形容词的用法,艰难地腾出一只手来擦了擦她糊在自己脸上的口水,继续笑得温柔:“你这次倒是学会了新词……”

    小托娅抱着他满足地咯咯笑,回头又在他脸上猛亲了两口,糊上了更多口水。 ㊣:㊣\\、//㊣

    林眉在旁边看着竟然有些眼红,如果不是体内仅剩的矜持在作祟,她都想冲上去把这个变本加厉的小家伙拉开……虽然你很可爱,可这是我的男人啊,我的!

    为了掩饰这种见不得人的嫉妒,她低头喝了好多奶茶。

    在乌恩家的拜访,一如预料般愉快,他们都绝口不再提白天发生的事,仅是喝着奶茶叙旧。

    肃修然由于身体的原因不能喝酒,林眉倒是喝了几杯马奶酒,喝得脸上红扑扑的,眼神也越发没有遮掩地去看身旁坐着的肃修然。

    林眉喝了酒,他们回去的路上当然就由肃修然开车了,蒙古村落的夜静悄悄的,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任何人,乌恩全家把他们送出来后,乌恩突然撇下门口的妻女,跑过来压低了声音:“兄弟,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匆匆后退,憨实的脸上有一闪即逝的复杂神情,尴尬、愧疚,更多的却是下定了决心的刚毅。

    暗夜中,肃修然似乎是笑了下,他回答的声音依旧是温和的,带着某种笃定:“谢谢你,我知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