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24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4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开车趁着夜色回到他们的小屋,路途并不远,林眉却觉得好像漫长地看不到尽头。

    她转过头去看肃修然,他的侧脸在车内的微光下,犹如沉在黑暗中的一个剪影,她想了一下,觉得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也挺不错。

    她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喜欢着他从书中透出的睿智和正义,通过努力终于梦想成真,可以近距离接触他,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可以成为被他喜欢的人,乃至成为他的恋人,是她在极度自恋的情况下,也从来不曾想象过的事情。

    诚然,她会被肃修然的外表吸引,可如果肃修然不是苏修,也许她就不会这么纠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跟一个外表如此出色的帅哥谈恋爱,哪怕最后没有结果,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吧?

    但他偏偏是苏修,粉丝对于自己的偶像,多少都会有点近乡情怯和叶公好龙……似乎远远围观才是最合适的距离,一旦真的过于接近,反而开始患得患失。

    只是……林眉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两个月的朝夕相处,她已经没办法把他仅仅看作是几本书的作者了。

    肃修然远远比几本书来得更加丰富,他骄傲时口是心非的样子,他温柔时无处不在的体贴关怀,他那种不轻易流露,却又悲天悯人的情怀……所谓活色生香,不过如是。

    林眉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目光中有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困惑和留恋。

    就在她恍然的时候,车已经停了下来,肃修然勾起了唇角,他显然已经注意到她的目光不理片刻地盯着自己。

    转过头微微对她笑了笑,他才开口说:“这次你的目光太吊诡,我猜不出你要说什么台词了……”

    他话音刚落,林眉就用行动直接回答了她,她俯身过去,吻住了他的薄唇。

    她唇齿间还残留着美酒的味道,和他口中清冽的气息混在了一起,仿佛是什么勾魂摄魄的秘药,几乎要逼得人发狂。

    然而在他们双唇纠缠得最激励的时刻,林眉突然停下来推开了他,她看着他的眼睛,那像夜空一样璀璨瑰丽的黑瞳中,除了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温柔外,还有些说不出的忧伤。

    她只看一眼,就完全懂了——

    爱是一件多么玄妙的事情,当你憧憬它时,怀着无限地向往与期待,而当你真的快要拥有它时,却又克制不住心头涌上的淡淡忧伤。

    因为它是如此瑰丽迷人,美到极致,本就是心碎。

    最终林眉还是落荒而逃了,她打开车门,有点慌张地快步跑回了屋子。

    隔了一阵后,肃修然才在她身后进去,他重新走进去时,脸上已经不见了刚才激情的任何残余,只剩下那种温文尔雅的微笑。

    林眉躲在沙发上,多少有点不自在,看到他的目光也闪烁了一下,才开口:“今天你先洗澡吧,我上会儿网。”

    虽然浴缸是肃修然的,他之前也强调过要他用过后林眉才可以使用,但自从林眉搬进了他的别墅,每天首先使用浴缸的反倒是林眉。

    对此肃修然也没说过什么,久而久之,已经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

    微微笑了笑,肃修然点头说:“好。”

    这一晚直到睡觉,他们都没再说什么话,他们之间的气氛好像突然多了一层薄薄的冰凌。

    谁都知道它的存在,谁都可以抬起指头让它瞬间消融,却谁都没有去做,如履薄冰地维持着表面的和平。

    按照原定的行程,再过两天他们就要返程了,最后一天留在这里的时间,林眉没有提出什么外出的计划,所以他们就在屋子里休息。

    阳光又回到了这片草原,将剩余的春雪也都全部消亡,进入这个季节,已经能明显感觉到气温的回升。

    因为多了雨水的滋润,枯黄的草地和萧条的林木间,也在酝酿着新生的嫩芽。

    自从警车来了之后,那些哭声就再也没有响起来过,只是当天晚上林眉似乎听到了从相当远的地方,传来的琴声。

    不是蒙古传统的马头琴声,而是类似于小提琴一样的音色,悠扬哀伤地响了一阵,就又归于了沉默。

    为了尽快回到b市,返程那天一大早,他们就准备出发。

    头一天晚上,林眉已经打包了大部分行李,第二天出门时,肃修然却环顾了一下四周,从书房中拿出了几本书,又递给林眉:“放在车后座上就好。”

    林眉以为这是他想要带走看的书,就拿过来在车上放好。

    知道他们要走,乌恩一家特地来送行,本来就胖乎乎的,又被裹在棉衣里像个球一样的托娅对着肃修然使劲儿挥手:“漂酿的阿巴嘎,再见,还要奶玩哦!”

    肃修然对她温和地笑笑:“好,只要你乖乖的。”

    托娅拼命点头,看起来还是十分期待与他的再次相会。

    乌恩嘱咐着他们路上要小心,等他们上车时,又搓着手加了一句:“下次你们来,一定要提前打电话啊。”

    肃修然笑着答应下来:“一定。”

    等他们上车开出很久了,还能看到他们站在小屋前的身影,凝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久久不曾离开。

    这次还是肃修然开着车,直到他们彻底离开了那颠簸的土路,回到了高速公路上,在车流中快速又平稳的前进着,肃修然才开口说:“对于这次的事件,你一定有很多疑惑未解,身为我的助手,你可以问我一些办案的情况。”

    林眉早等了很久了,她虽然很好奇,但肃修然一直不提,他们最近两天的关系又有点尴尬,所以她就没敢问。

    现在他既然说了,她就像找到了泄洪口,一口气问出来:“警方到底查到了什么?那些哭声是谁在替谁求救?最后抓到主犯了吗?那些人都救出来了?有没有因此丧生?”

    听着她连珠炮一样不停的提问,肃修然忍不住笑了,他还盯着眼前的路况,随口回答她,却没有按照她提问的顺序:“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具体情况我不会再跟进,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主犯有四人,已经全部抓获了,受害人有六名,也都全部获救,没有人因此丧生。”

    他说着,停顿了一下:“事件的开始,应该是在去年秋季,民族风情村的季节性太强,漫长的冬季让牧民无所事事,也有许多建筑闲置。原本牧民们会用传统的生活方式来度过严冬,也就是照顾牲畜。

    “但去年深秋,有两个外出务工的牧民,带了两个声称是他们朋友的外乡人回来,那两个外乡人表示想要趁着冬季空余的时间,租用他们闲置的房屋作为厂房生产电子产品。有不菲的租金可以赚取,又有熟悉的同胞担保,牧民们当然欢迎,于是那两个外乡人就在这里租下了房屋,并且没过多久,就用货车送来了设备和‘工人’。

    “牧民们发现他们所谓的设备只是一些桌椅和简陋的工具,还有工人也只有六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青年男女,并且全都只是在来的第一天露了下面,就躲进屋子里再也不出来。虽然如此,牧民们也都不约而同对此表示了沉默,没有人出来发出疑问,也没有人试图接触那些工人。

    “毕竟和这些并不熟悉的外乡人比起来,还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同胞更加重要,更何况谁也没有发现明显的虐待和强迫,也许只是那些工人太害羞了呢?”

    林眉听到这里,忍不住说:“哪怕是看起来很简单的电子产品,流水线也很复杂,依靠这种手工作坊不可能制作出来,这是一个买卖改造假货或者赃物的窝点吧?”

    肃修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没错,警方在他们的‘厂房’中搜查出来的,都是一些改装翻新电脑手机等等的设备,他们‘制作’的原材料,大部分都是失窃或者报废的电子产品。”

    林眉关心的,还是那些受害人,她问:“所以那些工人也都不是自愿前来的,而是被强迫的?”

    肃修然沉默了片刻,才回答说:“他们都是被各种优惠的招工条件骗来,又限制了人身自由的青少年,最大的一个才十七岁,最小的十三岁。”

    这就超出很多人的容忍范围了,林眉忍不住说:“这是残害未成年人!整整几个月,竟然没有人帮助他们?”

    肃修然点头:“被解救后,那几个孩子对警察说,他们曾经试图向外面递纸条,描述他们的遭遇,希望有人替他们报警,结果却没有人响应。”

    林眉仍是对这件事有些不解,皱着眉问:“那试图用哭声向我们求救的人是谁?”

    肃修然回答:“就是住在森林里那座护林小站里的护林员,他是一个退伍的老兵,当年参与过这里的植树造林防沙,后来就留下来做了护林员。他曾经报警过,当地警方却因为他描述的证据不足,年纪又大了口齿不清,只是派人过来查看了一下,没找到线索就离开了……毕竟在民族风情村中,就常年驻扎着一位民警,而那位民警也表示并无其事。”

    这简直是集体的帮凶……连乌恩这样显然淳朴又善良的村民,也不可避免地卷入了其中。

    林眉过后想一想,却有点后怕,是肃修然调来警力抓住了这伙犯罪分子,他们显然还有亲友仍旧生活在村落中。

    假如那些人责怪肃修然多管闲事,害得他们的亲人被抓获,想要伤害肃修然和她,简直简单得很,旷野中空无一人,夜晚又黢黑一片,恐怕他们连来人是谁都看不清。

    怪不得乌恩会对肃修然说,绝不会让人伤他……最后关头这个蒙古汉子还是选择了维护肃修然而不是村落里的族人。

    应该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肃修然还是目视前方,淡淡说了句:“果然世外桃源只是个幻想。” 唯有你如此不同:

    沉默了许久,林眉问他:“那你还会再来吗?”

    肃修然干脆利索地变道超过了又一辆车,侧着的下颌微微绷紧又放松,他轻笑了笑:“不会了。”

    怪不得临走之前,他会额外带走几本书……也就是说除了这几本书之外,那栋安静又温馨的小屋中,那个陪伴了度过最孤寂的岁月,对他来说一定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他全都舍弃了。

    林眉恍惚了一下,忍不住问:“为什么?”

    肃修然又笑了,他的笑容总是温暖无比,语气也总是轻柔和缓,现在也不例外:“纵然太阳之下也并没有完全干净的处所……但人生也总是需要不断的舍弃,才可以前行。”

    还陷在对这件事的思考中,林眉久久没有回答他,又过了很久,林眉才听到他又轻声说了句:“幸好在最后告别之前,我带你来过了。”

    这句话他说的很轻,也显然没有指望她会回答,好像轻烟一般的话语就此消散在空中,而他们前方的归途中,是一片明媚的阳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