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26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的身体瞬间僵硬了,她一时没有意识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当她开始明白,就像有一道寒气从脚底升腾到了头顶,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目光却仍旧死死盯在他的脸上。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林眉觉得自己只是晃了下神,但却好像已经过去了一两分钟。

    因为当她恍然醒悟,肃修然已经悄悄握起了手掌,他还是低咳着,却已经将目光不着痕迹地从她脸上移开。

    他们身旁的矮桌上放着一盒抽纸,肃修然用另一只手抽了几张,他将纸巾塞入沾血的掌心,却没了下一步的动作。

    又沉默了片刻,林眉才看到他微微勾起发白的薄唇,低声说:“抱歉。”

    他的声音仍旧是平静柔和,却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些喑哑,林眉仍是没有回应,他就又勾了勾唇。

    他始终没有再抬起头去看她,唇边的笑容却又深了些,看上去竟有些讽刺的意味。

    用手撑着椅背站起来,他起身离开,也许是站起来的太急,又也许是根本不想再顾忌其他,他先前看的那本书从他膝盖上滑落到木质的地板上,书页凌乱地向下翻到,发出沉闷的声响。

    他连看也不去看一眼,大步从林眉的身旁经过。

    林眉觉得自己身体突然又都能动了,她匆忙起身,在他离开前,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

    隔着薄薄的布料,他的肌肤微凉,林眉又愣了一下,才连忙过去抱住他的腰,她像是怕他突然会昏倒,将他抱得很紧,慌张地抬头看他的脸:“你哪里不舒服?需要我做什么?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吗?还是带你去医院?”

    刚才的震惊太过,她竟然到现在才觉得害怕,每对他说一句话,心底的恐惧就要深上一层,大脑中却还是一片空白:她也许会失去他?或者说从来没有得到,又谈何失去?

    抱着他的手臂不由自主地用力,她想要靠在他的肩上,却唯恐这一丁点儿的力量就会让他倒下,再不醒来。

    是的,她能够用自己的全力去抱住他,却不敢再触碰他一下。

    肃修然却只是微微皱了眉头,他忍耐了片刻,才再次轻声开口:“我没事……你抱得太紧了。”

    林眉忙松开一点,她却不敢完全放开他,还是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仿佛是怕一松手他就会不见。

    肃修然抬手拉住她的胳膊,一点点将她拉离自己的怀抱,他虽然脸色苍白,却并不是随时会晕倒的那种病态。

    对她微微挑唇笑了笑,他轻声说:“不用去医院,让我自己处理。”

    虽然语气还是温柔,但林眉却听出来他话中并没有安慰的意思,仅仅只是冰冷的疏离和抗拒。

    她站在那里看着他,嘴唇几次张合,却说不出什么话语。

    而肃修然显然也没有耐心再等她,只是错开了眼睛,就抬步走出了书房。

    又手足无措地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林眉听到他上楼的脚步声,又听到楼上传来洗手间冲水的响动。

    因为看不到他的人,林眉不免就开始胡思乱想,想到他推开自己或许是自尊心作祟,想到他或许还在咳血,说不定已经连走路都没了力气。

    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惧,一旦展开了想想,就再也停不下来,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大。

    连肃修然临走前那满含拒绝和冷漠的眼神,也再也无法阻止她行动起来,林眉在楼下转了几圈,最终还是快步跑上了楼。

    走廊旁边就是肃修然的房间,门并没有关紧,里面亮着昏黄的灯光,林眉没半分犹豫,就推开门冲了进去。

    和她想象的不同,肃修然既没有把自己关在浴室里,也没有倒在地上虚弱无助。

    事实上他已经又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下了,身旁的矮桌上放着一杯他倒给自己的温水,正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微微低头有些出神地想着什么。

    听到林眉急切的脚步,他才抬起头,等看到她满脸焦急地冲过来站在自己面前,他就露出了一个略显无奈的笑容:“我真的没事。”

    林眉已经急得说话没头没尾了,平时的伶牙俐齿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可是……可是……”

    肃修然看着她又叹了口气,指指自己身旁的沙发另一侧:“坐下?”

    林眉却摇摇头,又怕他抬头跟自己说话不方便,忙在他床前的地毯上盘膝坐下来,再抬起头看着他。

    似乎也被她这种举动弄得有些无奈,肃修然眉心动了动,侧头轻咳了几声。

    林眉本来神经就绷得紧,听到他咳嗽更是瞬间就挺直了脊背,看那样子随时准备着冲上去扶他。

    肃修然看着她的小动作,不再浪费时间,很快开口解释:“干性支气管扩张——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只是有时候会出血,尤其春秋气候变化干燥。”

    看林眉还是睁大了双目,他就又无奈地说:“你可以去咨询医生,也可以上网查一下。”

    知道他不会因为这种事骗自己,林眉的精神总算松懈了一点,可还是有所担忧:“那你……会经常吗?还是就这一次?”

    肃修然唇边的笑意淡了点,眉间有些倦怠,但他还是耐心地说:“你是不是小说或者电视剧看多了……不少会导致咳血的疾病都不是绝症,也不会致命。”

    不知道是不是林眉的错觉,她总觉得他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变化了,变得更加冷淡,还有了隐隐的距离感。

    自从刚才在书房里,自己被他吓到后,他对她的态度就有了微妙的变化——如果说之前是充满耐心又温柔,那么现在就是疲于应付。

    林眉当然不会认为肃修然这样的人,会因为自己生病就迁怒他人,她没照镜子,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是什么样一副表情,可她也知道一定不会好看。  bAnFu-(.*)sheng. com 唯有你如此不同

    或许她露出来最多的表情,是震惊和害怕吧……电石火光的瞬间,她想到了他会不会死去,想到也许她将要直面一场自己无法控制的病发现场。

    人在生死之间的反应本来就无法估量,那一刻她想了很多,以至于身体僵硬,满心恐惧,什么都不能做。

    这在肃修然看来,会不会是某种意义上的冷漠和抛弃?

    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在肃修然面前掩饰内心真实的想法,可也还是想要尽量解释,她破天荒地主动拉住肃修然的手,仰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对不起,是我太大惊小怪了,我才刚看过你的稿子,没能从里面的氛围里拔出来,所以才会在你咳血的时候失态被吓到,如果我让你感到不舒服,你一定别往心里去。”

    她说了一大串,还是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希望他可以对自己笑一笑,消弭这场尴尬。

    出乎她的意料,肃修然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低头看着她,目光中的温和未消,却再也没有其他的涟漪:“没事,我只是有点累,跟你没有关系。”

    他可能还是不想看她紧张内疚,说完后还是温柔地对她笑了笑,翻过手掌,轻握了握她的手:“不要往心里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