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27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7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最终林眉还是被肃修然打发回了自己的房间,毕竟他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妥,看她迟迟不离开,神色间还有些隐隐的不耐烦。

    林眉觉得自己留下来追问他,也不过是给他增加负担罢了,最后只能叮嘱他说如果有需要,就去隔壁叫自己,然后就离开了。

    她出门之前,肃修然还叫住她,开口让她把自己的房门带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站起了身,却没有试图走过来靠近她,仅是将双手插到口袋里看着她,昏黄的光线照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只能看到他修长的身影,犹如岿然不动的雕像,透着冷硬和距离。

    林眉没有再多做逗留惹他不快,点头退出去,并顺手将门关上。

    这一晚太跌宕起伏,她自然没睡好,直到凌晨在迷迷糊糊睡了一阵,然后又在天色刚亮的时候就起了床。

    躺在床上反正也睡不着,她索性起身下楼去做早餐,根据同居的协议,她和肃修然是每人一天轮流下厨的。

    昨天肃修然做了整天的工作,今天当然轮到了她。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她就熬上了粥和中药,然后琢磨着趁有时间,要不要做一些新鲜的面点。

    只是没想到,她才刚准备动手,楼上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肃修然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里。

    他已经洗漱完毕,换上了牛仔裤和短夹克,脚上穿的也是便于运动的鞋子。

    看到她已经在楼下,他还略微愣了下,开口说:“你起床了?”

    这也是林眉想问他的话吧……这一大清早的他是准备去哪里?

    他早晨的确习惯出去在附近跑步,可那时他穿着的都是专门运动的衣裤鞋子。况且林眉发现他手里还带着车钥匙,明显是要出门的架势。

    林眉扬了扬眉毛:“你不吃早点了?什么时候回来。”

    肃修然应该是有急事赶时间,抬手看了下腕表,略微沉吟片刻:“张衍叫我去案发现场看一下,我需要尽快赶去,回来的时间也不确定。”

    他说到这里,明显是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说:“你要不要一起?”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案发现场,普通人一生都可能没有机会看上一次,更何况还有苏修亲临,林眉忙睁大了眼睛点头:“好,我马上收拾!”

    肃修然微微一笑,又看了下手表,给她了一个指使:“我去开车,五分钟后前门见。”

    林眉觉得自己真是把当初大学军训时紧急集合的行动力都拿出来了,五分钟后她跑到前门时,不但换好了衣服,带着包,还能在上车后从包里摸出来一个保温杯:“粥还没熬好,这是我带的水,温的。”

    然后她还摸出了几片全麦面包:“三明治是来不及做了,面包随便吃点吧,你不能空腹太久。”

    肃修然早动作熟练地将车开上了车道,抿着唇眼眸中泛起些笑意:“好,照顾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经过了一夜,他的态度似乎又回去了,仍旧是那种漫不经心却又无处不在的温柔。

    而林眉因为即将到来的事件在激动,也就顾不得在意之前那点小小的尴尬。

    现在还不到七点钟,路上的车没有多起来,车转上主干道后,林眉才发现肃修然对b市的道路情况和交通规则非常熟悉。

    他驱车一路前行,根本不用导航,就毫不犹豫地穿行在错综复杂的线路中,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来到了一片老城区。

    将车开进一条人烟稀少的窄小道路,林眉就看到几辆警车,还有围起来的红白线。

    肃修然将车停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就带林眉下车走了过去。

    他下车前已经拿出了一个浅色的墨镜带上,不会阻碍视线,却已经能防止他的脸被人一眼认出。

    等走了过去,林眉一眼就看到了红白线外围站着那个脸庞方正的人,正是上次她在办公室里见过的警官张衍。

    虽然他今天没有穿警服,但身上那种刚正肃穆的气质,还是非常醒目。

    看到肃修然,他就开口说:“早。”然后还加了句,“今天脸色不好,身体没事吧?”

    肃修然也随口答了:“还好。”等他的视线转到林眉身上时,说了句,“她是我的助理,签了保密协议。”

    他们之间仿佛已经非常熟悉,没什么客套的话,三言两语就彼此会意。

    肃修然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张衍也没再追问,跟看守红白线的警察打了个招呼,就带他们两个进去了。

    进到现场后需要带上鞋套,林眉扫了一眼,看到巷子角落的靠墙处有法医正在取证,挡住了地上躺着的人影。

    肃修然抬步准备过去,却微顿了下,对她说:“你站在这里,不要再靠近。”

    就算再喜欢推理,林眉毕竟也只是个初次见到现场的普通人,身旁的警察和人群已经给了她无形的压力,听到这句话,她反而松了口气,答应下来。

    肃修然看着她,又补了一句:“即使在外围,也能发现很多细节,你观察一下。”

    马上就要到上班的时间,小巷子里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他们的确时间紧迫,说完肃修然也不再停留,就走了过去。

    也许是前期法医已经做了许多工作,肃修然过去的时间并不长,只过了几分钟,就走了回来。

    这时林眉也依照他的嘱咐,在认真查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典型的老城区街巷,所有稍高的楼房都在几条街之外。

    道路状况还算良好,柏油路应该是新修的,显得很平整,只是林眉注意到,这条街上并没有路灯,只有周围的居民,有些会在自己家门前装上一两盏灯以供照明。

    但林眉也知道这种非属市政管辖,居民私装的路灯往往因为缺少专门人员的养护维修,很容易坏掉。

    连路灯都是如此,就更别提监控录像了,肯定也是找不到的。

    也就是说当到了晚上,这个小巷会变得僻静黑暗,更是警方的盲区,算得上理想的犯罪地点。

    看到林眉正在认真观察周围,肃修然弯了弯唇角,轻声对她说:“好了,我们可以离开了。”

    林眉也知道在恰当时刻保持沉默的重要,点点头,还把手中的保温杯塞给他:“你喝点水吧,待会儿才好吃东西。”

    跟在肃修然身后的张衍看到了这一幕,拍了一下他的肩:“你这个助理不错,你也确实该找个人照顾你了,我可不想关键时刻找不到外援。”

    肃修然还是微微笑了笑,接过林眉手中的水杯,带她回车上。

    就算是到了四月底,北方的清晨依然有点冷,一路上他还是低咳了几声,等上了车后,又随手扯了两张纸巾,堵住嘴压抑地咳出了些东西。

    林眉觉得那个他是不是第一次咳血的问题,她不用再问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