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28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8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就算是第二次看到这种情形,林眉的身体仍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僵硬了片刻。

    而肃修然并没有转头看她,仅是将手中的纸团握起来塞入一旁的垃圾盒,就发动了汽车。

    林眉忍不住开口说:“要不然……还是我来开车吧。”

    肃修然这才侧目看了她一眼,他微微笑了下:“放心吧,我很注重生命安全,”他说着微顿了一下,接着说,“不管是我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林眉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忙开口解释:“我不是怕你生病影响驾驶,而是想你可能有点累,回去的路又不复杂,我应该可以的。”

    不解释倒还好,解释了反倒显得更加尴尬,林眉懊悔得想咬住舌头。

    肃修然望着她微勾着唇角,没再开口,而是径自倒车离开了这条小巷,他们身后警察们也在忙碌地收拾现场,尽量赶在人群密集前恢复交通。

    回程的路上,肃修然还是熟练地避开了拥堵路段,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也才刚到八点钟,还有时间给林眉吃早饭和赶去办公室。

    走的时候不确定什么时间能回来,林眉就关了火,现在把粥和药重新熬上,她迟疑了一下,去楼上的书房找肃修然。

    早换了一身日常在家的装束肃修然,此刻正坐在昨晚的那个沙发上看书,看到她进来,就微微笑了下:“你今天是要去办公室开会的吧,别迟到。”

    今天是周一,就算林眉可以不用每天去坐班,这个会还是要参加的,也为了避免其他同事觉得她特权太多,她也从来没迟到过。

    可想到自己带上车的水杯和面包都原封不动地被肃修然丢在了楼下,而他从起床后到现在还是什么都没吃,林眉就犹豫了:“我熬了米粥,还是等你吃过饭我再走吧。”

    肃修然沉默了片刻,他望过来的目光清明锐利,让林眉直觉地感到了不对。

    果然他笑了笑:“林眉,你是一个善良又富于同情心的人,但是你没必要将那些多余的同情用在我身上……”他说着,微微一顿,低沉悦耳的嗓音中,有不容置疑的傲然,“在你出现之前,我能很好地照顾自己,现在也是如此。”

    话已至此,林眉觉得自己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的态度真是足够了……她不自然地笑了笑,避开他的目光垂下眼睛,语气也带着僵硬:“抱歉,那我先走了。”

    说完她就匆忙跑下楼,因为脚步慌乱,还差点在楼梯上绊倒。

    楼下厨房里的米粥和中药还在冒着阵阵热气,她想了下,觉得肃修然应该也不会把它们忘在灶台上,就干脆没管,自顾自收拾了一下出门了。

    例会是早上九点钟,早高峰又容易堵车,她的时间的确是不多了,结果保温杯里的温水和那些干面包片,就又被她带走充作自己的早餐。

    她走得慌张,还带着些逃跑的仓皇,当然就没看到,当她出门的时候,楼上窗边的位置,就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

    肃修然目送着她开车离开,脸上不仅没了那种无时无刻不在的笑容,更是冰冷地没有丝毫温度。

    等彻底看不到她的车,他忍不住低头咳嗽了几声,他用手背擦过唇边,不意外看到了零星的血迹,干脆自暴自弃地没有去管,他抬手捂住双目,深深吸了口气,再缓慢呼出。

    没什么比此刻的他更狼狈了……不仅发现了她并没有爱上自己,还从她眼中看到了怜悯。

    他清晰地记得,当他没有控制住在她面前咳血时,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惊讶、疑惑、害怕,还有满满的怜悯和无措。

    和多年前那些以为他快要死去的股东和下属们,并没有丝毫不同。

    沉默了许久后,他放下盖着脸的手,走去洗手间,用温水将那些血迹仔细地清洗掉,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话筒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他开口说:“程大夫,我想你可能需要来一趟。”

    这是林眉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开会的时候走神了,当杜宇文向她询问苏修新书进度的时候,她反应了十几秒,直到周围的同事都因为好奇把目光移到她脸上时,她才慌着接上话:“哦,稿子上周已经交了,写得很好。”

    这下同事们的目光更加奇特起来:苏修的稿子当然很好,这点还用她去肯定?

    杜宇文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没有多问,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既然已经交稿,就要尽快进入出版程序,这是本年度重点中的重点,不容许有任何闪失。”

    林眉连连点头,垂下目光来掩饰自己的失态:“我知道,我会尽全力。”

    这是她接手苏修后做的第一本书,无数双眼睛都聚焦在她的工作成果上,哪怕有一丁点儿的错误,也足以让别人对她的工作能力产生怀疑——刘涵可以有错误,因为他是从苏修出道开始就服务于他的编辑,但她不能,她是半途冒出来攫取胜利果实的人,如果她做得不好,有大把人等着接手。

    散会后杜宇文还是专门把她叫到了办公室,示意她关上办公室的门后,他才开口说:“你不要压力太大,苏修虽然看起来挑剔苛刻,其实还是很会体谅人的,只要你达到了他的基本要求,他不会多加为难的。”

    她已经住进了肃修然家里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有告诉杜宇文,更别提他们之间的暧昧了。

    因此在杜宇文看来,恐怕是她工作压力太大,所以才会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林眉忙否认:“我知道的,苏修是个很和蔼的人……”她说到这里,突然有些说不下去。

    肃修然确实很和蔼,不仅和蔼,还特别温柔,他在她不得不搬家时,让她住进自己家里,和她分担家务,感谢她的照顾……其实他们住到一起后,反倒是肃修然对她的关照更多一些吧。

    他那么好,无论是从上司和合作者的角度,还是从同居者的角度,甚至他含蓄表达好感的时候……都体贴到不可思议。

    林眉心想,她之前那些追求者要是有一半儿肃修然的态度,她只怕也不会单身到现在。

    让她伤感的绝对不是肃修然本人,而是,他那么好……她却好像真的没能爱上他。 百度@半(.*浮)生 —唯有你如此不同

    杜宇文看到她眼里渐渐泛出的泪光,也坐不下去,扯了张面巾纸递给她:“是我考虑不周到,没有时刻关心你那里的工作状态,还让你加班。”

    他不给面巾纸还好,林眉看到递到眼前的纸巾,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肃修然咳血时沾在上面的猩红,一时没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

    就算是身经百战的杜宇文,也害怕女下属在自己面前哭,顿时有些手忙脚乱,又叹了口气:“这样吧小林,你要是实在觉得扛不住压力……我可以把你调回来……”

    听到这一句,林眉连忙抽噎着反对:“我可以的!我能做好这本书……就是……”她想告诉杜宇文肃修然最近身体不好,但又想到自己签的保密协议,赫然就包括不能把肃修然的身体状况随便透露给别人听,又连忙收了回来,“就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会尽快调整好。”

    杜宇文是看着林眉进了编辑部,又从一个新人,一步步稳稳当当将业绩做到仅次于刘涵的地步,他对这个年轻下属的工作能力当然是欣赏的,所以没多少犹豫,就将苏修交到了她手上。

    他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将林眉换下来的打算,但还是决定再给她一个机会:“好吧,那这样,你尽管先去做,如果你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任何时间都可以打电话给我。”

    林眉连连点头,忙着擦干净眼泪:“我会做好的,杜总您放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