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30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肃修然觉得自己失去意识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几分钟,但当他渐渐从那一片黑暗中恢复知觉时,最先感觉到的,不是紧紧抱着自己的温软身体,而是密集又轻盈的吻。

    它们就像是被雨水打落的花瓣,又像是蜂蜜对花朵的轻触,细细密密地,带着无限柔情。

    他睁看眼睛,在逐渐清明的视野里,看到了林眉凑得极近的脸,她发现他醒了过来,就凑上去轻吻他的睫毛和眼睑。

    他用刚恢复了力气的手臂挡住她,目光平静地看着她:“你在做什么?”

    他的冷淡不再让林眉有丝毫的尴尬,她反而将他又抱得紧了些,将头埋在他颈窝里。

    他们两个还是坐在地上的,准确地说,是林眉还坐在地上,而肃修然则被她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躺着。

    身旁的书本还都凌乱地散放着,肃修然还是有些头晕,却能稍微活动下,检查下自己的四肢——还好,没有更加丢脸地骨折或者软组织挫伤。

    他刚动了动,林眉却又从他颈边抬起了头,她又在他唇边轻吻了下,才拿过一旁的手机对他说:“我刚打电话给了你的医生,就是通话记录里最上面那个,他让我别着急,保持你的呼吸畅通等你醒过来,他正在赶来。”

    肃修然微微扬了下长眉,林眉马上会意,又拉起他手臂,抓住修长的手指晃了晃,趁机还多摸了两下:“你的手机有密码,但我觉得你应该也设置了指纹密码,我用你的手指试了下就开锁了……”

    肃修然“呵”了声:“看来指纹密码果然不安全。”

    林眉还颇为自得:“应该是我太机智吧,不但在你昏倒的时候接住了你,还能在关键时刻用你的手机替你叫医生。”

    肃修然勾了下唇:“那还真是多谢你了……”他微微停顿了下,又弯着唇角轻声问,“那你是否可以解释下,在我失去意识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吻我?”

    林眉眨眨眼睛,明显是非常记仇的:“因为我同情你啊……这么容易就被气到昏倒,太可怜了。”

    肃修然也是没料到她脸皮竟然这样厚,一瞬间脸上的苍白又有复燃的趋势,侧头咳了几声。

    而林眉也不敢再气他了,连忙又低头在他唇上吻了下:“还有你的医生说你是缺氧才会晕倒的,让我适当给你做点人工呼吸。”

    肃修然侧头避开她,笑了声:“原来人工呼吸是这么做的。”

    出乎他的意料,林眉没再跟他吵架或者变着法儿气他了,而是轻叹了口气,语气里充满了无奈:“好吧,我不敢跟你拧着来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没等肃修然回答,她就又将头埋到了他的颈窝里,她声音很轻,却俯在他的耳侧,字字句句都让他听得非常清楚:“我刚知道,我为什么会觉得这么害怕……原来比起失去你,世界末日都算不上什么。”

    肃修然许久都没有说话,他只是感觉到她毫无保留的怀抱,还有她在耳侧温热的呼吸,以及渗入他肌肤的一点点潮湿。

    她是不是哭了?他不知道,所有曾经自傲的体察入微在此刻都失去了作用。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无法理解她话语中具体含义……或者根本就没什么见鬼的意义,她只是带着受惊过后的余悸,蜷缩在他怀中,软软地向他说了句什么。

    哪怕那是句没有任何意义的凌乱音节……他也该把她抓过来揉碎在自己怀里,狂风暴雨般的吻她,除此之外,不应该有任何其他选项。

    可最后他还是忍耐住了,浑身的肌肉在一刹那绷紧,终于又渐渐放松。

    林眉还以为他是在忍痛,连忙抬起头打量他的脸色,就看到了他微微含笑,声音低哑地开口:“地板这么凉,你打算让我躺多久?”

    看他不像有什么事,林眉才松了口气:“你能自己站起来?你这么高……我可抱不动。”

    肃修然看了看她,这才用手臂撑着身体慢慢坐起,他刚才就是起得太急,再加上被她气得血气上涌才会短暂地失去意识,现在自然只能缓慢地起身,免得再头晕。

    林眉一直小心地抱着他,就没留意到他不仅刻意放缓了动作,还把全身大部分的力气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林眉还以为他是没力气,还紧抱着他,关心地问了一句:“如果站不起来也没什么,你再靠着我歇一会儿。”

    肃修然还真顺水推舟地答应了,微微勾了下唇,就理直气壮地将头靠在她肩上,享受这种超高级别的呵护。

    因为楼上的动静而默默跑上来蹲在房间门口围观的春申君,都忍不住眯上眼转过头去:多么愚蠢的人类。

    等肃修然被林眉扶着又坐回到沙发上,林眉就拉着他的手忧心忡忡:“算我求你了,我说什么你都别往心里去,我就是随便说说……你的医生说保持你的心情舒畅很重要,是我错了,对不起。”

    肃修然笑了笑,抬了眼看着她:“你刚才说……没有爱上我?”

    林眉咬了咬牙:“你说爱,我就爱!”

    肃修然轻笑了声,带了几分冷意:“原来还需要我说。”

    林眉连忙忏悔:“不需要,不需要……我爱你爱到恨不得吞了你。”

    肃修然对这个回答显然还是不满意,继续冷冷笑了声:“这样的形容也算新奇。”

    林眉闭上眼睛干脆破罐子破摔,沉痛地说:“修然……是我太迟钝,我刚刚才发现你对我来说太重要了,重要到我自己都没有发现你对我的意义有多么重大。

    “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不知道爱上一个人具体是什么感受,现在我懂了,原来爱上一个人就是患得患失、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但在特定的时刻又会一往无前……如果我有生之年对某一个人有这种复杂之极的感受的话,那只能是你!”

    她不敢停顿地一口气说完,才睁开眼睛看他,目光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期盼和羞怯:“这么说……你看怎么样?”

    她刚才一直不敢去看肃修然,也就没有发现他即使在假装冷笑的时候,那双深瞳中也藏着无法忽略的柔和笑意。

    她此刻抬头撞上的,正是他这样的目光——如同万千星辰密布,好像瑰丽的宇宙敞开胸怀。

    他俯身过来,在她唇边落下一个轻吻,而后才低声说:“足够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