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33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3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他们从那片城区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两点钟了。

    林眉第二天不用去办公室,倒不担心睡眠时间。再加上她偶尔加班熬夜也是有的,还不觉得多累。

    相比自己,她更担心风吹就倒,气不得还累不得的肃修然,何况他白天还发着烧输液。

    到家后她看到他脸上有些疲倦,就忙问:“要不要洗个澡早点休息,程大夫说他明天一早还过来的。”

    肃修然转头看了看她,还挺悠然地微微笑了笑:“说好的宵夜呢?”

    都这个点了,又累成这样,他倒还真惦记着吃……林眉也是佩服他的精神,点头说:“好吧,你想吃什么?”

    肃修然略微侧了侧头,又提出了要求:“酒酿汤圆吧,再切点水果拼个小果盘,爽口。”他说着还补充了一句,“汤圆可以用速冻的,冰箱里还有我上次买的。”

    林眉神采奕奕地看着他,心想这三更半夜幸亏你没想要吃现包的元宵,我真是谢谢你了啊。

    冰箱里醪糟和汤圆都是现成的,煮起来也方便,林眉又切了一个苹果和一个橙子,凑了个果盘。

    肃修然倒是很体贴地就坐在餐桌上等她,只是打开了随身的那个牛皮笔记本,拿出笔来又写了写东西。

    林眉知道他还在分析案情,把做好的汤圆盛出两份,一份给他,一份给自己,在他对面坐下来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肃修然摇摇头,合起本子来,抬头冲她笑了笑:“暂时还没有,你如果有什么思路可以说给我听,每个人角度不同,多方借鉴。”

    林眉想了想,也摇摇头:“暂时还没有,线索太少了。”

    肃修然也不再追问,拿起勺子拨弄他碗里的圆子,林眉看着他,突然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脸颊。

    肃修然倒没丝毫意外,抬起头对她弯了唇角:“怎么?”

    林眉连忙在他脸上胡乱摸了两把,辩解着掩饰:“哦,你脸上溅了水,我帮你擦擦。”

    他一直坐在餐桌旁,附近唯一的液体就是碗里的汤汁,又正烫,溅到脸上怎么会毫无知觉?

    他垂眸笑了笑,却并不点破:“谢谢。”

    这么和善温柔的肃修然,显然让林眉想到了初相识时他的样子,当时她早该想到,要是他真的是彻头彻尾的温雅君子,又怎么会想到用那么恶劣吓人的方式来试探和考验她?

    可惜她被他后来的温柔礼貌给糊弄住了,没防备他性格里本身就有的那些恶劣因子。

    这么想着,她咬了咬勺子问:“修然,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肃修然微微一笑,回答得很轻松:“情不知其所起。”

    林眉还是有些警觉的,她仔细回忆了一下:“是从你让我搬进来住之前?没有迹象啊。”

    肃修然又轻飘飘丢给她两个模棱两可的字:“还好。”

    林眉不得不败下阵来,她不该跟一个职业作家玩文字游戏的……

    最后还是肃修然结束了这个你猜我猜的游戏,他笑了笑说:“林眉,我是个不看重过去的人,相比缘起,我更向往未来。”

    未来这个词,是个太美好的存在,本来就代表着无限憧憬,还有无限的可能。

    林眉想着就对他笑了:“好吧,我知道让一个傲娇成性的人亲口承认什么时候爱上我了有点难度……我还是给他留几分面子吧。”

    她自得的样子还真是让肃修然也不由自主微笑起来,他目光含笑:“那就多谢了。”

    第二天林眉起得不早,肃修然自然也比平时晚起了,九点钟程昱准时来给肃修然挂吊瓶的时候,他们也才刚刚起床收拾利索。

    行医多年,程昱自然一眼就看到他们俩眼睛下面的黑圈,再加上哈欠连天的样子,他神色有些不好:“都说了注意休息,晚上又去哪里野了。”

    肃修然还用修长的手指按压着自己的额头,侧着头轻咳,态度倒是很端正:“是我不对,我拉林眉出去了……今天一定准时休息。”

    程昱算是把他从小看到大了,对他嘴上说得好听,转头又该干什么干什么的脾性哪里会不了解,只能抽了抽眼角,转头盯着林眉施压:“晚上十一点钟之前务必让他上床,注意是上床,不是回卧室!”

    林眉刚跟肃修然半遮半掩地确定了恋爱关系,又是在昨天那种紧急的状况下跟程昱坦白了两个人的关系,脸皮还有点薄,这时候不知道想岔到哪里去了,期期艾艾地“呃”了声:“我没有跟修然同居啊,我是说我们虽然住在一栋房子里,但是不同床的。”

    那边正蹙眉支着额头的肃修然忍不住“噗”得一声笑了出来,程昱大夫很没长者风范地冲天空翻了一个白眼,觉得自己眼角边的皱纹都要给这两个人多气出来几条了。

    然而他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跟两个人之中稍微靠谱那么一点的林眉说:“我的意思是让他早点入睡,再这么疲劳下去液就白输了,他还得发烧,严重了还需要住院,记住了吗?”

    林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连点头:“我一定好好监督他,程大夫你放心。”

    看着她秒变乖孩子好学生的脸,程昱眼皮又跳了几下,咬牙点头:“记住就好。”

    送走了还有些气哼哼的程昱,林眉回来看到半歪在沙发上看着电脑的肃修然,确实也有些担心。

    肃修然这个人,从她认识他开始,无论在什么时刻都把腰板得直直的,好像随时都准备拍几套硬照一样。

    林眉想也许是跟从小的教养有关,他那种出身想必从小孩子起,身边就不缺人瞩目,想完全懒散随意那是不可能的。

    也正是如此,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使用这种坐姿,即使他脸上还是一派淡然轻松,身体也肯定是支撑不住了,才会这样放纵自己。

    即使心里清楚破案需要分秒必争,她也有些担心:“我今天还是不去编辑部了吧,跟杜总编打个招呼没关系的,我留在家里照顾你,你也休息下,等待会儿输完液再睡一觉。”

    肃修然抬头对她笑了笑,眼梢眉角,确实有一些掩盖得很好的疲倦:“也好,随你吧……放心之前有比现在紧急很多的时候,不少时间还会跟着张衍在外地,我没事的。”

    说实话当林眉刚知道肃修然在协助警方的时候,还以为他不过是那种在关键时刻出场拯救世界的高人,轻易不会走出这座堡垒,更别提即使病着还大半夜跑去现场观察。

    现在她有点为自己的想象羞愧了,哪里有足不出户就能破案的神探?

    伸张正义并不是一句轻飘飘就能做到的口号,而是为了一个与自身利益并不相关的结果,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做出许多默默的坚守和努力。

    她想着,就跑去楼上拿了那条灰色的毛毯,搭在肃修然的腿上,又俯身在他略显苍白的唇边轻吻了下。

    这次她没有脸红,反倒从他微微垂下的眼睫中,看到了一丝极为轻淡的羞涩。

    ——知道了看起来刀枪不入、运筹帷幄的大神也会害羞,她心中不知怎么涌上了一层满足感。

    也许是感觉到了肃修然低落的精神和身体状况,一向高冷的春申君,在用完了它的早膳后,也踩着优雅高傲的步伐跳上了沙发。

    在抬着下巴供自己的男女仆从们瞻仰了一圈后,就在肃修然手边的毯子上蜷成了一个完美的团子,打起了呼噜。

    为了随时照看输液的药瓶,按照程昱的嘱咐换上下一瓶,林眉也把自己的电脑搬到了楼下,放在木质的餐桌上。

    没有肃修然动手,她就自己给自己泡了杯热咖啡,然后就着咖啡醇厚的香气,开始办公。

    她已经将《夕色》的全稿给杜宇文看了,毋庸置疑,这又将是一本经典之作,肃修然的稿件也相当干净,几乎没有错误的别字和标点符号。

    编辑这样的稿子,既轻松,又困难。轻松是稿件本身的质量很高,几乎不需要一些琐碎的勘误等,难在……如果就这样原封不动地把这本书排版付印,那么编辑的工作就没什么价值。

    抛开前两次不自觉地被稿子带动的感情,林眉这次尽量冷静客观地将稿件从头至尾又看了两遍。

    整整一天,她除了照顾和陪伴肃修然之外,都在反复推敲琢磨,等到下午时,她心里已经有了想法,趁着肃修然暂时放下案子休息的间隙,问他:“这次……我想把你的章节重新分一下,你看怎么样?”

    看到肃修然询问的目光,她又连忙解释:“我不是说要打乱你的行文,那已经够完美了,我是想把有些章节合并起来,有些拆分开,就做这些调整。”

    林眉不知道之前刘涵是怎么工作的,但她猜测刘涵是不会敢替肃修然重新分章的……从肃修然在书下场前都敢追回来的看,刘涵哪怕动了其中一个字,估计都得先征求他同意。

    出乎她的意料,在稿子的问题上一贯铁血派的肃修然竟然扬了下长眉,就同意了:“可以,你试着做一下,分好再给我看。”他说着,唇边又露出点笑容,“如果我觉得不行,要全部复原,一字不差。”

    林眉能得到这个机会,都想要高唱“哈利路亚”了,哪里还敢讨价还价,连连点头:“好的,一定,大神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边林眉正拿了金牌律令跃跃欲试,晚上劝肃修然早点睡觉的任务就又遇到了难题,九点多钟的时候,肃修然又接了张衍一个电话,然后就收拾一新要出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