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35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5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刑警队虽然不便在公开调查,第二天张衍还是给肃修然了一个电话,说这是他的得力下属,如果肃修然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让他一起去。

    肃修然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准备出门,结果还是被早到了半个钟头的程昱堵了个正着。

    程昱进门先是一愣,发觉肃修然竟然是想“逃窜”,顿时怒发冲冠,白皙的娃娃脸都气得泛红:“还敢跑!出息了你啊?还敢跑出去野!”

    肃修然计划好了提前半个小时溜出去查案子,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一向准时的程昱居然提前来了。

    大神的心理素质也不是盖的,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转过脸去看林眉,那目光还是淡淡的,但林眉觉得自己赫然从中读到了求救信号。

    她到底是没胆子直面这样的肃修然,别过头去垂首假装思考了一阵,才看着程昱坦然说:“我拉不住他,程大夫您知道的,他腿长。”

    听完这句程昱彻底是炸了,大手一挥瞬间气场爆棚,连比他高了足足半个头的肃修然也仿佛矮了下去:“我上午还有台重要手术你知道吗?我辛辛苦苦提前跑过来是陪你玩捉迷藏的吗!都多大的人了你能不能成熟点!还是这么熊!你要还是小孩子我要打你屁股你知道吗!啊?”

    肃修然彻底抿了薄唇不敢吭声了,当然更不敢仗着自己的一双大长腿逃跑,只是站在原地默默听训,还抽空把目光又转到林眉脸上。

    这次林眉又从他的目光里读出了谴责的意味,还有那么一丝幽怨……

    她觉得肃修然也算绝了,能就这么继续端着一张高贵冷峻的脸,仅仅凭借眼神表达出这么多情绪——除了大神不愧是大神之外,她想不出其他词来夸了。

    想着她决定还是安抚顺带表扬一下他,在旁边偷偷对他翘起了大拇指。

    肃修然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看眼神却已经被她气着了,停顿了片刻,就转开了目光。

    结果他还是被气势全开,碾压了全场的程昱大夫拉着袖子一路拽回了楼上,摁在躺椅上扎了针。

    不但肃修然一路乖乖配合,连林眉也大气不敢出,只能在程昱收起了医药箱,挽着袖子的时候悄悄安抚肃修然:“没事点滴打快点,能赶在午饭后挂完的,下午还有时间办事。”

    程昱在旁边“呵呵”冷笑了一声:“点滴挂快了会疼哦。”

    林眉忍不住“嘶”了声,她替肃修然觉得疼,毕竟程昱刚才下针的时候完全没了往日的体贴,虽然还是快很准一针下去就有回血,不过当时她看到肃修然眼睛下的肌肉小幅度地抽动了下。

    能让一贯视高冷和保持形象为第一要务的肃修然都没撑住露出这种表情,林眉想那一针应该是疼……的吧。

    赔笑着送走了还在气头上的程昱,程大夫临走前又对林眉说了句:“告诉他这次要挂够七天。”

    说完趾高气昂地扬长而去。

    林眉只能回到楼上安抚此刻周身都环绕着低气压的肃修然:“程大夫走了,他说这次要挂七天。”

    肃修然静默了一阵,然后抬起没扎针的手臂,头往后一靠,拿手捂住眼睛。

    林眉猜测他这是有点崩溃吧,她忍了又忍,还是没憋住:“你说你是不是傻啊?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今天真跑成了,明天被程大夫逮到不还得修理你?”

    肃修然又沉默了许久,才继续捂着眼睛,语气淡淡的开口:“我以为今天是最后一天……逃掉了明天就不用挂了。”

    果然医患关系是万年磨不过去的坎儿,睿智如肃修然这样的人,遇到这种事智商也瞬间被狗吃了。

    林眉惋惜地看着他摇摇头,没防备他突然又拿开手睁着眼睛看向自己:“去把我的本子和电脑还有手机都拿过来,我安排下。”说完他抿了抿有些发白的薄唇,“还有我想吃绿豆糕。”

    林眉心想大神你不是s市人么?怎么对齁甜的b市传统甜点如此情有独钟。

    肃修然嘴挑,普通的点心他看不上,点名要吃的绿豆糕是附近一家私人会所的招牌,那中式面点师傅据说是祖传的御膳手艺,换个人都做不到这种火候。

    林眉住到这里后已经替他去买过两次了,这时候叹了口气哄他:“好,我这就开车去买,你稍等下。”

    肃修然又重新倒回到躺椅上,虽然还能勉强保持住一贯的优雅,但怎么看怎么有些颓废的意味:“还有薏米糖水……你做的。”

    林眉想到刚才自己残忍的见死不救,满怀愧疚的连连点头:“好,这七天都是我做家务掌厨,你开心了吧?”

    肃修然微微侧过头去,长睫微垂,明显是不想搭理她。

    等林眉开车去会所打包了点心,回来又下厨做了碗薏米糖水,肃修然已经在楼上工作了一阵了。

    他还真把点滴调到了最大,疼不疼林眉不知道,只看到他挽着袖子输液的那条胳膊都红了。

    林眉坐下来握住他的手,果然一片冰凉,她只能又灌了暖水袋回来,一边给他按摩,一边用暖水袋给他恢复体温。

    过了两个小时,肃修然的傲娇劲儿已经过去了,低声对她道了谢,能动的右手继续在操作电脑。

    他手指飞速地敲击键盘,抽空对林眉说:“午饭麻烦你准备三个人的,我约了小于过来,再过二十分钟左右就到。”

    小于就是张衍派过来的警员,全名叫于其真,上次林眉在警局里也见过他,稍微有点印象,记得他是个平头的精神小青年。

    点头答应下来,又听肃修然对自己道了谢,她就俯身过去,扳过他的脸,在他泛着水色的唇上蜻蜓点水一样的吻了下。

    肃修然没料到她会突然吻自己,神色一滞,深瞳中滑过一丝很难扑捉的羞涩。

    林眉放开他笑笑:“奖励你乖乖做治疗,待会儿有别人在就不好意思了。”

    说完她就转身跑下楼,肃修然有工作,她也没闲着,趁做午饭的间隙,还打开电脑编辑了几章文档。

    于其真没过多久就到了,他性格很开朗,来了后看肃修然一时走不开,还跑到厨房来帮林眉做菜。

    因为拼了老命地赶着把点滴挂完,肃修然午饭的时候就没什么胃口,上午他点名要的甜点和汤水还真成了保持热量的关键。

    下午他是安排了一次走访的,需要有警方的人参与,因为走访的不是普通的目击证人,正是六年前那个案件的犯人。

    当年那个案子按过失致人死亡判了六年,再加上在狱中表现良好,半年前他刚出狱,目前正在家里待业。

    这次有于其真在,他们就开了警局的车,路上林眉看了那个犯人的资料,他叫张国,现年四十七岁,履历很普通,就是本地出生,大专毕业后进了区供电局做维修工人,一做就是十几年,老老实实本本分分,除了六年前那个案子外,连一次交通违章都没有,怎么看怎么都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好人。

    想到这次的案子是在他出狱后,林眉就问于其真:“警局出事后没排查他吗?”

    于其真边开车边摇头:“怎么能没问?前天一出事,张队长第一个让我查的就是他,可他案发当晚正在城东边喝亲戚的喜酒,还喝高了去挂急诊,不在场证据随便一问一大把,不可能是他。”

    想想这个张国也挺倒霉的,不就是空中作业的时候掉了一把扳手,结果不但害死了人,自己也坐牢数年,出狱后丢了工作不说,还要继续被警方怀疑。

    张国的住址离六年前那个案发地不远,虽然不是城中村,却是一片有些年头的老小区,车开进去后,到处都可以看到闲散在院子里活动或者遛狗的退休老人。

    于其真没穿警服,可他们一行人还是有种跟周围格格不入的气质,特别肃修然,长身玉立一身挺括的风衣西裤,还带了一副墨镜。

    林眉接受着周围略带异样的目光,心里压力也挺大,暗暗想张衍很少让肃修然在一线查案,恐怕也是因为他这身气质实在太扎眼。

    于其真带他们走到一个单元口,顺着没有电梯,年久失修又积满了杂物灰尘的楼梯一路走上去,也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张国家也挺困难的,一家三代挤在四五十平米的老工房里,周围邻居都是老同事,知道他事情的人不少。他有个上初中的儿子,老婆当年出事就跟他离婚了,他会出去喝高了,估计也是憋得。”

    当他们敲开了防盗门,来开门的是个看起来足有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两鬓白发斑斑,神态疲倦,看到于其真后他脸上就露出了不耐烦又自暴自弃的表情:“警察同志,您可又来了。”

    林眉认出来这就是张国本人,他资料上的照片面貌虽然普通,看起来却远没有这么苍老,几年的监狱生涯和失意人生一定让他饱受煎熬。

    张国再不耐烦,也不敢不配合警察询问,尤其是他这种又案底的,将他们让到屋里,林眉就看到一个逼仄又堆满杂物的客厅,不大的空间里还塞了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年女子,正用浑浊又麻木的目光看着他们。

    林眉还是头一次直面这种家庭,看到这样的状况,心里就涌上了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是难过,也是一种无法表述的压抑。

    张国苦笑了一下:“这是我妈,去年得的食道癌,没办法回避,我们去卧室说吧。”

    生活的困顿显然让他已经不在意礼节和尊严,当着自己母亲的面说出她已身患绝症的事实,也没有丝毫避讳。

    除了客厅之外,几十平米的空间还分割成了两个卧室,比暗沉又没有窗户的客厅稍微敞亮那么一些,其中一个就是张国的。里面摆了两张床,一张是他自己的,还有一张干净整洁一点的,应该属于他的儿子。

    他把三个人都带进去,又回头关上门,回头露出一个算不上是笑的笑容:“怎么?我上回提供的不在场证据还不够充分?”

    林眉注意到他的用词很标准,并非是口语化的,监狱生涯带给他的除了身体的伤害,还有对各种法律名词的熟悉。

    于其真没有来得及说话,先开口的是肃修然,他的声音低沉,还是听不出多大情绪:“这次我希望你能全力配合我们,回忆六年前的细节。如果你能很好地完成任务,也许会有机会翻案——我是指六年前的那起案子。”

    张国睁大眼睛看着他,木讷平凡的脸上肌肉抖动,隔了一阵,他才面色有些狰狞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他妈又是谁?”

    肃修然在进到光线不充分的室内后,就摘下了墨镜,此刻将手插到口袋里,一点没介意张国甩出的脏字,他勾了勾薄唇:“据我所知,冤案是可以向政府申请赔偿的,金额也许不大,但也能让你母亲得到更好的治疗。”

    他说着,停顿了一下,又开口:“或许你更愿意拿来做你儿子将来的教育基金。”

    想到这个困难的家庭,连林眉都觉得肃修然说出的话虽然是一番好意,但也有点刺耳。

    张国的精力却已经全部被肃修然吸引了过去,他用一种非常用力又有些恶狠狠的目光死盯着他,直到额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才终于嘶哑地说:“你想问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