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36章 大佩佩生日快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6章 大佩佩生日快乐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张国脸上的神情实在太吓人,林眉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小半步,肃修然却还是神色不动地看着他,甚至还挑了挑唇角。

    肃修然并无意开口说话,于其真在肃修然掌握了主动权后,也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林眉自然配合他们,也是一言不发。

    沉默持续了很久,张国粗重的喘息声在寂静中显得格外清晰,最终他收回那种凶狠的目光,抬手摸了摸脸,再次开口时,语气已经勉强恢复了正常:“你要问什么,当年的事我已经供述过很多遍。”

    肃修然这才悠悠笑了笑:“这我知道,再问你,你也不过是把供词再背一遍而已。”他说着,停顿了一下再开口,“所以这次我会对你进行催眠,帮助你回忆起被遗忘在潜意识里的细节。”

    林眉不由自主转头去看肃修然,他还会催眠?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起来过,要是能催眠……她还在犹豫摇摆的时候,他难道不能直接催眠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他了?

    当然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将疑惑的目光很好地掩盖过去,脸上没有露出半分情绪。

    张国此刻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肃修然身上,他迟疑地盯着肃修然:“你真的能帮我翻案?”

    肃修然笑了笑,反倒问了他一个问题:“你相信自己是冤屈的吗?”

    这句话对于一个在监狱中熬满了五年半时光,承受事业和家庭双重变故的人来说,是一味含着毒药的强心剂,在希望中混杂着更深的绝望。

    张国嘴唇发抖,在张合了几次后,这个苍老的中年人,终于说出了六年前他被逮捕之初,曾经反复重复过的一句话:“我没有杀人,那个小口子死不了人的。”

    这句话曾被当做他对于现场情况的误判,也是他背叛过失致人死亡而非故意的关键,现在肃修然却对他笑了笑,轻轻点头:“你说得对,你没有杀人。”

    张国自愿让肃修然给他做催眠,配合度之高,可以说迫不及待。肃修然让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然后让林眉和于其真坐在一边保持安静。

    随着肃修然低沉声音的引导,张国很快进入了状态,他声音和神色都很平静,如同回到了六年前的那个春天的夜晚。

    夜风微凉,却不再凛冽刺骨,空中有浮动的樱花香味,间或还有不知从哪里飘来的花瓣悠悠掉落。

    张国不是个有着细腻情怀的人,却也感受到了代表新生和希望的春日气息。

    他不由轻声哼唱了几句流行的歌,唱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此刻轻松又惬意的心情。

    这时却有一个低沉熨帖之极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问他:“路灯班作业至少需要两位工人,怎么今天却只有你一个人?”

    张国迟疑了一下,才回答:“出来的时候我们是两个人,还有老陈,可是老陈接了个电话说家里有急事,我想着大半夜的也没人查岗,就让他先走了。”

    这个细节当年张国供述的时候也说了,警方自然也找过当时应该和张国在一起的“老陈”,也就是陈胜利。

    他是个比张国稍年轻些的维修工人,当天因为七岁的孩子夜里突然发烧,就丢下张国匆忙赶了回去。他回家后立刻接上孩子和妻子去了医院,不在场证据很充分,警方也就没有追查下去。

    如果真有一个藏在暗处的不知名嫌疑犯,他应该也没神通广大到控制一个儿童发烧的时间,这点上应该倾向于只是一个巧合。

    肃修然果然没有追问下去,接着轻声说:“那么周围还有什么人没有?你转过头去,仔细看一下。”

    躺在床上的张国真的就闭着眼睛做出了一个微微转头的姿势,接着说:“我旁边的路上有个学生,在路灯下坐着看书,看起来很用功,我儿子长大也有这么用功就好了。”

    肃修然抬起头和于其真对视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他接着问:“那个学生的年纪、样貌,你能看清吗?”

    张国又停顿了片刻,看起来像在观察,然后才说:“有二十来岁,看起来像个大学生吧,在背英语单词,瘦瘦的,穿一件蓝色的夹克。”

    肃修然没再问什么,张国像是又陷入了当年的回忆,他躺在床上的手微微动着,那是维修工人作业的姿势,他双手握拳,好像握着一把扳手,即使六年过去,他做起这些动作来依旧像当年一样熟悉,似乎这种习惯已经深深地刻入他的骨髓中。

    接着他脸上出现惊讶的表情,情不自禁的“哎哟”了一声,林眉知道他应该是回忆到了当年的那一幕:失手掉落的扳手,砸到了行人的头。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有些失态的喊:“我又不是故意,赔你,赔你可以了吧?”

    接着他慌张地爬下了路灯的杆子,嘴里说:“你别吵吵,我去找我同事,看见你的血了,真是的,我马上回来。”

    躺在床上的张国神色仓皇,手脚都抖动着,模拟跑步的姿势,他渐渐陷入了什么极大的痛苦中,神情开始变得悲痛,声音也嘶哑起来:“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追我干什么?”

    肃修然知道激动的情绪开始让他脱离当天的回忆,陷入了日后不断的痛苦中,他提高了声音,打断他的喊叫:“你看到他追你了吗?那个学生呢?”

    张国沧桑的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他真的追我了,追出来好几步呢,看起来可精神啦!那个学生……他就在旁边看着啊!”

    他的神情越来越复杂,肃修然对着他大声说:“张国!”

    这一声断喝让他瞬间睁开眼睛,茫然四顾了一阵,才猛地哭出了声,这个年近的大男人哭皱了一张脸,看起来像个孩子。

    刚才一直表现得非常强势冷酷的肃修然,却俯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放轻了声音安慰:“没事了,都过去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张国情不自禁地抓住他的手,又放声大哭了好一阵。

    等张国平静下来后,他们才告辞出来,肃修然临走前拿过一张纸,写下了一个b市的地址,还有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交给张国后说:“等警方查明真相,确定你无罪后,你可以去找这个律师,他会负责帮你打提出赔偿的官司。”

    林眉看了眼那个地址,是本市寸土寸金的商业中心,在那里办公的律师事务所,不用说也是业内顶尖的。

    肃修然说着,又笑了笑:“诉讼费用不用担心,我来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