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39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9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今天终于不用在趁着夜间外出调查,肃修然吃过晚饭后也早早上楼准备休息。

    林眉为了配合他的作息,也早早带着笔记本电脑回到自己卧室里继续编辑稿子。

    他们的房间本来就离得近,这个社区夜间又极度安静,林眉编了一阵稿子,就听到隔壁传过来隐约的轻咳声。那声音自然是很低的,透着点刻意的压抑。

    林眉想了下,就放下电脑过去敲他的房门,肃修然没亲自来开门,里面传出来一句:“房门没锁,进来吧。”

    林眉推门进去,看到他已经关了房间的壁灯,换了睡衣半躺在穿上,脸上虽然有些倦容,手里却拿着一本书,床头的台灯也开着,林眉来之前他应该是在借着灯光读睡前书。

    看到她的身影,他就勾起薄唇笑了,将手中的书合上放下,对她招了招手:“找我有事?”

    林眉不能说自己听到他的咳嗽声就有点坐立难安,就走过去摇摇头:“没有,想看看你。”

    他黑眸中的笑意更深,身体向里面移了下,示意她躺在自己身边。

    他们在草原上时再怎么说也算同睡一张床好几天了,林眉对这种程度的亲密没丝毫不适,很自然地就躺在了他身边。

    当肃修然愿意的时候,他总能让人感觉到那种毫无压迫感的舒适,林眉也半躺着,用手支着头,侧身看着他:“修然,你说人为什么能对别人做出那些残忍的举动呢?”

    她指的是这次的案子,从如今的线索看,当年那个旁观的大学生,恐怕就是第一起命案,还有刚发生的这起命案的元凶。

    无论是否有利益纠葛或者其他原因,凶手蓄谋杀害了两个人却是事实。

    肃修然沉默了一下,就笑笑说:“这世上总是充斥着各种毫无缘由的恶意,比起那些罪恶的行径,不如说始终保持善良才是一种奇迹。”

    林眉想了想,点头:“还是你说得对,这句我要记下来,以后做‘苏修语录’。”

    肃修然带着无奈的笑着摇头:“到现在为止,我还总觉得你喜欢‘苏修’,多过于喜欢我。”

    林眉偷笑了下:“你要想,我喜欢苏修已经五年了啊,喜欢你还不到五个月,怎么能比?”

    肃修然看着她的笑容里带着些纵容:“对,我知道,你肯接受我,和我是‘苏修’有着很大关系。”

    这点林眉倒是很坦诚:“在认识你之前,我以为别的女人好色,我则爱才,认识你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不仅爱才,还好色。”

    肃修然扬了扬眉:“谢谢你夸我才色兼备。”

    林眉哈哈就笑了起来,凑过去轻吻了吻他的面颊,她有些想吻他的薄唇,但总有些近乡情怯,哪怕两个人已经是互相认定的恋人,她还是有些不敢冒犯的羞涩。

    怪就怪肃修然生就了一张过于清隽耀眼的脸,还有那身温柔却总带着些许清冷的气质。

    肃修然再厉害,也猜不透她这么敏感细腻的心思,他以为她只是害羞,就笑着抬手轻抚过她的脸庞,轻声说:“你这次怎么不好奇案件的细节了,反倒跑来找我感慨?”

    林眉想了想说:“反正到了时候你总会跟我解释的,而且不是没结束吗?我想试着自己推测一下。”

    肃修然唇边的笑意更深了:“那么你的推测是什么?”

    林眉倒卖起了关子,笑笑抱住他伸过来的手臂:“明天一起说出来,对照一下?”

    肃修然任她拉住自己的胳膊,也由着她又玩起了自己的手指,笑着点头:“好。”

    林眉不记得他们的谈话是在哪里结束的,反正他们接着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她看到肃修然眉间的倦色,就让他早点睡觉。

    说来说去,反倒是她自己先困了,就这么窝在他身边进入了梦乡。

    梦中她本能地觉得安心温暖,好像身处在一片蔚蓝却又温暖的水域中,那种无处不在,又漫无边际的柔和包裹着自己。

    于是她睡沉的时候,就没听到耳畔传来的那声夹带着低低叹息的轻喃:“你还真是爱考验我……”

    第二天林眉从香甜的梦中醒过来,才发现自己不但用张开的大字型睡姿侵占了一大半的床,而且她的手臂还正好就搭在肃修然的胸口,手掌更是诡异地拐了一个弯,伸进了他睡衣的领口,就毫无遮拦地放在了他胸前那一块肌肤上。

    于是她花了半分钟时间,来认真思考一下自己既然爬上了男朋友的床,为什么就不能以甜蜜又小鸟依人的姿势在他的怀抱中幸福的醒来,而是要以一个女壮士加女色狼的形象如此悲壮地醒过来。

    ——虽然说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但这样的误差她很难开导自己啊!

    那边肃修然显然早就已经醒了,轻声笑着开口:“早。”

    林眉强自镇定地把手不动神色地收回来,用一个足够花费她半生优雅的姿势面不改色地坐起来,然后回身对他微笑:“早。”

    可惜她强撑的面子一秒钟之后就在肃修然恶意的笑声里破了功,他十分恶劣地笑弯了眼角,那神色分明是看透了她的尴尬和纠结,清越的笑声不断传来,以至于他不得不抬起手半掩住嘴唇。

    林眉觉得这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

    好在肃修然虽然结结实实地笑了一场,却在接到她恼火的眼神后,没敢再说什么。

    他们起床后吃过早饭后没多久,于其真也开车来了,他今天却没再带肃修然继续查案,而是把他们接到了警局。

    在肃修然进了张衍办公室,跟他讲明了案情后,就又走了出来。 :(.*)☆\\/☆=

    林眉看他已经准备带着自己回家,就问:“后面我们不跟进了吗?”

    肃修然摇摇头:“有了明确线索,警方会处理的。”

    于其真负责送他们回去,也笑着说:“肃先生毕竟不是警方的人,为了保护他的*和安全,我们尽量不让他出外勤。”

    他说着又乐呵呵地笑着:“我们不能让嫌疑犯知道肃先生的存在,如果有什么打击报复,冲着我们来就好了。”

    林眉听到这里,不禁对这个朝气蓬勃的小警察肃然起敬:“我还真没这么考虑过,谢谢你们照顾。”

    于其真哈哈笑:“都是应当的,别客气。”

    被于其真送回了家里,肃修然给林眉泡了咖啡,又给自己泡了杯红茶,闲适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她笑笑:“要不要互相印证下推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