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40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0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到了这种关键时刻,林眉当然精神抖擞起来,这次查案的全程她都是参与了的,肃修然虽然没有直接告诉她答案,却也什么都没有瞒着她,他们两个得到的信息几乎是对等的。

    再这样的条件下,她如果能和肃修然一样,基本推论出前因后果,找到抓住真凶的线索,岂不是说她已经具备了一个专业探案人员的基本素质?

    林眉想一想就觉得兴奋了,但她还是冷静了一下,整理了思路之后,才对肃修然说:“首先,我认为六年前的案件,是一起临时起意的犯罪,现在发生的这起,却应当是蓄谋已久的。”

    肃修然说是要互相印证,自然不会故弄玄虚,笑了笑点头:“这点我们的判断一致。”

    林眉上来就说中了一个,更加来了精神,就又说:“我认为虽然凶手在六年前拿起案件中留下许多破绽,甚至留下了目击证人,也就是被他嫁祸的张国,但现在这起看起来天衣无缝毫无线索的案件,才是推论出他身份的关键——既然是蓄谋,必定有所图。”

    肃修然笑着点头:“这点我也赞同。”

    林眉就大胆地推论了下去:“张国说在案发现场的是个大学生,那么六年过去,他很有可能已经工作,甚至有可能就在第二个受害者所在的公司……她供职的,是个地产公司。”

    肃修然听到这里,像是来了点兴趣,微笑着看她:“是啊,是地产公司。”

    林眉摊开了手:“我没学过建筑,不过我想一个读过建筑系的人,想要通过空中坠落物杀人,恐怕比没有这方面专业知识的人要便利许多。

    “而且凶手有工科背景还表现在……他选择了蓝色矢车菊,一般大家都会从矢车菊的花语中去体会他想要表达的含义,可大多数人都忽视了,矢车菊是德国的国花。

    “德国人工业的严谨,历来是被推崇甚至神话的,凶手之所以这么喜爱矢车菊,有可能不是因为矢车菊的花语,而是他可能向往或者去过德国留学。”

    她一口气说完,又补充说:“当然这些都是我的大胆猜测,与事实有出入也在所难免,但综合了一些因素,我认为凶手曾经学习从事过建筑行业的可能性很大。”

    肃修然笑着点头说:“虽然和公众想象的不同,地产公司并不直接从事房地产的建设,仅是对其进行投资经营,但现实中地产公司一定和建筑公司、建筑设计院等机构有业务往来。甚至在招聘销售的时候,也会倾向选择有专业背景的毕业生。”

    林眉听着连连点头:“没错,所以凶手的范围可以基本圈定为第二个女性受害者日常曾经接触过的同事,能从她的死亡中间接或者直接获益的人,嫌疑最大。”

    他们说到这里,其实已经很容易圈定嫌疑犯了,排查档案资料,有警方出面简直再简单不过。照着这个思路找下去,不出几天,就会有重点嫌疑犯落网。

    林眉这个时候感慨:“这么一想,这个人看似聪明,能设置出那么天衣无缝的杀人方案,实际却还是蠢笨啊。如果不是他这朵蓝色矢车菊,也许就不会把六年前那件案子暴露出来,不会留下一个潜在的目击证人,这一次的事件警方就算怀疑到他,找不到确切证据可能也会放弃。”

    肃修然放下手中的红茶杯,微微一笑:“所以最大的愚蠢来自于傲慢。”

    林眉一想也是,也许是六年前那件案子的结案让他已经放松了警惕,也许是那次杀人后的意外幸免,让他产生了膨胀的自信心,自以为可以逃过恢恢法网。

    所以才有了这次杀人,才有了那朵充满挑衅意味的蓝色矢车菊……说不定直到此刻,他还在为自己愚弄又嘲笑了警方在洋洋自得,殊不知自己已经被逐渐收拢的大网锁死。

    林眉想着,就叹了口气,转而看着肃修然,嘿嘿一笑:“你还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

    肃修然微眯了下眼眸,笑着摇摇头:“其他不过是一些细节,不影响对案件的整体判断……你的直觉很准确,这才是成为一个合格侦探的特质。”

    他能说出这句话,对林眉来说绝对是超乎一般意义的表扬了,她立刻开心起来,涨红了脸捂住嘴偷笑。

    不出他们的预料,几天后警方就以涉嫌故意杀人,逮捕了第二个女性受害人所在公司的销售经理。

    他如今虽然在做销售,却是建筑系毕业的学生,第二个女性受害人是他的主要竞争对手。接下来搜集罪证,让张国指认他是否就是六年前的嫌疑犯,就都是警方在操作,不用他们插手了。

    不过有个细节肃修然却特地转告了林眉,那就是这个嫌疑犯在本科毕业后,曾经申请过德国一所大学的建筑专业研究生,最终却因为家庭比较贫困,不得不放弃。

    站在林眉的立场,她无法理解一个年轻人可以冷酷如斯,不仅能够因为一时兴起就杀害一个人,还能为了争夺一点利益,就对同事下杀手。

    正是因为无法理解他们,所以在推理案件的时候,不得不将自己代入凶犯的视角,用他们的眼睛看待世界,才显得更加困难。

    只是跟着肃修然参与了一个案件,她就有点理解肃修然为什么会在猜到结果时,流露出那种带着淡淡悲悯的目光,也为什么他的书中,总是流露着对世间百态的怅然。

    时间飞逝,在这几天里,林眉也完成了对《夕色》的编辑工作,她总共用了两周的时间,对稿子进行了详细的整理和编改,也就是图书编辑标准的“三改三校”。

    她也按照开始时和肃修然的协议,对稿件重新分了章。

    将精心编辑的稿子打印出来,交给肃修然过目时,她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甚至不敢留在肃修然身边直接观察结果,特地跑到楼下去忙活,来掩饰心里的不安。

    肃修然看得相当仔细,当她在楼下把餐桌都擦了第三遍的时候,他才拿着那叠稿件缓步下楼。

    唇边的笑意温和,他对她笑了笑:“很好,我同意这样修改。”

    林眉瞬间扔了手里的抹布,举起双手欢呼了一下:“胜利!”

    她的改动其实并不大,连肃修然的分章标题都没有改动,仅仅只是调节了分章的断点,但日后这本书真正上市后,却被评论家一致认为是苏修有史以来写得最温情的一本书,甚至可以说是不仅仅是推理小说,而是一部经典的爱情小说。

    林眉打破了苏修传统的以悬念作为结束的分章习惯,将每章的结束和开始,都放在了男女主人公情感交流的节点上。

    那种神秘朦胧的脉脉温情因此而被放大,变得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爱是什么?爱是哪怕沧海横流、天地变色,哪怕世事变迁、一眼百年,在你我之间,仍有一个完整的宇宙。

    一本书的正式出版远远没有许多读者想象中那样简单,在琐碎又磨人的编辑工作完成后,确定封面、版型、印张,再将制作好的版样胶片送入印刷厂,林眉还需要亲自去印刷厂保证色彩的还原和印刷成品的效果。

    一旦忙起来她就没有之前那种可以整天在家办公的悠闲了,每天穿梭在办公室、家、市郊的印刷厂之间,还得抽空和发行部的同事沟通上市后的宣传顺便见几个采访的电台和记者等等,简直每天都是早上七八点钟出去,晚上七八点钟才能回来。

    好在肃修然后来老老实实被程昱按着输足了七天液,每天被扎针扎得老老实实养病,身体也好了不少,不用她在外面还得担心。

    这天又是忙了一整天,林眉到晚上七点钟才从印刷厂出来,给肃修然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八点钟左右才能到家,让他不要等自己赶快吃饭。

    刚把电话放下,她还塞在晚高峰期的车流里,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她这几天本来就需要接很多电话,看到是陌生电话,还以为是工作上的联络人,没犹豫片刻就带上耳机接了起来。

    她快速地说出一句:“您好,星文图书林眉。”

    对面沉默了片刻,接着才有一个低低的笑声传来:“你好啊……让我想想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好呢?”

    那个声线也相当富于魅力,低沉却悦耳,然而即使在燥热的春天傍晚听到,也能让人感觉到一丝寒冷,他停顿了一下,接着才慢条斯理地开口:“也许是这个吧……我那个名义上已经死去的哥哥的现任女朋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