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42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2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她赶回家时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肃修然当然已经吃过晚饭,却还在客厅里看着书等她。

    当她推门进去,他就抬起头看她笑了笑:“辛苦了。”

    林眉摇摇头笑:“没关系,工作嘛,都是这样。”

    看着他温和如昔的笑容,林眉还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肃修言的话……肃修然曾近是喜怒无常,不近人情的人吗?她实在想象不出。

    即使肃修然有时候会表现一点温和儒雅之外的性格特质,但那往往都是暂时而有目的的举动,比如他们初次见面时,还有逼问张国的时候。

    林眉是个敏感的人,她总觉得那些犹如惊鸿一现般的暴戾和阴狠,出现在他身上时往往都带着点不易察觉的违和,足以证明那并不是他原本的性格。

    可也正如肃修言所说,他没有必要说出这么容易戳穿的谎言,来抹黑自己“已经去世”的哥哥。

    林眉想着,就没有去厨房,而是走过去坐在肃修然身边,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回来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

    肃修然还是带着淡笑看着她走到自己身边,他能看出来林眉有些心事,所以静待她吐出真言。

    林眉犹豫了片刻,还是说:“是你弟弟打来的。”

    肃修然唇边的笑容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林眉却从他的目光中扑捉到了一丝稍纵即逝的黯然,他仍是温和地笑了笑:“修言吗?”

    他甚至没有问林眉,肃修言对她说了些什么,好像弟弟会对他作何评价,他心中早已知晓,也没必要询问。

    林眉还是不忍心看他伤心,忙握住了他的手说:“不管他说了什么,我都只相信自己的判断,你是怎样的人,我愿意用我自己的感性和理智去发现。”

    肃修然对她笑了笑,他也反握住她的手,安抚一般说:“我知道的,我也相信你。”

    林眉看了看他,还是忍不住俯身过去,抱住他的身体,将头靠在他的胸口上轻声说:“修然,无论你的过去如何,我看到的,也只是现在的你……你已经足够好了。”

    她懒难得说这么感性的话,肃修然也抱住她的肩膀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声音轻柔:“谢谢你。”

    当林眉吃过饭上楼去洗澡,肃修然还是打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对面传来的低沉声音仍旧带着面对他时一贯的冰冷和讥诮:“我亲爱的哥哥,我只是给你可爱的小女朋友打了个电话而已,你已经坐不住了?”

    肃修然沉默了一阵,才放轻了声音:“修言,我知道你还恨着我,但林眉是局外人,我希望你不要打扰到她。”

    话筒那端果然传来肃修言抑制不住的笑声,他边笑边冷冷地说:“是吗?那么静悦呢?静悦不也是局外人吗?为什么同样是局外人的静悦需要承受你这样冷酷的混蛋的恶意,而你爱上的女人,却要被好好保护起来,不承受一点风雨?你不觉得这不公平吗?我亲爱的哥哥。”

    在他冰冷的话语里,肃修然不由轻闭了闭眼睛,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提起这个话题,可所谓关心则乱,假如他避而不谈,他就真的不知道肃修言的愤恨究竟有多深,而他又准不准备去伤害林眉。

    等待着肃修言说完,他还是执拗在那个话题上,沉静地对他说:“修言,你本质上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我不希望你犯下错误。”

    对面沉默了一阵,了解弟弟的肃修然知道他大概是把肃修言噎住了,而后他就如愿以偿地听到肃修言冷笑着说:“谢谢你的夸奖,我的哥哥,你放心,对于林眉,我只是好意提醒她远离你,我还不至于让我自己变成像你一样的混账。”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肃修然暗暗松了口气,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肃修言却微顿了片刻,又用冰冷的语调说:“哥哥,感谢你最近的动静让我回忆起了当年的一切,然后也让我发现,无论过去多久,我对你的仇恨也丝毫没有减退。”

    他压低了声音,轻飘飘却又带着刻骨的鄙薄说:“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觉得……你为什么要活过来呢?为什么不去死?”

    他说完,没有半秒钟停顿,不给肃修然任何反应的时间,就切断了通话。

    肃修然隔了一阵,才取出已经毫无声响的耳机,将屏幕黑下来的手机轻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他就那样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直到收拾完毕的林眉从楼上下来,看到他的身影后,凑过来从背后抱住他,带着笑意说:“你在想什么啊?这么出神?”

    他转过头对她笑了笑,唇边还是一片柔和:“没什么,偶尔发呆。”

    林眉在他唇边轻吻了下,笑着说:“原来大神也有发呆的时候,我今天真是见了上帝了。”

    肃修然只是对她微笑,没有再多说什么,抬手揉了揉她还微湿的头发。

    林眉很懂事,她从不曾过多的刺探他的过去,不问他缘何会顶着“已死”的身份隐姓埋名,问他为什么会和家人很少联系。

    他甚至猜到她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替他脑补一出豪门争权的大戏,把他想象成无辜又善良的受害者。

    毕竟她看到的只是现在的他,看到的是这个历经了变故,看透了人生许多百态的他,而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他。

    人往往并不是越年轻的时候越善良可亲,相反很多人在年纪尚轻的时候并不能认识到生活中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所以不免过度的冰冷坚硬。

    当年的他也并不能免俗……尤其是作为家族王国的继承者被培养起来,父亲的教育本就要求他摒弃许多“多余”的感情。

    他的父亲肃道林,在许多人眼里是个冷酷无情的统治者,在他眼中却是个严师益友。

    他们兄弟二人年纪相差并不多,幼时也曾像其他家庭的兄弟一样,时常在一起玩闹嬉耍。

    父亲更重视身为长子的自己,从十几岁开始,就把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弟弟却更多的和天性温柔善感的母亲在一起。

    久而久之,他们兄弟之间就产生了许多距离和隔阂,甚至连母亲,也和他保持了礼貌又疏远的距离。

    那一年他才刚刚开始正式接管集团的事务,正值盛年的父亲却突然病倒,既要忧心父亲的病情,又要在他离开时撑起企业,稳定人心。

    他记得自己就是在那时候,在公司的高层会议上没有忍耐住咳了血。

    那时周围惊讶诧异的目光他还记得,一个在这种时刻不能以健康强势的形象出现的继承人,势必是会被怀疑——高层开始人心惶惶,他们害怕父亲去世后,这个新的领导者也会步其后尘。

    不知是谁把这个消息泄露了出去,还附带上了偷拍的照片,于是外界的质疑声不断出现,甚至造成了神越股价的暴跌。

    而那一年母亲只知道日夜守在父亲的病床前默默流眼泪,正在读大学的弟弟却在告诉家人,他爱上了高自己一个年级的学姐,想要和她一起去国外。

    他还提出来要退学,因为那个学姐马上就要去国外,而他如果等大学毕业后再申请学校,就要被迫和她分开一年,不如干脆退学去申请国外的本科。

    他知道弟弟并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二世祖,事实上弟弟学业良好、没有任何恶习,性格外向、热情开朗,是一个几乎能博得所有人好感的青年。

    他也试图从焦头烂额的事务中抽出时间来和弟弟谈话,告诉他退学是不理智的行为,如果相爱,哪怕分隔两地也不会影响感情,更何况父亲病重,他不能离开。

    然而被母亲保护过头的弟弟却太过天真,他以为父亲的病情马上就会好转,而恋人在那个年纪的他看来是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的存在。

    他没办法和弟弟讲通,又分不出过多的精力来处理这件事,于是他用了最粗暴简单的方法:告诉下属去劝说那个女孩,如果必要,可以让她的留学计划被迫搁置。

    他当时的助理是父亲那个年代遗留下来的得力人手,忠诚又高效地执行了他的吩咐,很快那个弟弟的恋人,叫做“静悦”的女孩子,就被告发盗窃公共财物,不但被起诉罚款,还在毕业前夕被学校开除,国外的学校也拒绝她入学。

    他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件在当时的他看来有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的进展,他获知这件事的后果,已经是从愤怒的弟弟嘴里。

    那时弟弟的恋人,那个年轻的女孩子已经因为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打击和屈辱,选择从学校的教学楼顶跳楼身亡。

    她死前留下的遗书中,有一句话,是对肃修言说的:我并不知道爱上你的代价如此之大,我后悔认识了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