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44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4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虽然说了自己没事,但林眉还是在睡觉前敏锐地发现肃修然又发起了低烧。

    他其实掩饰得相当好,神色动作,表情语气都一如往常,也巧妙地避免了和林眉直接肌肤相接,免得她发现异样。

    可天生就有侦探的敏锐的林眉,还是从他不自然的脸色和略微涣散的眼神看出了不对,把他按到床上强制他躺下,用温度计一量,果不其然,37.9°,勉强卡在低烧上。

    看完了温度计,林眉就斜斜地看了肃修然一眼,好在大神能屈能伸,特地弯了眼角微笑着看她,声音也低柔得厉害:“春天温度多变,容易感冒……”

    林眉有心想说生病了就怪天气,天气也很无辜啊你有没有想过!

    但想到生病的是他,难受的也是他,自己再骂他,似乎有点太残酷,她只能叹了口气看着他:“好好吃药,如果明天早上还烧着,我就叫程大夫过来。”

    肃修然连忙点头应下来,无比配合:“明天早上一定就退烧了,我有经验。”

    林眉侧着头看他,那目光分明是在说:你到底是病得有经验了?还是被程大夫吓得有经验了?听到他要来烧都能瞬间退了?

    她这边在脑内疯狂吐槽,肃修然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微笑着拉住她的手,还轻晃了晃:“放心吧,没什么事的。”

    应对撒娇的肃大神,林眉倒是也有点经验了,纠结地看了他片刻,最终无奈地凑过去吻了吻他有些发白的唇角:“乖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楼上来的春申君一个猛蹿,从床位跑到床头,然后用脚踩着肃修然的胸口冲他施恩般扬起下巴叫了一声,接着就伸了个懒腰,在原地盘了个圈躺下了。

    林眉看了看那个盘踞在肃修然胸前,并且还眯着眼已经开始打呼的大毛团,接着又去看肃修然:“你胸闷么?压得慌么?”

    肃修然还是笑得一派风轻云淡,颔首矜持地说:“好重,闷的。”

    那你还特地调整了下姿势,躺平了给它压?林眉觉得肃修然这个奴隶当得也是蛮拼的。

    肃修然笑了笑,被压得有点喘不上气,还是坚持着说:“它是安慰我,我知道……每当我不舒服的时候它都会过来陪我睡。”

    大神你确定之前没有被它直接压昏过去么?或者主上干脆是想这么脆弱又老生病的奴隶压死了正好换一个?

    林眉想了一下,突然觉得这一人一猫亲密无间得有点碍眼,干脆心狠手辣地把春申君抱起来放回到床尾,自己则上床躺在了肃修然身边,抱着他的腰说:“我决定今天晚上陪你睡,监督你有没有退烧。”

    春申君倒是也淡然地维持了自己主人的气势,即使被移驾到床尾,也还是瞅了林眉一眼就接着躺下圈成团。

    肃修然笑着搂住她的肩膀轻拍:“好,多谢监督。”

    这几天倒春寒,外面又下了一场雨,阴冷潮湿的天气没有冷到需要开暖气,但倒真是适合大家挤在一起睡个觉。

    这一晚这个房子的所有活物默契地一张床上睡了个好觉。

    也许是程昱的震慑力实在太大,也许是肃修然真的只是有点感冒症状,第二天一早,他倒是退烧了,精神看起来也好了许多。

    林眉满意地看着温度计表扬他:“果然争气,我就不找程大夫告状了。”

    解除了被告状的警报,肃修然就神定气闲多了,弯了唇角笑得温雅:“我早说过了。”

    林眉还急着出门,就没挖空心思吐槽他了,给了他个鼓励的轻吻:“今天乖乖在家休息!”

    送走了哼着小曲心情看起来很不错的林眉,肃修然一个人在家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那是肃家老宅的固定电话号码,多年来保持不变,从他离开之后,也多年来保持着每个月月初一次的来电频率。

    今天并不是固定来电的那天,事实上距离上次礼节性的通话才过去十几天,距离下个月月初也还有十几天。

    这个时候母亲会选择打电话过来,也很可能和昨天肃修言给林眉还有自己的电话有关系。

    肃修然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轻叹了声,停顿了片刻才接起来,低声惯例的问好:“妈妈,最近身体怎样?”

    对面果然是他的母亲曲嫣,她也犹豫了一阵,才回答说:“都好,修然你呢?”

    肃修然还是多年来一贯的答案,低笑了声说:“我一切都好,让您挂念了。”

    他和母亲保持多年联系,从来都是客客套套的这几句话翻来覆去,但讲的人既然不厌烦,听的人也只能从善如流。

    他偶尔也会觉得有些无奈和疲倦,八年来彼此客气地问好,曲嫣从来没有提过要和他见面,更别提要他回家去看看。

    哪怕中国人最重视的农历新年,这一天多少貌合心离的亲人都要彼此放下隔阂,硬生生挤出点阖家团聚的喜庆,他在这世上仅剩的两个亲人,却从未曾想起过他。

    八年是多长的时光,母亲和弟弟属于公众人物,他还可以从各种电视报道、杂志专访里看到他们风姿勃发的身影,他们却再也不曾见过他。

    或许有负责监视他的人给他们的偷拍吧……这点他也不是很清楚,不知道母亲和弟弟是厌恶到只肯勉为其难地得知一点他的动向,还是会顺带看一看他的照片。

    今天这一通电话,还是多年来首次破例,肃修然问过好就沉默了,曲嫣不是那种有闲暇突然想起来找人聊天的人,她会打电话,一定有其目的。

    果然曲嫣在沉默了一阵后,就开口说:“修然,我从修言那里知道,你交了女朋友?”

    这点肃修然没想过隐瞒,他轻声回答,语气里也带了几分柔和:“是,林眉是个很好的人。”

    曲嫣又沉默了片刻,才接着说:“修然……你也知道,这么多年来修言一直是单身的,他还没有放下当年静悦的那件事……”

    她欲言又止,肃修然却听出了苗头,轻声说:“妈妈,您可以直说。”

    曲嫣也像是叹了口气,有些难以启齿地说:“修言对于这件事很生气,我怕他情绪失控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最近澳洲分公司的事情也让他很累了。”

    肃修然觉得有些荒谬,可还是揉了揉眉心,努力维持着温柔的声音对曲嫣说:“所以妈妈您想让我怎么做?”

    曲嫣犹豫了一下,就接着说:“所以妈妈想请你再晚一些交女朋友,再过两年?或者三四年……修言也不会一直陷在里面的,他这两年本来已经有些淡忘了,结果最近却又开始在意……”

    肃修然只觉得无法回答她,他可能是离开肃家太久了,已经远离了那些肃家特有的逻辑。

    而他本来年少时也很少和曲嫣有深谈,这几年例行公事的问好更加算不上。

    他也反省了一下自己,看是不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说过什么话,才让曲嫣觉得恋爱这件事对他来说是可以如此折衷商量的。

    他想了想,才低声说:“对不起……妈妈,我没办法答应你。”

    他说到这里,想要解释一下遇到一个人和爱上一个人,并不是可以控制的,而他既然已经恋爱,就没有道理为了弟弟的感受放弃林眉——那对他和林眉来说都太不公平。

    最终他还是觉得解释也是徒劳,就低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坚持:“妈妈,我不会放弃林眉,也希望您和修言能保持理智地看待这件事。”

    接下来曲嫣没再说什么,只是又说了些最近天气不好,保重身体的话,就结束了通话。

    虽然和曲嫣的通话只有短短几分钟,肃修然也有种筋疲力尽的错觉,好在趴在他身侧的春申君一直用暖暖的小身躯依偎着他,在寒凉中给他带去了几分暖意。

    放下手机,肃修然用手轻抚了抚胸口,还好当年他接受的心脏手术十分成功,这几年来很少再有心脏绞痛的情况发生。

    连程昱也说过,他的预后很好,只要注意保持,基本可以说是摆脱了心脏病的影响。

    他想着就带着自嘲地一笑,如果不是因为确实知道身体已经基本康复,不会随时被死亡的阴影笼罩,他也不甘放开胸怀来爱上一个人——没有明天的爱,哪里算得上爱呢?不过是另一种折磨而已。 /~半浮*生:.*[email protected]++

    接下来两周的时间,生活都平静而忙碌,肃修然的新书经过日夜赶工的印刷,终于可以在网络书店和实体书店上架了。

    他声名在外,质量又一直有保障,之前的预售情况就很好,上市后自然不会更差,又引起了惯例的热评。

    看到这本书没出什么岔子,外界也没有注意到责编的更换,林眉也算松了口气,有天下班回家后还破天荒地带了瓶红酒,说要跟肃修然一起庆祝。

    肃修然由于身体的原因极少喝酒,家里也没什么藏酒,但不代表他对于红酒没有研究,看到林眉手中的瓶子,他就扬了扬眉:“看来这次你下了血本了。”

    林眉想到手中这瓶酒的价格,自然肉疼了一番,但她如今有了豪气,拍拍胸脯说:“没关系,书卖得好,我马上就要领奖金了,区区一瓶酒,爷买得起!”

    肃修然没提醒她奖金是自己那本书的提成,微笑着举起酒杯敬她:“为了我的金牌编辑,干杯。”

    林眉开心地将杯中难得的红酒一饮而尽,如此牛饮,倒是半点没有品酒的优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