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47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7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意识到他们是被青少年用丢石块的方式攻击了,简直有些目瞪口呆。

    她从小在城市长大,不知道这些乡野间的少年竟然如此无法无天,而且他们还恶毒地挑了看起来比较弱小的她来攻击。

    正好砸到肃修然肩膀的石块,如果砸中了她,就很可能是头部,看那个石块的大小和抛来的力度,头破血流和脑震荡都不是不可能。

    她很惊讶生气,身前的肃修然也蓦然抿紧了薄唇,林眉抬头撞到他泛着冷意的双眸,也有片刻震惊,她忙将手压在他肩膀的伤处问:“很疼吗?”

    他目光中的冷意稍纵即逝,再看向她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柔和,对她笑笑摇了摇头:“没事,骨头应该没断,不影响接下来的事。”

    林眉还真佩服他面不改色地表示骨头没断,无言之余忙带他回招待所,查看他的伤口。

    她原本以为需要出去买跌打的药,结果肃修然示意她打开自己带来的那个应急药箱,她打开后才发现除了常规的那些内服药,肃修然必备的药物之外,连处理跌伤和出血外伤的药物都有。

    她有点钦佩肃修然了:“说起来虽然好多人出门都带药箱,但药这么齐全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不愧是推理达人,考虑就是周全。”

    肃修然沉默了一下,才说:“药箱是程大夫给我准备的,我如果出门不带着,他知道了会念叨到我死。”

    林眉想起来程昱大夫那可怕到连肃修然都无力抵抗的气场,忍不住“呃”了声:“原来是专业医生的手笔。”

    她想到程昱之前说过在肃修然小时候就给他看病,就问:“程大夫是前几年从s市到b市的吗?以前他也在s市的医院?”

    肃修然默然了片刻,才开口说:“他之前都在我父亲投资的医院里工作……当年他出国读书,是我父亲资助的,所以回国后一直做我们的家庭医生。”

    这么说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渊源,怪不得程昱能像长辈一样训斥肃修然了。

    他说着,又停顿了下才接着说:“当年我从肃家离开,他坚持同我一起出走了,后来就在b市的公立医院工作。”

    林眉轻声应着,他们说话,也不耽误她手中干活,她让肃修然脱下外套,然后管前台要了冰块包在毛巾里,慢慢给他冷敷,然后再喷上药水揉进去。

    他肩头下确实青了一大片,林眉一边揉,一边就觉得心疼得要命,俯身过去轻轻吹起,虽然她知道这个没什么作用:“不疼不疼了!”

    肃修然不由轻笑了起来,肩膀微动:“你把我当小孩子哄吗?”

    林眉也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幼稚,笑起来:“只有把你当小孩子哄,你才会乖乖听话啊,程大夫给我了很好的示范。”

    肃修然低声笑:“随身跟着另一个程大夫,真是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趁他低头,林眉凑过去轻吻了吻他的唇角,笑着说:“那随身的奖励你也不稀罕啦?”

    肃修然轻揽住她的腰,还保持着和她气息纠缠的距离:“这么一点奖励是不是太没诚意?”

    他带着柔和笑意的深色眼眸就在她眼前,她能看到他睫毛垂下的阴影,还有他瞳仁中自己身影清澈的反光。

    就在他们的双唇又快要触到一起时,门边传来一个略显尴尬的声音:“哎呀,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林眉连忙放开肃修然转过身,看到门口站着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于其真:“我听前台说小林要了点冰块,就想你们是不是有谁磕着碰着了,我也没带药,但我有个偏方挺管用的,所以我就买了瓶二锅头给你们送来,门也没锁我想着大白天的……”

    林眉站起来走过去,红着耳朵尖从他手里接过来那瓶二锅头:“没事我就是帮修然看看他脸上有没有蹭灰……”

    于其真颇为纠结地看着她,心说还不如就承认了反正你们也是情侣怕谁,这么勉强的借口我是假装相信了呢还是假装相信了。

    最终纠结的小于还是厚道地笑了笑:“原来这样啊……”说完立刻就交待酒的用法,“这酒倒一浅层到盘子或者碗里,用打火机点着,然后趁着着火用手掌拍到伤处。这是我们在警校训练时大家爱用的偏方,那时候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这个还比什么药都好使一点。”

    林眉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既然有大量实践案例保证,那大概是好用的,就道谢:“麻烦你了啊。”

    于其真看看后面床上坐着的肃修然,他倒是从头到尾都没动一下,不但丝毫没有起身欢迎他的意思,反而把下巴略微扬起了点,双眸微眯了眯,唇边似笑非笑。

    看着他,于其真同志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他有种错觉,自己好像误闯了什么了不得的现场——比如大灰狼吃掉小红帽的现场什么的。

    好吧,那是头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温文儒雅的……大灰狼。

    于其真哪里还敢多留,连忙就告辞离开了,还随手帮他们带上了房门,喊了声:“千万记得锁门啊!”

    林眉把门锁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头看看肃修然:“抱歉啊……我着急忘了反锁。”

    肃修然则非常严肃地点了点头,口气一点都不像开玩笑:“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是房门,不光反锁,还要用安全锁。安全锁是纯机械的,即使有经验的犯罪分子也不容易打开,需要比较高的技术含量。”

    林眉“哦”了声表示自己记下来了,依照于其真说的方法用烈酒帮他擦伤口,过了一阵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就是接个吻被打断了,用得着这么计较么?

    当然这话她是绝对不敢吐槽给肃修然听的。

    过了午休时间,龚所长就带着他们和所里的两个小警察,一起去学校查访。

    一起六个人,也算浩浩荡荡,小学的校长自然认得本地的派出所长,把他们请去了校长室表示一定会配合,然后就叫来了负责二年级的老师。

    这个小学的规模不是很大,每个年级只分两个班,每个班有一个班主任,他们先叫了杨云韬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来问话。

    那是个二十多岁的女青年教师,校长介绍说是来支教的大学生,叫柳茜。

    柳茜倒是一看就应该比较好沟通,谈吐清晰富有逻辑,虽然衣着略显老气,但朝气蓬勃,还有几分都市女青年的靓丽。

    坐下说话后,才知道她虽然不是本市人,但大学是在b市读的,来这里支教也才一年多。

    因为于其真的交待,龚所长就没有说话,向他问话的就是肃修然,他没有提杨云韬的名字,而是先问她,觉不觉得班里的孩子们,有哪个孩子近期比较异常。

    柳茜侧头思考了下,反倒说:“有个女生倒是最近比较反常,本来挺活泼开朗的一个孩子,近两个月突然阴沉下来了,还总说些听不懂的话。我怀疑她可能是因为家庭变故,产生了臆想症。”

    肃修然微眯了下眼眸,而后笑着说:“叫什么名字?”

    柳茜果然说出了一个名字:“叫杨月月,她本来是很优秀的学生,最近成绩也有所下降。”

    肃修然又问:“您说她家庭有变故,是什么变故呢?”

    柳茜叹了口气:“杨月月本来有个姐姐,名字叫做杨晓月,今年读五年级。我没直接接触过她,但她的班主任说,杨晓月比较敏感,就去年寒假,不知是因为成绩下降,还是因为她父母说了她几句,就自杀了。”

    这样的进展还真出乎了之前的预料,原本他们都是为了杨云韬而来的,结果却又牵扯到报案人杨月月的家庭经历。

    龚所长倒是不动声色,不动声色地和于其真交换了一个眼神,他带来的小李到底是今年才参加工作的年轻警察,已经有些惊讶地看了自己所长一眼。

    好在问话人是老狐狸一般的肃修然,他竟然继续追着这条线问下去了,还是温和笑着,显得对杨月月极其感兴趣,好像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她而来的:“那么杨晓月自杀时的情况,您还记得吗?我们需要从不同侧面了解一些。” ㊣:㊣\\、//㊣

    这个柳茜倒是愿意谈,点了点头说:“我当时回市里休假了,不过出事后杨校长要求我们老师都会岗位上来,我也临时赶了回来,听说是那天中午自己一个人走到镇子外的小水塘那里,站了很久。

    “中途还有一个她本家的叔叔去镇外的厂子里上班,途中看到她,打了声招呼,但等一个小时后,又有人经过,发现她已经溺死在水塘里了。”

    肃修然既然假装自己是为了那个案子而来,自然不能再问水塘在哪里等等太基础的问题,就笑笑说:“这个我们已经了解了,想问的是她在学校的时候有没有表现过异常?”

    柳茜想了想,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说:“她出事之前也像杨月月一样,突然变得很内向忧郁!”

    肃修然微笑着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然后看了看龚所长。

    龚所长会意,清了清嗓子说:“柳老师还要上课,还是先忙吧,我们随后再找您问话。”

    柳茜像是松了一口气,她这样年纪的人,显然还是不能完全遮掩自己内心的波动,脸上的笑容也在一瞬间放松了许多:“好,正好下一节就是我的,我先去备课,你们先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