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48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8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等柳茜出了办公室,校长继续笑着看他们:“警察同志们要不要把杨晓月班上的班主任叫来问话?就是她正在上课,可能得等她下课。”

    肃修然和龚所长交换了一个眼神,龚所长就笑着说:“我们还是暂时回去研究下吧,市里的同志在这里要调查好几天呢,不能影响你们正常的教学工作。”

    林眉能看到校长的脸色是明显变了变,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勉强:“那好,那好,我们一定全力配合警方。”

    他们出来的时候是上课时间,也没有班级在上体育课,空荡荡的校园和操场上空无一人,离开了校长的视线范围,龚所长先开口说:“看样子他们已经事先准备过说辞了。”

    这点林眉也看出来了,柳茜刚才那种说法,明显是将事态扩大化了,不但将杨月月的反常说了出来,还把几个月前五年级的杨晓月也牵扯进来。

    身为学校的负责人,校长应该恼怒她将事态扩大到五年级的其他老师头上,可他非但没有丝毫气愤,还主动要求让五年级的班主任也过来接受询问。

    能让校长有这种反应的,只有一种可能,在柳茜接受问话之前,他们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警方的询问,并且彼此串通好了说辞。

    只有当听到龚所长表示,市里的同志要在这里常驻时,他的神色才变了——身为一个校长,他不可能不知道临时调查和常驻调查的区别。

    肃修然沉默了一阵,这时候说:“是我疏忽了,我中午和林眉来了一趟,可能已经惊扰了他们,让他们有所准备。”

    龚所长摇头说:“要说打草惊蛇,你们中午到所里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了,镇子这么小,一年不见的来几次陌生的面孔。消息更是长了腿一样,一会儿工夫就能从镇头传到镇尾。”

    龚所长说着,不免感慨:“地方小,当地人自成系统互相包庇,警方的能力没有市里那么大,这次出了这种纰漏,也让市里的同事们见笑了。”

    于其真接过话来说:“哪里,在基层驻守的工作很辛苦,大家都知道。况且既然有了案子,就是b市警局的事,龚所长不用跟自己人这么客气。”

    警局自有一套自己的垂直系统,龚所长和派出所里的驻地警察都不是本地人,龚所长本人的家在市里,平时无法离开岗位,只有周末才能抽空回去一两天,说起来也是很辛苦的。

    就是因为如此,在这个看起来平静祥和,却处处透着点诡异的小镇上,派出所的同事们倒是他们可以信任依赖的。

    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那个坡道上,肃修然没有径直走下去,而是走到了坡道一侧的一个平台。

    那里是不知哪个时代垒起来的石块,正好圈起了一个小小的台子,地面是泥土,还种着一棵树龄看起来颇大的桃树,坡道上飘零的桃花瓣,有好多就是从这棵老桃树上飘落下去的。

    龚所长看他走过去,也跟了过去问:“对了,听说你们中午在这里被淘气的学生丢了石块?没伤到吧?”

    肃修然笑了笑摇头:“石头砸了下而已,会出什么事?这里的孩子也真是顽劣啊,用石头丢行人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龚所长就笑了:“说起来这几个小孩没事就站在这里用石头砸下面的人,好在都是小石块,没出过什么事。”

    中午那拳头大的石头绝对不是小石块了吧?肃修然却没有解释,只是又笑了笑。

    林眉也观察了下桃树下那些散落的小石块,确实都是些小石子,最大的也不过有半个鸡蛋那么大,如果只是被这种大小的石块砸到,虽然也会疼,但不容易有外伤。

    林眉想到肃修然肩膀上的青紫,顿时就怒从心头起,忍不住说了句:“就算之前没有人伤到,这些孩子也应该批评教育吧,不然这样下去哪天一定出事。”

    她一直表现得很文雅,外貌又比较柔弱甜美,龚所长显然是没想到她突然发起火来,愣了片刻后才笑起来说:“小林说的有道理,改天我就督促校长竖一块警告牌子在这里,看那些小毛头能不能收敛一点。”

    从坡道上下来,龚所长问肃修然:“肃先生要不要到杨晓月自杀的现场看一看?”

    他到底是在警界浸淫多年的老警察,眼光就是毒辣,张衍给这边的说法是派于其真带着两个顾问过去。

    毕竟肃修然在区刑警队之外籍籍无名,又不是真正的警察,自然必须得顶着于其真的名头。龚所长却能看出来,这三个人里真正的核心人物是肃修然。

    出乎林眉的预料,肃修然竟然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明天再去吧,今天匆忙赶过来,又遇到这种变化,我们得回去梳理下,再向张衍汇报一下。抱歉我身体不是很好,也有点累了想休息下。”

    能够发着烧还半夜穿越大半个b市跑去看案发现场,就为了能最大程度接近案发时的自然环境的肃修然,居然也会堂而皇之地表示自己身体不好有点累。

    林眉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肯定是有了其他的打算和安排,点了点头配合他演戏:“对啊,你也该休息一下了。”

    于其真在旁还是一脸真挚的笑容,看不出丝毫端倪,也没多说话。

    说起来于其真虽然年纪不大,性格也开朗每天带着笑,在各种场合却都很靠得住,比如刚才,比如现在,都很沉得住气,不显山不露水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该闭嘴,不愧是被张衍看重的得力下属。

    龚所长倒是很关心肃修然,不但送他们回招待所,还问了肃修然到底是哪里不舒服,肃修然就笑着说只是有点胃病,别的没什么。

    回到房间后,林眉还是有点疑惑,因为她十分清楚肃修然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不会停止调查,会如此中断,可能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判断,可目前的线索,在她看来又实在不足以支持一个有力的结论。

    难道有她没有看出的细节,带着这个疑惑,她问肃修然:“你是不是有什么结论了?”

    肃修然回到房间就半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看起来真的有点累了一样,一边闭目养神,一边真的点了点头:“我有了初步的推论。”

    他说的这么轻快草率,林眉还真愣了下,就接着问:“你是怎么看的?”

    肃修然淡淡地开口:“杨月月大概是撒谎了吧,整件事根本没有看出来和杨云韬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她可能是进行了一场心理投射。

    “也就是说遭到不公正待遇,需要帮助的是她自己,然而当她报警的时候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比如父母在身旁,或者对自己的痛苦难以启齿,让她假托杨云韬之名来报案。”

    林眉刚想说即使杨月月在报警的时候撒谎了,可是中午他们在学校见面时并没有她的父母在场,她为什么还要继续这个谎言呢?更何况这么轻易地就判定一个孩子在撒谎,不觉得有点武断了吗?

    她正要开口反驳,在电石火光间却突然想起了龚所长说的那句“消息就像长了腿”,恍然地看着肃修然,顿时转了个念头,随着他的话往下说:“你怀疑杨月月和杨晓月的父母?”

    肃修然在这时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她,她果然从他眼中看到了笑意和嘉许的目光。

    他挑了挑唇角:“是啊,一般孩子出了问题,与其在外界找原因,不如找家庭的原因,杨晓月会自杀,杨月月会变得自闭多疑,很有可能是在家里遭到了父母的虐待。有些地区重男轻女的倾向严重,女孩子受到虐待的概率更大。”

    林眉已经意识到他在演戏了,心想他装起来还真没几个人能看透,这一套套的理论听起来简直天衣无缝。

    说完这几句,肃修然却又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过来,声音也有了几丝慵懒:“虽然快要结案了,该走的过场也要走……不知道还要在这种鬼地方待几天,幸亏带了你一起过来。”

    林眉心想他这已经是演上瘾了吧,如此精彩完美的表演,如实还原了一个自视甚高、假装亲切其实挑剔苛刻,徒有装腔作势之能的城里顾问的形象,为了破案他倒一向都是蛮拼的。

    既然他想演浮夸的城市人,她也只能勉强配合演一个浮夸城里人的浮躁女友。

    干脆过去坐在床上,顺势躺倒在他怀里,抱着他的腰撒娇:“就是啊,这么一件小案子,非派你过来,我们又不拿工资!还害你被砸了一下,我都要心疼死了你知道吗?”

    也许她倒入肃修然怀中的姿势太夸张了点吧,肃修然搂住她之后,就看着她用唇语说:这里有窃听设备,但是没有摄像装置。

    他说完,看她瞬间有些呆住的样子,就忍不住低笑起来,还侧了头憋笑。

    林眉气得简直想捶他,考虑到他们正在演给别人看,她就真的捶了,还骂了句情侣调笑间的经典台词:“你好坏!”

    惹得肃修然更是双眸含笑,抱着她忍俊不禁。

    如果正在监听他们的人听到这一段对话,估计都脑补了非常丰富的内容。

    因为下午知道了肃修然有胃病,龚所长晚上特别让厨房炖了锅老鸡汤给肃修然,放了枸杞红枣,很是滋补。

    林眉和于其真当然也沾光各自喝了两碗,都觉得一天的疲劳弥补了不少。

    他们的房间被窃听的事,肃修然趁着晚饭时在招待所之外和于其真碰面,找了只有他们三个人独处的机会轻声警告了他,于其真也了然地点点头,彼此心照不宣。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小镇没什么夜生活,夜幕降临后只有两三家规模不大的网吧和台球室营业。

    肃修然和于其真自然不会想要去娱乐,早早就回了招待所。

    林眉虽然也进入了“演戏”状态,但除了打情骂俏之外,她必须得小心不说漏嘴关于案子的事情,不能随便说别的。

    想想也挺累的——生活中光有谈恋爱,似乎也有点无聊呢。

    这一天事情这么多,折腾下来也确实有点累了,轮流洗过澡之后,他们就躺下睡觉。

    这还是林眉第一次和肃修然躺在距离这么近的两张床上睡觉……在草原和家里的时候他们睡一张床,不算的。

    她虽然摸不到他,但转身就能借着窗帘中透过的微光,看到他睡觉的侧颜,还是挺新鲜的体验。

    她就这样看着他,朦朦胧胧睡着了,恍惚间她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只看到肃修然肩上受伤的位置,升起了一团黑色的烟雾。

    然后那团烟雾就像有生命一样,长出狰狞的触角,扑向他的身体,将他紧紧缠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