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55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5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见他们说完了正事,马上又恢复了俩俩无语的状态,林眉在旁边就清了清嗓子说:“今天天气不错,肃先生陪你哥下楼走一走吧,医生说他可以适当活动了,老躺着也不是很好。”

    肃修言微愣了下,似乎有些意外林眉把这个重任交给他:“我吗?”

    林眉耸了耸肩:“不然呢?还有第三个肃先生?”她说着顿了顿,“我觉得你不会再捅他第二刀了吧?毕竟捅了一刀就被收拾得挺惨的。”

    要说肃修言也算倒霉了,他气场不弱,平日里在公司也是颐指气使的人,下属们都得看他脸色,股东和合作方更别提了,来的不管是老狐狸还是霸道总裁,他都镇得住场子,不输给任何人。

    可惜自从撞到肃修然这里后,遇到的人一个个都不是凡品,刑警队的两位警官就别提了,六扇门重案组出来的必须跟别的人不是一个画风。

    程昱也不说,从小就是他们家的家庭医生,他见了程昱本能地胳膊和屁股都疼,那是从小被他扎针扎出心理阴影了。

    连他原本从来没放到眼里过的林眉也气势汹汹的,枉他还认为看起来这样秀气温柔的姑娘就算不是小白兔,也是聪明点的小白兔……这几天他回忆起来直想骂自己蠢,能跟肃修然走到一起去的,就算披着张小白兔的皮,下面那也必须是头凶残的鲨鱼啊。

    肃修言已经不试图反抗林眉了,听完她说就转头去看肃修然,神色有些复杂,目光里还有一丝说不上来的期待。

    肃修然对他微微笑了笑:“也好,稍等下我换个衣服。”

    肃修言当然也再无异议,主动到病房外去等。

    里面林眉帮肃修然换衣服,他伤在腰腹,自理并不成问题,走路也没有多大妨碍,但林眉却借着怕他没力气的名义,这几天来暗暗吃了不少豆腐。

    比如现在,她一边看肃修然宽衣解带,一边还在他腰侧顺带摸了一把:“有腹肌唉,手感真好。”

    肃修然就看着她,放纵她为所欲为,带笑的唇边意味颇深,可惜林眉被色相迷了眼,没能看清。

    他低头笑了笑,声音很轻,带着点感慨:“可惜是在医院,暂且记下。”

    林眉不明所以地抬头看他,那目光单纯无辜得很:“记下什么?你这么小气,也要摸回来啊?”

    肃修然但笑不语,微弯的眼角里一片水光潋滟,又把林眉看愣了。

    把装扮好的肃修然送出去,林眉还不忘给他找了个口罩,这里是医院,现在又是柳絮纷飞的季节,戴口罩算是很正常,不会显得突兀。

    肃修言却看了看那个口罩,清了清嗓子有些别扭地说:“不用这样,戴着口罩说话会不方便。”

    肃修然已经隐姓埋名生活了八年,在人多的地方隐藏自己的面貌已经成了习惯,听到他这么说,也微微顿了顿,才笑:“也好,今天就不用了。”

    肃修言转身去开门,当先走出去,肃修然随后跟出去,林眉在门口送他们,还加了句:“肃先生你哥如果走一半累了别让他勉强啊,你可以抱他回来……用公主抱哦!”

    肃修言显然是还没习惯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个性,脚下一顿差点绊倒自己,肃修然就淡定多了,回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别想太多,伤神。”

    林眉抄着手笑眯眯的,那神色明显是:放心,我还能再脑补十万字。

    肃修然住的病房是单独的一栋楼,类似于疗养院,病人不多也不是特别重症的,因此楼下也有个独立的小花园,天气晴好,那里也没有多少人散步。

    肃修然和肃修言乘电梯到了楼下,就在小花园中慢慢走着,彼此都不急着开口。

    终究还是肃修言先受不了这种沉默,先出了声:“我还是没有原谅你。”

    肃修然微笑了笑:“我知道。”

    肃修言顿住了脚步,他们这时正走到了小花园的假山喷泉旁,细细的流水不足以让人觉得吵,却也能有效降低旁人听到他们谈话的概率。

    肃修然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他目光还是淡淡的,肃修言却知晓他的习惯,知道他在等自己开口。

    他微低头酝酿了一阵子,又抬起头时,先抿了抿和肃修然很相似的薄唇,才开口说:“这些年来,我想过我为什么会这么恨你。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因为我更恨我自己的出身……那是种无形的东西,因为它,我才有了这样的父亲,有了这样的哥哥,然后有了这样的人生。

    “别人或许会认为这样想太矫情,毕竟这样的权势、地位、金钱,是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的高度,但生而就拥有这些,却并不见得是一种幸运。”

    肃修然笑了笑,并没有打断他,他又何尝不是像弟弟一样,遭逢了人生重大的变故,才会停下来去审视和怀疑这一切?

    人生的头二十年里,他一直在追逐着更加强大的能力和权威,直到毫无准备地接受了生与死的洗礼,犯了错也因此被亲人放弃,才停下来细细去想,这么多年来,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他自小喜欢侦探小说,迷恋其中缜密的逻辑,所有细节都有其原因,所有的因果都会轮转更迭,所有的人都站在正确的位置上——一切都没有多余的,才是最美最精巧的艺术,如同机械手表。

    在无所事事的时候,他开始试着自己去写作,这是他之前二十多年从未曾想过的事情,为此他补习了许多哲学和心理学的知识,并且试着为之前错误的人生寻找答案。

    这也许是创作带给他的另一个收获吧:写作者必须是上帝,也必须是故事里的每一个人,这可以让他比普通人更加有意识地,换很多种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所有人和事。

    比如现在,他不意外弟弟会做出这种感慨,每个人都不是无缘无辜变成了如今的模样,弟弟会觉得生在肃家是不幸,是因为他的痛苦,多来自于父兄和家庭,会这样想也情有可原。

    肃修言说着,还是看着他:“所以这些年来,我变得越来越像你,越来越理解你当年的做法。当我想到如果把现在的我,放在当年你的位置上,我可能会和你做出同样的选择时,我就更加恨你……因为我更恨的还是我自己。”

    他和肃修然一样,并不是那种喜怒形于色的人,即使在说着这样剖白的话语,他的神色还是冷淡的,只是那双深黑的眼睛里藏着太多痛苦,如同灼热的岩浆,仿佛下一刻就能喷薄而出,不但吞噬他人,也会吞噬他自己。

    肃修然看到他这样的目光,还是忍不住上前一步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轻握住了他的手臂说:“修言,你无需这样自责,当年的事,最大的责任还是在我……”

    肃修言微侧头冷冷地看着他:“当然在你,所以你可以收起这套伪善的嘴脸,受害者的形象不适合你。”

    他倒还是这种理直气壮的样子,肃修然想起小时候他们俩如果一起犯了什么错,父亲总会先责骂年长的他,怪他没有带好弟弟,而那时旁听的肃修言就会露出一副“都怪他”的理所应当的表情,再被怒火中烧的父亲发现拎出来额外骂几句。

    肃修然一面回忆着幼时的趣事,唇边就不由自主带上了点淡淡的笑意,他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身体的深处却突如其来地涌上一股疲倦。

    其实刚才在楼上,他也觉得今天比之前几天还容易累一些,只是他这几天恢复得一直不错,所以也就认为只是心理的作用。 -唯有你如此不同

    肃修言难得过来,下次有机会和他谈心不知道要到几年后,再加上林眉又特地给他们创造了机会,他不忍拒绝她的好意,也就没有拒绝这个安排。

    他一向掩饰得太好,连细心的林眉和观察力超群的肃修言都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

    只是现在他却暗暗想自己是不是太勉强了,随着眩晕感和无力感的加剧,他握着肃修言手臂的手也不由自主用上了力气,心里有些自嘲地想,也许林眉说的什么公主抱,要一语成谶了。

    肃修言也发现了他的异常,有些紧张地盯着他:“你没事吧,才下来几分钟就累了?”

    肃修然勉强抬起手轻挥了挥,示意自己没什么事,却在下一刻就忍不住轻咳了一声,他忙抿紧双唇,还是没能阻止一丝溢出的鲜血滑出唇角。

    肃修言的本能反应极快,几乎立刻就抬手撑住了他的身体,接着他又愣了片刻,才咬了咬牙,俯身将他一把抱起来,冲向病房大楼。

    肃修然比他还要高四五厘米,即使身形消瘦,重量也并不轻,肃修言抱得当然丝毫不轻松,但他却突然迸发出了超乎一般的力气,抱着一个人仍旧健步如飞,恍惚的时候,他听到自己说:“哥哥!哥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