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61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1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能感觉到肃修然最近几天有些不对劲,说不对劲似乎也有些严重了,因为他似乎还是老样子,除了工作时保持几个小时的毒舌之外,每天带着温柔的微笑,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移动发光体。

    但是林眉总觉得他眼睛里好像多了点什么,虽然被他极力克制了,却仍然有一些灼热的光芒偶尔遗漏出来,让她本能地有点心跳加快。

    这样本来也没什么,反正就是被多看几眼,又不少块肉,林眉觉得日子还凑活吧。

    可是日复一日的平静忙碌中,肃修然的身体倒又反反复复不能彻底康复了,他好像是有意让自己忙碌起来。

    新书、张衍丢过来的档案、甚至还有关系缓和后肃修言堂而皇之丢过来的一些公司事务。

    林眉常看到他深夜里还半躺在床上给张衍或者肃修言打电话,白天里的联络就更别提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肃修然原本就是个精密度极高的超级电脑至少林眉这么认为,脑子多转一转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关键是他刚出院还在恢复期,就这么连轴转耽误了康复。

    而且他还有意折腾到让自己身体疲惫的样子,看到他又按着胃部靠在床头上跟肃修言打电话,一边说话一边还抿紧了薄唇忍痛。

    那样子看得林眉一阵肝疼心疼,连忙过去抱着他的腰,替他用手捂着胃:“刀口又疼了?好点没有?”

    肃修然看着她露出个略显苍白的笑容,目光又闪动了一下,推开了她的手,才轻柔地开口说:“没什么,可能还是有点积食。”

    说完就又继续跟肃修言讲话了,微垂的眼眸神色显得专注无比。

    林眉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肃修言最可恶,转头出来,等肃修然挂了电话,就打了肃修言的手机,恶狠狠地开口:“你别烦你哥哥了好吗?他现在是我的!”

    肃修言有些懵:“我也没说他是我的。”

    林眉想了下自己的火气撒得也是有些莫名其妙了,只能咬牙切齿地说:“你又不给你哥哥发工资,拿那些事烦他干什么?”

    肃修言思考片刻,才说:“其实哥哥手里一直有神越9%的股份,他把从父亲那里继承的部分转给我了,但这个是他本来就持有的。”

    这个林眉还真不知道,但神越集团9%股份的年分红有多少,她就算不知道具体数字,也知道那说不定是要超过肃修然的稿费收入的,即使他的稿酬已经是很惊人了。

    这么一想她就有些气弱:“那又怎么样!”

    肃修言一得意起来就忘记了林眉那一巴掌带来的恐惧,又恢复了那种带着几分嘲弄的冷酷语气:“所以啊,身为大股东之一,却多年缺席会议,拿着高额分红却从来不曾过问公司事务,不需要补偿回来吗?”

    义正词严地说完,他还理直气壮又来了一句:“更何况他是我哥哥,帮我工作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

    说完不给林眉反应的时间,肃总裁果断切断了通话,维护了自己身为一个霸道总裁应有的尊严。

    林眉觉得这日子有些过不下去了,不但工作压力大,感情生活也不顺遂。

    好在终于有人肯救她水火之中,这周末她就接到了几个死党的邀请,叫她出来聚餐。

    原来林眉还没有住进肃修然的家时,周末是有业余生活的,也是有几个死党好友,没事轮流约着出去看电影啊玩桌游啊什么的。

    自从她住进肃修然家里,周末还得照顾娇贵的男神后,就把那些活动都推了。

    不过当她说了是因为工作后,朋友们也都理解,毕竟大城市生存压力大,工作什么的还是比玩乐重要许多的。

    所以隔了一段时间后,朋友们也没有因为她的缺席而疏远她,还是按惯例叫了她,问她周六下午要不要出来喝咖啡聊天。

    林眉正在家里崩溃,连忙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去跟肃修然请假。

    肃修然对于她的私人生活一贯没有太多过问,没说什么就微笑着:“这本来就是你的业余时间,怎么安排随你。”

    林眉开心地过去抱了下他,还在他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口:“好啊,你在家乖乖的,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目前每天都在尽职尽责地“监督”肃修然养病的春申君在旁边给她一个大屁股,不屑地摇了摇尾巴:反正自从两个仆从关系亲密以来,都没怎么关注它了,好在它这个主上大度得很,不会跟忘恩负义的仆人一般见识的。

    肃修然则搂着林眉的腰,目光中波澜深敛,唇边带着一抹不变的温柔笑意。

    林眉在他形状近乎完美的下颌上轻蹭了两下,心情颇好地补充:“都是姑娘们哦,没有男性友人。”

    然后她失望地发现肃修然得神色并没有太大变化,还是笑得一贯的柔和,似乎毫不介意她出去见的朋友是何性别。

    不过她只要稍微多想一下,就会洞悉肃修然的心理:他不是没有占有欲,而是他认为林眉的异性好友里不可能有人能威胁到他的地位。

    周六下午天气晴好,林眉特地精心收拾了下才出门,走之前当然不忘对肃修然千叮咛万嘱咐,还不忘在他脸颊上轻吻一下。

    约会的地点在西区一家猫咪咖啡馆,到场的人员除了林眉之外,还有两个她的大学同学兼死党。

    说起来这还是林眉在和肃修然确定恋爱关系后,第一次跟好友见面,两个察言观色能力一流的人精几乎是马上就发现了她目含春光,开始逼问她是否有了桃花。

    林眉也没隐瞒,摸着身旁那个凑上来的喵星人,就笑着开口:“初恋对象已确定。”

    肃修然确实是林眉的初恋对象,她其实算是相貌姣好的那一类女孩子,从小到大也不乏追求者,但真正动心开始的恋情,还是肃修然。

    两个好友果然一脸吃惊的表情,纷纷说:“何方神圣居然搞定了我们六妹,快交照片不杀。”

    随着新闻发布会的召开,肃修然的脸多多少少也有些知名度了,她当然不敢拿正面的照片出来,只能把自己在家偷拍的照片拿出来。

    那是肃修然正坐在书房的躺椅上看书,修长的双腿轻搭在一起,鬓边的碎发微微遮住了额头,侧脸的弧线可以扣下来去做剪影。

    宿舍里当年就最花痴的二姐果然忍不住了,拍了桌子说:“我就说六妹必须是比我还彻底的颜控,那时候连系篮球队的王子她都看不上,这必须得是大美男才能降服她!”

    一贯淡定的五姐凑过来看了看,严肃点头说:“没错,还是禁欲系的。”

    林眉跟肃修然恋爱的事都没敢跟父母说,一直瞒着,这还是她第一次把他现出来给自己的亲友看,看他被这么夸,有点小虚荣心被满足的愉悦肯定是真的。

    她也不假装,弯了唇就笑:“确实是禁欲系啊,有时候有点猜不透他。”

    还是二姐比较如狼似虎,看完肃修然的照片后,就目光灼灼地看着林眉:“就算是禁欲系,咱们这种年龄也必须得满足,说吧,频率大概是一周几次?”

    林眉一愣,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后,神色就有点小纠结:“一周……几次?”

    五姐目光如炬,冷静地说:“你不会还没有把他……办了吧?”

    按说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又是关系如此亲密的闺蜜,但说到这个,林眉到底还是经验缺乏,有点纯情:“我还没告诉父母,就……是不是不太好?”

    二姐看她的眼神简直是恨铁不成钢:“我都有点不想认你了,多大年纪了你还玩过家家啊!没办了的都不叫正式男友好吗?你这个充其量是个预备的!”

    连五姐都不赞同地看着她:“就算对待性的态度比较谨慎,也需要磨合适应一下,不然你怎么知道你们到底合不合适?或者他功能有没有问题?你简直太天真了。”

    于是被训斥了一通的林眉总算开窍,连忙开始询问两位高参,关于男友最近言行有点诡异的问题。

    经过三个女人透彻的分析,最终得出了严谨的推论:这么自我折磨,可能大概是……憋着了?

    接下来的时间可想而知,林眉又被两个高参拎起来从头到脚批评了一通:再禁欲系的男人,他也是个有正常功能的男人啊!你把他憋坏了吃亏的不还是你吗?天啊,太愚蠢了!无法直视我们居然有这么不成器的闺蜜。

    林眉在晚上吃饭前带着高参们的训诫,灰溜溜地赶回家里,看到正在厨房里悠然炖汤的肃修然的身影,就悄无声息地靠近过去,试探着搂了搂他的腰,小声说:“修然?”

    肃修然的身体果然像之前一样,微不可查地僵硬了片刻,而后他才半转过身,还是带笑地看着她:“今天玩得开心吗?”

    此刻夕阳半落,泛黄的日光映照在他的深瞳上,于是林眉就清晰地看到了,他目光中那隐忍无比的灼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