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62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2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肃修然究竟有多秀色可餐?此刻的林眉,觉得自己能无比直观地感受到。

    他穿了白色的衬衫和浅色的裤子,因为是在厨房劳作,还围了纯色的亚麻质围裙,为了方便操作厨具,他把两只手的袖子都挽起了一点,露出修长的手臂——肤色温润,消瘦得能看到腕骨的形状,却又有着紧实的肌肉纹理。

    对着林眉不寻常的怔忡,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笑了笑,就微转过头去搅动了一下砂锅:“我炖了排骨汤,要不要来一碗。”

    林眉看着他半垂的长睫毛,还有线条凛冽的下颌,以及笔挺的鼻梁和微抿着的薄唇。

    一瞬间,她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吃什么排骨?不如吃你。

    然后她自己都被雷了一下,这实在太像什么偶像剧的台词,肃修然再神通广大,也想不到她脑子里正冒着这种念头,还又对她笑了笑:“稍等一下,正好刚熄火,等凉一凉就给你。”

    身为一个对任何细节都很在意的人,肃修然做菜很细致。

    排骨是整整齐齐的小排,佐料在发挥过作用后都会被捞起来,炖出来后汤汁浓郁清香,配上切成和肉块差不多大小的冬瓜和豆腐出锅,成品色香味俱全,还带着平易近人的居家风格。

    林眉不知不觉就捧着碗吃了一碗,肃修然看她一边吃,一边还眼巴巴看着自己,略微沉思了下,就又对她微笑:“还要?”

    于是在林眉不自觉的情况下,她又吃了一碗。

    这种恍惚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他们吃完饭收拾完毕,肃修然又被肃修言一个电话叫去书房里,两个人打开电脑谈了许久。

    林眉在书房门口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直到肃修然实在看不过去,暂停了和肃修言的视频通话,抬手让她进来。

    林眉走进去,就挤在他做的扶手椅上,下巴还搭过去放在他肩头。

    肃修然等了许久,不等她说话,就笑着开口:“小眉,你有事?”

    林眉支吾了一阵子,她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直接说我是不是把你憋坏了?是不是显得太莽撞了?

    下午三个人分析的时候那么笃定,到现在她突然又有点拿不准了……万一肃修然只是因为处在创作期中,才会如此反常呢?

    她这样贸然开口直接问他,肃修然岂不是要笑傻了?不过依照肃修然的性格,就算觉得好笑,估计也不会太过取笑她,说不定为了避免她太过尴尬,还会承认下来。

    林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纠结了,面对已经相处了一段日子的“恋人”,就这么要求进一步关系,会不会太莽撞激进?

    她这时候已经忘记了偶尔肃修然会相当强势,只想到大部分时候他都表现得很克制隐忍,又温柔体贴得过分。

    脑子里乱糟糟的时候,她甚至已经想到……肃修然会不会根本不喜欢跟女友发生一般意义上的*关系?

    像他这样禁欲又智慧的男人,想要的会不会是柏拉图式的那种精神伴侣?

    毕竟这个问题她从来没和肃修然讨论过,写书的人思维一般又比较独特,会有这种想法也不是特别奇怪吧?

    她天马行空地乱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趴在肃修然怀里愣了很久,手臂也自然而然地搂住了他的腰。

    肃修然腰侧的肌肉也微微紧绷了起来,他将手放在她肩头,又像是用了很大力气忍耐一样,仍旧是轻笑着,用和平时一样温和的语气开口:“怎么,今天出去玩得不开心?”

    林眉下意识回答:“没有不开心啊……”她正茫然着,尾音里就不自觉拖了起来,带着点撒娇一样的余韵。

    肃修然想起刚才他和肃修言那几句简短的交谈,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谈起这个的时候林眉也不在书房门外,所以她应该是没有听到。

    视频通话中,肃修言颇带着一些幸灾乐祸的表情说:“哥哥,我觉得你最近肝火很旺啊,没想过纾解一下吗?”

    肃修言肯叫他“哥哥”的时候,语气里都带着点讽刺,这次也是一样。

    他听完后淡笑了下,并没有客气:“这个就不需要你过问了。”

    他们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谈,肃修言也就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识趣地绕开了。

    连肃修言都能感受到他的不寻常,那么近在身旁的林眉一定也能感受到。

    听着耳畔传来她的娇声低语,从她鼻息中喷出的温暖气流还微弱地拂过他的脖子,肃修然轻闭上了眼睛,过了一阵,才又睁开眼睛,唇边简直要露出苦笑。

    心爱的女人就在自己怀中毫无防备地撒娇,他却还是要按捺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念头,他觉得自己不仅要百忍成钢,而且都快要直接晋级成神了。

    林眉却又在他脖子上轻蹭了两下,她终于鼓足了勇气,带着破釜沉舟一般的决心,小声说:“修然,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用那个浴缸。”

    这是她憋了半天,才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说辞:一起用那个浴缸,既然是一起用,那肯定要坦诚相对吧,身体都看过了,接下来再做点别的事情也顺理成章嘛。

    言外之意多明显了,这样说既能让肃修然明白,还不失含蓄,就像那个“今晚的月色真好”一样,是属于亚洲人独特的感情表达方式。

    没错……就是这样,林眉说完竟然也没脸红和不好意思,反而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着肃修然,满怀期待。

    语言能力满级的肃修然却像是没听懂一样,仅仅只是微笑了下:“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用吗?”

    在不同的时段里单独使用,那能叫一起用?

    林眉瞪大了双目,憋了许久的完美措辞就这样被打了回来,期待落空的失落感让她想也不想就反驳:“我说的是两个人一起泡!”

    说完还怕自己没表达清楚,又换了种说法:“就是两个人在同一时间,一起在一个浴缸里泡澡!”

    她只顾着表达愿望,没发现肃修然的目光在蓦然间已经深邃了许多,如果说前些日子,他的目光中还只是隐约透露出一点暗色的话,那现在那种夺人心魄的光芒已经覆盖了他的整个眼瞳。

    他还是镇定自若地笑了笑:“然后呢?”

    林眉一愣,然后要做什么难道也要她亲口说出来,可做事做到一半从来都不是林眉的风格,话既然已经出口,她大脑里一片混沌,却还是强硬地表达完整:“做一些成年人会做的事情!不要告诉我你不想!”

    她破罐子破摔地一口气说完,本以为肃修然还会用那种让她烦躁又摸不着头脑的目光看着她,好整以暇地继续磨练她的耐心。

    却万万没想到,他身为一个一流的作家,比谁都明白此处无声胜有声的精髓,他直接吻了她。

    用的是那种狂风暴雨一般的吻,如同蓄势以待了一整个春天的初夏暴雨,那么精心的等待,好像永远都不会濒临爆发一般的深沉,突如其来地被沉静安详的微风推送,却猛烈得超过所有的预料。

    在一瞬间就填满天地,也在一瞬间就裹挟住她的全部身心。

    茫茫然被他牵引着吻到大脑缺氧,眼前都是一片空茫,她听到他在自己耳边带着笑说:“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开口了。”

    林眉还有一点理智,她想问:如果我一辈子都不开口,你打算就憋一辈子吗?

    但她根本没来得及开口,就很快知道了答案,因为肃修然又轻声笑着,嗓音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喑哑:“所以我甚至都开始考虑……干脆迷、奸算了。”

    林眉挣扎着说:“那是犯罪……”

    肃修然又吻了她一下,然后笑:“是啊,不过我不在乎。”

    林眉小小地纠结了……她想说大神你引以为傲的逻辑能力哪里去了?就算我不开口,你也可以开口啊!没问过我,你又怎么知道我会拒绝啊!不然就憋着,不然就迷、奸,你这个转折也太大了吧!

    她没空开口,那混乱无比的目光和表情却应该是把一肚子疑问都写在了脸上,肃修然看着她笑了笑:“放心,我开玩笑。”

    他一边说着,一边干脆利索地推开桌上的杂物,双手抱住她,将她从自己的膝盖上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书桌上。

    林眉知道两个人的身高有差距,体格也相差许多,但在她眼里,总觉得肃修然是需要呵护的存在,猛地被他毫不费力地举着放来放去,她有些接受不能,搂住他的肩膀说:“你干嘛,我不要举高高。”

    肃修然却突然用手捂住眼睛失声笑了起来,他的笑声里有许多情绪,其中最多的却是释然,他放开手时,那双深黑的眼眸中满是笑意和更多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感情:“我这些天,真是太傻……” /~半浮*生:.*[email protected]++

    林眉不是很懂他在说什么,她看着他的眼睛都快要失去语言能力了,磕磕绊绊地回答:“那我也……”

    “小眉”,肃修然带着笑意打断了她,他轻声问,“你爱我吗?”

    林眉连想也不用想,条件反射一般就能回答:“爱。”

    肃修然笑起来,他不再说话,起身把她抱起来,身高优势在这一刻无比好用,他用两只手轻松地抱起她的腰,然后她就保持着掉在他身上的姿势,被他一路抱着走进了卧室。

    那已经是他们同床共枕过许多次的大床了,肃修然将她放上去,林眉仅剩的理智只能供她哆哆嗦嗦地说:“不是要洗澡吗?”

    他又笑起来,林眉看过肃修然许多次笑容,他都在微笑,温柔却又内敛,迷人又带着淡淡的距离感,却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他完全舒展了眉目,笑得明亮过星辰,也明亮过正午的阳光,让她几乎要睁不开眼睛。

    他俯身在她耳边说,声音醇美如酒:“可以过后再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