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64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4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送走了张衍,几天后肃修言那边就传来了新消息。

    他做事效率也是一贯的高,神越集团也一直有完善的人力资源系统,按照肃修然给他的条件排查完成后,他就打了电话过来。

    肃修然的条件也很简单:1、当年和他有工作接触。2、当时是刚进入职场的新人。3、在他卸任后曾明确有对现任当权者表达过不满。4、现在已经离开了神越。

    筛选这几条过后,重点可怀疑的人有三个,一个是当年肃修然的助理之一,但他三年前是被挖走的,如今在h市的一家集团企业任职,职位已经相当高,显然不会有时间和精力搞这样的鬼。

    还有一个是当时新产品线开发团队的一个文案,因为是新项目,肃修然过问过一些,也和那些人接触过一阵子。后来肃修然“去世”,肃修言接手集团后,这个文案曾在公开场合多次愤然地表示过肃修言能力比肃修然差得太远,做出的都是愚蠢的决策。

    公然批评老板是犯了忌讳的,虽然肃修言也没在意过,但这个文案还是被自己上司排挤,最后去了一家报社做记者。

    成为专业记者后,他还固执地做了一系列批评神越集团的报道,算是某种意义上结下了梁子吧。

    但这个前文案现记者在前段时间被报社派往境外采访,到现在还没回来,从时间上来看显然不会是他。

    最后一个也是最不起眼的,是当时肃修然办公室的一个实习生,他甚至不能算是神越集团的正式员工,只是神越集团经常捐款并来往较为密切的一个大学派来社会实践的学生。

    这个实习生在那一年还读大三,他毕业的那一年正巧就是肃修然“去世”的那一年,毕业后他也进入了神越集团工作,却按照惯例,被送去国外的分公司进修兼驻地。

    三年后他回国内,又在神越集团待到五年合同期满,然后就离开了,如今在什么地方供职,却查找不到资料。

    这个人会被注意到,是因为他曾经在公司内网论坛里发了一个匿名的帖子,帖子里有些隐晦地映射肃修然可能是被肃修言“暗害”致死的。

    公司内网全部是实名制的,他能匿名发表,是因为他就是当时的内网管理者,他在大学的专业也正是计算机。

    肃修然沉默地看完肃修言递过来的资料,林眉也在旁边看了,其实要从这三个人里选一个嫌疑最大的话,无需置疑,就是第三个实习生了。

    林眉看了下他留在神越集团的人事档案,里面肯定是有正面免冠照的,那是个眉目清秀的年轻人,名字叫杜霖。

    这个照片可能是他刚进入神越集团时候拍摄的,看起来甚至还略带些学生气的青涩感,他也确实年轻,到今年为止,也才二十九岁。

    林眉将那个照片看了又看,实在看不出他会是这些事的始作俑者,就转头问肃修然:“就是他了?”

    肃修然隔了一阵才回答她,他轻点了点头,唇边毫无笑意:“可能性……大致有百分之八十。”

    在仅有一个嫌疑人的情况下,这个概率已经相当高了,几乎可以说已经能确定。

    他说完又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记得他的脸和名字。”

    他没有办法跟林眉详细回忆当年的情形,因为那在他的记忆中,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总裁办公室除了秘书和助理们,往往还有许多不起眼甚至不会被注意到的人,比如有两到三个保洁人员,是专门负责打扫卫生的。

    还有专门的保安,甚至有一个专门的技术支持,也就是电脑硬件和系统的维护者。

    在电子办公如此普及的现代,这个职位不像技术支持部的员工一样,需要像救火员一样帮助应对整个总部突发的电脑故障,而只需要负责总裁办公室那几台电脑,相对比较轻松,技术含量也不高。

    这个不起眼的岗位,大部分时候都会像那些保洁人员和保安一样被忽略掉,而这个沉默寡言的实习生,在当时的存在感更是微乎其微。

    而肃修然却是记得他的,那时他经常加班到深夜,起初他并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的大办公室旁边,那个只有一扇小窗户,甚至称不上是办公室的小房间里,也总有一盏灯陪他直到离开。

    直到后来他有一天独自加班,因为时间已经太晚,超过了夜里十点钟,连他的助理秘书等等,都已经被他打发下班。

    中途他想倒杯水,却发现办公室内的饮水机已经没有了水,于是就走出办公室到外面公共区域的饮水机旁接水。

    就是在那时,他看到门外的小办公室里也走出来一个捧着杯子的人。

    撞见了他,那个满脸青涩的年轻人看起来还相当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了句:“肃总好。”

    他有些吃惊之余,问他为什么还没下班回家?那个年轻人才回答他,这是他来的时候,听到的公司规定:在总裁办公室的所有人没有离开之前,他不能下班。

    肃修然这才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已经默默陪着他加了很多天的班。

    当年的肃修然虽然在公开场合和工作中一贯严肃冷冽,私下里却还是一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怎样也不会时时都绷着脸装正经。

    他记得自己笑了笑,告诉他说不用这样,在大部分人离开的时候,他就可以离开了。

    接下来他们又聊了几句,他问了对方的名字,因为他并不是正式员工,他就按社交习惯称他“杜先生”。

    他请对方到自己的办公室小坐,帮他泡了提神的咖啡,还跟他聊了些学校的生活——对于当时的肃修然而言,不过是日常的琐事而已,并没有刻意记下来的价值,过后也没有回忆过。

    那天之后……这个叫杜霖的实习生依然每天坚持陪他加班,他劝过一次,未果也就随他去了。

    深夜里四下无人,他们两个脱离了总裁和实习生的身份,会像普通的同龄人一样,时不时聊几句天。

    杜霖甚至还教了他一些计算机使用的技巧,诸如快捷键啊,如何手动清理垃圾和移除木马病毒等等,那些非计算机专业人士很少会注意的细节。

    他学什么都很快,杜霖也乐意跟他交流,有几个杜霖交给他的小习惯,他还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留在回忆里的一幕幕往事,如今再被翻了出来,对肃修然这种记忆力惊人的人来说,也还是清晰如同昨日。

    只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再见到那张陌生却又熟悉的脸,他才察觉,也许那时的杜霖,已经将他当做了一个朋友,而非“老板”吧。

    毕竟那时的杜霖,还不是真正的职业人士,相比起很多职场老手,对于工作中遇到的人,心中更容易产生更加纯粹的情谊。

    当年肃修然的猝然“离世”,对他来说应该不失为一个沉重的打击。所精通计算机技术的他,甚至利用职务之便,在内网中替他鸣不平。

    肃修然可以想象到,也许其后多年,杜霖都在调查他“去世”的真相,那么当他发现他仍旧在人世的时候,又是多么震惊。

    只是杜霖身为一个局外人,显然将整个事件理解得偏激了,从他后来会设计打击报复肃修然来看,他认为肃修然借死逃遁,是对过去的背叛和逃避。

    所以他没有选择找到肃修然,延续这份难得的友谊,而是站在他的对立面,对他如今“平静”的生活进行打击。

    林眉观察着他的神色,看到他目光中露出有些怅然的神情,就俯身握住他的手,说:“你和他还算比较熟悉吧?”

    肃修然对她笑了笑,然后才轻声说:“他应该算是……我的朋友吧。”

    他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将林眉拉过来坐在自己膝盖上,然后他才组织了语言,缓慢又简略地告诉了她当年和杜霖的往事。

    他是逻辑清晰又语言能力强大的人,说完了这些,难免又提到当年那些纷乱的往事。

    他如何因为父亲的病情忽略了弟弟和母亲,如何陷入无穷无尽的忙碌中迷失了内心,乃至于如何错误地处理了弟弟的恋情,造成了一个无辜女孩自杀的后果。

    再到自己仓促倒下,濒临死亡,母亲和弟弟过早地放弃了他,他在“死而复生”后无奈的选择。

    那一切隐秘又沉痛的过往,林眉从来不曾对他询问过的,又是极其重要的事情,他都慢慢对她讲了。

    本以为是经历了半生,颠倒黑白的荒唐,一旦开始说了,不过寥寥几句,甚至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全部说完。

    林眉依偎在他怀中静静听着,她用双手拥抱着他,听到后来,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就悄悄湿润了眼眶。

    为了掩饰,她俯在他肩上,将泪水悄然擦去,才抬起头对他笑着说:“修然,还好我遇到了你。”

    肃修然看着她微笑:“难道不是还好我遇到了你吗?”

    林眉摇摇头,笑着看他,带着无比的怜惜和爱重:“不,还好我遇到了这么好的你。”

    一瞬间,她想起了很多事,这些日子里经历过的,那些罪案带来的事情,她一直在心里回味着,可仍旧不解,于是她就开口说:“为什么人可以有这么多的恶意,对于陌生人,对于自己应该爱惜的人?”

    她并没有说太多,肃修然却明白她所指的,并不仅仅是今晚听到的这些。

    他就笑了笑,目光中又多了那种淡淡的悲悯:“因为罪恶只需被纵容,而善良却需要被教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