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65章 AAAA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5章 AAAA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在一个大型城市中,人群稠密,钢筋水泥林立,但总有一些地方,是供人休憩身心的。

    比如西区的这座公园,园区中央是一池碧水,水岸旁垂柳依依,种着荷花。

    这个公园是直到夜里十一点钟才闭园的,所以每到傍晚,人反倒要比白天多上不少,附近的居民三三两两过来散步健身,人潮熙攘。

    然而就在这天傍晚,白天的游客尚未完全离开,晚上前来散步的人群也才刚开始稠密,公园入口处却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附近的人连忙都看了过去,热心的路人和公园的管理人员更是快步靠近。

    然而发出惨叫的那个年轻女子却显得并没有什么大碍,她只是浑身发抖,满脸惨白地指向不远处假山下站着的那个人。

    那是个看身形微胖的男子,公园入口处的管理人员印象中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似乎从下午开始,他就一直站在这里,侧身背对着人群,面向假山和湖面。

    起初管理人员怀疑过他想要攀折一旁的花木,结果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发现他并没有那种动作,就不再注意了。

    毕竟都市工作生活压力很大,公园里经常可以看到过来减压的人,发着呆坐在或者站在一个地方很久,也不是很少见。

    直至此时,尖叫声传来,管理人员才觉察到不对劲:这个男子站在这里发呆的时间实在太久了,从下午到现在,足足过了三个小时。

    有人可能在公园的长凳上坐三个小时,却很少有人会干站在公园入口三个小时,那也太累了。

    人群聚拢过来,渐渐更多的人都发现了那个女子尖叫的原因——那个黑衣男子的后颈中,活生生透出来一截刀尖,而凑近了转换下角度,就能清晰地看到,在他咽喉处的位置,顶着一个匕首的刀柄,再往下是绑着匕首的一根木棍。

    鲜血顺着木棍滑落,斑驳地染红了整整一根,而在他的脚下,血迹早就洇湿了一片泥土,这个男子,早就已经悄然地死去多时。

    初夏的残阳透过假山,照在他僵硬的身躯上,映出一张苍白无比的脸。

    林眉是从早上起床后,就一直盯着肃修然看的,她整理书桌的时候盯着坐在旁边的那个人的侧脸。

    过了一阵去客厅,她还是盯着在旁边沙发上坐着的肃修然,时不时才会低头看自己手里的平板电脑。

    今天是周末,名正言顺的休息日,所以她一整天都待在家里,对着肃修然发呆,好像无论什么风景都入不了眼一样的,就一直看着他。

    看到下午,肃修然终于忍不住了,放下手中正在看的书,抬起头对她微笑了下:“小眉,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林眉拖着下巴看他,摇了摇头:“不要打扰我安静地欣赏美人。”

    肃修然带些无奈地笑了,抬起手臂冲她招了招手:“小眉,过来坐在我身边。”

    他温柔带笑地召唤的时候,很难有人能够拒绝,更何况现在早已神魂颠倒的林眉,她几乎是凭借本能地立刻站起来,毫不犹豫地就走了过去。

    结果她还没坐下,就听到一声婉转的“喵”,然后一团毛茸茸的事物就仗着身体娇小灵活度高,抢先小步跑到肃修然身侧,贴着他的大腿团成一团趴好。

    由于最近接连被两位仆从忽略,春申君觉得自己有必要时不时发挥终极卖萌大招,免得身为主人的存在感降低。

    林眉“呃”了声,只能退而求其次,绕到肃修然的另一边坐下来,然后抬手抱住他的腰,笑眯眯地看他:“做什么?”

    肃修然微微一笑:“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来,上次你买的花香饼不错,想让你再去买两盒。”

    那是林眉在网上网购的甜点,她只是看包装精美,就忍不住下手买了,没想到买回来后,那种淡雅的花香曲奇格外对肃修然的口味。

    想想他一个男人,吃穿住行都比自己这个地道的水乡女子还讲究,林眉就有些泄气:“为什么我活的竟然还不如一个男人精致?”

    肃修然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你难道指我吗?”

    林眉点头,还有些愤愤不平:“我之前从来没想过,我会交一个这样的男朋友的!我以为男朋友都是要半夜喝啤酒看球赛吃烤串的!”

    结果肃修然听完她的控诉,有些温文尔雅地笑了笑:“我岂能跟普通男人相比?”

    林眉看着他精致到逆天的侧颜和五官憋了半天,总算憋出一句:“你说的好有道理……”

    解决了花香饼干的问题后,他们下午的情侣活动,是……下棋。

    林眉不禁感慨,弹琴、清谈、下棋、书法、作画,都是高雅人士活动的必备品,于是她也就忽略了一个问题,肃修然津津有味陪她下了一个下午的,是飞行棋。

    而他也不厌其烦地依靠自己的超高智商和计算能力,坑着林眉在这个其实并没有多少智商含量的娱乐中连输了很多把,并且每次获胜后,笑容都格外愉悦。

    只能说……大神也有童心未泯的一面吧。

    到了傍晚的时候,肃修然接到了张衍的电话,匆匆几句过后,他抬头对正在准备晚饭的林眉说:“我们需要去一趟现场。”

    自从肃修然上次受伤后,张衍和于其真虽然还会时不时让他分析一下案情,但已经不再让他去现场了,这还是第一次他们直接说要他去现场。

    林眉意识到这次的案情可能又有些疑难,忙收拾了下,就和迅速换装完毕的肃修然一起出了门。

    他已经曝光了身份,出门自然不用再带墨镜,林眉开了自己的车,载着他很快去了张衍交待的地点。

    这个公园林眉也是来过几次的,在外面的停车场停好车,两个人就走进了警方设置的封闭取证区。

    于其真看到他们过来,走过来打了个招呼,也不再多话,简短地将死者被发现死亡的过程描述了下。

    肃修然听后点头表示明白,就先示意林眉站在原地等自己,独自走上前去。法医也在旁边搜集证据,为了保证取证,尸体还保持着被发现时的状态。

    肃修然有洁癖,此时却毫不介意地半蹲下从各个角度观察尸体,法医就是分局的刘医生,和他也是熟识了,在旁边做记录边说:“死亡时间是发现尸体前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

    肃修然观察着血迹滑落的,即使镇定如他,也悄无声息地握了下拳,而后才开口说:“他是在这里被杀的。”

    刘医生也点头,神色肃穆:“我也是这种看法,虽然毒理检测还没进行,但看死者的死亡状态,他身体内极有可能有大量麻醉剂。”

    他们都已经察觉了,这可能是一种极其残忍又隐秘的杀人方式,根据公园门口的监控录像和管理人员的回忆,死者在被发现时,已经在这里站立了三个多小时。

    但从尸体的状态看,刚出现在这里时,他应该还是生存着的,还有从现场的血迹来看,这也是第一案发现场,除了死者脚下的一滩血迹外,其他地方并没有发现有血出现的痕迹。

    利刃穿喉的痛苦是非常巨大的,不可能有人在清醒的状态下一动不动,并且保持沉默地承受这种痛苦。

    而这条路上一直有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异样,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死者在被匕首刺穿喉咙的时候,已经处于麻醉的状态,意识不再清醒。

    刘医生微叹了口气:“这个手法确实过于大胆残忍了。”

    肃修然听后保持着沉默,过了一阵才开口:“确实。”

    他们都用自己的经验大致判断出了死者被杀的方式:他先被麻醉,然后被放置在假山口,接着有人把一根绑着匕首的木棍放在他的咽喉下,身体的重量完全靠这个匕首和木棍支撑,在引力的作用下,刀刃慢慢穿透他的身体,直至在他死去后仍旧在移动,最终透出一截刀刃来,被偶然经过的路人看到并发现。

    这个死亡过程对于死者可能不算痛苦,因为他在当时已经失去了意识,但却是缓慢而渐进的——很难被一般人想象,也很难被接受。

    选择用这种方式杀人的嫌疑犯,在处处透露出了残忍和冷酷。 唯有你如此不同:

    等现场的勘察和拍照完成后,死者的尸体被放下来保存运走,肃修然也走了回来。

    张衍协调现场完了现场,就过来和他说话,他带着苦笑摇了摇头:“其实警局最怕遇到的,就是这种毫无动机的杀人案件。”

    和普通人认为的不同,除了少部分冲动杀人外,现实中绝大部分凶杀案,都属于动机作案,也就是说嫌疑犯和被害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们有可能是被害人的朋友、亲属、同事,从动机去查证的谋杀案往往容易找到头绪,所以在发生谋杀案后,警方一般先进行排除的,都是受害人平时接触密切的那些人。

    可今天这起谋杀案显然不属于普通的范畴,从入园口的监控录像看,受害人是在下午独自走进来的,当时手里还拿着一支白色的玫瑰。然后他走出了监控摄像能拍摄到的范围,等他再次被发现,就已经是一具尸体。

    从他经过了刻意装扮的衣着和手里有标志性作用的白色玫瑰,都能看出来,他大概是在进行一场线下约会。

    也就是男女通过交友网站建立网络上的联系,再约定了时间和地点在现实世界中见面,这在网络发达的当下社会早不是什么新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