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6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7章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听完肃修言那番让人想抽他的言论,午休时间也终于过去了,下午的会议林眉当然是不能参加的,就在一旁的休息室中等待。

    开会的时间也并不长,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就结束了会议,林眉出去等肃修然,看到肃修言和肃修然一同走出来,一手还揽在肃修然腰间,看起来非常爱护珍重他。

    肃修然也配合地靠他很近,还用手半撘在他肩上,跟身旁来找他问好的高管和股东寒暄。

    林眉暗暗想,他们也真不怕演技太浮夸,这么公然地秀“兄弟情”,难道不会被认为太刻意吗?

    然而她想归想,实则在现实中,想要表达什么讯息给外界,哪怕作秀的痕迹再严重,也不会过犹不及。

    好不容易等到人群散去,林眉才走上去,肃修然对她笑了笑:“等得着急了吗?”

    林眉把目光移到肃修言还放在肃修然腰部的手上,肃修言当然看得出她的意思,不但没松开,反而示威般又搂得紧了点,然后转头对肃修然微笑:“哥哥,我们还是先回家休息吧,我陪你一起回去。”

    旁边还有其他人,肃修然就转头对他回以微笑,温声说:“好。”

    林眉在旁边看,觉得大脑里跑过了一群又一群的羊驼。

    好在上车离开公司后,肃修言总算恢复了正常,在车里又点了一根类香烟,看着肃修然说:“对于你回来,妈妈还是很盼望的。”

    既然真的盼望,为什么八年来从来没有一次提出过要看望他?要知道b市并不算远,私下秘密见面,也并不是特别难。

    肃修然听着笑了笑,并不点破:“我也很期盼见到妈妈。”

    到了车上,林眉就不遮掩了,干脆搂着他的腰,半靠在他肩上。

    肃修言看了看她,还是忍不住出言撩拨:“你说你怎么跟个树袋熊一样黏着我哥。”

    林眉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不屑地说:“你并没有资格吐槽我,你不知道吗?”

    肃修言再次被她噎得没了话,只能转过头对着车窗外喷出一口烟雾。

    肃家的老宅并不远,虽然还是市区,附近却环境清幽,树木茂盛。

    林眉就是s市土生土长的,却并没有到过这片区域,车开进去后,他们在门厅外下车,然后一起走了进去。

    肃修然和肃修言的母亲曲嫣就在玄关处等着他们,她是个面容姣好、气质典雅的女性。

    绾发穿着丝绸旗袍,打扮有些老派,保养却很好,身形苗条,虽然年龄已经超过五十岁,看起来却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

    这样的女性自然是美的,林眉见了她,就能看出来肃修然和肃修言的精致五官都带着她的痕迹,长相出色也毫不奇怪。

    她身边还站着一家人,戴着眼镜笑得很儒雅的,是肃修然的二叔肃道闲,剩下打扮隆重气势却还差了曲嫣一截子的,就是他的太太,还有他的一双儿女,儿子已经成年,女儿却才不过十岁左右。

    这一大家子人见面,自然不免寒暄一阵,肃修然从下车后一直握着林眉的手,对母亲和叔叔一家问过好后,就微笑着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林眉。”

    林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突然就升格成了未婚妻,不过在这种家庭聚会里,未婚妻的身份显然是比女友要郑重的,也还是没有表现出一丝诧异,礼貌地对众人问好。

    听到肃修然说“未婚妻”,曲嫣的神色有了片刻的僵硬,她也是很注意掩饰情绪的人,那丝毫的失态并没有被林眉察觉。

    晚饭还早,大家坐在一起,当然是要先喝个下午茶。

    寒暄了没多久,肃道闲就很识趣地带着妻子儿女到别的地方了,将空间留给了久未见面的母子。

    因为都是自家人,他们是在二楼的小型会客室里坐着的,肃修言没过多久,就站在靠窗的位置抽起了烟。

    他现在是戒烟期,抽起来香烟替代品也还是一根接着一根,足以证明之前烟瘾确实很大。

    曲嫣看了看一直坐在自己对面位置上微微笑着的肃修然,还是开口说:“小然,你……身体好些了?”

    肃修然点头,唇边的笑容很礼貌:“劳您挂念,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曲嫣又将目光移到林眉脸上,轻声说:“这些日以来,多谢林小姐照顾小然了。”

    她说话倒是典型的江南女子风格,轻声细气,柔和熨帖,只是肃修然之前已经表示过林眉是自己的未婚妻了,对于她来说,林眉就是未来的儿媳,完全没必要用如此客套生疏的语气说话。

    林眉又怎么看不出来曲嫣的态度,也礼貌地笑笑,答得不软也不硬:“没什么,修然是我的爱人,我做什么也是应该的。”

    曲嫣就又开口说:“听闻林小姐的籍贯是本市?父母都尚在吗?”

    林眉的身世背景,恐怕她早调查过了,别说父母在不在,做什么工作恐怕她都已经清楚了。

    林眉还是礼貌微笑:“我父母都在市里,身体健康、职业正当。”

    她一直这么给曲嫣软钉子碰,曲嫣倒也不好紧盯着她继续说下去,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倒是肃修言突然转头对林眉招了招手,开口说:“小眉,你不是一直说想看看哥哥之前的书房吗?我带你去。”

    他说这句话当然是胡扯,不过林眉也知道他是解围的意思,就笑笑说:“那伯母,我就跟修言先过去看看了。”

    曲嫣颔首示意,林眉这才站起身,跟肃修言走出了这个气氛沉闷的会客室。

    肃修言说的那个书房不仅在一楼,还需要转个弯才到,他们一路走过去,路上林眉就低声说:“多谢了啊。”

    肃修言侧眼看了看她,不在意地挥了下手:“我只是有不连累无辜的原则而已。”

    林眉不知道他有什么言下之意,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她就没再追问。

    她最担心的,还是在里面的肃修然:“你妈妈跟修然的关系不好吗?她会不会说点什么让修然难过啊?”

    让她一个“外人”来担心自己母亲是否会对自己哥哥说出什么诛心之语,肃修言也不觉得有丝毫意外,只是又笑了下:“谈不上关系不好,只不过妈妈和哥哥一直不怎么亲近。”

    他们说着,肃修言停下来,推开身旁的一扇木质房门,示意林眉去看里面:“这个就是哥哥的书房了,从中学起我们都有了单独的书房,后来爸爸去世后哥哥也没换,一直还是用这间。”

    肃修然从年少时用到成年后的第一个书房是怎么样的,林眉也是好奇的,走进去打量起来。

    不同于后来肃修然在草原和b市别墅里的书房,这间书房显然有着更多青少年的痕迹。

    除了那些大部头的书之外,墙壁上还挂着一幅帆船的图片,甚至书架上也摆着几个军舰和汽车的模型,看起来更像一个普通人会有的书房。

    肃修言像是回忆起了一点往事,开口说:“那时候我和哥哥都很喜欢机械和军事,父亲还带我们参观过博物馆和对外开放的军事基地。”

    这点林眉从肃修然给自己选择的座驾上就能感受到,好歹知道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大神还有如此普通的一面,林眉觉得自己也不算没有收获。

    肃修言看着她走过去,摆弄了一下放在书桌上的地球仪,突然开口说:“哥哥的心脏病是后天的风湿性心脏病……你想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患病?”

    林眉当然是想知道的,忙转过头看他:“是啊,你们家平时也有家庭医生,为什么他会患了这种病?”

    肃修言微微勾了唇,那是个带着讽刺的表情,但林眉却觉得,肃修然并不是他讽刺的对象,接着他开口说:“父亲在加拿大有一座别墅,冬季的寒假我们全家有时候会去那里度过,没别的原因,就是当地比较安静,下了大雪景色很美,没有人打扰——父亲在有时候也会想暂时离开这里,哪怕他全身心都在工作上。

    “当时我十二岁,哥哥十四岁,到了那里没多久,公司出了急事,父亲不得不赶回去,于是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那天是我觉得无聊,不顾暴雪预警,吵着要去临近市区的餐厅吃东西,于是妈妈就开车带我们两个过去。 :(.*)☆\\/☆=

    “可惜返程的路上,果然开始下起了大雪,我们的汽车抛锚了,那条路人迹罕至,打了救援电话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过来,更何况那天是暴风雪,耽误久了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哥哥就说他下车推车,看能不能解决问题。在我们家,哥哥一直有些少年老成吧,妈妈也没反对,于是他就下车去推。他在雪地里推了很久车吧,我也不知道有多久,反正后来车子重新发动起来了,我们三个人还是安全返回了别墅里。”

    肃修言说的语气很淡然,边说也边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语气还是很不在意的:“大概是在雪地里走了太久,哥哥回来后就有些发烧,不过他没说,只是自己找了点退烧药吃了。第二天他精神就有些不好,我和妈妈也没怎么注意,直到第三天早上,他烧得有些意识模糊起不了床,我们才发现,打了急救电话。雪天什么都瘫痪了,等救护车来把他接到医院,已经是第三天晚上了。后来他就一连住了很多天院,高烧不退,发展成了风湿性心脏病。”

    林眉听着,简直有些无法置信:“于是在妈妈和弟弟都在身边的情况下,他一直烧到这么严重才被你们发现?”

    肃修言看着她,又露出那种略显讽刺的笑容:“是啊,所以后来父亲很愤怒,责怪妈妈,也责怪我……怪我们没能照顾好他重要的继承人。”

    林眉听他还这么说,简直要愤怒了:“这不是继承人不继承人的事,你们根本不关心他吧!”

    肃修言“呵呵”笑了声,林眉到此刻,才发现他目光深处有着一些无法言说的东西:“是啊,我是直到这些年,才想明白父亲为什么那么愤怒,并且在之后都有些疏远妈妈和我——他怪我们心性凉薄,不懂爱护亲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