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6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9章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肃修然的房间在二楼,进去后林眉当然又有幸参观了一下大神从小到大的卧室。

    这个房间大小其实和肃修然自己住所里的差不多,装潢和布置却更暗沉一些,林眉走进去后,都有些不可置信:“你们家给小孩子的卧室都这么严肃?”

    肃修然笑了下:“修言的房间也是一样的。”

    林眉刚刚还想着书房里有模型,卧室里说不定还有小熊玩具什么的,现在看来,大神果然还是比一般人略高冷些的,她这个愿望破灭了。

    身旁没了别人,林眉拉他在床上躺下后,就又撑起头问他:“对了,未婚妻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都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肃修然已经合上了眼睛,听她说话又睁开来,带笑看着她,他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其实我想过,就这样和你保持恋人的关系,未尝不是好事……这是我出于私心,我不想你和肃家牵涉太深,这里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所在。”

    不想和肃家牵涉太深这点,林眉是赞同的,她在觉察到肃修然心意之处,最大的顾虑也是这个。

    后来她爱上的,也只是肃修然而已,和远在s市的这个家族并没有什么关系。

    看她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他就笑了,抬手轻抚她的脸颊:“但后来我想,既然已经决定此生非你莫属,那么我需要给我自己一个更能够顺理成章保护你的身份。”

    他突然说出这么深情的话,林眉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在他微凉的掌心蹭了蹭:“好吧……可是你还没有跟我求婚呢,而且我还没有告诉我父母啊,这次行程这么紧,本来也是没打算顺道回家看他们的。”

    肃修然笑看着她说完,然后轻声问:“小眉,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个问题的难度,要比“你爱我吗?”大多了,爱就是爱,没有什么其他的杂质,婚姻却是要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的,比如双方家庭,比如有没有做好准备和对方共度余生……

    然而林眉大概也只思考了不到一秒钟,就回答:“愿意啊!”

    接着她就看到肃修然笑了起来,他脸色有些苍白,那笑容却依旧直达眼底,明亮得没有天理,他轻声说:“你看,我已经求过婚了。”

    林眉绝不想承认她只被肃修然几句话一忽悠,就轻而易举地许诺了终身大事,不过直到晚餐时间到来时,她和肃修然一起下楼到餐厅,还是时不时低头窃笑,一只手还拉着肃修然的衣角不松开。

    那模样仿佛求婚成功的那个人,不是肃修然而是她。

    肃修言看到她那样子,大概也猜到了七八分,这次在场人多,他就聪明地没去招惹林眉,免得待会儿被嘲讽了下不了台。

    这次见了后,林眉发现曲嫣对自己的态度真的好了许多,连称呼也改了,叫“小林”,笑得很矜持地邀请她跟自己同坐。

    林眉想到肃修言那句话,再看到她的态度,不由恶寒了一下,这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真是大儿子的未婚妻都不如小儿子的普通朋友来得矜贵。

    她思维发散,又忍不住想,假如肃修言对她也有点那种意思,说不定这个当妈的还会理直气壮地要求肃修然谦让给弟弟。

    她是随便想的,没想到正中了曲嫣的心思,在曲嫣看来,林眉是不是肃修然的未婚妻不要紧,反正也没有订婚仪式,未婚妻什么的也没有法律效力。

    反倒是肃修言,多年来已经很少会对女性假以辞色了,她私下安排过无数个在她眼里够得上嫁入肃家的未婚女性给他相亲,里面不乏豪门小姐、职场精英等等类型,都被他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

    现在肃修言总算对某个女性有了点特别的态度,如果肃修言再进一步表示对林眉的“特别”好感,她真的会私下里跟肃修然暗示或者明示——你当年耽误了你的弟弟,现在补偿给他一个,不要跟他抢了。

    因为曲嫣心里就是这么想的,看林眉的目光,总算也多了点亲切慈爱的态度,让林眉一阵阵止不住的恶寒。

    林眉到底还是干脆地婉拒了她,只开口说:“我和修然坐在一起就好。”

    本来未来婆婆和未来媳妇的关系就微妙,再加上林眉知道她对肃修然不好,完全称不上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心里头更是半点讨好亲热的意思都没有,不跟她针锋相对已经是很克制了。

    因为肃修言的关系,曲嫣对她有些不快,却还是强自忍住了,反而还是带着笑容看她跟肃修然一起落座。

    餐桌是那种长长的西式餐桌,在场的除了他们以外,还有肃道闲一家,七八个人场面看起来有点热闹,像是点家宴的意思。

    林眉跟肃道闲的家人寒暄过之后,就专注看着肃修然,时不时帮他铺下餐巾,动下餐具什么的。

    她倒不是故意作态,而是平时在家和肃修然这样互动习惯了,不但她会帮肃修然,肃修然也会帮她,再说肃修然病着的时候,她拿勺子喂饭什么的也没有少做,纯属顺手。

    肃道闲就坐在他们对面,看到了后笑着说:“小林和修然的感情很好啊。”

    林眉抬头对他笑笑,也没刻意谦虚:“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了,修然身体也不好,我注意下应该的。”

    肃道闲也笑笑说:“这样挺好的,我常说年轻人不要太计较得失,注重享受当下的生活,毕竟青春不常在。”

    他在国外是个大学教授,说这样的话倒也符合身份和一贯的思维,只是这句话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气曲嫣的。

    毕竟曲嫣两个儿子,自己特别疼爱的那个,每天都忙忙碌碌像个工作狂,自己不喜欢那个,倒是幸福美满还带着感情这么和睦的女友回家来。

    林眉看着他敦厚儒雅的面孔,心想豪门果然不是好混的,这个看起来闲云野鹤一样的二叔,说话也带着刺呢。

    曲嫣面色果然微变了一下,她涵养是很好,但她唯一的软肋大概就是肃修言了,这个儿子她自己百般宝贝,为此甚至伤害大儿子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肃道闲本来就是私生子的身份,又被她压制多年,每次见面都恭恭敬敬叫一声“大嫂”,临到晚年,没想到竟然可以从肃修言身上扳回一城。

    肃修言倒是没有一点自觉,只是看了看上来的前菜——大概是为了照顾肃道闲一家完全西化的饮食习惯,今天曲嫣让厨房准备的是法式正餐。

    微微皱了眉,肃修言直接问自己母亲:“妈妈,主菜是什么?”

    曲嫣没想到他突然这么问,微愣了下才回答:“小羊排。”

    肃修言的目光里也多了些无奈:“妈妈,哥哥胃不好,前一阵子才受过伤,再怎么样也要照顾一下吧?”

    曲嫣倒不是故意为难肃修然,只是真的没想到,被他这么一说,有些尴尬。

    肃修言也不再等她开口,招手对身旁的传菜的人说:“吩咐厨房做一碗面出来,要养胃的,立刻开始做。”

    林眉深深感受到了组好队友的重要性:有了肃修言这个顶在前面的,她简直不战自胜好吗?她都还没开口呢,肃修言都已经办妥了。

    想着她就愉快地拿过肃修然面前那杯开胃酒,不顾餐桌礼仪地一饮而尽,很爽快地转头冲肃修然眯上眼睛笑笑:“你不能喝酒,我就代劳了。”

    肃修然对她微微笑了笑,轻声说:“多谢。”

    一顿晚餐用完,倒也没有别的状况出现,肃道闲的两个孩子也被交得很好,礼貌懂事,小女儿才十岁,也没有对冗长的晚宴发出异议,只是坐着乖乖吃东西。

    曲嫣在晚餐开始时就被肃修言亲自挑出了错,后面神色都有些不自然,完全放弃了跟林眉和两个儿子沟通,专心跟肃道闲的两个孩子沟通,说了很多诸如兴趣如何,想要读什么学校的废话。

    林眉看她那样子,觉得她一定很后悔准备了程序复杂的法式晚餐,还不如中式家宴,大家吃完了可以尽快散了各自喝茶,时间更好过一点。 /~半浮*生:.*[email protected]++

    一天下来,短短两次见面,林眉对曲嫣的认识不深,却很难对她有好感。

    诚然这样气质风度不俗的年长女性,其实是很容易让同性的女人产生仰慕之情的,但林眉却觉得,还是自家那个仪态谈吐不是那么高雅的妈妈更和蔼可亲一点。

    如果他们今天不是来了肃家,而是跟她回家的话,她妈妈一定会做很多适合肃修然胃口的菜,笑着打趣自己女儿果然是颜控,跟她一样盯着脸找男朋友。

    而她爸爸估计会想要拉肃修然看球赛——她对男性一定要看球赛这种认识就是从爸爸身上总结出来的。

    看出了林眉的无趣,肃修然在餐桌下不着痕迹地轻握了握她的手,林眉侧头看他,就看到他笑了笑,给她了一个眼神。

    然后在餐后甜点还没上来的时候,他就拿开膝盖上的餐巾,站起身礼貌地微微欠身,开口说:“抱歉,我有些不舒服,就先离开了。”

    说完他拉上林眉,转身就走了出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