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72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2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匆匆离场到相携归来,他们回到肃家老宅的时候,不仅晚宴早就散了,连肃道闲一家和曲嫣也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肃修言还是在客厅里等着他们的,他没有让人开灯,点燃了一根替代烟,就坐在暗影中,那样子多了几分和林眉印象中不同的寂寥。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靠近,他将烟摁在烟灰缸中熄掉,微抬起头:“怎么样,见面还顺利吗?”

    林眉想到给自己父母的礼物他也有份准备,就开口道谢:“今天的礼物谢谢你了。”

    肃修言轻“呵”了一声,听不出什么语气:“没什么,反正都是老大交待好的,派个助理去做就好了。”

    他说这个“老大”当然是指肃修然,他说着,也微转了头去问肃修然:“还撑得住吗?”

    肃修然没有表现出身体不适,但他还是看出来了,甚至会问他一句算不上关心的关心之语。

    微微笑了笑,肃修然点头说:“还可以。”

    肃修言站起身来,深深看了他一眼,才开口说:“反正对你来说,只要不直接被送医院,都叫还可以。”

    他说完就不再停留,抬起手轻挥了挥,算作告别,就转身走了。

    林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由有些感慨:“你这个弟弟也算关心你吧,为什么八年不见,一见面就捅了一刀呢?”

    肃修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轻声说:“也许是出于补偿心理吧……修言本性善良,把他逼到这种地步,我也有责任。”

    林眉搂着他的腰,轻靠在他肩上,没有再说话。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微妙,虽然肃修言现在还口口声声说恨他,实际行动中却已经默默地开始关心他。

    即便他说的话并不那么好听,姿态也还是傲娇无比,但林眉也能从他别扭的言辞中感觉到,他对于往事有诸多悔恨,对于肃修然也并不是一味怨恨。

    林眉相信肃修言对于肃修然还是有许多兄弟之情的,她回忆起肃修言那晚刺了肃修然一刀后的表现,也觉得他并不是真的想要哥哥死去,或者恨到要亲手杀了他,大半还是冲动和酒精双重作用下的结果。

    而在那场激烈的发泄后,他对于肃修然的愧疚之情就取代了长久以来的恨意,渐渐占了上风。

    只是想到肃修然连这份迟来的关心和兄弟情都得到的这么艰难,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责怪肃修言:无论如何,亲手伤害自己的哥哥,也是不对的。

    肃修然抱着她的肩膀轻拍了拍,接着轻声又说了句:“也许我多年来一味躲避,也是他恨意无处发泄的原因。”

    他到了这种地步,还是在不断找自己的原因,当年他逼不得已隐姓埋名远走,已经是不得已而为之,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忍让和牺牲。

    林眉抬头看了看他,在他还是略显苍白的脸颊上轻吻了下,叹息着说:“性格太好的人,是会被欺负的……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容易被欺压?”

    肃修然将她搂在怀中,笑了一声:“也许你欺负而不自觉?”

    林眉笑着抱住他:“我怎么觉得是你在欺负我?”

    回到宅子里时已经很晚,林眉和肃修然很快就回了他当年的房间休息。

    这栋宅子颇有些历史,即使是给当时给未成年的孩子们住,房间也大得吓人,床的尺寸也足以睡得下两个人。

    林眉是和肃修然相拥着睡着的,第二天早上把她吵醒的却不是定好的闹铃,而是一阵电话的震动声。

    她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肃修然接起了电话,然后轻应了一声,就轻声轻脚地起床去了洗手间关上了房门。

    他大概是在里面说了两分钟,然后回来时脚步就匆忙了许多,却还是俯身轻吻了她额头一下,才轻声说:“小眉,醒一醒,我们需要马上赶回去。”

    他们本来预订了今天下午的航班,准备等到吃完午饭才踏上回程,现在他突然这么说,林眉就意识到又有新情况出现,连忙张开眼撑起身体问:“是不是案子又有了新情况?”

    肃修然点了点头,也不知是不是早晨的阳光太过微弱,她觉得他的脸色比昨晚还要差许多,连唇色也变成了淡白的颜色。

    他轻抿了唇点点头,然后说:“又出现新的受害者了。”

    他说得简略,林眉却觉得他话中还有其他的意味,果然他很勉强地勾了下唇,那双黑瞳中也有了些无法掩饰的哀伤和隐隐的愤怒,他接着说:“受害者是分局的一个接线员,女性,我们都见过。”

    这下林眉彻底清醒了,他们来之前只预料到这个无名嫌疑人还会继续制造受害者,却没想到他竟然大胆至此,不但在警方布置了大量警力追查的节骨眼上再度犯案,甚至还将魔掌伸向了警局内部的人员。

    她知道肃修然喜欢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现在出了新状况,就算他还留在b市也于事无补,但他一定还是会自责。

    她连忙撑起身体,抬头捧住他的脸颊,轻吻了他一下:“我们马上回去,修然,你不要多想。”

    肃修然冲她笑了笑,也回以轻吻,才开口说:“你先洗漱收拾一下,我去找修言,让他给我们改签机票。”

    林眉点点头,连忙起身冲进洗手间收拾,她速度很快,当肃修然出去了一圈回来时,她不但把自己收拾好了,还已经将他们两个的行李整理得差不多了。

    看她帮自己收拾衣物和用品,肃修然对她微微笑了笑:“辛苦你了,谢谢。”

    现在也才早晨七点钟,他们离开得匆忙,早餐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能在路上找时间解决,至于连和曲嫣以及肃道闲一家道别也显然太累赘。

    提着行李从楼上下来时,客厅里只有明显是刚起床衣着还有些随便的肃修言,看到他们下来,他抬头说:“我打过招呼了,你们马上去机场,航班的话会尽量安排你们能赶得上的最早的那一班。”

    肃修然点头道过谢,司机也很迅速地在门外等着了,他们就穿过客厅准备离开。

    在他们刚走到玄关处的时候,客厅另一边突然响起了曲嫣的声音:“为什么这么早离开?”

    她边说边走了过来,还穿着宽松的居家衣物,外面更是随便披了一件披肩,看起来也是被门外的动静吵醒的,头发也略显凌乱,脸上更是没有妆容。

    林眉没想到她这么注重仪表的人,也会以这种状态出现在外人面前,不觉有点惊讶。

    一时没有等到他们回答,她又看到了门外的停着的车,不知为何突然多了些怒容,开口说:“难道我就这样惹你讨厌吗?不仅昨晚要偷偷出去,今天还这样逃命一样的跑走?”

    她嘴里的指责对象,显然不包括林眉,只是针对肃修然。

    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肃修然又轻抿了下唇,才开口说:“不是的,妈妈,有些紧急状况,需要我去处理。”

    他帮助b市警局办案的事,肃修言是知道的,但为了避免曲嫣多想,他们就瞒住了她,更何况正在查办的案情是需要保密的,所以他也就没有详细解释,只是这样交待。

    这句话在曲嫣听起来,却很明显就是敷衍了,她几步走到肃修然身前,抬起头满脸怒容:“你那些写小说的闲散工作,有什么紧急情况!是连应付我都懒得编个理由了?”

    昨天肃修然回家,她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期待,过后和他的谈话以及态度,也都生疏冷淡得连场面上的亲切都没有维持。

    谁也没想到她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冲出来说这番话,肃修然实在是没有心情和时间再和她多做纠缠,就看了下肃修言,示意他过来安抚母亲,接着轻微后退了一步。

    肃修言会意地插过来挡在曲嫣面前,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妈妈,哥哥真的是有些急事要回去办,如果你想让他再回来,现在也都方便了,过几天我再去叫他。”

    曲嫣此刻怒火上冲,全然没了平时的克制优雅,竟然抬手推了他一把:“老叫他回来做什么!反正他也不在意我们母子!”

    林眉在旁听着,觉得她简直是逻辑混乱,既然不希望肃修然回来,为什么又在他要走的时候这么愤怒,甚至不惜身份跑来骂人。

    如果有时间她肯定是要留下来安抚一下曲嫣的,但现在明显时间紧急,满心思又惦记着b市的案情,林眉只能看了看肃修然,和他一起趁着曲嫣被肃修言阻拦的空档,快步走到了门外。

    本来以为按照曲嫣的性格,就算愤怒失态,也绝对不会冲出屋子的,那么等他们走了,她冷静下来,自然有肃修言收拾烂摊子。

    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曲嫣竟然真的一把推开了肃修言,赶上几步从里面走了出来,并且在肃修然将要俯身上车时,抬手就拉住了他的胳膊。

    她不愧是能生养出肃修然和肃修言的母亲,发起怒来气势丝毫不属于任何人,厉声说:“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明白!为什么要躲着我!”

    肃修然也没料到她会如此不惜身份的出来,说是挽留,她目光中却没有任何留恋温存,说是责问,她却为什么一定要拦着这个她并不欢迎的儿子离开。 唯有你如此不同: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也没办法将自己母亲的手臂甩开,只能转头尽量温和地对她笑了笑:“妈妈,我确实是有些急事……待处理过后,我马上就回来……”

    曲嫣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你不用再回来!我根本就不想再见你!”

    这个混乱又匆忙的早上,还真是莫名的一地鸡毛,肃修然唇边的笑容也添上了无奈,还是轻声柔和地对她说:“妈妈,你先放开我好吗?”

    谁也没想到,曲嫣突然放开那条拉着他手臂的手,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用力的耳光,她已经气得身体都有些发抖,恨声说:“你果然像你爸爸一样,就算离开也不能让我清净!”

    林眉都没能反应过来,只是后知后觉地看到肃修然被她打得微微侧开的脸,才慢慢腾起了一股火气,扔下来手中的包,准备冲上去把肃修然拉走。

    混乱中肃修言也有些无措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哥哥,一片有些诡异的寂静中,肃修然却突然上前一步,拉住曲嫣的身体,并用自己的脊背将她护在身下。

    然后其他人才看到空中滑过一团虚影,一个玻璃瓶子砸在他肩上,应声而碎,然后里面味道刺鼻的液体溅开洒了一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