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73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3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那些液体也溅了一些到路铭心的身上,她几乎在第一时间,就闻出了那种味道是很熟悉的东西——汽油。

    而同一个时刻,夹杂着一串s市方言的谩骂就传了过来,林眉是本地人,能听出他骂的内容除了一些侮辱性的词汇之外,还有“血汗钱”,“资本家”等等字眼。

    这时宅子里的保安也冲了过来,两三个人一起,合力揽住了一个明显是从墙上翻下来冲到庭院里的老年男子。

    他看面容有五六十岁,穿着还算保持着s市市民一贯的整洁和体面,头发却花白稀疏得厉害。

    一边谩骂,他手里还挥舞着一个打火机,显然扔来汽油后,他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汽油洒在身上还没有什么,一旦被点燃才是真的麻烦,好在这个老年男子被制止得及时,那边肃修然也苍白着脸放开曲嫣,自己后退了几步。

    在场的人中,就属他身上沾到的汽油最多,曲嫣被他护着几乎没有沾到,林眉和肃修言也只是下身溅到了一点。

    林眉看到他后退,则想也不想地挡在他身前,那个老年男子手里的是电子打火机,不像机械打火机一样可以长时间保持点燃的状态,但她也怕万一。

    肃修言已经反应了过来,匆忙跑过去让保安将他手里的打火机夺下来,那个老年男子还在声嘶力竭控诉谩骂,他攻击和愤怒的对象,从他话中的语气和措辞,应该一直是针对着曲嫣的。

    保安们强硬地将那个老年男子架着送出宅子,肃家老宅出了玄关,门前是假山和花园,转过一道弯在走一阵,才能看到铁质雕花的大门。

    因为宅子大,保安当然请了好几个,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安保负责人的保安神色慌张,额头上了出了一层冷汗,小步跑过来,俯身向肃修言报告了几句。

    肃修言听完后回身过来说,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好:“门外有几个记者在蹲点。”

    他说完,又有些不耐烦的解释了一句:“这个男人是原来郊区工厂里的工人,前两年工厂关闭他被辞退,这两年一直在闹着自己为肃家干了一辈子,分得的遣散费太低。也来宅子附近往里面丢过几次石头,我报警处理过,没想到这次居然翻墙进来还拿了汽油。”

    肃家确实是以纺织和小商品制造业起家的,只是到了肃道林那一辈,重心已经转移到利润更加丰厚的房地产、重工制造以及电子制造金融酒店等等,到这些年就更不用说了。

    再加上s市附近人工成本过高,制造基地早就转到了更加劳动力更加廉价的地区,前两年肃修言就关掉了在肃家在本市附近的最后一家工厂。

    还在那里混日子的,都是些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工人,因为工厂是关闭不是转卖,他们分得的遣散费自然不多,但肃家毕竟还资本雄厚,所以也并不算苛刻,甚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也都有保障。

    年老又失业的人,除却经济原因外,还有复杂的心理问题、社会地位的落差等等,总有几个对此不满的,那个老年男人就是其中最激烈偏执的一个。

    对于这个老年男人来说,他对肃修言并不算熟悉,当年曾经跟随肃道林频繁慰问视察工厂的曲嫣,是他更为熟悉的“老板娘”,再加上他的意识一直停留在上一代,所以不管是他扔出来的汽油瓶还是攻击谩骂的对象,都是曲嫣。

    只是他今天突然采取了比以往更过激的手段,并且当他潜入肃家的时候,门外还正巧有蹲点的记者,事情显然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应该是有人策划鼓动的。

    至于策划的人是谁,这就不好马上判断,也许是十分想制造点新闻的媒体,也许是肃家的竞争者在背地里搞鬼,也许还有其他可能,种种原因不一而足。

    肃修然也掌权多年,对这些小动作又有什么不熟悉,只是今天这个时间实在赶得太巧,肃修言说完他就微皱了眉。

    肃修言看着满地狼藉,还好瓶子在他肩上碎开时炸出的玻璃碴没有划伤他和其他人,也算是幸运。

    即使如此,肃修言看着他衣物上大片被汽油浸透的痕迹,再加上门外还有蹲点围追堵截的记者,再立刻赶着去机场明显是不大可能,就开口说:“哥哥,你还是先换身衣服清洗一下再走吧。”

    曲嫣从刚才起一直在失语,她一辈子养尊处优,突然毫无防备地被攻击,还被一些难听之极的污言秽语谩骂,早就用手扶着胸口微微发抖。

    到了现在,她才总算反应过来,却还是先抬头狠狠地瞪了肃修然一眼,声音颤抖:“要不是为了追你……”

    她说着又抬起手,看样子是想再打肃修然一个耳光,却在看到他苍白的脸上那明显的红色指印后,最终还是又把手放了下来,恨声说:“你果然是个祸害!”

    说完她就捂着脸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回了屋子里。

    肃修然等她的身影消失后,才转头对肃修言笑了下:“也好……我先回去换洗。”

    林眉余悸未消,又心疼他到不行,忙扑到他怀里抱住他说:“我陪你一起。”

    肃修然用没沾上汽油的手臂搂着她的肩膀,安抚性地轻拍了拍。

    这混乱的一场事故,前前后后也不过十几分钟,肃修言很快又去报警和处理后续的问题。

    肃修然和林眉则先把行李提回了房间,肃修然承担了大部分洒出的汽油,不仅背部的外套浸湿,连里面的衣物和脖子手上裸露的肌肤也沾上了不少。

    林眉只需要换下裙子,擦洗下鞋子,他却不但要换下全身衣物,还要洗澡清理。

    回到房间后,他就让林眉先坐下休息一下,自己进了浴室。

    林眉也趁这个时间,给张衍打了电话,向他说明这里的情况,张衍听到曲嫣拉着肃修然的手臂,又打了他一耳光后,沉默了片刻才说:“那还是让修然先照顾家里吧,总归你们再赶着回来,现场也已经清理完了,我可以把资料从网上发给你们看,不会耽误太多。”

    林眉听出他的语气,好像对这个事情的看法跟自己不同,就说:“修然的妈妈也有些奇怪啊,既然不喜欢修然回家,又为什么出来闹一通?完全无法理喻。”

    张衍年纪大了点,也见多识广,社会经验丰富,他听着轻叹了声:“这是我的看法……我觉得修然的妈妈可能还是想挽留他的,只不过多年的生疏,再加上她本身性格的原因,让她不能合理冷静的表达。”

    他这么一说,林眉才想起来,曲嫣当时不顾形象地跑出来,神色明显是急切的,如果她只是愤怒肃修然的不告而别,为什么不干脆冷处理,或者等肃修然离开后再跟其他人抱怨?

    而她拉着肃修然时说的那些话虽然颠三倒四只顾发泄自己的情绪,但她的态度和行为,却是在阻止肃修然离开的。

    甚至连最后她又骂了肃修然两句跑回房子里,也是在听到肃修言让肃修然先回宅子里清理,并且确定肃修然很可能不会再马上离开之后才走的。

    林眉想着,不禁有些头疼,弟弟傲娇也就罢了,怎么连看起来这么高雅矜持的妈妈也傲娇了起来。

    想通了以后,她顿时好笑又可气:“既然是不舍得修然那么快走,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非要说那些诛心的话?”

    张衍在那边也笑了一声,接着说:“给你一句成熟男人的忠告:女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说的话,最好不要较真,也别往心里去,都当真你得给气死。”

    林眉不以为然:“我就算情绪再激动,也不会舍得说出那种话伤害修然。”

    隔着电波,张衍都给她不加掩饰的秀恩爱给刺激到了,立刻转移了话题:“别说那么多废话了,总之你让修然先安抚好伯母的情绪吧。”

    他说着有些感慨:“修然离家八年了吧?父母再不是也是父母,年纪大的人容易钻牛角尖,多劝劝吧。”

    张衍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朴实又切中要害,林眉挂了电话,心中的郁结就少了许多。

    只是虽然明白曲嫣别扭冷冽的态度下,还是隐藏着一些对儿子的思念和眷恋的,她也还是觉得有够头疼:比一个傲娇更难搞的,一定是一家子傲娇,还好她家里只有爸爸一个人傲娇,不然也得时不时泼盆狗血。 -唯有你如此不同

    放下手机,她又想到肃修然和自己今天很可能已经不用再回b市,就将两个人的行李又拿出来整理。

    忙了一阵之后,她才想起来,肃修然去浴室只是冲洗一下,按他的一般的速度来讲应该早就结束了,但都过了这么久,浴室里的水声还是哗哗不断。

    她想起来他从早晨起就比平时还要苍白的脸色,不由担心起来,走过去敲了敲浴室的门,开口问:“修然?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需要我进去不需要?”

    她几句话问过后,等了一阵,还是没听到肃修然的回答,才真的慌了神,马上推开没被反锁的浴室门就冲了进去。

    里面的情况比她想象得要好一些,肃修然没有晕倒在地上,他只是脸色十分苍白地用手撑在盥洗台上。

    进去了这么久,他却还是没能把进来时穿着的那身衣物脱下来,不仅他身后的浴缸中淋浴头在哗哗地流着水,连盥洗池中的水龙头也开着。

    他像是已经没有力气抬高声音说话了,看到她走进来,才费劲地对她勾起了苍白到微微泛青的薄唇,轻声说:“没事……让我再缓一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