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76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6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又将话说得这么直白,曲嫣就不得不沉默了一阵子,她神色变幻,最终还是抬手示意林眉坐下来。

    林眉想反正也不怕她怎么样,于是就跟着坐下,曲嫣让人去泡了红茶过来,看那个样子,像是要长谈。

    坐下后林眉还是把肃修然的话忠实传达给她:“修然让我问下您,看您怎么样了,早上受惊的事情有没有影响到您。”

    曲嫣的神情似乎觉得肃修然关心慰问自己是理所应当的,听完后只是点了下头说:“我没大碍,挺好的。”

    林眉真是跟她话不投机,半句也嫌多,说完这句后两个人就又没话了。

    这时候泡好的红茶也送了上来,曲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掩饰尴尬。

    她是肃修然和肃修言的生母,容貌确实精致得过分,即使现在已经五十多岁,肌肤也仍旧白得发亮,近距离看上去还有惊艳之感,并且气质中自有一股水乡女子的温婉柔和,当她不失态的时候,就看上去非常惹人怜惜。

    林眉长得像父亲,虽然她不是很自觉,其实从小到大也都是被当做美女看待,但她看到曲嫣的容貌,还是觉得有些赞叹。

    这样精致温婉的美人儿,就算出身贫寒,当初也一样被肃道林那样能力家世都一流的公子哥看上,并娶回了家里。

    只是从曲嫣早期的职业经历,还有她嫁入肃家后的不甘,以及这几年她对肃修言的控制中,能看出来她并非是那种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在她看似柔顺的外貌下,有着不压于她那个强势丈夫的野心。

    她因为美貌和能力被肃道林看重,却又因为能力被藏在家中郁郁不得志,对于她来说,能够嫁入肃家这样的豪门,确实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这些事情林眉有些是从媒体以往对肃家的报道中得知的,她想着,看向曲嫣的目光就带了些说不上意味的同情。

    觉察到她的目光,曲嫣放下手中的茶杯,开口说:“你看过不少关于肃家的报道?”

    林眉做了个“为何不可”的表情,实话实说:“跟一个家族过于有名的人交往,便利条件之一就是你可以很容易获得他们家族的很多信息。”

    曲嫣“呵呵”笑了下,她神色中也没有什么讽刺的味道,反倒有些五味陈杂:“这不算什么,我们那个年代还没有网络,我第一次跟道林来这座宅子前,买了好多旧报纸,做了一大本他们家的剪报,生怕自己出了什么差错。”

    她说到肃家,用的还是“他们家”,这种微小的遣词造句最能反映出人的潜意识,林眉听着只是笑了笑。

    曲嫣接着看着她,露出深思的神情,试探地问:“我可以不向任何人透露从小然房间里听来的那些话……但你们也需要向我解释下,小然是在协助警方办案?是长期的还是暂时的?我听他跟那个警官很熟悉的样子。”

    林眉权衡了一下,觉得反正她听到了,如果在自己这里得不到答案,谁知道她闹到肃修然那里去以后,还会弄出来什么幺蛾子,索性就斟酌了一下词句说了:“修然确实在协助警方办案,可以说是长期的,并且有一段时间了。具体的你可以去问下肃修言,他也是知道的。”

    她毫无压力地就把担子推到了肃修言身上,反正他会跟曲嫣撒娇又得宠,曲嫣再怎么样也不舍得说他的。

    曲嫣没有料到肃修言也有事会瞒着她,目光黯然了片刻,接着开口时,柔媚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涩然:“小然这个孩子,从小就太像他的爸爸,我没办法为他做些什么,反倒是他常常要看起来对我们好的事情……”

    林眉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于是呢?您把对丈夫的反抗和反感发泄到修然身上了?并且还觉得自己做的没有什么不对?”

    曲嫣看着她微微愣了下,辩解说:“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骂过修然的,除了今天……今天实在是,我冲动了,我以为他又要一走八年,到时候连人都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

    林眉冷笑了声:“首先,修然不是失踪人口,他有固定的住址,要找到他不过是几百公里的事情。其次,并不是不打不骂就能够自豪的宣称自己是个好家长。”

    这次曲嫣又沉默了一阵子,她过了一会儿才开口:“你并不尊重我。”

    她有此觉悟,林眉也只能承认:“我努力过。”

    曲嫣的思路果然是常人不能理解的,她听完后反倒冷笑了一声:“我就知道他找的女人不会合我的心意。”

    林眉简直服了她了,只能说:“如果我对你毕恭毕敬、拍马溜须,能让你对修然好一点的话,相信我,我一定会做的。”

    她说着站起身摇了摇头,满是遗憾地看着曲嫣:“但是很可惜,我还是觉得对你这样自我意识过剩,凡事从自己感受出发的人来说,再多的忍让和包容都是白费力气。”

    她最后还加了一句狠的:“一个人受尊敬的程度,跟她自身的德行有很大关系,与其怪我不尊重你,不如想想你自己是否配得起我的尊重。”

    眼看曲嫣又要断章取义地抓住“配得起”这个点来发作,她干脆毫不留情地转身走了——还是那句话,如果肃修然不好意思或者舍不得敲打曲嫣,那么她很乐意代劳。

    在走廊里耽搁了一阵,又回到房间里时,肃修然已经闭目休养完毕,又打开了电脑。

    林眉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搂住他的腰,蹭了蹭他的肩膀才说:“还是再睡一会儿吧,烧还没退呢。”

    肃修然的身体还是有些无力,顺势依靠在她身上,笑了笑说:“总睡也不会好得很快,没事我头已经不那么晕了。”

    按照他话里的意思,就是没有晕倒昏天暗地,或者直接失去意识,就都还算挺好,不需要刻意去休息。

    林眉真是给他打败了,不得不说,在神逻辑这方面,他还真的有遗传到曲嫣的特质。

    她不敢说自己刚在外面把他妈妈给骂了一顿,只能抬头在他脸颊上轻吻:“还没认识我的那些年你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啊,我真心疼!”

    她这句话说的半是调侃半是认真,肃修然听完就笑了:“当然是勤加修炼,努力提升防御值。”

    林眉听完一时半会儿还没觉得有什么,过了一阵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什么叫努力提升防御值……你的意思认识我之后需要比之前更多的防御值?”

    肃修然挖了个坑看她跳下去,身心颇为愉悦,轻声就笑了起来:“阅读理解可得十分。”

    他们闹了一阵,肃修然又看了几遍那些资料,他记忆力惊人,其实在第一遍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记了下来,现在翻看,只不过是帮助大脑疏离脉络,并且找出容易被忽视的细节。

    他高烧还没退,过了一阵后精神又差起来,胃里也闷痛恶心又有干呕的迹象,林眉连忙又强迫他躺下休息。

    到了晚上他还是不能进食,林眉也没心思下楼跟曲嫣和肃修言以及肃道闲一家一起吃饭,就打电话给楼下说自己也不下去。

    没想到过了一阵,肃修言就亲自端着晚餐给他们送了上来,里面还有一碗用盖碗闷着的橘皮生姜粳米粥。

    把餐盘放下,肃修言的神色颇有些幸灾乐祸,也不避开肃修然:“听说你下午气着妈妈了,她晚上都不下去吃饭了。”

    林眉轻哼了一声:“本姑娘口才略好,三观略正,不谢。”

    肃修言微耸了下肩膀,很自然的吐露了心声:“我跟老大关系不好,她是掺和个什么劲,这是我跟老大的问题,她最好还是别多事,越弄越复杂,真是的。”

    肃修言那样子,看起来曲嫣吃瘪挨骂他还挺开心的,不得不说太宠着孩子就是不好,看都惯成啥样了。

    相比肃修言堂而皇之的抱怨,肃修然就细心多了,抽空问:“妈妈不下楼吃饭,晚餐也送过去了吗?”

    肃修言哈哈笑了起来:“那当然,不过是二叔家那个小丫头片子送的,谁让她心里不喜欢那小丫头,还得装慈爱……那小丫头干起活儿来毛手毛脚,不打几个碗算很好了。”

    林眉怒其不争地看着半坐在床上还苍白着脸的肃修然:“你知道你跟你妈妈像什么吗?”

    肃修然还真猜不到她的奇思妙想,打开那碗梗米粥放到自己面前,边笑问:“像什么?”

    林眉摇着头:“白雪公主和她的狠毒后母……小心别入戏太深啊。”

    肃修言站在一旁毫不给面子地放声大笑,笑完了才扔下一句:“对了粥是妈妈特地吩咐厨房煮的,难得她还知道你是胃寒不是胃热。”

    这点不管是肃修然和林眉都没预料到,都微愣了一下。

    肃修言满不在乎地说:“没什么奇怪的,实话跟你们讲妈妈就这种个性,要强的哦,骂得越狠越是要努力做好了给你们看……所以我说老大这么多年,完全是找错了方向。”

    林眉神色复杂地看着肃修言,顿时有些无言以对:你就这么教人□□你的亲生妈妈,真的好么少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