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77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7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一整天下来,到了晚上的时候,肃修然的体温总算控制住了,他难得不再去看那些资料,闲下来闭着眼睛休息。

    林眉也凑到床上抱着他的身体,然后调整了角度,让他的头靠在自己怀里。

    她这种姿势展现了过多的保护欲和献身精神,肃修然倒也顺从地歪在她怀中,还给自己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而后才笑了笑开口:“小眉,你很担心我?”

    林眉轻哼了声,对他会提出这种问题表示嗤之以鼻:“当然担心啊!心都快要碎掉了!”

    这个修辞太夸张,肃修然不由轻笑了起来,睁开眼睛侧头看她:“这么看起来我真是罪孽深重,害你这么担心。”

    林眉已经懒得去跟他掰扯里面的逻辑啊什么的,低头就吻住了他的薄唇,并且吻了好一阵才放开,还恋恋不舍地用鼻尖在他的鼻尖上蹭了几下,才开口说:“你一定不知道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苦,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折磨。”

    肃修然沉默了一阵子,才笑了笑温声对她说:“我是个写作者,我可以代入想象。”

    林眉也歪歪头想了一阵子,然后才说:“不行,我回忆了下,你之前的所有书里,被虐的都是男主角,女主角都好好的。”

    肃修然淡应了声:“我代入女主角。”

    林眉突然想到之前他的身份刚被曝光时,网友评论的那句“作者代入的一定是女主角”,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触碰到了某些不可言说的真相。

    她想着顿时不干了,抱着他说:“你把男主角写的都太让人心疼了好吗?而且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

    肃修然是真的有些失语了,隔了好一阵才用明显忍着笑的声音说:“那些变态跟踪狂和杀人犯……难道也会让人心疼?他们如果有好结果才不对吧?”

    林眉也一时语塞,她在认识肃修然,爱上肃修然之前,看苏修的书,都是纯粹从推理迷的角度去看的,赞叹最多的,是扎实优美的语言功底、鬼斧神工的切入角度,当然最重要的是严丝合缝的逻辑推理,简直是强迫症的福音,处女座的救星。

    结果现在她回头再去看那些书,或者干脆就是回忆那些细节,反正她也差不多都快会背了——发现自己竟然非常同情那些可以说十恶不赦,但却每个都因诸多理由走上犯罪的男主角。

    她知道自己是把对肃修然的爱投射到了他笔下的那些角色中,所以哪怕那些不可赦免的罪恶,她都不愿再相信。

    反倒是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说:虽然这个人这么坏,可那是修然写的,如果这个人是修然本人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坏的,修然很善良正直的!

    想到这里,她深深为自己的三观默哀了一下,又把肃修然抱紧了点,还把下巴放在他肩上:“你一定想象不到我有多爱你,爱到希望所有细枝末节的现实和虚幻中,你都能得到圆满的幸福。”

    从业多年的文学编辑还是有一定职业素养的,说起情话来也一点都不比专业的肃修然差。

    肃修然不由温和地笑了,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谢谢你,小眉,我也如此爱你。”

    他还真是深谙四两拨千斤的真谛,就这么轻飘飘一句话,就将原话奉还了,可林眉想了下,还是觉得感动,安静地趴在他的肩上不再出声了。

    他们就这么静静地依偎在一起躺了一阵,然后肃修然抬手指了指自己床对面墙壁上挂着的一幅油画,开口说:“小眉,你去拿开那幅画,后面有一个密码箱。”

    林眉这样好奇心旺盛的人,当然立刻就来了兴致,开心地跑下床:“你还藏了一个密码箱!里面是什么?”

    肃修然料到了她的反应,不由笑:“那是每个主卧的标准配置,修言房间里也有的,妈妈和修言都知道这个密码箱。当年走得太急,我没能拿走箱子里的东西,不过从我卧室保管的完好程度来看,这些年应该也没有人动过那里。”

    和公司有关的资料等等,肃修然全都放在了公司的密码箱,当年早就毫无保留的移交给了母亲和弟弟,那个密码箱的安全系数也更高。

    肃宅各个主卧的密码箱还是多年前修建宅子时统一装上的老式机械密码箱,工艺不算先进,本身也不是安全系数特别高的配置,肃家的人多半用来放一些自己不想给别人看到的私人物品。

    他走了那么多年,不管是曲嫣还是肃修言,肯定都没有无聊到来打开这个他私人的密码箱。

    林眉跑过去将油画挪开,肃修然报出了一串密码,林眉小心地转动着密码盘,当密码拨完,箱子就悄然打开。

    密码箱的防尘和防潮度很高,即使八年没有打开,黑色丝绒的内衬也还是如当年一般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仿佛这八年的时光对它而言是凝固的。

    而里面安静放着的,只有两本蒙着棕色牛皮的笔记本,肃修然说:“都拿过来吧。”

    林眉小心地用双手取出来,发现虽然封皮很类似,但材质还是有区别的,一本是普通的适于书写的纸质,另一本则是单页厚实坚硬许多的相册本。

    她把两个本子都捧到床上递给肃修然后,他随手翻开,发现她的猜测是对的,这两本,一本可以说是肃修然的日记,另一本则是他的相册。

    和那种家庭相册不同的是,这个相册显然是肃修然自己整理出来的,每页照片旁的白纸上,还被他写上了注释,以及一段短短的感想。

    林眉在看了一遍后,突然觉得有些心酸:即使是这种私藏的个人相册,依旧几乎没有他自己的单人照或者风景照,满满几十页,当年的肃修然在心底里默默珍藏的珍贵瞬间,全都是和爸爸妈妈弟弟在一起时的照片。

    无论曲嫣和肃修言怎么看待肃修然和那些往事,起码对于肃修然来说,那时家人就是他的全部。

    她想着,不愿引起肃修然难过,就低头胡乱找了张说:“这是什么时候做的相册啊,你那时候字就这么漂亮了。”

    肃修然写了一笔好字,苏修多年来从不露面只有音频流出来,签名书倒是做了不少,“苏修”那两个字被他写得极为儒雅蕴藉,文采风流。

    肃修然则一边翻着自己当年的日记,一边回答:“十六岁那年开始做的,后来陆陆续续加了点,我小时候就被逼着练过书法,笔迹很早就成型了。”

    林眉见他看得专注,自己也就凑过去问:“你在看什么?在找当年写的那些不能见人的东东,然后撕下来毁尸灭迹?”

    肃修然勾起了唇,笑着摊开给她看:“你可以找一找。”

    大多数人小时候的日记,多多少少都有些见不得人的,小学还好,无非就是流水账一点幼稚一点,特别中学时代中二期里写的那些,后来自己再看简直天雷滚滚,恨不得涂黑抹掉烧成灰。

    肃修然的日记就……林眉心想大神果然是大神,这篇看日期应该是他学生时代的日记,手写体漂亮整齐,内容也无可挑剔——竟赫然是读书笔记,写了他当天看完的一本书的短评,短短两三句话点评的非常到位精辟,辛辣客观,还神奇的没有丝毫卖弄之嫌。

    林眉默然了一阵,职业病瞬间就犯了:“如果一本都是这样的话,不然我来整理下,我们出个苏修点评集或者苏修散文集……”

    肃修然颇为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我的日记不会给第三个人看。”

    林眉“哦”了声,有一点企划不成的挫败感,更多的却是莫名其妙的自豪感:我是世界唯二的那个人!

    肃修然看她满脸飘忽的想法,也知道跟她多说无益了,笑着摇头:“拿这两个本子出来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是本子里有个东西我要给你……”

    也许是福至心灵吧,也许是第六感,林眉突然异想天开地笑了起来:“不会是求婚戒指吧,不要告诉我你八年前就未卜先知地在日记本里塞了一个戒指,等到八年后终于才带着你的求婚过来……”

    她得意地笑着发挥想象,话音未落,肃修然已经翻到了自己想找的那一页,微微泛了些黄的纸面上,那些挺拔优美的字迹中间,赫然躺着一个造型纤细精致的银色戒指。

    肃修然唇边勾着一抹笑容,拿起那枚戒指,然后他就轻拉过她的手,将它套入了她的食指上。

    戒指确实是经常会被用来求婚用的铂金钻戒,样式非常秀雅,钻石也并不大,和肃家显赫的家世并不十分相配。

    替她戴上后,肃修然握着她的手端详了一下,还有些遗憾地说:“圈口果然还是大了点。”

    从看到戒指的那一刻,林眉就有些发愣,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开口:“这戒指是你昨天塞进去的吧……”

    说完她就知道自己犯傻了,如果是昨天塞进去的,今天早上就算那么急着走,肃修然也一定要找个机会打开给她看了,而且戒指的圈口不会跟自己的手指不符。

    看到她失语的表情,肃修然就猜到了她的想法,就笑起来:“真的是我八年前买的。”

    他说完微顿了一下,当时是怎样的情况,他还记得的……那是他刚刚毕业,开始预备着接手父亲手里的工作。

    那时父亲还没有查出身患绝症,却也给了他许多压力,甚至暗示他要尽早决定肃家长媳的人选,言下之意,是最好从他指定的那些家族里选一个。

    他觉得无奈,也根本就对他说过的那些家族的千金小姐们毫无想法,可他却没有反对,甚至默认了父亲的想法——他是肃家的长子,婚姻大事本就身不由已,更何况那时他并没有什么钟情的人选,不如遵照家里的意思,找一个条件合适彼此能容忍的女性共度余生,也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心里终究还是无奈的,所以那天他下班回家时,恰巧路过一家品味格调看起来都还不错的珠宝店,就干脆停车走了进去,选了一枚女式戒指,因为当时心里并没有人选,戒指圈口也是随便选了个适中的。

    想想那时他自己的想法,也带着些赌气般的无奈,和认命一样的东西:既然婚约对象无法完全由自己决定,那么订婚戒指好歹是他自己选的。

    因为抱着这种随意的想法,拿着戒指回家后,他就丢掉了包装精美的盒子,将戒指随手把玩,甚至塞到了日记本的夹层里。

    后来……后来就是父亲病重去世,到他离开这里,也没有时间再去写日记,慢慢淡忘了这件事。

    如果不是这次发烧在家里多住了一天,他也许都不会想起来,自己还曾经在当年的日记本里,留下了这么一枚戒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