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78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8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的指骨纤细,戒指她带是有些大了,不过她却手其他手指顶住那枚戒指仔细着看,越来越喜欢:“款式我好爱,我们去珠宝店改小一点!”

    肃修然笑了:“可惜戒指太细,内圈不好刻上我们的名字。”

    林眉抓住他的手说:“互相刻名字留在婚戒上用……”她说着又笑起来,低头去吻他,“修然,我好爱你。”

    肃修然看向她的目光中,已经遮不住温柔溢流,他笑着轻声说:“我也是。”

    林眉凑上去吻他,被他抬起手臂抱了个满怀,虽然这样,因为肃修然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再加上肃修言的房间就在他们房间的隔壁,最后他们还是忍住了,仅仅彼此抱着依偎在一起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肃修然还需要静养休息,也没有下楼活动,肃修言用过早餐就去公司开了个小型发布会。

    采访视频没多久就传到了网上,林眉正巧无聊在刷网页,就用平板电脑看了,看完她觉得略有那么些无语。

    采访中肃修言当然还是发挥了肃家的影帝功力,给出了当初给工厂工人的具体补偿办法和数字,表示自己公司的做法既不违法并且已经算是宽厚。

    然后就开始十分伤心的控诉了某些人的暴力行为,还有媒体不做调查就随便报道,炮制热点事件,给他们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短短一段发言,林眉数着,他前前后后,一共强调了三遍“我哥哥都生病了”。

    好吧,肃修然的确是生病了,不过他不是幸灾乐祸更多一些么?怎么摇身一变脸,就成了心疼哥哥的好弟弟。

    林眉有些黑线地往下看了下评论,发现群众的关注点赫然已经歪了,其中一个被顶的很高的评论就这么说:看完这个视频,我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我哥哥都生病了。

    下面还有接着评论的:你们别欺负哥哥了好吗?没看到二美人都快哭了,哦,兄控的二美人,我觉得心脏快化了,谁来扶我一把!

    然后一群人旁若无人的在一个新闻事件的视频下讨论为什么自从肃修然公开露面后,“肃大美人”的称号就易主了,肃修言变成了“肃二美人”,还有关于兄弟cp的萌度,以及到底应该谁上谁下的问题。

    诚然林眉也是一个混微博混论坛的老手,这段时间她也偷偷摸摸看过肃家兄弟的cp文——在网络上各种隐秘的角落里,这个cp已经很是涌现了一批同人文,并且有几篇人气足质量好的已经开始考虑出同人志了。

    不过她一想到这些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是肃修然和肃修言,就觉得有点崩溃……她宁愿看十万字的肃修然如何痛骂肃修言,这才是真鬼畜!

    她正看着,没防备肃修然也侧身过来看,手忙脚乱下她没能把页面关掉,然后肃修然就看到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评论。

    他阅读速度和理解能力都是一流,一眼扫上去,居然已经看了七七八八而且看懂了,挑了挑长眉说:“看来我形象塑造不错,大家都以为我是弱势一方。”

    他这个神总结……还挺精辟的,无论是就新闻事件本身,还是关于他和肃修言谁上谁下的问题,他明显都是受同情比较多的那一个。

    林眉无语了一阵,就有些纠结地转头看他:“你不在意别人认为你和你弟弟……”

    对此问题,肃修然相当大度,笑了笑说:“大众无非是消费我和修言的脸而已,只要不影响到我们的真实生活,爱怎么写怎么写吧,创作自由。”

    好吧,他抓住了真谛……就是看脸,如果他和肃修言长得普通一点,谁爱管他们兄弟感情到底好不好。

    林眉钦佩他豁达的态度之余,发现了一个问题:“等等,你是怎么从评论里就看出来有人用你们俩为原型写小说的!”

    肃修然长眉一挑,笑而不语……不是从评论里看出来的,那就是他自己可能已经亲自光顾过某些论坛。

    林眉惊叫了一声,就扑过去强吻他,一边还抽空说:“别去看那些,看多了万一你真的被教坏了!”

    肃修然忍住笑配合她,一边轻吻她的唇,一边说:“所以你最好提醒我一次,像现在这样提醒……”

    不知道是不是怕再把肃修然气病了,曲嫣倒是再没出现过,就是像肃修言说的那样,卯着劲儿表现。

    肃修然一直在卧室里活动就餐,厨房每一次送上来的食物都是经过精心准备的,甚至还有药膳,送上来的人也每次都强调一句,说是每一道食物都是太太亲自嘱咐的。

    看起来曲嫣应该是做了许多调查,可能还亲自跟医生交流过肃修然应该怎么保养。

    只是这样的表现,怎么说吧,用力很猛,却并不在点子上……林眉深信这些看起来花哨精致的餐点,怎么都不会有一碗母亲下厨做的热汤面更让人暖心,也不会比一句真心的关怀絮叨更加温暖。

    果然肃修然只是淡淡地对待曲嫣的这种示好,到第二天晚上时,他又勉强喝了半碗药膳,就笑着对林眉感慨:“这么苦的粥简直要命,我好想喝你做的糖水。”

    他这么挑嘴,又爱吃甜食,身为母亲的曲嫣竟然都不知道他对食物的偏好,两天下来,她嘱咐厨房送上来的,几乎没有肃修然偏爱的那些,只是调理胃病的各种功能性食物。

    林眉只能捧住他的脸,轻吻了他的唇角一下作为奖励:“忍一忍,等身体好点再放肆吧。”

    肃修然只能认命地轻叹口气,转而想要曲线救国:“你悄悄去厨房跟做面点的陈师傅说下吧,就说我想吃他做的南瓜饼。”

    看着他都有些闪闪发亮的眼睛,林眉就知道陈师傅的南瓜饼应该是他心念惦记的东西,就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好吧。”

    出乎林眉的预料,当她顺着清洁工的指点,找到宅子后面家政人员集体住的小楼时,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白白胖胖的面点陈师傅当即就笑呵呵地点头:“我就知道小少爷还惦记着南瓜饼呢,我昨天就做了一笼,结果太太没让送。”

    相比较曲嫣的冷漠,在肃家做了多年的家政们,倒是对肃修然很热情,还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大叔大婶,趁着这个空档,抓住她东问西问,问“小少爷”这几年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吃穿住行有没有人照顾。

    他们甚至还跟林眉分享了一些肃修然小时候的趣事,比如他从小就挑食却不爱说,碰到不喜欢吃的就苦着脸推说不饿,结果饿到肚子疼。

    比如他喜欢园艺,却不敢轻易自己动手弄脏衣服被父母骂,就老是找机会跟在园艺师屁股后面问来问去,顺便过眼瘾。

    还有他十岁以后,就每到逢年过节就悄悄给家里所有人派红包,用的是他自己的积蓄,他管这个叫“合理补助”,并且不让他们告诉父母,以免父母说他乱派钱。

    在这些人的描绘里,一个童年和少年时代的肃修然才鲜活地出现了,他虽然少年老成,却还是有童心未泯的时候,不但没有富家子弟的骄纵,反而温柔体贴,对每个人都尊重慷慨。

    说到后面,那些大叔大婶还带着期盼的问:“小少爷以后会不会常回来?大家都挺想他的,盼着多见他几面。”

    看着这些长辈殷切的目光,林眉鼻尖有些发酸,只能自作主张地说:“有机会一定会的,修然也很想你们。”

    等她回了卧室,肃修然看她眼眶有些发红,就愣了下笑笑说:“你去了这么久,是不是跟陈师傅他们聊天了。”

    林眉点点头,走过去搂住他的腰说:“我发现你人缘还挺好的。”

    肃修然不由笑:“在一起生活久了的就是家人。”

    说到底这座宅子里,不仅到处都充斥着他成长的回忆,也还有关心爱护他的人,当初义无反顾地远走他乡时,他心中不可能没有眷恋。

    只是那些眷恋和留下的理由,已经被他那时在世上最亲近的母亲和弟弟给亲手斩断了。

    林眉还是心疼他,捧起他的脸来轻吻了吻:“没关系,你现在有我。”

    他们在s市逗留的两天,b市的警方顺着新的方向和线索,已经找到了案件的突破点。

    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把身为警员的孙冉作为目标,所以嫌疑犯在和她交往的过程中,还是留下了许多线索。

    比如孙冉的信用卡记录,通话记录等等,都留有一些痕迹,只是像第一次犯案一样,嫌疑犯带走了孙冉的手机和个人电脑,于是警方也就不能通过这两个工具来查找线索。

    说起来嫌疑犯还是深知电子产品的特性的,不管删除如何彻底的硬盘和信息储存工具,都还是可以恢复一部分数据的,将数据永远毁灭的方法,还是如捣毁或者烧毁它们的物理方法最简单粗暴,也最有用。

    嫌疑犯如此谨慎,他带走的手机和电脑,说不定早就被他销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