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79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9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肃修然在s市毕竟不便多留,两天后他烧退了,就计划着即刻回去。

    在回去之前,林眉终于见到了肃修然心心念念的南瓜饼,并非油炸的那种,而是用南瓜泥包了豆沙馅上笼蒸出来的,做得确实精致,味道也好。

    肃修然这两天胃口一直很差,也破例多吃了两个,如果不是怕他吃多了胃再不舒服,估计还得再多吃几个。

    林眉看他实在喜欢,就私下跑去问了陈师傅做法,并且做了笔记,准备回b市了也尝试着给他做。

    在他们来到s市的第五天,也终于能离开这座老宅,机票还是早晨的,肃修言也亲自出来送,一切都跟三天前的早上很像。

    站在肃家的门厅前和肃修言告别,林眉开玩笑般的说了句:“你妈妈不会再突然出来了吧?”

    她说起来也是开玩笑的,肃修然在宅子里住的这几天本来就是养病,没在房间外多活动,而曲嫣也就从来没来探望过他,三天来两个人都在一个宅子里,竟然连一次碰面都没有。

    现在他又要走了,跟曲嫣的上一次见面,还是三天前曲嫣打了他一巴掌那次。

    她话音才刚落,门里真的就走出了装扮一新的曲嫣,她应该也听到了林眉的那句话,神色有些不好,却还是端着优雅的架子,点了点头说:“路上当心,闲暇时可多回家来看看。”

    肃修然微微笑了笑,也还是很礼貌恭顺的样子,却并没有答应她这个要求,只是轻声说:“妈妈保重身体。”

    这次他们顺利地上车离开,直到快要转过弯去,还能看到肃修言和曲嫣都在门厅外站着目送。

    林眉回头看了看他们的声音,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再过几天就是母亲节了……”

    肃修然点了点头:“我记得。”

    特定的节日总会让人泛起些感性的情绪,想到这里,林眉对曲嫣又有了些同情,开口说:“你不会真的不打算再回来了吧?”

    肃修然一愣,随即也笑了笑,他的笑容还是温和的,却多了些其他意味:“那怎么可能,终究是亲人……”他说着,又微顿了下,“只不过频率较多的回来,我可能做不到。”

    他还是这种性格,不轻易许诺,但凡许诺的却都会尽力做到,他没办法答应曲嫣“多回家看看”的要求,索性就避而不谈。

    对于他这种沉默所代表的含义,曲嫣心里也应该是清楚的。

    仿佛为了弥补上次未能成行的损失,这次旅途异常顺利,航班准时升空准时到达,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就又回到了b市的天空下。

    肃修然在机场里安排好了接机的人员,很快就将他们送回了别墅。

    然而既然回来了,肃修然就没再打算休息,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他们只在家逗留了不到两个小时,吃了简单的午饭,就开车去了分局。

    早在回来之前,肃修然已经事先和张衍打了招呼,说明今天下午他们会过去。

    下午他们到了后,就看到满警局的人都行色匆匆,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和紧张,办公室里的人不但没多,反而少了许多。

    张衍见到他们,把他们往办公室里领,有些无奈地说:“现在几乎所有能出外勤的都出去了。”

    的确是连于其真都不在了,看张衍的样子,几分钟内电话不断,想必留在警局的人工作量也很大。

    案情这几天肃修然和张衍一直有在沟通,在孙冉那里找到突破口后,接下来的进展虽然说还是很艰难,但已经不是茫然无头绪了。

    毕竟不管网络中的信息删除得再干净,既然嫌疑犯曾经和孙冉保持过一阵子比较亲密的关系,现实中总还是会留下一些目击证人和蛛丝马迹的。

    前两天他们在孙冉的公寓附近排查,已经得到了一些线索,有几个附近居民表示见过孙冉和一个青年男子一起出入。

    后来又筛选了许多附近路口的监控录像,终于找到了孙冉和一个白衣男子两三次共同出现的画面。

    虽然因为那个白衣男子一直有意识地低着头,没能拍摄到他脸部的清晰正面照片,但也还是能通过他的身高体型,再结合附近居民的回忆,还原出了大概的素描图。

    有了素描图,警方立刻就在系统内发布了通缉,现在外勤人员增多,一来是为了社会治安考虑,二来也是为了加紧排查,尽快把这个很有可能再次犯案的嫌疑人抓获。

    张衍太忙碌,肃修然到了分局后并没有麻烦他,而是自己去证据室和停尸房将那些他已经看过很多遍的证物都又查看了一遍。

    林眉看他神色凝重,也只陪他又看了一遍,并没有说话。

    没想到肃修然微抿着薄唇,思考了一阵后就抬头看她:“小眉,你怎么看?”

    林眉的关注点都在嫌疑人已经近在咫尺,却偏偏又没能归案上,于是就盯着那幅警方发布的嫌疑人素描图说:“这样的人虽然没有明显特征,但也应该,毕竟他有些引人瞩目吧……还有点……”

    从前两天她看到那张素描图的时候,心里就有点奇怪的感觉,只不过却一直没敢说。

    肃修然微微一笑,替她把话说了下去:“还有点像我对吗?”

    林眉“呃”了一声,不管是监控里拍到的画面,还是素描复原图里,那个白衣的嫌疑犯确实有些像肃修然,怎么说吧,不管是身高还是脸,都有那么些相似。

    这点不止是她,张衍和分局的人肯定也都注意到了,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有直接在他面前说破而已。

    肃修然本就消瘦高挑,五官也俊美,这样的人就算没有脸上有颗大麻子啊缺了半颗门牙啊这种特别容易辨认的特征,也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其他人多看几眼的。

    如果嫌疑犯果真和肃修然有些相似,那么在人群中把他辨认出来的难度并不是很高——前提是他在警员的视线范围内活动过。

    如果他躲得很好,或者做了变装,那自然另当别论。

    肃修然的神情里多了些很复杂的东西,然后他开口说:“或许其他人不知道……孙冉应该曾经对我表示过好感。”

    林眉倒不是很意外,他相貌出众,性格又温和,这样的男人受欢迎也是很正常的。

    肃修然说到这里,还接着解释说:“那是一年多前了,我还没有认识你。我在警局里和孙冉做过一点接触,而后我再来警局时她递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了她的私人联系方式,还有几句话,大意是问我介不介意和她私下见面。”

    林眉听到这里,就点头说:“身为一个女性,我可以回答你,这肯定是表达好感了,一个姑娘家如果不喜欢你,不想跟你发展点什么,她是绝对不想跟你私下单独见面的。”

    她当然不会去吃这么莫名其妙的一段飞醋,说话的语气也很正常。

    肃修然看她没什么过激反应,就接着说下去:“所以我判断……假如有一个外形和我很相似的人出现在她面前,或许会得到她额外的好感和信任。”

    这还真的是,孙冉身为一个收过专业训练的警员,比一般女性的警惕性和安全意识都要高很多,她能够在特殊时间里,还允许某个人单独到自己家里做客,那必定是信任他的。

    只是这种信任,却有可能是从肃修然身上移情过去了一部分。

    他说到这里,目光中又抑制不住地流露出了那种淡淡的悲悯,林眉灵机一动,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当他听到孙冉是新的受害人时,情绪起伏会那么明显了。

    毕竟她是一个曾经对他表示过好感的人,而且她的遇害也和她那种对他朦胧的感情有一定的关系。

    林眉想着,就忙抬手握住了他有些发凉的手,目光相接,他们虽然都没有说什么,却都从对方的眼中找到了默契。

    肃修然也对她笑了笑:“还有一点,长得和我相似,并非那么容易。”

    长到他这种水准的相貌,当然必定是不容易的,不过他却说的这么斩钉截铁,肃修然接着对她解释:“虽然不算明显,不过我母亲有四分之一的日耳曼血统……”

    林眉听着恍然大悟:“原来你也知道自己长得好,跟普通大众有一定的本质性区别。”

    证物室里就他们两个人,说话可以随意一些,肃修然只能无奈地说:“小眉,我只是陈述事实。”

    林眉和他已经恋爱了这么久,当然也发现他的眉骨和鼻梁长得很出挑,就是特别秀气,山根高度,还有眼窝深度也和标准的亚洲人长相有微妙差别。

    如果仔细观察下肃修言和曲嫣,也会发现这种遗传的迹象,他们一家人都属于眉眼特别出色的类型。

    当然曲嫣也只有四分之一的血统,到肃修然这一代已经稀释得很厉害,包括瞳色肤色和发色在内的其他特征,都和黄种人没有差别,所以他自己不说的时候,很难被别人看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