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85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5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渐渐从新婚后还算和睦的状态,到了每天见面,一起吃饭、一起回房间躺下睡觉,却连对话都寥寥无几的地步?

    哦,还有工作……隆重的婚礼后,她变成了肃太太,自然就不好在公司里继续工作,和婆婆一起全职在家里做太太。

    她不得不说,当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孩子来分去她的精力和体力的时候,这种在豪宅里无所事事地生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无趣。

    每天除了健身、瑜伽,保养皮肤脸和头发……完全找不到其他有意义的事情来做。

    实在烦闷的时候,她还会想念当初在神越做广告文案时候的日子,当然那些工作经历也有许多不愉快。

    可那个时候,她至少有一个明确的升职加薪的目标,有一帮并不算特别交心但还可以在繁忙的工作后一起坐下来喝杯咖啡聊天的同事和朋友。

    那些并不是很美好,甚至有些一地鸡毛,就是普通的,被所有人拥有的白领生活,可她后来居然羡慕那样的人和生活。

    她出身在中产家庭,自小生活并不贫瘠,本来就没有太多对于物质的*,她也厌烦曲嫣想要带她融入的所谓“上流社交圈”,终于在日复一日乏味单调的生活中,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困在华美笼子里的金丝雀,生存的意义狭窄到可怕。

    这种对现实的不满意和厌倦也影响了她对肃修然的感觉吧,他们的交流一天比一天更少,甚至在节日和一些特殊的纪念日里,也只不过是互赠礼物,说一些很惯例的话。

    当然还是有*的,和肃修然在一起后,林眉就知道他的身体对自己有吸引力,自己的大概也对他有。

    所以哪怕感情日益淡薄,他们还是能够保持一个夫妻间比较和谐的*频率,这点直到他们临近离婚前都没有改变。

    他们婚姻的长度,林眉后来算了一下,竟然有三年,这样淡而无味,弃之也毫不可惜的婚姻竟然能持续三年,不得不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对于是否结束这种让人窒息的压抑生活,她有过犹豫的,毕竟除去关系冷淡外,肃修然并没有犯诸如出轨之类无法容忍的错误,而且她和曲嫣以及肃修言的关系都还算不错。

    但最终当他们终于连续好几天彼此没有说过一句除了必要之外的话后,她还是下定了决心……也许曾经有过感情的痕迹,或许比从没有过还难以维持淡如白水的婚姻吧。

    对他曾经的悸动还仍然记得,却再也无法从他身上找回,也是另一种折磨。

    林眉选择在一个清晨对他说出那句“我觉得我们应该离婚”,她并不是直接表示我们是否该考虑下离婚,因为那样说显然她觉得这个婚姻还有修复的可能,离婚只是其中一个选择。

    而这句话,则代表她已经有过许多深思熟虑的考量,最终的结论却是:我们应该离婚。

    她相信肃修然这样聪明的人,会明白她的意思,果然他只是微微沉默了片刻,就抬起头微微笑了,一如既往的温和却又无情:“好。”

    她看到他的手指在胸口的位置轻按了按,接着又移开来,想问下他是否不舒服,却想了下就又作罢了。

    肃修然的身体不是很好,然而可笑的是究竟不好的什么程度,连她这个妻子都不知道。

    这三年来他工作太过繁忙时,偶尔会生病发烧,她开始是也尽力关心,可他就像不喜欢被她关怀一样,每次都表示没什么,然后千篇一律地安抚她说很快就好。

    她不知道那是怕她担心的意思,还是不希望自己触碰到他的*……总归他每次联系医生,哪怕就医,也都要尽量避开她。

    甚至有时候他和那位叫程昱的家庭医生讨论什么的时候,也会在看到她走近就不约而同地噤声。

    她明白对于神越这样的大企业来说,掌权者的身体状况是需要保密的,更何况哪怕不是为了公司考虑,只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患者的*也是接受法律保护的,哪怕伴侣也不例外。

    只是她还是无法避免产生那种被隔离在外的感觉,好像她即使身为他的妻子,每天和他生活在一起,也还是无法融入他的人生。

    总之,他们是进入离婚程序了,她也在那天早上就搬出了肃家的大宅,住进了自己在婚前置办的小公寓里。

    她承认自己对于即将开始的新生活有点迫不及待,也并不怎么留恋在肃家的感觉——至于肃修然,她有时会想起来他,却也只能想到他脸上数年如一日般的轻淡笑容,和总带着几分冷然的沉黑眼眸。

    她搬走后就开始陆陆续续的返回肃家整理自己的物品,当然都挑选的是肃修然不会在家的时间,避免见面了彼此尴尬。

    他们的卧室里属于她的物品越来越少,相信肃修然也不是没有察觉。

    她在家遇到肃修言和曲嫣的时候,也会跟他们聊几句,毕竟如果真的离婚完毕,和他们见面的机会也几乎就没有了。

    那天是她又回肃家的大宅去整理东西,这一次带走了最后一点物品,如果不出意外,她应该就必要再出现在这个宅子里了。

    想到这里她也不免有点感慨,正好肃修言在家,他们就坐下喝茶聊天,谈了许多以前会聊到的话题,无非是兴趣爱好之类的等等。

    然而当他们正聊得开心的时候,却都听到了门口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结婚三年,林眉还算记得肃修然特有的脚步声:沉稳、利落,和他的人一样,走在哪里似乎都带着冷冷的余韵。

    自从提出离婚后,林眉也再也没有见过他,这时就有些意外地站了起来。

    出乎她的预料,她还没有开口,就看到他轻抿了下薄唇,然后冷冷吐出了一句话语:“林小姐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第二次嫁入肃家,我不介意。”

    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并没有多明显的侮辱性词汇,暗含的意思却何其歹毒,她听着简直为之气结,她自问和肃修言从来没有任何暧昧,这种朋友一般的叔嫂关系竟然在他眼里也可以显得如此不堪。

    她气急了,就一股脑将这几年对他的看法倾诉了出来,她知道自己也许说了重话,然而气愤之下没有说出更加激烈的言辞,也已经是刻意压抑怒火了。

    她说完后就绷紧了身体等着他反驳回来,肃修然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这点在她进入神越工作后就知道了,他为人冷静严苛,却没有太多耐心浪费在他认为不值得的事情上,他在公司发火的时候往往不动声色,却有一种更加可怕的威压。

    一面绷紧了神经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火山喷发,她还不免悲哀地想,果然任何一对离婚的夫妻都需要一场淋漓尽致又狗血的大吵大闹,不知道肃修然有没有潜在的暴力因子,会不会对女人动手。

    可是她却没有等到预想中的一切,她一直紧盯着肃修然的身体,为防他突然冲过来对自己动手,却看到他在后退了一步之后,又后退了一些,然后就抬起手撑住了身侧的廊柱。

    事情太突然,她和肃修言都没能做出反应,他们就有些呆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他手中的公文包滑落在地上,接着就是他无力的身躯。

    直到他半靠着廊柱倒在地板上,他们才慌乱地一起跑过去。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脸色苍白到异样,似乎在他刚走进来时就是这样,她只听到他薄唇中说出的冰冷话语,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唇色淡白到极致,现在更是泛起了青紫。

    他的五指紧紧扣在胸口的位置,却并没有溢出任何"shen yin",好像如此忍耐痛苦对他来说已经是常事。

    慌乱中她看着他的样子,觉得自己也快要不能呼吸,想是不是她气到他了,如果早想到他心脏不好,她肯定不会和他吵架。

    他还有些意识,目光在扫过肃修言后,就留在了她身上,她以为会从中看到愤怒和谴责,毕竟是她气到了他,其实却并没有,他只是用一种她无法形容的目光看着她。

    接着他甚至微微弯了下已经青紫的唇角,她听到他轻声说:“抱歉。”

    那声音太小,小到她恍然地以为那只是她的错觉,但他却在说完那句话后就微微向后倾了下身体,悄然地合上了双目。

    她伸手揽住他无力滑到的身体,觉察到他已经开始下降的体温,听到肃修言在旁边命令别人叫救护车的声音,才有些茫然地想起来,他刚才看着她的那种目光,也许就是眷恋。

    明知必将失去却又无能为力,明知一眼过后或许就再也没有以后,明知必须放手却又无法割舍……那样辗转却又浓重的眷恋与绝望。

    不知不觉地,蹲坐在地上努力抱着他的身体维持一个姿势的林眉,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