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86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6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在警局跟于其真了解了情况之后,肃修然没再多逗留,就带着林眉从里面出来。

    今天他们俩只在市区晃悠,肃修然早上又有些不舒服,所以出门得时候,就是林眉开着她的小座驾出来的。

    他们上了车后,肃修然不吩咐她回家,而是让她沿着某条路走走看,他脸色有些苍白,抿着唇的样子像是有什么思虑,林眉也就没追问,而是按照他的指示开车。

    今天是工作日,错开早晚高峰路面上车不是很拥堵,他们就肃修然先是让她去了条主干道,然后又拐进了一条支道。

    绕了一大圈之后,他终于开口说,先回家吧,要到午饭时间了。

    讲真心话上午刚在垃圾场看过那些画面,林眉是有些吃不下的,她想着肃修然这么挑食有洁癖的人,难道丝毫不受影响?

    路不远,没多久两个人就又回到了别说,林眉有些纠结地站在冰箱面前说:“午饭不知道要做什么啊。”

    肃修然轻应了声:“没关系,我也吃不下。”

    不过他再挑食,有一样东西却是永远也吃不腻的,他说着就微微笑了笑侧头:“你可以做个糖水给我。”

    林眉不得不再次上下打量了下他修长的体型……好吧不仅无论怎么吃都不胖,而且她还总想努力给他增肥。

    注意到她的眼神,肃修然就对她温和笑了笑,也不再推辞和留下来帮忙,就说:“我先上楼休息一下。”

    他今天早上身体就不舒服,虽然看起来好些了,脸色却还是苍白,林眉本来就是担心的,看他这么主动积极去休息,还特地开心地扬扬手说:“乖,快去。”

    她这口气还真跟对春申君一样,肃修然看着她,却还是弯了唇笑,唇边溢出一声轻咳,先上楼去了。

    林眉做好了两人份的糖水端上楼去,就看到他半靠在书房的沙发上,面前的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

    林眉过去坐在他身边,他就自然地将头略微移动了下,靠在她肩头,有些自言自语地说:“真是头疼。”

    林眉猜他这句话是指*上的头疼,而非感觉案件棘手,就抬起手轻柔地在他太阳穴打圈,他果然微微舒展了蹙着的眉心,抬起眼冲她笑:“谢谢你,小眉。”

    他这样子,林眉不知为何就想起了平时高冷之极,却偶尔会蹭过来要求抚摸和顺毛的春申君,侧头在他脸颊上轻吻了下,她笑了笑说:“你舒服就好。”

    他们在耳鬓厮磨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却阴暗了起来,看样子不久就要有一场大雨,而且从早晨就开始酝酿的时长来看,这场雨会来势汹汹,还有可能绵延上几天。

    果然看她注意到天气,肃修然就勾了下唇说:“未来两三天以内,本市都有雨。”

    这样长时间的降雨,不同于或有或无的阵雨,因为形成的大气条件比较容易预测,大部分都会提前好几天乃至一周多就有天气预报。

    林眉只想到这里,就意识到:“难道说嫌疑犯选择这个时间碎尸丢弃,是因为马上快要下雨了?”

    b市地处北方,属于较为干旱的城市,城市的排水循环系统一直被诟病不够科学,前几年雨量太大的时候,也多次出现过全城被淹的惨状,那时候全城的大雨,低洼地区的道路上积水可以没过行人的头顶,甚至还因为大雨酿成过致人死亡的惨剧。

    在那种情况下,污水处理厂也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大量的水从地下排水系统直接冲入河道,乃至百公里外的海中。

    而现在正是夏初一年中雨量最大的时候,如果这具已经如此散碎的尸骨不是在今天早上就随着城市正常排水被送入污水处理厂中,又被发现,而是等到大雨突袭过后,那么很有可能已经早就被冲得无影无踪。

    肃修然看着就又漫不经心地开口:“这次天气预报又微妙误差了,在预报里今天凌晨就应该有大雨的。”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嫌疑犯的计划,当他把散碎的尸骨丢入下水道系统里时,很快就会有一场大雨替他冲走一切痕迹。

    可惜的人算总是不如天算,雨只晚了不到24个小时,尸骨就已经被警方发现了。

    肃修然说着又开口说:“今天我们看到的那个废水处理池,处理厂方面已经提供了线索,主要接收城区某部分的废水。就算地下管道错综复杂,也总还是有固定的流向。”

    林眉恍然他今天为什么要让自己开车去那片城区绕,跟了肃修然这么久,她也应该有这种洞察力的,只是一时还没有想到。

    肃修然一边说,一边就拿过了她煮好的糖水,这次是银耳莲子羹,用高压锅闷的糯糯软软,十分滋补。

    林眉看他吃了几口,就有些不满地张了张嘴,表示:“我呢?”

    肃修然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就笑着用勺子舀了吹凉送到她嘴里,笑着说:“是我不对,没有想到先人后己。”

    林眉轻哼了声,不是还在给他按摩额头占着手,她也不会主动求喂,说起来她觉得自己应该着手培养肃修然伺候女友的功力了,她都快把之前温柔体贴无微不至的大神养得跟春申君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

    即使她心里泛着嘀咕,肃修然服务起人来还是那么贴心,等她咽下一勺后就又吹凉送过去一次,勺子倾斜的角度和力道也拿捏得恰到好处,让她可以非常舒服地就着他的手吃东西。

    看着她略显满足的样子,他微垂长睫下的眼眸中就溢出柔和的笑意,微微停顿了一下,他就轻声开口说:“小眉,你会信任我吗?在任何情况下?”

    林眉舔舔唇角,认真思考了下,她生性谨慎,大部分时候在回答任何问题前都会先思考一下,面对肃修然,她思考过后的答案仍旧是:“会的,大约是无条件信任吧。”

    哪怕是这个回答并没有出乎肃修然的意料之外,他眼中的笑意也更大了些,仿佛欣悦安慰,都在一瞬。

    在她回答之后,他就将自己的电脑屏幕转过来,对她说:“小于已经在对照失踪人口了,但即使确认死者的身份,我们仍有许多事情要做。”

    这就是碎尸丢弃案,特别是这种尸骨碎片已经被严重破坏的案件最为棘手之处了。

    在凶杀案件中,尸体上的信息往往是指认罪犯,确定犯罪事实的关键证据,而在碎尸案中,因为尸体被刻意破坏得很厉害,能从中提取到的有效信息就很少。

    所以甚至会出现已经基本圈定了值得怀疑的嫌疑犯,却还是无法根据法律将其定罪的状况。

    但话又说回来,能够在杀人后淡定自若并周密辛勤地毁尸灭迹,即使在穷凶极恶的凶杀犯中,凶手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冷血程度也都是罕见的,这也是即使几乎所有罪犯都知道隐藏尸体的重要性,却很少有人能够完全做到的原因。

    林眉想着,就皱起眉来,觉得十分为难:“那么我们要做什么?”

    肃修然沉默了片刻,接着才开口说:“依照分局和张衍以及小于的工作能力,只要死者的身份明确,不出三天就会圈定主要嫌疑人,只是没有确实的证据,嫌疑人又不肯招供的话,案子就会胶着。” :(.*)☆\\/☆=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发现案情之处,就不是自己独自默默思考,而是将心中的想法分享出来,林眉点头表示理解。

    肃修然接着又说:“我认为在此嫌疑人之后会有一个‘教唆者’,我们可以通过找到这个‘教唆者’来攻破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如果幸运的话,也许还可以找到他们交流时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林眉注意到他用的时“交流”,而非交谈,联想到幕后‘教唆者’的很有可能就是林涵,以及他管用电脑网络等情况,林眉想他应当推论他们是通过网络建立联系的。

    肃修然一边说着,一边轻闭上了眼睛,他的思路很快,林眉跟上已经是吃力,她才刚接受他要做的事是什么,就听到他又开口说,语气里带着莫名的感慨和疲惫:“也许我早就不应该逃避了,哪怕藏在这些事背后的两个人……都是我不愿意触及的。”

    林眉这才真的愣住了,她一直以为捣鬼的人是林涵,那么找到林涵,或者引出这个神出鬼没的疯子,一切都会有所交代。

    但她却没想过,背后的会是两个人……哪两个?林涵或许算一个,剩下的一个是谁呢?她顿时一片茫然——肃修然的语气,却像是他早就猜到了剩下的那个人是谁,却直到此刻,才无奈地说出来。

    看到了她的疑惑和失态,肃修然却还是笑了笑,仍旧没有告诉她他怀疑另一个人是谁,他只是将手里的瓷碗放回桌面上,然后叹了口气说:“也许我该去医院住几天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