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89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9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他既然这么说,肃修然就笑了笑,然后对他说:“去把小眉叫进来吧,不用瞒着她。”

    肃修言微眯了眼睛:“那你刚才把让她出去是干什么?”

    肃修然微微一笑:“避免你又冲动起来动手,伤到她。”

    他说得很自然,肃修言自认对自己这个哥哥已经很了解了,也不免愕然:“也就是说你让林眉出去,是因为害怕我再捅你一刀?免得她在现场我失手弄伤她?”

    肃修然淡淡地点了下头:“所以我才选择在医院跟你摊牌,抢救起来方便,生存的概率也大很多。”

    肃修言惊愕无语了一阵子,就不想再跟他说话一样,转身去门外将林眉叫了进来。

    林眉还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就看到肃修言沉着脸,而肃修然的神色也郑重了许多,她还以为两兄弟又吵架了,毫不犹豫地就转头去训肃修言:“你又气你哥哥干什么?皮痒了不是?”

    肃修言只能不作回答,转身找个沙发自己坐下,他对林眉的态度并没有假装,几次交锋下来都没占到什么便宜,他对林眉奉行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则,能避就避。

    林眉看他态度很好,就轻哼了声,然后肃修然对她招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来,对肃修言说:“你可以把事情完整复述一遍,这样我们容易查找对策。”

    肃修言无奈,只能顶着林眉专注的目光,从他的角度将事情诉说了一遍。

    杜霖当然不是主动从神越集团辞职的,三年前他和神越集团的五年期合同满了之后,就受聘于肃修言本人,他精通电脑和网络骇客技术,算是肃修言的私人情报来源和商业间谍。

    至于肃修言为什么会和看不惯他的杜霖成为盟友,这又要从肃修然的“死而复生”谈起。

    五年前杜霖准备离开神越集团之前,用他的骇客技术在神越集团的内部网络里种下了病毒,这件事后来还是查到了他头上。

    然后肃修言找他做了一次长谈,而杜霖也在这时已经凭借自己的能力,查到了肃修然并未去世,他自认和肃修然情谊深厚,非常激动地指责肃修言篡位□□。

    肃修言遭遇了这种横加指责,就将当年肃修然“去世”的真相和自己同肃修然的矛盾来源和盘托出。

    肃修言说完就冷笑着表示:“我哥哥是一个天生冷血的人,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现在就让我妈妈打个电话给他,看他是否还记得你这个‘朋友’”。

    杜霖当然不信肃修然已经早就不记得自己,坚持要求他兑现。

    然后肃修言就当着他的面,用免提打了电话给曲嫣,让曲嫣打一个电话给肃修然并且把录音传给他。

    那通电话肃修然已经不是很记得了,最终录音传到肃修言的手机上,被他当场播放给杜霖听。

    录音里曲嫣先是跟肃修然寒暄了一下,就问他在神越和s市这边还有什么朋友和想托她照管的人没有?

    肃修然沉默了片刻就回答说:“没有。”

    听完了录音,当时杜霖沉默了许久,接着他就答应了肃修言的要求,成了受雇与他私人的骇客,他被肃修言安排住在s市郊区的一栋小别墅里,每个月肃修言都会往他的账户上打上一笔为数不少的佣金。

    然后就是到了今年初,肃修然认识了林眉,并和她开始了一段恋爱,肃修言确实是气急败坏,要不然也不至于两次打电话骚扰林眉。

    然而就如肃修然所坚持的一样,只要肃修然自己不肯结束这段恋情,那么其他人也都无能为力。

    于是气急之下肃修言就去找了杜霖,两个人指定了一个计划:那就是通过扰乱肃修然私人生活,来达到让林眉远离他的目的。

    肃修言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尽可能地让肃修然不好过。

    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解释多了,肃修言和杜霖合演了一场戏,肃修言假装是被他人蒙蔽,激起了对肃修然的前仇旧恨,冲动地跑到他的别墅里,用餐刀捅了他一刀。

    接着肃修然住院期间,往静脉注射液里加入抗凝剂就更好解释了:肃修言当时就在医院里,避开摄像头将事先准备好的药物加入其中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

    而当时拍摄他们谈话镜头的记者,也是肃修言让杜霖安排下的。

    所以一切时机才会赶得这么巧,恰好肃修言到医院探望肃修然时,他就被下了药,恰好肃修言带着肃修然到楼下散步,就会被记者偷拍。

    直到此时,杜霖和肃修言的配合都是默契的,而也是在此时,肃修言已经萌生了退意。

    一来是通过一系列的变故,他看得出林眉真的很爱肃修然,二来他捅伤肃修然后的悔恨愧疚也不完全是演出来的。

    毕竟是亲生哥哥的血,更何况肃修然还主动原谅他,替他开脱,他虽然偏执于仇恨,也还是没到是非不分的地步,所以想干脆就此罢手为好。

    所以在肃修然转院后,肃修言就告诉杜霖,不要再针对肃修然做什么小动作了,就此罢手,日后再说。

    也是从这时,杜霖开始脱离了肃修言的控制。

    那束花和那张用肃修然的血画的卡片,就是杜霖自己私自行动的后果。其实那算是一个警告和提醒——画上用了肃修然的血,意在提醒他伤害来自于他自己的血脉,也就是血亲。

    再然后肃修然开始怀疑起有人专门针对自己,委托肃修言调查,肃修言也告诉杜霖低调一阵子,却没想到他已经开始了新的计划——培养连环凶手。

    他依靠娴熟的骇客技能,在网络上建立了一个聊天室,通过一系列苛刻的条件,专门挑选b市地区那种总是发表极端言论的网民,诱惑他们进入封闭的私人聊天室,然后通过心理暗示诱使他们进行犯罪。

    不得不说他是成功的,迄今为止,他已经培养出了一个,还将要培养出第二个,或者更多。

    这时肃修言也发现他已经开始从事真正危险的犯罪活动,停止了给他的打款,并去郊区那栋别墅里寻找他,却发现那里在几天前已经人去楼空。

    杜霖不仅自己消失无踪,还带走了肃修言给他置办的那些尖端的电脑设备,以及累年以来为神越集团搜集的资料,其中当然有相当大一部分都是通过违法手段获得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