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91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1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隔了一会儿救护车将于其真送到这家医院里来,张衍过去看了他,回来说他没有大碍,意识还算清醒,而且能告诉他开车撞他的应该就是杜霖,他匆忙间看过他一眼。

    身为一个训练有素的警探,于其真在混乱中还辨认出了杜霖驾驶的车辆的车型,还有那辆车的几位尾号。

    通过交通摄像系统,很快就查出那辆车经过的路段,只是当交警顺着路线追查到那辆车时,它被停在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库里,里面的杜霖早就不见了踪迹。

    在一个人口超过千万的大型城市里抓捕一个具有反侦察能力的嫌疑犯,还是并不太容易的,但既然杜霖已经被警方通缉,距离他落网总算近了一大步。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肃修然本来就身体不是很好需要休息,肃修言却不能就这样单独离开。

    首先杜霖并没有归案,万一肃修言离开医院后被他找上,谁都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本来他应该被带回警局暂时扣留的,但看在肃修然的面子上,张衍还是表示:“肃修言今天就留在医院吧,反正修然病房外我会留几个人值班的。”

    这个医院的安保本来就不错,肃修言也叫了几个保镖过来,再加上值班警察,的确比很多地方都要安全很多,肃修言也只能如此了。

    病房里是还有一个陪护用的小床,但显然只能给林眉,至于肃修言,肃修然就很自然地告诉他:“会客室的沙发可以将就一晚。”

    按说相比较警局拘留室的环境,会客室的沙发已经算是不错了,奈何肃修言也是地地道道的富家少爷,因为曲嫣特外宠爱他,他的挑剔劲儿比肃修然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他长到这么大,别说睡沙发,连稍微差点的床都没睡过一次,于是他就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反正老大你也没事,为什么住院不回家。”

    言下之意是回家的话,肃修然那里起码有个客房可以给他住一下。

    肃修然还没开口,林眉就先横了他一眼:“哪里有这么多可以给你挑的,爱睡不睡!”

    肃修言自觉已经忍她很久了,这回还是没能忍住,转头对肃修然说,那语气竟然带着点委屈:“老大,你家小眉对人是不是太凶了点。”

    肃修然淡淡点了下头:“没事,她只是对你格外凶一点。”

    眼看他的立场毫不犹豫地就站在了林眉那一边,肃修言面对他们的双剑合璧,果断选择抿了唇闭嘴,乖乖去了会客室。

    林眉倒是在他走了后,觉得他的背影看起来很是落寞,对他多了点同情心,对肃修然说:“你弟弟中二是太中二了,但好歹不算坏到底,你原谅他捅了你一刀这个我没话说……这次他会不会被判刑入狱?”

    肃修然摇摇头:“如果单纯指杜霖犯下的那些罪名,他没有参与也没有授意,最多是一个监督不力、知情不报,并不算是不可挽回的,关键在杜霖手里的那些关于神越的资料和证据。”

    早在七年前,肃修然就将公司的法人代表转让给了肃修言,如果神越集团出事,那么肃修言肯定首当其冲。

    经济犯罪虽然有相当一部分都不会获刑,但如果罪名繁多又涉及金额巨大,获刑入狱甚至处以重刑也不是不可能。

    说起来要是肃修言真的因为神越集团的事身陷囹圄,依照肃修然的个性,肯定会回去处理那个烂摊子,说不准几年都不得抽身。

    林眉黑线之余,想到的首先是……肃修然回去做总裁,肯定就没时间写稿子了啊,他身体本来就不好,怎么可能一边上班一边写稿子,再说她也不舍得的,而且他是不是就要会s市了?

    如果他回s市的话,她要每天跟他在一起,就得从星文图书离职了吧,可她还是想一直做他的编辑啊,她才做了他一本书而已,她还想做更多的!

    林眉一面想着,一面就忍不住说了出来:“我们确实得想个办法抱住你那个不靠谱的中二弟弟,要不然你给他收拾烂摊子,就没空写书了!”

    肃修然原本很闲适地半靠在床上,闻言神色就略微僵硬了片刻,自己弟弟面临着深陷囹圄的危险,而女友最关心的却是他能不能继续写书……说起来这种必须得跟自己的作品争宠的感觉,还真是有点纠结。

    好在林眉接着就俯身过来捧住他的脸说:“再说你会累到的,你累到了我更心疼!”

    总算知道她的注意力还在他本人身上,肃修然就笑了笑,突然抛出了一个问题:“小眉,如果我说我和你结婚后就再也不写书了,你会不会解除跟我的婚约?”

    他说的轻描淡写,语气也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林眉脑子中却突然警铃大作,这简直是她目前人生中遇到的最大挑战,而且她还不确定肃修然是真心这么想的,还是拿这个问题来考验她的,所以她不能思考太久,因为考虑太久明显看起来就不诚恳了——答案很重要,怎么回答更重要! :(.*)☆\\/☆=

    在非常短暂又痛苦的一秒钟过后,她脸上还带着复杂无比的神情,最终咬牙说:“我只要你就够了修然……”

    在肃修然挑了长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后,她又艰难地说:“当然你要是能继续写书我会更开心。”

    只不过随口开了个玩笑,她就真的如此矛盾了起来,肃修然不由觉得有些好笑,于是他就抱住她,将她揽进怀里,轻声开口:“好了,我说笑的。”

    林眉在他怀里偷偷松了一大口气,然后抬起头在他微微苍白的面颊上轻吻了一下:“修然,我最爱的还是你。”

    肃修然微笑着点头,语气里净是宠溺和安慰:“好了,我信你。”

    这一晚林眉当然没舍得去陪护的床上睡,就挤在肃修然的病床上和他一起躺着,好在病床还算宽敞,勉强能躺下他们两个人。

    然后在第二天清晨,他们才刚从睡梦中醒来,就从张衍那里得到了消息:杜霖已经向警局自首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