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93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3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他推开门进去,林眉则和张衍还有肃修言一起走进了隔壁,透过单向透视玻璃看那里的情形。

    就如张衍所说的一样,杜霖非常镇定,他坐在被审讯的位置上,面向正朝着这面单向玻璃,他应该也知道墙壁后面还有人在观察着他,但他还是很闲适自如地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他对面的肃修然身上。

    这还是林眉第一次真正看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她已经见过他几年前的照片,不得不说八年过去,他还是一如照片上一样,整个人看起来很干净,甚至还有种学生气般的纯真。

    只是他的目光,在照片上显得有些懵懂,仿佛满怀憧憬,现在却唯余下一片冰冷,纯粹通透却又坚硬无比的那种冰冷……好像一块反射着光芒的金属。

    肃修然没有试图跟他寒暄绕弯子,他还是一贯言简意赅的风格,只沉默了片刻,就开口说:“你对我的怨恨,不应发泄在对这个世界的态度上,那只会让你误入歧途。”

    杜霖冰凉地笑了笑,他俯身用手臂撑住桌子,这样就能和肃修然靠的更近,他同样直视着他的眼睛,才开口说:“肃先生……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知道你尚在人世的?”

    肃修然默然了片刻,接着就回答:“根据修言提供的信息,你是三年前自己查到的。”

    杜霖又“呵呵”笑了一声:“那你是否知道,在那之前我足足调查了五年?搜集一切关于你的资料,调查你‘逝世’的那家医院,监听你弟弟在公司的一切电话,在网络中一遍遍搜索你的名字,不放过任何一个论坛和私服……”

    他说到这里,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我原本是想还原你‘死亡’的真相,却没想到当证据摆在一起,得到的却是你根本没有去到另一个世界的事实。”

    肃修然沉默了一下,接着才说:“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我的离开会带给你如此大的影响。”

    杜霖冷笑了起来:“你当然没有想到……尊敬的肃先生,你能想到当我知道你还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

    肃修然不用再问,他已经带着冷冷的笑意说出了答案:“我很失望,那一刻,我倒宁愿你已经死了,这样我五年的时光和精力就没有白白浪费。”

    玻璃后的林眉已经愤怒地想冲上去打他那张脸了,连肃修言也抿了唇,低声说:“我知道他恨哥哥,只是没想到他的恨意已经这么扭曲了。”

    他不提也就罢了,提了林眉就转过脸横了他一眼:“说道扭曲,你好像没资格说别人吧,我怎么记得你捅你哥哥那一刀时,说的也是宁肯他已经死了。”

    肃修言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我那是半真半演的,而且我不是已经后悔了……”

    他这么爱面子的人,现在倒是第一次说出“后悔”这个词,他们还要听里面的人说话,也不好影响张衍对杜霖的判断,于是林眉就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无论杜霖说出再挑衅的话,肃修然倒还一直是那种淡然的神色和语气,他微微蹙了下眉,低声说:“对于这件事,还有当修言让妈妈给我打电话时,我并没有想到你……在这些时候对你的忽略,容我向你道歉。”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声低微诚恳,听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难过,从镜子这边看过去,就能看到杜霖脸上的表情很轻微地放松了一点,好像对于这句话相当满意。

    然而接着肃修然就将话锋一转,接着说:“但是也请你明白,对于我来说,你只不过是一个略显熟悉的下属而已。自从我离开神越之后,就不再过问公司的任何事务,所以就像我不会向母亲和弟弟提起公司里我的那些旧下属一样,我同样也不可能对他们提起你。”

    这一番话说的就略显冷酷了点,并且肃修然淡漠的神色也表明他说出口的这些话,对他来说就是事实:哪怕杜霖再如何自作多情地认为他们曾经是朋友,哪怕杜霖为了调查他的‘不幸离世’付出了再多的努力,对他来说也是不值一提的小事,甚至是一种完全不必要的累赘。

    对于杜霖这种有些偏执自大的个性来说,这些话显然是他不能承受的,他原本放松的神情立刻就紧绷了起来,那张清秀的脸庞也因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完全破坏了他平静时给人的那种纯真青涩的感觉。

    他突然挥拳砸在了钢制的桌子上,额头也有隐隐的青筋暴露。

    因为他并不是那种很狂躁并且具有明显暴力倾向的嫌疑犯,所以把他带到审讯室的时候,也只是将他的一只手拷在了桌子上,另一只手还可以活动。

    看到他突然发怒,张衍和守在门外的警员就准备冲进去保护肃修然,但肃修然却背对着他们抬了抬手,示意他们不要进来。

    他放下抬起的手后,还是淡淡地说:“怪不得你会和修言成为合作伙伴,你们倒是有个共同的特点,不够聪明却又太过自负。”

    智商显然是杜霖颇为自傲的资本之一,原本他也确实要属于绝顶聪明的那一类人,要不然也不至于成为一个如此厉害的骇客,并犯下近乎完美的谋杀案。

    但显然和肃修言一样,无论杜霖承认不承认,肃修然对他来说都是一个足够特别的人,来自于其他人的否定,他也许可以高傲地一笑置之,来自于肃修然的否定,则让他瞬间充满了浓浓的挫败感。

    杜霖的神色已经变得更加阴沉,眼角的肌肉也在无意识地微微抽动,肃修然却不打算放过他,还是淡漠地看着他,仿佛对他的各种表演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既然你愚蠢地选择了走进警局,那么事情就不会再如你希望一样发展。无论你再怎样施展你的阴谋,我都会找到能够将你绳之以法的证据。”

    他说的很冷淡,如同希望杜霖就这么和警方僵持下去一样:“所以你尽可以选择在这里继续孤独地念叨下去,下一次我不一定还会有耐心来听你无聊的言辞。”

    说完他就真的站起来,准备走出去,而杜霖突然开口叫住他,他暗暗咬牙,一字一句就像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你不要告诉我,你根本不在意你弟弟的死活,也不在乎神越。”

    肃修然半转身看着他,露出一个讽刺般的笑容:“既然你认为我选择了现在的生活,那么你也应该明白,神越已经是被我抛弃过去。我这个人和你不同,我从不留恋过去。”他说着,又做出个很轻松的表情,“哦,至于修言,他自己犯下的错误,总要付出些代价吧,我觉得适当的挫折对他的人生也很有益处。”

    说完他就淡淡一笑,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看不到,但观察室里的人都看到了,在他关上门的一刹那,杜霖目光中那一直犹如坚冰般的东西就碎裂开了,他那层从容的外壳终于脱落了下来,换上了一种嗜血的阴鸷。

    他仰头看着天花板,突然“哈哈”地笑了几声,然后抬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肃修然一走出审讯室,林眉他们几个人就围了上去,和在审讯室里的冷酷淡漠不同,日光下能看到他额上也出了一层冷汗。

    他脸色有些苍白,先掩住口轻咳了几声,才开口说:“杜霖胸有成竹,他在等我提出条件。”

    他在跟杜霖交谈时说的那些话当然都是假的,一方面是用来瓦解杜霖的心理攻势,一方面也是抢先占据话语的主动权。

    肃修然略微沉思了一下:“他很有可能通过网络设置了什么……才会这么笃定自己有足够的筹码来让换取他想要的东西。”

    张衍也点头:“他来自首的时候,是只身前来的,身上只有一些现金,连手机都不曾带。”

    肃修然也微微颔首:“所以他一定还有个据点来存放他从修言那里带走的设备,至于电子数据,在这个时代有太多的办法转录保存,我们很难截获。”

    这也的确是,且不说杜霖的电脑并没有找到,就算找到,他只需事先在网络的储存空间甚至电子邮箱里设置一些东西,就完全可以转移这些东西。

    所以肃修然才必须不能在杜霖面前露怯,表现出他有哪怕一丁点儿在乎肃修言和神越的态度,这样就等同于将把柄递给了杜霖,让他可以随心所欲地为所欲为。

    肃修然说着就苦笑了一下:“哪怕保不住修言和神越,我们也必须拿到他通过网络控制嫌犯杀人的方法和途径,还有潜在的凶手名单。”

    这么看的话,目前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不止一桩,杜霖的胸有成竹也确实不是没有道理。

    一时间四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虽然肃修然可以用强横蔑视的态度暂时拖住杜霖,让他不知道该不该进行下一步计划。

    但杜霖并不是笨蛋,不用多久,甚至不会超过一两天,他也许就会反应过来肃修然只是在虚张声势。

    无论怎么看,好像摆在他们面前的都是一个死局:如果没有重大的进展和另辟的蹊径,肃修然早晚要向杜霖妥协,那么杜霖最初投案的目的就会达到——他现在还没有机会说出来自己要什么,但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林眉紧皱着眉努力思考,她实在不想肃修然被杜霖那种人威胁,光想一想就觉得会十分恶心可怕……突然她灵光一现,抬起头问张衍:“那个碎尸案的嫌犯,现在找到了吗?”

    张衍立刻就回答:“尸骨的分析结果死者是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的男性,从骨质看发育和营养状况都良好,无疾病,推断不是流浪汉,是有正当身份和工作的人。

    “对于排水道管道分布的推论,圈定尸骨大概是在一个直径范围是一公里的区域内被丢入下水道的。我们现在正在对照那里的商户和住户名单,看有没有可疑人选。”

    林眉“哦”了一声,从发现尸骨到现在,虽然出了很多事,其实却不过过去了二十多个小时,警方能进展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很高效了。

    她想着又问:“还没确认死者的身份吗?”

    张衍摇了摇头:“这两天报案的失踪人口里没有符合特征的人,从昨天到今天又是周末休息日,独居的上班族失踪两天也不会有人发现。”

    这也的确是,想想上次张黎黎自杀时,也是过了几天才被星文图书发现报案的。

    大都市里生活着的这些忙忙碌碌的上班族们,看起来光鲜时髦,其实却有很多人都只是孤独地活着,甚至连死亡都不能被第一时间察觉。 百度@半(.*浮)生 —唯有你如此不同

    她大脑中有隐隐约约的感觉闪过,目前却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她这个猜想,肃修然看出了她的犹豫,轻声说:“你有什么猜测,尽管说出来,给张衍他们提供个方向。”

    林眉想着,就说:“我是想到上次那个杀害了警员的割喉杀手,后来因为败露和失控被杜霖‘处理’了吧?既然杜霖能够及时地‘处理’他,那么证明杜霖和他不仅在网络上有联系,并且杜霖还熟知他的住址和家里的情况。

    “鉴于这个,我认为杜霖对于这次碎尸案的嫌犯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监督,对方也许并不知道他的真实样子,他却一定知道自己的‘培养对象’的详细住址和身份。”

    肃修然听到这里也点头:“我也这么认为,从之前的案子可以看出,杜霖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他不会容许错误出现,如果有‘错误’,那么他会亲自‘纠错’。”

    对于他这种自负的人来说,超出他控制范围之外的事情,必定是要消除的,上次的嫌疑犯就是被他亲手‘清理’杀害的。

    林眉“嗯”了一声,她实在不忍心说出这个猜测,却还是开口说:“杜霖是昨晚听到肃修言向你坦白了之后,情绪失控去撞了于其真的车的,后来他驾车逃逸,然后今天早上又自动投案自首。我不认为他这种深思熟虑的人,是用了一整晚时间来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的,我倾向于……这次的碎尸案嫌犯,已经在他来之前就被他‘清理’掉了。”

    肃修然微微眯了下眼睛,和张衍对视了一眼,她的猜测的确不无道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