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9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4章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说完后,张衍对肃修然点了下头:“我觉得可以试试。”

    肃修然也赞同地颔首:“那么就教给你们了。”

    好在值得怀疑的范围不大,警方挨家挨户敲门询问也不是不可行。

    为了不引起民众的恐慌,张衍让一队便衣警员过去,让物业配合,开始挨家挨户地以社区调查的名义查访。

    虽然这也可以算是一个调查方向,如果有了进展会让整个案件更明朗,可如果杜霖在这一晚上内把现场清理的非常干净,也像上次一样将凶杀伪造成毫无破绽的自杀,那么对于定罪杜霖这件事而言,还是没有多大帮助。

    肃修然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转头看了看林眉还是愁眉不展的样子,笑了笑说:“不要太紧张,我们还有时间。”

    林眉也点点头过去挽住他的手臂,他微笑了笑,接着就又咳了几声。

    他脸色的确还是显得苍白,林眉看着他就说:“我们还是先回医院去等着张队的消息吧,你看起来也有点累。”

    肃修然也没反对,点了下头说:“好,我们先回去。”

    肃修言刚才被张衍带过去办了一个取保候审的手续,回来后就一直抱着胸不说话,听到他们说要走的时候,就先出去开车。

    他现在虽然可以不用像杜林一样被关在拘留室里,但也有一定的活动限制,但不管是回s市,还是去处理公司里的事,他都没什么心思去做。

    林眉和肃修然跟在他身后,一起走向停车场,当他们走到警局门口时,就看到有一个人被揽在了门卫处。

    这里是刑警队,但并不是服务性质的民警办事处,所以鲜少会有外人过来,更别说这个人不仅带着鸭舌帽,在这么炎热的初夏,还穿着厚实的黑色夹克衫。

    肃修言一贯目不斜视,径自走了出去,肃修然的目光却落在了他的手上,那是双很普通的手,他看起来并不像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人,手指还颇有些修长白皙,只是他的手指间还有几条绳子勒出的划痕,指尖也带着些灰褐色的痕迹。

    肃修然看着他,突然微眯了眯眼睛,说了一句:“修言,你的九点钟方向!”

    林眉不知道这是他们兄弟间的什么暗语,但步子已经跨出警局外的肃修言在听到后,立刻就拧身向左边冲了过去,然后他拳脚利落,根本就没有给那个男人反应的时间,两拳就把他掀翻在地。

    那个男人猝不及防间被打倒在地,一手捂着被打的下颌,一手就往怀里摸过去,像是要掏出什么东西。

    肃修然在旁断喝了声:“按住他的手!”

    肃修言明显是练过防身术和搏击术的,擒拿技巧和专业警员比也不差什么,相较于那个男人瘦弱的体型,他体格和身高占尽优势,居高临下地握住那个男人的手,将他正面朝地按在了地上。

    看肃修言突然放到了一个看起来就挺可疑的人,旁边又是肃修然在指挥,虽然还有很多人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还是有警员过来给那个男人带上了手铐,并且搜了他的身。

    等大家看清被那个男人裹在衣服里的,赫然是一块自制炸弹时,气氛才陡然紧张了起来。

    炸弹是由遥控引爆装置控制的,也幸亏肃修然和肃修言联手制服这个人的时候是猝然发难,没有给他多少反应的机会,才会顺利将他拿下。

    警察分局差点被自制炸弹袭击,本就是很严肃的事情,很快有人打电话向上级报告,防爆警察也很快会赶来处理炸弹。

    警员们押着那个男人让他站起来,鸭舌帽在刚才的打斗中就掉在了地上,露出下面一张略显白皙稚嫩的面孔,看起来分明不超过二十岁。

    那边门卫的大叔也过来说:“这小伙子刚才跟我说自己手机丢了要报案,我跟他说这里不接受民事案件,让他去旁边的街道民警那里,他就在跟我扯皮……”

    跟门卫闲扯应该是扰乱门卫的注意力和视线的策略,趁人不备丢下炸弹再躲起来引爆才是这个小青年的目的。

    被抓获后那个小青年就低下头不太敢看人,白皙的脸上一片乌青显得非常醒目。

    肃修然看着他了一阵,突然抬步走向警局内,林眉看他脸色格外阴沉,连忙抬步跟上去。

    这里的一楼只驻扎着分局的刑警队,本来就不大,肃修然径自走进去,绕过一道走廊,就是刚才他和杜霖对话的那个审讯室。

    守在门边的警员看他走过来,还以为他又有什么事情要跟杜霖谈,就说了声:“肃先生?”

    肃修然对他点了下头:“麻烦你把门打开一下。”

    他在警局里颇有些威望,那个警员不疑有他,就把门给他打开了,肃修然侧身进去。

    跟在后面的林眉和肃修言都没来得及拉住他,就看到他大步走到还被拷在里面的杜霖面前,抬起手给了他一拳头。

    他早年也练过搏击术,盛怒之下一拳就将杜霖从椅子上打倒在地,一时间无法动弹。

    肃修然又上前一步,俯身单手揪住杜霖的领子,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他的眼眸和唇边都已经没了丝毫笑意,凌冽寒彻无比,他冰冷地开口:“我不是警察,所以这不算刑讯逼供,当然你可以告我人身伤害……”

    话音未落,他的拳头就又一次打在杜霖的脸上,混乱中别的警员连忙进去拉开他,林眉也忙抱住他的腰。

    他却还是不肯松手放开杜霖,仍是死盯着眼前这个人的眼睛,抿紧的薄唇更加泛白:“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么狠毒无耻……的一个人?”

    他的话声不大,在旁边夹杂的声音中显得并不明显,接着他就咳了起来,林眉抱着他的身体,心悸地感到他胸腔中都传出一阵异样的振动。

    当他终于将杜霖的衣襟松开时,却是收回手猝然地捂住了口,随着沉闷的咳嗽,他微微弯了腰,指缝中蜿蜒地滑落下鲜红的血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