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97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7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坐在急救室外的椅子上,等待着里面传来一个或好或坏的消息时,林眉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荒谬。

    她是要去结束一段早就应该结束的婚姻,却又如此猝然地,陷入到了另一种无法言喻的关系中。

    这三年来,肃修然跟她可以说相敬如宾,他从未失态,所以她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段婚姻在他心目中也不算什么。

    可今天他却失态了,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却更加惊心动魄。

    她心乱如麻,一遍遍地回想他昏迷前的目光,那根本不像一个冷傲又刚愎自用的丈夫,对待他将要跟自己离婚的妻子时应有的目光。

    她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说那是他虚弱时给她的错觉,因为他明明已经快要失去神志,却仍旧强撑着对她说了句“抱歉”。

    连他唇角的弧度,都依稀带着温柔的痕迹。

    她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以为肃修然根本不爱她,所以她就可以毫无顾忌地也不爱他。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做出任何修复的努力。

    既然爱情是一件精美易碎的瓷器,而也并没有人去在乎它,那么还做那么多无谓的事情做什么?

    直到此刻,直到应该已经结束了一切的这一刻,她突然不确定了,突然开始觉得……假如肃修然是爱她的呢?

    假如他爱她,又爱得那么矜持和冷静,甚至显得有些笨拙,那么这些年来,她到底错过了什么?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她竟然觉得……心如刀割。

    肃修然的手术进行了很长时间,直到夜色深沉,才被送出了急救室。

    给他做手术的是肃家的家庭医生程昱,他虽然兼职做肃家的家庭医生,实则却是个医术高明的外科医生,之前几年给肃修然做检查的也一直是他。

    目光扫过等在急救室外的林眉和肃修言,他微微笑了笑,跟年龄不符的清秀脸庞上带着点讽刺:“你们两位竟然都没走。”

    肃修言且不说,林眉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愣愣地干坐在急救室外几个小时,也许是因为肃修然是在跟她对话过后发病的,她觉得自己责无旁贷吧。

    她也只能勉强干笑了下,说:“肃先生怎么样了?”

    现在她和肃修然已经签了离婚协议,她再叫他肃先生也并没有什么错处,然而程昱却凉凉地看了她一眼,“呵”得笑了一声,意味不明。

    他也直接忽略了他,径自转头向肃修言说:“没过危险期,还需要在icu观察,跟你妈说下吧。”

    他几乎是看着肃修然和肃修言长大的,对他们说话也很随意,肃修言当下就点了点头,给没到场的曲嫣打电话。

    林眉身为一个准“前妻”,似乎并没有多少立场继续留在这里,只是她听到那句“没过危险期”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说服自己离开。

    顶着被程昱继续讽刺冷遇的压力,她开口说:“就是说,情况不是很好对吗?”

    看她一再坚持,程昱才转头看着她,接着露出了一个还带着凉意的笑容:“林xiao jie,您既然并不知道您前夫的具体病情,那么cì jī他发病也不是故意的,所以应该不用负法律责任,哪怕是肃家想告你也是告不赢的,所以不用担心。”

    林眉向来是个结果为上的人,听他这么说,也没继续跟他纠缠态度问题,还是抓住了其中的关键词:“程大夫,我想提醒你虽然我和肃先生已经签订了离婚协议,但我们还没有正式办理离婚手续,还处在协议离婚的阶段,也就是说法律意义上我还是他的妻子,所以对他的病情有一定的知情权的。”

    她说完,还又补了一句:“更何况现在如果肃先生需要手术,也许要我签字的吧?”

    这还真是,肃修然作为一个有法定伴侣的人,他的妻子在有些事情上,确实比父母兄弟的顺位还要靠前。

    她一口气说出这么一大段来,倒真让程昱刮目相看了,侧眼看了看她,接着就说:“既然林xiao jie口口声声说自己还是修然的妻子,那句‘肃先生’倒还真叫得顺口。”

    林眉硬着头皮干笑了一声:“夫妻情趣,不足为外人道。”

    她讲话说到这一步,程昱倒真无言以对了,看了眼站在旁边装好人的肃修言后就说:“好吧,以后手术说不准还是要你签字的……修然有心脏病,之前曾经通过手术治愈,只是最近两年有复发的迹象,心衰也发展到了b期,还有向c期发展的趋势。

    “我在半年前曾经劝他再次接受手术,但他不知为何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手术也没有到生死攸关的地步,但我也告诉他,有一定的失败概率,所以让他最好提前通知你们,征求下你们的意见。”

    他说着,看到肃修言和林眉都一脸惊愕的样子,就叹了口气:“看起来你们真的还不知道……早知道应该我找你们谈的。”

    他边说边摇了摇头,语气里却是对他们的指责:“所以你们也考虑一下,究竟为什么,让他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都无法信任你们。”

    林眉听到这里,想起来之前他跟肃修然交谈时,注意到她靠近,就刻意停下话题的举动,顿时有些不服气:“难道不是肃修然主动对我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和病情吗?”

    在她的认知里,肃修然对她隐瞒,除了注重自己的*外,还有对神越运作和股权的担忧吧,毕竟在他那个位置上,牵一发动全身,对并不多么交心的妻子隐瞒自己的病史,也算是自我保护的一种。

    程昱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愤懑,唇边就又带上了点讥讽的笑意:“是啊,他主动对你隐瞒,还顺带隐瞒了他早就写好了遗嘱,而遗嘱上林xiao jie你能得到的东西,可比现在离婚要多上很多……怎么,听到这里你是不是又后悔了?”

    关于遗嘱的事,也属于*,程昱也自觉失语,不过他也是直来直去的人,看着林眉又加了句:“修然给我的说法,是本来就没有太多时间陪你,再让你为了他的身体担心,他会觉得抱歉。”

    说完他也不再停留了,转身就走了。

    肃修言还在一旁,看了下有些愣住的林眉,开口说:“我在这里就行,你要是累了,可以先回去休息。”

    他说的“回去”,自然是指林眉可以回到自己的公寓里,接下来几天也可以顺理成章地不再关心这里的事。

    跟程昱说的时候,她可以强撑着说他们还没有正式离婚,但他们也确实已经到了只差一个离婚证的地步。无论从道义还是义务上,林眉都没有必要再守在医院里等肃修然清醒。

    然而林眉抬起头看了看他,却坚决地摇了摇头,她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只是觉得现在如果她就这样离开,就会错过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那些东西究竟有多重要?她还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或许重要过此生曾经经历过的任何时刻。

    肃修言看她的目光终于有了变化,以往他跟她说话的时候,目光中总带着几分笑意,仿佛他很喜欢这个嫂子,无关于她的身份,仅仅是因为她本人。可那样的善意,总像藏着几分其他意味,带着点不分明的试探。

    然而现在他的目光却蓦然深沉了起来,仿佛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去看她。

    最终他还是笑了笑,不怎么在意地说:“也好,你要是困了,我帮你取咖啡。”

    加护病房并不能进入,即使守在这里,也不过只能从玻璃里看到病床上的一个人影而已。

    肃修言说去拿咖啡,这个凡事追求极致享受的二少爷自然看不上便利售货机里的咖啡,街边咖啡店的当然也不行,他是叫人从家里送了现磨的咖啡过来。

    和咖啡一起送来的,还有精致的点心和宵夜。

    一同生活了将近三年,林眉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只是今天她再没有了和肃修言闲聊的闲情逸致,反而心思重重地说不出话。

    肃修言倒是镇定得多,哥哥昏倒在自己面前,又接受了几个小时的急救,现在还昏迷不醒,他倒是除了最初慌了一阵神之外,接着很快就镇定下来。

    如今坐在医院里,就着略显简陋的环境吃宵夜,还能颇为自得,端着咖啡杯,他目光看向不远处玻璃后的那个人影,突然勾唇笑了笑说:“林眉,我或许有主动和你亲近的嫌疑。”

    肃修言就是这样的人,他可以风光霁月地说出一些并不那么光明正大的行为:“我知道你和哥哥关系不是很好,所以我就和你亲密一些,让他看在眼里难过,却还不能说什么。”

    林眉是知道肃修言和肃修然不合的,这在整个神越也不是什么秘密,他们兄弟二人分别是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而肃修言却从来也不悭吝于表示他对肃修然的反对,再加上持股也超过了10%的曲嫣也一贯支持小儿子,肃家内部的斗争向来都是一场好戏。

    事实上她嫁入肃家后,才对于肃家人这种即时面和心不合,也要住在一栋房子里,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行为感觉到不解。

    只是她没想到,肃修言能讨厌肃修然到刻意跟自己亲近,只是为了让肃修然难过。

    肃修言也不看她,仍旧是继续说着:“和你熟悉了之后,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喜欢你这样类型的女人的。”

    他说到这里还特地解释了下:“不是那种对异性的好感,你也确实对我有那种吸引力……不过我虽然不想哥哥好过,也还没道德沦丧到追求他的配偶的地步。单纯就朋友而言,你确实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听到他这种乱七八糟的评价,似乎还是正面的,林眉也没什么好心情,只是勉强笑笑:“谢谢了。”

    然后她想起以往那些和肃修然相处的时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再敢回忆那些细节,只是自欺欺人般说:“听你这么说,我还以为你哥哥深爱着我。”

    肃修言终于转头看了她一眼,他“呵呵”笑了声:“他爱不爱你?当然爱你……不然我费那么大劲儿干嘛?”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程昱还有肃修言,仿佛都在不断地向她陈述一个事实:肃修然爱她,并且深爱着她。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有多么爱她,唯独她自己并不清楚一样。

    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只能闭上眼睛,在一片纷乱中,她终于想起来,半年前曾经发生过什么。

    那应该就是程昱说过的,希望肃修然接受手术,并且让他征求家人意见的时间吧。

    当时她没有怎么注意的一些小事,现在突然因为各种提示被翻了出来,她才想起来,关于接受手术,肃修然可能确实是询问过她的意见的。

    只不过他并没有说明自己可能要接受手术,只是在一天晚上睡觉之前,对她说假如他需要休息一阵子,时间比较久,大概需要一个月,问她有什么建议没有。

    从她认识肃修然那天起,他就是个从不休假的工作狂,甚至连他们两个的蜜月,也被一再压缩到只有四五天的时间。

    听到他突然说要休息一阵子,时间还长达一个月,她当时是震惊兼奇怪的,所以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她记得自己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他想要休假一个月,还特地来问她,看样子是希望她能陪着他了。

    而那时正是她想要跟肃修然提出离婚的前夕,她巴不得能减少跟他相处的时间,一想到要整整一个月跟他朝夕相处,顿时就有些抵触和不耐烦。

    她想她的想法和语气一定表现在了语气和神情上,肃修然在这方面一贯是个敏感的人,他一定也看了出来。

    那是她假装有些犹豫地说:“可是我已经和妈妈订好了过几天一起去水疗,接下来还有别的活动过,恐怕没有太多时间陪你。”

    听到她这么说后,他意外地沉默了一阵,看神色竟然有些失神,正当她揣测他是不是生气的时候,他就抬起头对自己笑了笑说:“那还是算了,以后再找时间吧。”

    那之后她确实和曲嫣一起去了国外的一个度假胜地做水疗,前前后后去了十几天,她也是在那里,在自以为放空了身心找回了自我的状态下,下定了决心要和他离婚。

    从那里回来后不久,她也就真的和他提出了离婚,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漫长又拖沓的离婚协议,还有渐行渐远的温情残余。

    林眉没想到当自己回忆起那天的那个并不冗长的对话,竟然会把一幕幕都记得那么清楚。

    她甚至还记得肃修然那时的申请,她那时并不懂,现在却突然明白了……他为何沉默,为何抬起头对她微笑的时候,唇边会有非常非常淡,却又无法掩饰的哀伤。

    现在,坐在加护病房的外面,透着玻璃,只能看到他像一个剪影一样不动也不会说话地躺着,她突然有一种冲动。

    她想回到半年前,抓住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问她为什么对他就那样悭吝,甚至都不问一下他为何突然想要休息,又为什么需要一个月之久。

    她对所有人都不曾这么冷漠过,又为什么对他会那样冷酷……冷酷到所有的决定,她都不曾给他选择和解释的机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