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三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上海。

    宋轻扬昨天到达上海的,这次文化活动,他们是承办方,全国许多家媒体都聚集于此。

    “宋经理,这是晚上的宴会。”助理提醒道。

    宋轻扬扫了一眼,“我知道了,还有三个小时,我上去休息一下。”他这几日几乎没有怎么睡,疲惫之色可见。

    助理和他一起回了酒店。

    褚唯一作息习惯不好,毕业后,她留在北方一家杂志社工作,那时候,她又要写小说,不忙到凌晨是不会睡觉的,褚唯一后来想想,那段时间,真的是在疲于奔命。

    几日后,褚唯一坐地铁去高铁站赶车,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上海。出了高铁站,打车到了酒店,付钱时,她突然找不到钱包了。

    里里外外翻了一通都没有,很显然,钱包丢了,亦或者被偷了。她看着师傅,司机师傅也在看着她。褚唯一大窘,人家不会以为她故意坐霸王车吧。

    “师傅,你有支付宝吗?我支付宝转你吧。”

    司机师傅大概明白了,“算了,你们小姑娘出门在外,要小心一点,东西要摆摆好。”

    褚唯一心里一暖,“谢谢您。”下了车,她喃喃低语一句,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二十六岁,五六岁的孩子都喊她阿姨。

    到了酒店,没有身份证,她根本没有办法办理入住手续,接待她的人正在会展忙碌,褚唯一便拖着行李箱坐在酒店大堂等待,给在上海读书的同学潇潇发信息。

    褚唯一百无聊赖地坐在那儿,把酒店设计环视了一遍。

    宋轻扬走进酒店时,眸光就扫到角落里的身影了。他脚步一顿,转念一想,她会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这次会展也有几家书商参与的。身后的人提醒道,“宋经理,怎么了?”

    “你们去休息吧。”宋轻扬说完,便朝着褚唯一的方向走过来。

    褚唯一正在查看附近有什么美食推荐,一抬眼看到他,她登时有些惊讶。

    “宋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宋轻扬微微一笑,笑容如水一般温润。同学,这个称呼真是久违了。“出差,你呢?”

    “我也是。”她微微弯着眉眼,长长的睫毛颤动着。

    宋轻扬见她的行李箱还在身旁,便问道,“入住手续办了吗?”

    褚唯一皱了皱眉角,“钱包丢了,现在办不了。”

    宋轻扬看着她一脸无奈,“要不去我那里休息一下。”这样的邀请对于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来说或多或少有些唐突。

    褚唯一自然是不好意思。

    “李校长是我母亲的同学。”

    “我不是那个意思,都是d中校友,我怎么可能把你当坏人呢。”褚唯一抿了抿嘴角,“那就打扰了。”

    他提着她的行李箱,褚唯一听话地跟在他的身后,正大光明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

    他的房间在顶层,湖景房,房间很宽敞。

    这家酒店是会展的合作方,这次绝大多数参展的人都住在这里。

    宋轻扬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好递给她。褚唯一注意到他的手,手指修长很漂亮,骨结非常漂亮。“谢谢。”

    宋轻扬转移视线看向一旁,早上走的时候,没有让保洁过来打扫,房间有些乱。“你和朋友联系了吗?”

    “联系了,不过她现在还在忙,要过一会儿才能过来。”

    宋轻扬脱了西装外套,里面穿着白色衬衫。褚唯一看着他,心里有了比较,他比她之前相亲的那些人要帅气多了,关键是给人感觉很舒心。

    想想宋轻扬这样的人是不想要出来相亲的。

    “还有什么东西丢了吗?”他问。

    褚唯一拧眉,一脸的悠远,丢钱不要紧,可是那些证件补办好麻烦。“身份证、□□,这回真的是破财消灾了。”

    宋轻扬看着她皱眉的样子,不觉一愣。

    “我都担心我会不了d市了。”她叹了一口气。

    宋轻扬笑起来,良久才说道,“没关系,到时候我开车带你回去。”他说这话时五官舒展,清隽柔和。

    潇潇下了实验室才看到她的信息,赶紧过来找她。

    “身份证都能弄掉,你这么大的人让我说你什么?”潇潇恨铁不成钢。“现在怎么办?”

    褚唯一蔫蔫地吃着面,碗里放了很多辣椒,“没办法,这次回去重新办一张。”她的脸色微微泛着苦涩。

    潇潇又问道,“刚刚那位帅哥是谁?”

    褚唯一戳着白米饭,“前些日子参加校庆认识的,校友。”

    潇潇若有所思,“他乡还能相遇,你们缘分不浅。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褚唯一嚼着面含糊不清地说道。

    “要是有感觉的话就行动呗,我觉得吧,现在这个社会,女孩子不能太被动,爱情不能等来的。”

    褚唯一不说话。

    “难道你还想继续相亲?”

    “唔,我三个月已经见了十个了。”

    “哈哈哈哈,我只能精神上表示同情你。”

    褚唯一叹了一口气。对于感情,她敏感又懦弱,心底似有一堵墙,坚不可摧,谁也无法走进去。

    褚唯一在s市并没有停留很久,她只待了一个星期,和出版社的编辑碰了头,做了一些活动。在会展转了半天,不由得会想到宋轻扬,这么大的会展,他是怎么办好的?

    中间一天,潇潇陪她去了东方明珠,俯瞰着黄浦江,她突然想到了小时候很喜欢看的一部电视剧《老房有喜》,和潇潇说到这个细节,潇潇感慨,“我该说你记性好呢,还是你太念旧了。这片子都多少年了,你都还能记得。”

    “前些日子,我还看到一条新闻,说是当时拍摄的地方现在变成一家公司办公处了。”她边说边翻着杂志,目光突然被手边的杂志吸引了。

    “怎么了?”潇潇也看过来,封面上正是宋轻扬的照片。“还说没什么?金融才子,德国留学归来,海龟,背景不错。这次会展就是他承办的,年轻有为啊!”

    “他同李叔叔也认识。”

    “这样更好,知根知底。”

    “你想多了,可以去写小说了。”

    “亏你还是写小说的,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

    “我明天下午就回去,买了汽车票。”

    “哎,时间过得真快,一个星期而已,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见。”潇潇感慨着,两人同在北方求学,潇潇研究生考到*。中间两人两年没有再见。

    “没事,我回来了。”

    回来了,也许,不会再走了。

    晚上,褚唯一收到一条信息。

    “我同事月底开车从s市回d市,你不方便的话可以和他回来。”

    那天他们留了号码,一直没有联系过。

    褚唯一给宋轻扬回了信息。

    “谢谢你,我买了汽车票。”

    宋轻扬握着手机,沉静的面庞浮着笑意。指尖在屏幕上来来回回,编辑着回信。

    那边很快又来了一条。

    “宋同学,那天谢谢你了,等我回来我请你吃饭。”褚唯一暗暗告诉自己,自己只是单纯地想要表示感谢,没有别的意思。

    宋轻扬看着她的回信,他微垂着脸,屋内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衬着他明朗的无官,“好,我等你。”

    褚唯一看着他的回复,莫名地流过一阵暖意。

    助理在三米处看着这位宋经理,他一阵诧异,宋经理竟然在发信息啊!她跟着他两年了,还是第一次见他发信息。助理好奇宋经理到底和谁发短信呢?

    这一年d市的夏天似乎来得特别早,还没有到立夏时节,气温已经飙到35度了。

    从上海回来一个多星期后,褚唯一给宋轻扬发了信息,两人约好了时间。

    褚唯一为了赶稿子连着几晚通宵达旦,刚刚交了稿子,这两天心情舒畅,只是气色有些差,黑眼圈遮都遮不住。出门前,她特地摸了一层bb霜,这些东西效果还真不错,终于可以出去见人了。

    到了那家菜馆,宋轻扬已经到了。她看了看时间,离五点半还有十六分钟。

    “你怎么来这么早?”褚唯一坐下来随意地问道。

    宋轻扬的声音都是愉悦的,“公司正好在附近。你呢?怎么过来的?”

    褚唯一笑说道,“打车过来的。运气好,出门就有车。”

    宋轻扬指尖轻轻敲了一下桌面,“你在北方有没有考驾照?”

    “没有。”当初是准备去考的,可是一直没有时间就没有去考。“我最近准备去报名,不过身份证还没有办好,要等一等了。”

    “我表妹前段时间刚刚考完,听她说,现在考试比以前难了。”

    褚唯一面露苦涩,“我有拖延症,总要到最后才去。”

    宋轻扬笑出了声,“不急,听说要改八月底。两个多月的时间应该能考出来的。”

    褚唯一皱了一下眉,“我协调感不好,不知道要学多久。”太笨了,不知道要考多少次。

    宋轻扬眉宇温和,眼藏笑意,“那也不见得。”

    吃晚饭,褚唯一拿钱包准备结账时,宋轻扬已经先一步买单了。

    “说好的,我请你。”褚唯一默默地拧着眉。

    “以后有机会的,第一次怎么能让你买单呢。”他回眸看着她,眸光清亮。

    褚唯一抿着嘴角,没再说什么。

    这时候一旁有人来买单。

    “褚小姐——”身后有人叫着她的名字。

    褚唯一回头,就看到上次见的律师于辰站在前方。

    于辰的目光看向宋轻扬,眸光里闪烁着什么,嘴角忽而一笑。

    褚唯一看到了轻蔑,她动了动嘴角想解释什么,最后还是咽下去了。

    宋轻扬也注意到了。

    于辰淡淡地笑笑,“嗯。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褚唯一机械地说道。唔,她想撞墙了。

    “不解释一下吗?”宋轻扬问。

    褚唯一脸红,算了,于辰误会就误会吧,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她嘴上却说,“下次我再去道歉。”

    宋轻扬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往前走了。

    褚唯一还站在那儿,不明所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