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九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自从上次宁宁给她打了电话之后,褚唯一就想着去郗家,前两周她一直有事,拖到这周六才过去。

    天气越来越热,从地铁出来后,走了十多分钟,阳光炽烈,她有些睁不开眼。进了小区,她仔细地看着标识牌来到郗家门口。

    褚唯一按完门铃,站在铁门口,看着院子的景物,好像又多了很多盆栽。

    不一会儿,一个小身影冲出来,“是姐姐来了——姐姐——”

    宁宁打开门一把扑到褚唯一身上,褚唯一抱起他,他好像又长高了,还胖了。孩子满脸的笑意。天热,宁宁头发也剪了,头顶留了一个圆形。

    郗清远跟在后面,“来了。”他注视着她,欲从她手里接过宁宁。

    褚唯一笑着打了招呼,“我抱得动的。”

    宁宁也说道,“对啊,我也不胖。”

    郗清远笑了,“已经是肥胖儿了还不胖。”

    褚唯一替小弟弟回道,“是虚胖。”

    宁宁高兴地说道,“对!虚胖!姐姐,我给你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咱们进去。”

    郗父和阮母一直在等她,许久不见,两位长辈也是掩不住的喜悦。

    郗父五十多岁,不过保养的好,根本看不出实际年龄,郗清远的身形像他。“唯一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好啊?”

    褚唯一点点头,她熬夜熬多了。

    “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

    褚唯一照做了,一旁的宁宁也跟着做。

    “多喝水,回头吃点苦瓜,不要熬夜。”郗父是中医,现在是副院长。

    褚唯一连连点头,“可是苦瓜能换别的吗?”

    “回头我写下来给你,让清远去配好了,你平时泡水喝,很方便的。”

    “谢谢伯父。”

    宁宁忙问道,“爸爸,我呢?”

    郗父叹了口气,“你啊,少吃肉和零食,多吃蔬菜。”

    宁宁嗷嗷地叫起来,“要肉肉,不要吃蔬菜。”

    一室欢乐。

    阮莹坐在褚唯一身旁,“是不是工作很忙?”

    “没有,工作还好。”

    “那是在忙写作吗?”阮莹问道。其实她也是在半年前才知道女儿写书的事,还是从同事口中得知的。

    “已经交稿了,最近我很清闲。妈,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没事,已经好多了。”

    郗父却说道,“你妈也是不听我的话,连上了三天两夜的班,还以为自己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呢。”

    阮莹年轻时就是这样,她和褚父都是事业型的人,谁也不为家庭牺牲一点,所以最后那个家才散了。

    午后,郗父去书房,郗清远带着宁宁去午睡。褚唯一和阮莹在客厅,安宁幽静,家里的植物散发着清新的气息。

    “上次见的那个律师后来有联系吗?”阮莹开口。

    褚唯一正在玩着宁宁拿给她的魔方,郗清远很快就能弄好,她却不行。“妈——”褚唯一正视着她。小时候很多人说她像妈妈,她很高兴,因为她觉得她的妈妈是个大美女,可是后来她越长越像爸爸,别人又说女儿像爸爸有福气。

    可她的福气在哪?家散了,奶奶也离开了。

    “我自己会留意的,所以你们不要再给我介绍了。”她知道她见得一些人是母亲这里介绍过去的。

    阮莹眉心一拢,“唯一,你二十六岁了。我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你都两岁了。”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啊,而且这种事情勉强不来的,得看缘分。”

    “你们都不急,我们可急的睡不好了。清远也是,你也是。”阮莹叹了一口气。“还有,老房子也快拆迁了,到时候搬过来跟妈妈住好不好?”

    该来的还是来了。

    褚唯一早已想过回答,“妈,我之前有去看过房子,已经交了定金。”

    “什么时候的事?”阮莹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褚唯一咽了咽喉咙,“二月份。”

    “竟然这么久了。”

    “你哪里来的钱?”

    “稿费,还有奶奶留给我的钱,剩下的我准备贷款。妈,你不用再给我什么。奶奶的那套房子后续会有一笔拆迁款。”

    阮莹失笑,“唯一,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是吗?”

    褚唯一没有说话。

    “好吧,你想那样就那样吧。”阮莹扯了一抹笑,“不过以后买房的事和妈妈说一下,你还是个孩子。”

    褚唯一笑笑。

    褚唯一在郗家呆了一天,临走时,宁宁哭的惨兮兮的,一直嚷着姐姐不走。郗清远送她出门。月色清幽,马路寂静。

    两人一路无话,走到小区门口。褚唯一说道,“你回去吧,我自己去坐车。”

    郗清远看着她,“也不是多远,我送你去地铁。”

    褚唯一没再说什么。突然间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快地跑出来,从她的脚步穿过。褚唯一吓的脚步一乱,幸好郗清远拉住她的手。

    她惊的一身冷汗。

    “是野猫,小区有十几只野猫。”郗清远说道,她的手腕细细的,他一只手就圈住了。

    褚唯一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她喃喃道。

    郗清远笑,“你以前胆子不是挺大的吗?”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郗清远缓缓松开手,褚唯一抿抿嘴角。“那是以前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

    郗清远默了一下,“那份勇气还能找回来吗?”他的眼底闪着幽暗的光泽。

    褚唯一一愣,“找不回来了。”

    到了地铁站。郗清远拿出一张纸,“药方,你留着。明天我去医院帮你配齐送过去。”

    褚唯一连连摆手,“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家附近有药房,我自己去配就好了。我走了,再见。”

    再见,郗清远!

    郗清远看着她消瘦的背影,那年夏天,她奶奶去世一个月后,她一个人躲在家里流泪。他去找她,她问,“郗清远,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他没有回答她。

    “我这样的女生你会喜欢吗?”她低若尘埃的声音,他听见了。

    他一直没有给她答案。

    那时候他的父亲和她的母亲已经再婚,他是她名义上的哥哥。

    褚唯一垂头丧气地回到家,累啊,累啊,带孩子真的是件体力活,不过今天都是郗清远在照顾孩子。看不出来,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竟然也会愿意带孩子。宁宁真得很可爱,肉呼呼的。不知道长大了会是什么样。

    郗叔和郗清远都那么帅,小家伙肯定也是个帅哥。

    她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几乎都是宁宁的单人照,只有一张郗清远抱着他的照片。褚唯一目光微沉,放下了手机。

    周一,褚唯一去报社,手臂又酸又痛,提不上劲,抱孩子的后遗症。

    唐薇来到她的身旁,“嘿,小道消息,宋轻扬有女朋友了。”

    褚唯一转脸,“你怎么知道的?”

    唐薇指了指前方的人,“她昨天出去吃饭碰到的,女朋友很漂亮,身材超级赞,及腰长发,女神级的。”

    褚唯一目光凝注了,怔愣了一两秒,她才扯了扯嘴角,“他有女朋友了也没有奇怪的啊。”

    唐薇叹了一口气,“羡慕嫉妒恨啊。”

    褚唯一嘴角扯了一个笑容,“没关系,你的在后面呢。”

    一个上午,褚唯一忙着写稿修照片,对着电脑,眼睛越来越迷糊。她习惯性的揉着眼角,就听到对面人说着话。

    “唯一,你眼睛怎么了?哭了?”同事一惊一乍的声音,惹得大家看过来。

    她有些不适应,“可能是对着电脑太久了,有些痒。”

    “还以为你哭了呢。工作归工作,宋轻扬那么的人啊,你别放心上。”

    褚唯一:……

    因为眼睛疼的关系,她午饭也没有什么食欲,随便吃了几口应付一下。到了下午,她的右眼越来越肿。

    褚唯一知道自己是过敏了。

    唐薇看到她这样,拿出手机拍了照片。

    “没良心。”褚唯一吐槽。

    “你还是早点去医院看看吧,下班我帮你刷卡。”

    褚唯一并不在意,这种情况她以前也有过,回头去药房买点过敏药还有眼药水就可以了。

    晚上回到家中褚唯一整理照片,那天的照片已经都处理好交给美工部了。她一张一张翻着照片,最后停留在宋轻扬照片上,她定定地看着,照片拍的角度很好,侧着脸的他,线条俊美柔和,一束光芒从他面上打过,帅气清雅。

    再多看几眼都没有用了,人家已经名草有主了。

    □□有人发来信息,是潇潇:一个人?

    褚唯一:是啊,在家里。

    潇潇:那位宋先生后来怎么样了?(八卦啊)

    褚唯一:他有女朋友了。

    潇潇:你问了?

    褚唯一:同事看到的。

    潇潇:那真是可惜了。心情不好啊?

    褚唯一纳闷了,明明隔着电脑,她什么时候变成神棍了?

    潇潇:感情的事有些人很轻松就能得到,有些人却要历经千幸万苦。唯一,许绍毕业后要回d市。

    褚唯一微楞:那你呢?你还会跟他走吗?

    潇潇:我还不知道。

    潇潇是广东人,父母一直希望她能回去的。她和许绍从大学就开始谈了,考研时,许绍报了复旦,她便报了交大。这样的感情如果最后还是无法在一起,她真的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不过如果能来d市也挺好的,她就多个伴了。

    和潇潇聊完,褚唯一将宋轻扬的几张照片打包好,发到他的邮箱了,她想说些什么,打来打去,最后只覆上两个字,谢谢。

    回到d市之后,她和他偶然地接触,翩翩公子,褚唯一也只是普通人。对他有感觉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怪相遇太晚。

    褚唯一有些心痛。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