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七月。d市迎来了最热的时段。

    这一段时间,褚唯一都没有再去相亲,她也乐得轻松。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要提到相亲,她就有莫名的压力,心情瞬间变得沉重下来。

    禇唯一周六周日开始去学驾照了,正好碰上了学生大部队。师傅教了一遍倒库,她演示一遍什么都忘了。那些学生对她很照顾,褚唯一倒库是他们手把手教的。

    果然,她是老了。

    她也只有放假才有时间去,五天一晃,感觉又没了。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同学走了,褚唯一也渐渐有些着急。

    倒库依旧一塌糊涂,甚至有次直接把车开到铁栏杆上下不来,惹得大家齐齐看过来。教练扯着嗓子喊,“刹车!你刹车怎么不踩!”

    褚唯一那时候刹车和油门已经傻傻分不清了。

    烈日炎炎,褚唯一来的第三个周六,练车场又来了一批新学员。

    一辆轿车直接开进来,禇唯一认得那车,车上的人走下来。

    褚唯一正站在阴凉处,目光看过去。宋轻扬带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过来,她慢慢转身走到别处。

    后来,褚唯一才知道,那个男孩子是他的表弟,高三毕业,刚刚从国外旅游归来。邱天和她是校友,也是d中毕业的。

    褚唯一正在犹豫要不要报名下周的考试,手机短信铃声响了一下。

    “刚刚在练车场看到个人很像你。”署名:宋轻扬。

    褚唯一看着那行字,犹豫着要不要回复。

    那边有人喊道,“褚唯一到你练车了。”她将手机放进包里,绕s弯时方向盘少打了一圈车子差一点开到水沟里,吓得后排坐的人嗷嗷的叫着。

    下了车,她腿软。这要考试可怎么办呢?

    褚唯一垂头丧气,喃喃细语,太笨了!太笨了!

    宋轻扬走到她身边时就听到她说的话,他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想到刚刚惊醒的一幕,他的脸也沉下了几分。

    “褚唯一——”

    突然听到有人叫她,褚唯一吓了一跳,一抬眼看到他,“喔,宋轻扬——”她的语气不冷不热。

    宋轻扬见她脸色微微泛白,额角沁着汗珠。他知道其实刚刚她看到他了,宋轻扬也不揭穿她,自从那次采访后,两人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联系过。

    “我送人来练车。你学的怎么样了?”

    褚唯一苦下脸来,“不好,倒库进不去,s弯压管子。”

    宋轻扬微微翘起了嘴角,“考试就不一样了,平时练习不好的基本上都能过。”

    褚唯一眸光一亮,“是吗?你以前也这样?”

    宋轻扬轻轻咳了一下,“我练了一天就去考试了。”

    褚唯一有种暴走的状态,不想和他说话了。她仰着头只觉得宋轻扬似乎在晃动,“喂,宋轻扬,你别动,我眼花。”

    一阵天旋地转,她渐渐软下来。

    宋轻扬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才避免她与大地亲密接触。

    “褚唯一——”宋轻扬紧张地叫着她的名字。

    褚唯一想睁开眼,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邱天看到情况连忙跑过来,“哥,什么情况?”一副你做了什么的表情。

    宋轻扬抱起褚唯一走到车上把她放在后座,“中暑了。”

    “哥,你认识她啊?”邱天一脸的八卦。

    宋轻扬抬眼,“你不去练车?”

    “我这么聪明需要怎么练?”邱天瞅着褚唯一,“她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你们怎么认识的?”

    “男孩子内敛多听少说话。”宋轻扬回复道。

    邱天一脸的不屑,“哥,你得多晒晒太阳,人才能阳光点,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

    宋轻扬拧开矿泉水,托着褚唯一的脑袋,褚唯一下意识地喝了几口,人也慢慢缓过来。

    人是清醒了,不过她想撞墙。

    车上凉凉的空调吹着,有个陌生的声音絮絮叨叨。

    “邱天!”

    “干嘛?”

    “你很吵!再吵下车!”

    邱天不说话了,他害怕宋轻扬。回头看褚唯一,褚唯一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缓缓睁开眼。

    “你醒了?”邱天调转身子,“你中暑了。”

    “谢谢。”褚唯一张了张嘴角,眼睛四下瞄了瞄。

    “不客气。”邱天一脸的坦然。

    宋轻扬:……

    褚唯一看向宋轻扬,“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下午练车。”

    宋轻扬皱了皱眉,“今天最高温度,39度,室外可能还不止。”

    褚唯一一脸黑线。

    “邱天傍晚会过来练车,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和他一起?”宋轻扬沉声说道。

    “那时候教练下班了。”

    邱天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哥哥,他怎么不知道他有个安排。

    “用我的车。”宋轻扬懒懒地说道。

    邱天整个人都振奋了,“我有时间,美女,你有时间吧?”

    褚唯一还没有反应过来。

    邱天继续说道,“我下周二考试。”

    “你今天才来,下周二就考试?”褚唯一愣住了。

    邱天甩甩头,“我和你不一样,我就来熟悉一下考场的。”

    褚唯一:……

    他哥的车可宝贝了,一直没给他碰过,这回竟然愿意给他练车,邱天打量着褚唯一,有□□!

    褚唯一犹豫着,她和他好像也没有熟到这个地步,这样好像她又欠他的了。她想咬咬牙不接受。

    可是当她想要开口时,宋轻扬的目光让她情不自禁地改了主意。

    她对这款洗发水完全没有抵制。哎,自控力太差。

    “那就麻烦你了。”

    宋轻扬把水递给她,“你中暑了,多喝点水。我先送你们回去。”

    褚唯一点头,“我去拿我的包。”

    室外一片火热,皮肤有些刺痛。她去拿包,和同伴告别。

    “褚唯一,那是你对象啊?”

    褚唯一:……

    宋轻扬的对象是女神级的,不是她这样的小家碧玉。

    褚唯一以为傍晚学车,就是她和邱天两个人,不想宋轻扬亲自过来。他不忙吗?

    邱天开着他的车满场跑,“学姐,你不用紧张,平常心对待,这种考试没什么难度的。”

    褚唯一连连点头,年轻就是自信。

    宋轻扬站在远处的大树下,邱天直角拐弯过去时,还喊了一声,“哥!”

    宋轻扬没有理他。

    邱天吹了一个口哨,“我哥真酷!他高中时也这样?”

    褚唯一认真地思索了一下,“我那时候不认识他。”

    车子刹车停下来。

    “什么?”邱天一脸的不可置信。

    褚唯一转头看着他,一本正经道,“侧方位不是在这个点停车的,你超过线了。”

    邱天一声叫,“靠!”

    大概有一种在感情上天生注定的迟钝,比如,褚唯一。

    褚唯一开着宋轻扬的车,心里很不踏实,生怕把车撞到哪里。尤其是宋轻扬还坐在副驾上。

    慢悠悠地绕过了s弯,褚唯一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宋轻扬侧首,“你不用绷得这么紧,身体放松。”

    褚唯一哪里能放松下来,标准的小学生坐姿,腰杆子挺得笔直。

    “哥,你别说话,不然学姐更紧张。”还是邱天懂事。

    宋轻扬沉默了,等褚唯一终于顺利通过了四项,她眉眼舒展开,“我没死哎。”

    宋轻扬侧头看着她,眸光缠绵。

    褚唯一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口干舌燥。宋轻扬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很迷人。

    “嗯,你一直是活的。”宋轻扬轻飘飘地回道。

    邱天从后面探身过来,“你刚刚侧方位停车,方向盘打早了。”

    宋轻扬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回去吃饭吧。”

    褚唯一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们吃饭,你们想吃什么?”

    “我都没有食欲。”邱天倚在后座上。

    褚唯一早就饿了。

    “学姐,要不到你家,你随便弄点面条什么的,我不在乎。”邱天提议。

    宋轻扬一脸的平静,“方便吗?”

    褚唯一哪能说不方便,“那好。”

    宋轻扬慢条斯理地下车,和她交换了位置。车子熟门熟路地开到她家门口。

    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陈旧的铁门已经上了锈,墙上爬满了绿油油的藤蔓。

    “学姐,你家原来住这里啊。”

    褚唯一笑笑,“你们随意。”

    两人随她进屋,房子里的家具都有实木,看得出来有些年代了。“我去给你们倒水。”

    “不用麻烦了。”邱天喊道。

    褚唯一端着水进来,宋轻扬正打量着墙上的照片。半壁的照片墙,大都是她和一位老太太,最中间是她和老太太相依的照片,她的笑容满是阳光。

    褚唯一把水杯递给他,“这是我奶奶。”她顿了顿,“高一那年,她去世了。”

    “你们感情很好。”宋轻扬说道。

    “我是我奶奶一手带大的。”褚父学的地质学,小时候经常在外跑,甚至她出生半个月后,他才从外地赶回来。所以妈妈是有怨的。

    高一,宋轻扬眯了眯眼,原来那时候是因为她奶奶去世了。

    “学姐,你养着的这是什么鱼?”邱天好奇的问道。

    宋轻扬和她都走过去。

    “接吻鱼。”宋轻扬回道。

    “可是怎么不接吻了?”邱天问。

    褚唯一也苦恼,“之前都接吻的,就这段时间开始的。不知道是不是吻多了?”

    宋轻扬一脸的黑线,突然间他的脚边冒出一团软软的小东西,“喵——”

    褚唯一蹲下身子,摸了摸大喵,“我的猫,大喵。”

    宋轻扬手指握了握,“你家很热闹。”又是鱼又是猫,也不怕打架。

    大喵似乎对宋轻扬很亲昵,竟然粘着他。

    褚唯一感叹,“大喵是女孩子,果然异性相吸。”

    宋轻扬眉眼直抽,他清了清嗓子,“是吗?异性相吸——”他看着她,猫倒是聪明,怎么主人的反射弧那么长。

    褚唯一说道,“我去冰箱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邱天来到室外,葡萄藤结满了葡萄,邱天抬首摘了一颗葡萄,还不是很甜。邱天往秋千架上一坐,宋轻扬走过来,“哥,我现在怀念小时候。”

    宋轻扬手扶着秋千架,目光深远,他随手晃了几下,“下来,那么重也不怕把秋千坐断了。”

    “又不是你家的。”邱天反驳,再看到他哥冷如刀锋的目光之后,他跳了下来,“占有欲!”

    晚饭褚唯一煮的馄饨,用的乌鸡汤做的锅底,味道鲜美,邱天赞不绝口。

    “学姐,这馄饨真好吃。”刚刚说没有食欲的人吃的二十个馄饨。

    褚唯一噙着笑意,“我在厦门旅游住的那家酒店餐厅的馄饨就特别有嚼劲,后来我去问了大厨,大厨交了我。馄饨皮很有嚼劲,汤是乌鸡汤,美容养颜。”

    邱天正在抱着碗喝汤,一听是乌鸡汤,“我这个小鲜肉哪里需要美容养颜。哥,你多喝一点。”

    宋轻扬气场十足,看着褚唯一,“我和你同岁。”哪里老了。

    褚唯一眯着眼笑起来,“你一点都不老,只是少年老成吧。”

    少年老成?这是还不是变相说他比实际年龄老。

    宋轻扬凝眉,“褚唯一,我比你大四个月。”

    褚唯一不明所以,“我知道啊,上回采访你时,我提前做了功课,你是双子座的。”

    邱天加入话题中,“双子座的人就像谜一般,花心,见异思迁。”

    宋轻扬终于觉得自己和他们不在一个频道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