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十一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一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晚上,夜深人静,褚唯一浑身疼,练车练的,她甚是还有种床在晃动的感觉。练车太猛,走火入魔。

    褚唯一辗转反侧,大脑里不停地浮现出宋轻扬的面孔和声音。

    她越想越烦躁,突然一个想法蹦出来。

    宋轻扬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从上海偶遇,到采访他,再到他练车,他们根本不熟,可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帮她。难道仅仅因为看李校长的面子?

    难道他对我有意思?

    他看上我了?

    褚唯一盘腿坐在那儿,越想越乱,只好给潇潇发去语音。

    “潇潇,你说一个男人无缘无故地对一个女人好,是不是喜欢那个女人?”

    潇潇直到十一点才回复。

    “谁对你好了?”

    “宋轻扬!”

    “我就知道那家伙心怀不轨,你不是说他有女朋友了吗?唯一,有家室的男人咱不要。”

    “不要不要,可他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帮我啊。”

    “你是不是对他有感觉了?”

    “和他在一起很轻松,完全不像之前相亲见的那些人。”

    “完蛋了,褚唯一,你动心了。”

    “那怎么办?”褚唯一嗷嗷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问清楚了!直接一个短信过去,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有,就当普通校友。没有,你就上!”

    可是这不是她的风格啊!

    褚唯一又失眠了,为了个不确定的男人失眠了。她曾经很快,怕遇不到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那个人。

    郗清远过来给她送中药时,就见她气色不好。

    两人坐在大厦附近的咖啡厅。

    褚唯一刚要点咖啡,郗清远开口,“睡眠不好怎么还喝咖啡,喝果汁吧。”

    褚唯一点点头。

    郗清远把药包递给她,“每天一包泡水喝就可以了。”

    褚唯一打开一看,袋子里竟是一小包一小包包好的。“谢谢。”

    “阮姨说你考驾照了?”郗清远细看着她,瘦了也黑了。

    褚唯一一脸痛苦,“后天考试。”她皱着眉,脸上写满了担忧。

    郗清远笑了笑,笑声悦耳,“不要给自己压力,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问题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怎么能不紧张呢。

    药包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这里面都有什么?”

    “首乌藤、合欢皮、墨旱莲、仙鹤草,对睡眠很好。”

    褚唯一默默地念着,“中药名字都那么好听。其实,小孩子取名从中药里挑就好了。”

    “学中医的同学有几个刚刚生孩子,名字确实从中药材里取得。”

    褚唯一眨眨眼,“叔叔怎么当初没有帮你取个中药名?”

    “我妈是不想我做医生的。”在外人看来,医生职业稳定,收入也不低,可是忙起来,家庭有时候根本顾不上。“宁宁出生时他倒是列了几个名字。”

    “叫什么?”

    “远志、紫苏、苏木。”

    褚唯一喃喃念着,“郗远志,郗紫苏、郗苏木。”她顿了顿,“还是你们的名字好听。”

    郗清远,郗宁远。

    褚唯一安静地喝着果汁,郗清远还是一样,面前放着一杯白开水。

    她看过他穿白大褂的样子,即使带着口罩,还是掩不住的帅气。上回听说医院很多护士女医生倾心于他。

    “唯一——”郗清远轻叩了一下桌面。

    褚唯一恍然恢复,“我最近老走神。”

    “考试的时候不要走神就好。”郗清远难得打趣她。

    回到办公室,褚唯一刚坐下,唐薇就蹭过来,“刚刚那个帅哥是谁?唯一有情况啊!”

    褚唯一苦涩地笑笑,“家里的亲戚?”

    “亲戚?”唐薇挑眉,“那结婚了吗?”

    褚唯一摇摇头。

    “做什么的?”

    “外科医生。”

    “哇,这职业好,制服诱惑。他多大了?”

    “比我大两岁。”

    “你竟然还有这样的亲戚,以后看病不愁了。”

    褚唯一总觉得这话怪怪的,可也说不出哪里怪。

    第二天褚唯一请了一天假去驾校集训。

    晚上,回了家,沐浴之后,褚唯一开始抄经。临时抱佛脚,她需要静心,还有虔诚的祈祷,请菩萨保佑她y-i次忄通过。

    邱天给她打来电话,知道在抄经,哈哈大笑。“学姐,咱不能这么迷信。”

    褚唯一义正言辞,“这不是迷信,是信仰。”

    邱天笑得肚子疼,后来把这事告诉宋轻扬。“哥,学姐真可爱,还抄经,难怪二十六了还没有男朋友。”

    宋轻扬懒懒地回道,“二十六怎么了?不大不小。”

    “我又没说你。你二十六没关系,她二十六就有关系了。”邱天腹诽着。

    宋轻扬第二天提前下班去了驾校练车场。褚唯一果然还在,邱天坐在一旁和人聊着天。

    他坐在车里,五点整教练收车下班,褚唯一终于下车了。邱天替她拿包,两人说着话。

    褚唯一笑了笑,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我哥来接我了,一起走吧。”

    “你哥对你真好,果然还是有哥哥好。”

    “那是,我哥小时候不肯带我玩,现在良心发现了,估计是我要出去读大学,他良心发现,现在有机会就对我好了。”

    褚唯一点头,“距离产生美。”

    两人走到车前,褚唯一坐在后座。

    宋轻扬从后视镜看着她,见她眉宇不像前几日那样,就知道她今天练得不错。

    邱天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宋轻扬拧着眉,怎么这么聒噪。“褚唯一,

    褚唯一在中途下车的,她要去买东西。“我先走了,宋轻扬,谢谢你。邱天明天见。”

    “再见。”邱天挥着手。

    宋轻扬看着她,“明天要是有情况打电话给我。”

    褚唯一惊讶,“你要帮我找关系zu0'b-i吗?”

    宋轻扬拧眉,“你想多了。”

    褚唯一呼了一口气,“zu0'b-i被抓到,我就不能考试了。”

    宋轻扬说道,“怕你紧张,看来你调节的很好,都会开玩笑了。”

    褚唯一赧然,她真不是开玩笑。

    第二天,天气晴朗,眼光炽热。从模拟到考试,一路紧张与忙碌。不过结果是美好的,褚唯一过了。

    完美!

    她背着包走出考场,看了看手机,有几条广告短信。先给教练打了电话,教练一听她过了,“连说那就好那就好。”

    褚唯一感叹,教练就那么不相信她的实力吗?考完的人大家渐渐都走出来了。褚唯一一直没有见到邱天。

    一个小时后,邱天姗姗来迟。

    “邱天,过了吧?”她随口问道,他肯定没有问题的。

    邱天沉默再沉默。

    褚唯一递了瓶水给他,“别装了。”

    邱天垮着脸,“学姐,我倒库死了,然后重新考四项,侧方位停车压线了。”

    褚唯一:……

    晴天霹雳,不可置信。

    褚唯一一时间没有安慰的话了。

    邱天闷闷不乐,她赶紧给宋轻扬发了一条信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宋轻扬直接打来电话,“怎么样?”褚唯一走到一旁,“宋轻扬,我考过了,90分。”

    “恭喜。”他的心情也随之轻快了。

    “坏消息就是邱天没过。你要不要去安慰他?”

    宋轻扬在电话里笑了,“他没事,是该受挫。我就担心你。”

    褚唯一怒,怎么大家都不相信她。“我心理素质好。”

    宋轻扬又笑了,“是的,你有菩萨保佑。”

    褚唯一:……

    “庆祝你考试通过,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褚唯一内心波动,唔,这位校友真是个大好人。

    邱天:你们忘了我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