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十八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八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d中是d市最好的一所高中,每年这里都会向全国各所名校输入不好学生。

    这一年,褚唯一以高分考入d中,却没有任何喜悦。中考结束,父母离异,她感觉到天崩地裂。

    爸爸妈妈的深情是那么的肃然。

    “唯一,爸爸和妈妈已经不适合生活在一起了,所以我们决定离婚。”这是她妈妈对她说的。

    褚唯一不解,爸爸妈妈不是很相爱吗?他们已经在一起十几年了,为什么就突然不适合了?可是她失了力气,问不出来。

    后来,爸爸又出差了,妈妈搬离了家。奶奶没有多说什么什么,只是背着父母,无声地叹着气。

    褚唯一最终选择去奶奶那里。

    褚父是从事地质研究,褚母是医生,从小褚唯一就很乖,知道父母工作忙,她的学习从来不要他们费心。

    父母离异后,褚唯一跟着奶奶生活,那一年的时间,在老太太的陪伴下,她慢慢从父母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

    不过,她的性子也变得沉静了许多。

    宋轻扬高中时学习一直很轻松,成绩却很好。那时候体育课活动课,他几乎都在球场上,肆意潇洒。

    入学后的每一次考试,宋轻扬一直都在第一考场,而褚唯一因为高中物理的难度加深,渐渐也有些吃力,成绩一直在三四五考场徘徊。

    高中的生活总是过得飞快,在每日八节课的固定模式下,高一一年就这么过去了,平淡又疲惫。

    到了高一下学期期末考,正直六月,那几天d市大雨不断。

    宋轻扬在考前五分钟到的,待他坐下之后,他发现他前面的人还没有来。宋轻扬的视力很好,检测有5.2,他看到桌角贴的名字——褚唯一。

    他有些印象,上一次全校大会教导主任报过她的名字,好像是参加什么作文比赛得了一等奖。

    “叮叮叮——”考试铃声拉响,监考老师开始发试卷。

    教室陷入了沉寂。

    宋轻扬正在寻思着前面这位是不是不来考试了,门口突然一个身影匆匆走进来,“老师,我迟到了。”

    她的声音很轻,宋轻扬抬头望过去。

    一个清瘦的女生,穿着校服,衣服湿了大半。

    老师可能也认识她,对她说道,“开始考试了,下场早点来。”

    褚唯一的目光往他的方向看过来,他知道她在找座位,可一眼莫名地让他心头一紧。后来宋轻扬才反应过来,就是那一眼,才让他失了心。

    她拉了拉座椅,动作很轻。坐下来后,她的背脊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桌子,桌子微微晃了一下。

    她的马尾在滴水,后背湿了一大片,宋轻扬甚是看到了她的内衣带子的形状。他快速地撇开眼,窗外,雨水就像一道天然的水帘。

    脸微热。

    什么大珠小珠落玉盘,他记不得了。他知道心脏突然加快速度跳动着。

    “大家认真审题不要东张西望。”老师沉声说道。

    宋轻扬低下头,心跳猛地一阵跳动。

    不到一个小时,他便写完了所有的答题。他听到她在咳嗽,不知道是不是淋雨的关系,她的桌子微微晃动着。

    那一次,他没有提前交卷,耐心地等着铃声。

    她一直低着头,草稿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演算。

    宋轻扬看到了,倒数第二题,她中间一步写错了。

    一个半小时很快过去了,考试结束。

    “试卷从后向前传一下。”

    宋轻扬接了后面同学传来的试卷,他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头,“同学——”

    褚唯一回头,眼角下垂,目光只注视着试卷,快速地拿走,压根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雨,渐渐停了。

    褚唯一收拾着书包,有人走到她身边,应该是她班上的同学。宋轻扬慢慢悠悠地拎着包站在座位上。

    “褚唯一,你今天怎么迟到了?”

    “我奶奶身体不好,住院了。”

    “啊!那你怎么办?这几天都要考试啊?”

    “我晚上去医院陪她。”

    ……

    当天下午的英语考试,宋轻扬就没有再见到褚唯一。他纳闷了。看着前面空空的座位,考试时几次失神,老师几次来敲他桌子。

    一连三天,褚唯一都没有来考试。

    直到最后一场,那天考的是政治。褚唯一出现了。

    她依旧最后一个进的教室,那天她没有再穿校服,而是换上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那么的干净,她的长发披散着,额角用黑色的夹子固定住。

    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考试上,只有宋轻扬注意到了她。

    她的袖子上别着黑色的孝布。

    宋轻扬怔住了,大脑像被人敲了一下,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她轻轻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那一场考试,褚唯一提前交卷了,匆匆来匆匆去。

    考试成绩出来之后,开始分班。宋轻扬自然而然去了物化班,褚唯一则去了史政班。同在一栋楼,一个在顶楼,一个在底层。

    宋轻扬会听到她的名字,语文老师会把她的作文拿到班上。“你们看看褚唯一写的作文,再看看你们的,同学们你们能不能用点心啊!”

    “老师,你不能拿我们的短处和人家比啊。”

    语文老师眼光如刀锋,“我听说这次英语成绩年级第一也是褚唯一。”

    “不,老师,还有我们班的宋轻扬啊!”

    宋轻扬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他。

    褚唯一高二时开始住校,宋轻扬和她再无交集。

    偶尔他在学校会遇见她,她却从来不曾看过他一眼。那时候,他的抽屉常常会有各种信件还有巧克力等等。

    枯燥的生活,大家也学会了各找乐趣。男生不免会聊到漂亮的女孩子。文科班漂亮女生多,这是公认的。

    “我觉得1班的蓝月好看。”

    “那你去追啊?”

    “那个褚唯一你们认识吗?就是有些内向。”

    “你咋知道人家内向的?”

    “他们班人说的。不过她人好像挺好的,课堂笔记都会共享。”

    “褚唯一嘛,她人确实很好,高一期末考,她奶奶去世,她缺考了好几门。不过照样进了文科实验班,因为教导主任是她家亲戚。”

    “人家成绩好也是公认的。”

    宋轻扬听着他们说着话,一言不发。

    有次以前班上的同学问他借数学试卷,那位同学正好在文科实验班。宋轻扬便亲自给那位同学送试卷去了。

    那位同学感激不尽,“宋轻扬,太感谢你了。”

    两人站在天台上。宋轻扬眼尖地看到天台一角有人,他目光一顿。

    真是褚唯一,她带着耳机,不知道在听英语,还是在听歌。

    天边的云发出橙色的光芒,像火一般。

    宋轻扬云淡风轻地说道,“你们班地势挺好的,还有这么一大块空地。”

    “这天台晚上挺可怕的,以前不是有人从这里跳楼的嘛。”

    宋轻扬瞟了一眼褚唯一的背影,“你同学?”

    “是啊,我们班的女学霸。不过不太喜欢说话。”

    宋轻扬看着她随风飘扬的头发,他为什么会觉得她看上去那么孤独。

    高中三年,他在操场遇到过她。她绕着塑胶跑道跑步,他在踢足球,故意将球带到她身旁,然后他一个不留神,被人铲倒在地,等他爬起来,褚唯一已经跑远了。他看着她的背影,唯有叹息。

    他在学校小卖部遇见过她,她买咖啡,他在她身后排队,可是她都没有回头。

    宋轻扬是个内敛的男孩子,断不会做出写情书的事。

    高三那一年,每日都在题海的轰炸中度过。宋轻扬从高二开始学的德语,水平已经不错了。五月底的一个下午,学校照毕业照。

    从1班开始,1班照完,大家就各自离开。宋轻扬在人群搜寻着褚唯一的身影,好不容易给他找到了,却发现她身边一直有个人。

    他在远处等待着,他想着那人是谁。当他看到那个男生拉起褚唯一的手,他的世界轰然间塌了。

    后来,他离开了,他酝酿许久的自我介绍毫无用处。

    “嘿,褚唯一,我是18班的宋轻扬,高一那次期末考,我坐在你后面的位置——”

    只是褚唯一从来不知道他,那个曾经坐在她身后的男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