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十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九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苹果很甜很脆。

    宋轻扬一直不怎么吃水果,如今心甘情愿地啃光了半个苹果。

    老太太看着这一幕,心里和明镜似的。小姑娘没骗她嘛。

    老太太开口,“轻扬,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你妈说你最近工作挺忙的。”

    宋轻扬回道,“有些事交给同事做了。”

    “是卓天吗?你不要老欺负他。”

    宋轻扬笑笑,“苹果太甜了,你有糖尿病还是少吃点吧。”

    褚唯一喃喃说道,“其实苹果中含有的铬能提高糖尿病患者对胰岛素的敏感性,而苹果酸可以稳定血糖,预防老年糖尿病,其实糖尿病患者可以吃苹果的,酸味苹果更好。”

    老太太一脸喜色看着她,“你看人家小姑娘懂的就多。”

    宋轻扬轻笑一下。

    “小姑娘学医的吗?”老太太问。

    褚唯一摇摇头,“我奶奶以前也有糖尿病。”这么多年她一直记得。

    宋轻扬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奶奶还有高血糖。”

    褚唯一扯了扯嘴角,正色道,“那是不能吃太多糖。”

    褚唯一坐了一会儿也该走了。“奶奶,我先回去了,以后再来看你。”

    “以后?什么时候?”

    褚唯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唔,她只是客气一下。

    “我放假的时候。”

    老太太微笑,“到时候让轻扬去接你。”老太太殷切的眼神让她不忍拒绝,“好的。”

    宋轻扬嘴角溢出一抹笑,“我送你。”

    褚唯一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两人边走边聊。

    “你奶奶多大了?”

    “六十二。”

    “啊!你奶奶好年轻。”

    宋轻扬默了一下,“她并不是我亲奶奶,是我爷爷第二任妻子,爷爷比她大很多。”

    褚唯一瞬间咬住了唇角,有些凌乱。

    “那个年代离婚需要很大魄力,尤其是我爷爷那样的身份,组织上一直不同意。”

    “后来呢?”

    “后来,我亲奶奶主动同意离婚。”

    “那你亲奶奶后来好吗?”

    “不知道。”宋轻扬怅然地摇了摇头,“她决心离婚,也不想再和爷爷联系了,所以和我们不再往来。”

    褚唯一叹了一口气。“你奶奶很爱你爷爷。”爱情变了质,此生不再见。你若不爱,我何必自讨没趣呢。

    留着一个空壳的婚姻难道埋怨到死吗?

    褚唯一渐渐理解了父母当年离婚的决定,只是他们一家人的感情真的很难回到最初了。

    她忘不了,奶奶也是因为受了父母离婚的打击,身体每况愈下,一年的多的时间,就离世了。

    褚唯一低着头陷在自己的思绪中,那些过往在时间的流逝中终于慢慢治愈了,可失去的东西再也没法复原了。

    “让一下,请让一下——”几个穿着白大褂医生和护士匆匆地走着。

    褚唯一根本来不及躲让,身子一歪,幸好宋轻扬一把扶住她,她靠在他的手臂里。

    鼻尖飘过一阵淡淡的味道。

    褚唯一目光看着前方,中间的那个医生,她再熟悉不过了。

    郗清远同样也看到了她,四目相对,她的窘迫,他的冷漠,突然交错。他只是瞟了她一眼再无其他。

    “郗医生,病人一直在呕吐,刚刚陷入昏迷。”护士语速飞快。

    郗清远翻边走边翻看着手里的资料,渐渐远去。

    褚唯一站在那儿,看着远处,眼底浮上一层忧郁。

    宋轻扬没有多说什么,等她回神。

    “走吧。”她说。

    两人默默地走着。出了医院,她才开口,“我妈妈也是医生,小时候我一直以他们的职业为傲,救死扶伤,妈妈总是非常的忙,无法帮我检查作业,无法出席我的家长会,无法陪我参加周末的活动。可是我还是喜欢医生这个职业,因为生病实在太痛苦了。”

    “那为什么自己不选择医生这个职业?”

    褚唯一呼了一口气,“为了我的孩子啊,我亲身体验过了,我不想我的孩子将来像我一样,童年没有父母相伴。”

    孩子。

    宋轻扬嘴角一扬,“说的好像你有了似的。”

    还在相亲的人大言不惭地说这样的话,也好意思。

    褚唯一哼哼一声,“想要有个孩子也不是一件难的事。”

    宋轻扬皱起了眉,“你要做什么?”他的脸色有些严肃。

    褚唯一被他弄得一愣一愣的,“我没想**。”说完她就后悔了。褚唯一蔫蔫的,“以前在东北读大学,遇见过俄罗斯留学生。”

    “然后呢?”

    “我觉得混血儿挺漂亮的,金发碧眼。不过我还是比较传统,结婚的话还是找个中国人吧。”

    宋轻扬的眼眸却愈发的清亮,没再说什么。

    那天下午,郗清远的科室有个病人去世,食道癌晚期,其实这个病治愈率已经很高了。只是病房在手术后没有休息好,病情恶坏,六十三岁便去世了。

    病人家属情绪很激动。

    那是一条命,突然间就没了。科室气氛越加的低沉。

    郗清远脸色一直不是很好,护士长走过来,“郗医生,你已经尽力了。”

    人总有许多可奈何的,生命太过脆弱。

    “这是我手里走的第一个病患。”郗清远低沉地说道。

    护士长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头,把空间留给他一个人。她出来关上门。护士匆匆过来,“宋老太太有些不舒服,找郗医生。”

    护士长说道,“让徐医生去看一下。”

    护士指了指里面,“郗医生心情不好吗?”

    “不要多问,走,我也去看一下。”

    郗清远也听到外面的声音,他呼了一口气,起身往外走去。

    宋老太太腹痛,她无力的说道,“小郗医生,我这身体是不是不行了?”

    郗清远正色,“受凉引起的,挂一瓶水。”

    人老了,身体各项技能都在萎缩,新生代谢自然比不上年轻人。

    郗清远扫一眼,病房里只有宋家的保姆守着老太太。给老太太挂了水,他们才走。

    科室里有人议论。

    “这位宋老太太不是原配,宋老爷子当年是有妻子的。”

    “那是一夫二妻?”

    “我听说不是,离婚再娶的,这位比老爷子小十几岁呢。”

    “前妻愿意吗?”

    “最艰难的岁月都熬过去了,最后还是守不住丈夫。”

    “那宋少是她的亲孙子吗?”

    “不是,是第一任的孙子。”

    “那看着第一任的孩子对她挺不错的。”

    “谁知道呢?”

    郗清远走进来,“703的2床下午换药,你们谁去一下?”

    那几个人有些尴尬,郗医生最不喜欢在背后议论病人的事,大家争着抢着要去。

    “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小朱,你去。”

    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结果郗清远什么话都没有说。“怎么了?”

    “没事没事,郗医生,周六科室聚餐?你来吗?”

    郗清远很少参加这样的活动,“那天没安排我的班我就去。”

    “太好了,郗医生,你能来大家一定很开心。就是有班,一定找人跟你换。”

    “让赵医生吧。”

    赵医生很郁闷,凭什么吗?

    “因为您是有家世的人。”

    郗清远笑笑,由着他们去安排。

    回去之后,褚唯一越想越觉得自己在宋轻扬面前真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连孩子都讨论了。她陷入自我检讨中。

    她在写小说时,收到一条信息。

    “其实中国也有很多漂亮的孩子,只要父母基因好。”宋轻扬。

    褚唯一纳闷着,他什么意思。是不是发错了?

    她也没有回复。

    宋轻扬觉得他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了,你我的基因都不错,我们的孩子肯定很好看。就差一句,褚唯一,咱俩生孩子吧。

    宋轻扬问卓天怎么追女孩子?

    卓天憋着笑,脸都红了。“宋少,你在德国那么多年,不过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谈过吧?”

    宋轻扬转身要走,卓天一把拉住他,挡在他前方,“别走啊——”

    两人僵持着,正好公司两个女员工经过。

    “宋经理、卓经理。”

    两人点点头。

    女员工从两人面前一走,脸色和京剧变脸似的,“啊!基情!”两人忍不住的激动。

    过了几天,褚唯一接到弟弟宁宁的电话,小家伙在幼儿园摔断了胳膊。

    褚唯一一听就急了,“现在怎么样了?”

    宁宁说的不清楚,“姐姐,我好痛,医生把的手捆住了。”

    “宁宁,妈妈在不在你身边?”褚唯一想知道弟弟的情况。

    “妈妈不在,哥哥在。”

    褚唯一心想,那你怎么拿妈妈的手机给我打电话。宁宁小朋友积极主动道,“我把手机给哥哥。”

    那天在医院相见后,褚唯一有些尴尬,不过过去也就过去了。

    “宁宁的手怎么样了?”

    “骨折,要休息一个月。”

    褚唯一讷讷地说道,“那是不是可以不去幼儿园了,他该高兴了。”

    “他问你今天能来看他吗?”

    “我一会儿请假过去。”褚唯一还是有点担心。“我妈呢?”

    “她有台手术,手机搁在宁宁这里。”他解释着。

    褚唯一和领导请了假,匆匆忙忙地往医院赶。

    下午三点,室外气温已经达到40度,热气腾腾。

    宋轻扬给她打电话,“褚唯一,周末有空吗?xxx老师d大演讲的门票。”

    褚唯一一听是偶像的名字,激动难掩,“宋轻扬,我现在在医院,等我回去再联系你。”

    “你怎么去医院了?”宋轻扬语气变了变。“出了什么事?”

    “是我弟弟。”褚唯一没有和他提过她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摔断胳膊了。”褚唯一是一路小跑的。

    宋轻扬听她的话语气喘吁吁。

    “褚唯一,我觉得我应该去看看你弟弟。”宋轻扬沉声说道。

    褚唯一口干口燥,“不用麻烦了,真的,我不和你客气。”

    宋轻扬在电话那头略微沉吟,“你都见过我的家人了,我还没有见过你的,不公平。”

    褚唯一就好像被人当天一棒狠狠地敲了一下。

    宋轻扬同学请问你这是在暗示我,你喜欢我对不对?

    *******

    很久很久以后。

    宋轻扬:那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尤其是知道你喜欢那什么医生后,我就想你会不会放下他。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