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二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宁宁小朋友见到姐姐后,满腔委屈都涌上来,没受伤的那只手紧紧地抱着褚唯一,“我都疼死了,哥哥还批评我。”说着说着眼泪也挤出来了。虽然是男孩子,可到底是小孩子,胳膊断了也遭了不少罪。

    “你到底怎么弄断手的?”褚唯一细心地擦着他的泪。

    郗清远站在一旁,郗宁远瞅了瞅自己的哥哥,头埋下去,嘴里只有呜呜声。

    褚唯一转头看向郗清远。

    郗清远身上还套着白大褂,身形修长,眉宇平和,他耸耸肩,“他自己下楼梯不看路,滚了几个台阶。”

    褚唯一一听一张脸都皱起来,“宁宁,你知道那样有多危险吗?”

    “膀子好疼。”宁宁也皱起了一张脸,姐弟俩有着相似的面庞,甚至动人。

    郗清远幽幽道,“臭小子你现在应该没有疼的感觉吧。”

    宁宁演不下去了,“你们都不爱我,我不要回家了,我要和姐姐回家。”

    褚唯一尴尬,“姐姐要上班。”

    “不要回家,他们都虐待我。”宁宁嚎啕大哭,“爸爸妈妈哥哥都不陪我,我是个没人要的小孩。”

    这话瞬间触动到了褚唯一,她抬首看着郗清远,“可以周五送她到我那里,周日晚上我送他回家。”

    “你确定?”郗清远望着她,“不会打扰你吗?”

    “应该没事的。”褚唯一回道,“我平时工作都能在报社弄完,周末一般很少加班。而且宁宁还是挺乖的。”

    郗清远平静无波的双眸凝视着她,“你男朋友呢?”

    褚唯一愣了一下,想说你误会了,可终究没有解释。

    “没关系的。”褚唯一看着宁宁,声音飘忽,“她是我弟弟,不管以后怎么都是我弟弟。”

    她知道郗清远在看她,灼灼的目光,她却装作什么都没有。

    不一会儿,护士来找郗清远,郗清远离开时低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褚唯一心里五味杂陈,有父母这一层关系在,他们这一辈子都牵扯不断了。

    宁宁小朋友已经开始吃零食了,真是无心无肺。

    “宁宁,你以后要听话,不能这么不小心了。你看你哥哥都生气了。”

    宁宁看着她,表情凝重,“哥哥生你的气。”

    褚唯一噎住了,“瞎说。”

    “姐姐不理哥哥,不喜欢哥哥了。”宁宁一本正经。

    褚唯一愣住,连忙放下零食,“宁宁,谁告诉你的?”

    “哥哥的钱包放着你的照片,不放我的照片,他肯定是喜欢你多一点?”宁宁叹了一口气,“哎,是姐姐的照片我就不要哥哥换照片了。”

    褚唯一心脏堵住了,心情越发的沉重了。

    “姐姐,你男朋友呢?”

    褚唯一咳了一下,“什么男朋友?你又听说谁的。”

    宁宁叹了一口气,“不要骗我了!我都听到了,妈妈让哥哥给你介绍医生对象,哥哥说你有男朋友了。”

    褚唯一欲哭无泪。为什么她有种十恶不赦的负罪感!

    宋轻扬过来的时候,宁宁明显有些敌意。

    趁着褚唯一去买晚饭,小家伙终于开口。

    “你是谁?”

    “我是你姐姐的朋友,你可以叫我哥哥。”

    “不是该叫叔叔吗?”

    “我和你姐姐一样大。”

    “如果她不是我姐姐,我该叫她阿姨了。叔叔,你在哪里上班?”

    “公司。”

    “什么公司?”

    “你不懂。”

    宁宁哼了一声,“不要以为我小就不懂,你想追我姐姐是不是?”

    宋轻扬心中抹汗,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

    “你知道的很多。”

    宁宁点点头,“我上中班了。”

    宋轻扬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褚唯一拎着饭回来了,宋轻扬坐在沙发上,宁宁在那里一直盯着他看。

    褚唯一放下饭盒,“宁宁,你老盯着哥哥看什么?”

    “我要看看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宁宁回道。

    “不能这么没礼貌。”褚唯一教育道。“和哥哥道歉。”

    宁宁头一扭,“叔叔对不起。”

    宋轻扬脸上满是黑线。“没关系,我心胸宽阔。”

    褚唯一无语了,弟弟你这么叫他,我岂不是辈分莫名的低了。

    宋轻扬扫了她一眼,“褚唯一,你别叫我叔叔就行。”

    “唔,才不会!”

    宁宁好像和宋轻扬不对盘,一直在言语“攻击”宋轻扬,弄的褚唯一左右不是。

    幸好阮莹下了手术赶过来,阮莹看到宋轻扬时微微一愣。褚唯一有些局促,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倒是宋轻扬落落大方,进退有度。

    “妈,这是我——d中的同学,宋轻扬。”

    “伯母,您好。”

    阮莹点点头,“你好。我还是第一次见唯一的同学。”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越看越觉得顺眼,和女儿站在一起,简直是金童玉女。女儿的性子她会不清楚吗?能带他来见宁宁,说明这个人关系肯定不一般。

    “唯一,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阮莹眉宇也是疲惫。

    “你也是,叔叔呢?”

    “他去c市出差,知道宁宁骨折,明天下午赶回来。”

    褚唯一点头,“妈,你也好好休息。”母亲脸上的陪伴是藏不住的。她转头对宁宁说道,“宁宁,姐姐明天再来看你。”

    “姐姐再见。”说完看向宋轻扬,“叔叔再见。”

    褚唯一尴尬。

    宋轻扬却依旧噙着笑,“宁宁再见。”

    褚唯一挺不好意思的,“宋轻扬,我带你去附近吃小吃吧。”

    宋轻扬侧过脸,“想要补偿我受伤的心灵?”他的嘴角似笑非笑。

    褚唯一呼了一口气,“我弟弟其实不是这样的,可能是他受伤了有点儿闹脾气。”

    “小孩子不会说谎的,哎,我真的有那么老吗?”

    褚唯一连忙说道,“哪有?我高中那会就有人喊我阿姨了。”安慰他!“你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看上去就像十八岁。”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现在很多小姑娘都喜欢比自己大一点的男人。”

    “那你呢?你相亲见了那么多人就没有一个合适的?”宋轻扬意味深长地问道。

    褚唯一垂着头,看着脚尖,无奈地摇摇头,“爸爸妈妈离婚时我就想我这一辈子都不要结婚了。”再加上郗清远的事,她真的受到双层打击。

    “宋轻扬你呢?你和女朋友是怎么认识的?”鼓起勇气问一下。

    宋轻扬原本还在酝酿着说什么安慰她的话,结果听到她这么一句,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褚唯一,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

    原来真有了,褚唯一颤着小心脏试探地问一下,果然吗。“我同事说的啊,他看到你和你女朋一起喝咖啡,还说你女朋友很漂亮。”她悄悄地掐着掌心。

    宋轻扬有些挫败,冷冷地说了一句,“我女朋友肯定很漂亮。”

    褚唯一腹诽,真是自恋。

    她的情绪有些低落,宋轻扬有些沉闷。

    一路各自无话。

    到了小吃街,人流攒动。夜色动人,各种亲民的小吃,香气诱人。

    褚唯一郁结的心情渐渐散了。宋轻扬跟在她身后,见她神色动人。他默默叹了一口气。

    “宋轻扬,你要不要吃大鱿鱼?前面那家特别好吃。”她指了指前面。

    宋轻扬一看那队伍,刚想说不用了,褚唯一继续说道,“你吃过吗?”

    “没有。”

    “你要是没有吃过的话一定要尝一尝。”她眼眸直勾勾地望着前方。

    宋轻扬嗯了一声。

    “那你去排队。”褚唯一回头望着他。

    宋轻扬眉心一皱,“我排队你干什么?”

    “我去前面买喝的,前面有家奶茶店。你先排队,我一会儿来找你。好吗?”

    宋轻扬无奈地去排队。前面竟然有三十多个人,都是女孩子或者情侣,他有些尴尬。他一个西装革履的大男人往那儿一站倒显得格格不入。

    褚唯一强烈推荐的大鱿鱼,真的很大,比她的脸还要大。不过似乎买的人都是两人分享一个。

    褚唯一买了两杯芒果欧蕾赶紧回头,远远地就看到宋轻扬站在人群中。大长腿,清雅帅气,昏暗的灯光下,还是那样的瞩目。他可能不知道,后面有几个小姑娘一直在看他呢,甚至拿着手机在拍他。

    他随着人群一步一步往前,衣衫随风飘动。她微微地失神,想着那天在学校天台,怎么会把他当成老师呢?

    宋轻扬有个漂亮的女朋友,那么,她就得收心了。不然以后两人相处会很尴尬的。褚唯一渐渐理解为,他帮她应该是看在李校长的面子吧。

    这样想想,她更加难受了。

    大鱿鱼都不想吃了。

    褚唯一喝了一口奶茶,奇怪,平时觉得很甜的,怎么今天味道怪怪的,微苦。

    她落落地走过去,“给!”

    宋轻扬拿在手里,见她捧着奶茶喝着。“好喝吗?”

    “不好喝。”褚唯一语气闷闷的,见她似乎想说话。

    宋轻扬也就沉默着,好半晌,才排到他们。

    宋轻扬开口,“一个。”

    “两个。”褚唯一开口。

    “美女,两个人吃一个就够啦。”旁边的人说道。“老板今天的货都快卖光了,也给后面我们排队的人留一点吧。你和你男朋友吃一个差不多啦。”

    褚唯一瞅了宋轻扬一眼,她有点心虚地撇开眼,“那就要一个。”

    宋轻扬侧首看着她,褚唯一故作镇定地捋了捋头发,“宋轻扬,你吃辣吗?”

    “还可以。”

    “老板,微辣。”

    不一会儿,鱿鱼烤好了,香气四溢。褚唯一手里东西多,宋轻扬便拿在手里。

    这画面有点——温馨。

    男朋友给女朋友拿着大鱿鱼,光想想就很温暖好不好?可是此时,他不是她的男朋友。

    褚唯一心里的泪已经流到长江去了。

    两人一路走着,褚唯一心里想着事,宋轻扬举着超大鱿鱼,“褚唯一,你要不要吃鱿鱼?”

    褚唯一如梦初醒,停下步子,看看鱿鱼再看看他,“你没吃过你吃吧。”

    她念了两个多月的大鱿鱼啊!

    宋轻扬不自觉扬起来嘴角,他咬了一大口,细细嚼了几下,味道——很一般,反正不是他喜欢的。

    “怎么样?”她两眼放光。

    “唔,还不错。”

    “我的推荐怎么会错呢。”她撇过眼,晚饭没有吃,肚子有点饿了。香喷喷的大鱿鱼啊,算了,还是不要吃了。

    两人同吃一个太亲密了。可是宋轻扬却不吃了。

    晚风轻轻地吹着,星光点点,《最炫名族风》的音乐嘹亮地响着。

    “宋轻扬,鱿鱼热着比较好吃。”她小小地建议着。

    他点点头,漫不经心地咬了一口。

    褚唯一心想早知道买两个了,艰难地喝着奶茶。

    一步又一步,奶茶喝光了。

    “褚唯一——”

    “嗯?”

    “你要不要吃一点?”

    她笑了两声,“不用不用,我又不是没吃过。”

    “不用和我客气。”他说,“你应该挺喜欢吃的。”

    褚唯一:……

    宋轻扬敛起神色,“还是你嫌弃我吃过了?”

    “怎么会?”褚唯一正色。

    时间一秒一秒走过,她伸手从他手中拿过大鱿鱼,一口咬下去。

    她怎么会嫌弃他呢。她就吃他没吃过的那边。

    宋轻扬抿嘴,眸光温柔地就像能溢出水来。

    “褚唯一,高中的时候,你就喜欢吃学校小店里的烤香肠,这么多年你的口味怎么一点都没变?”他沙哑地说道。

    褚唯一突然被鱿鱼呛到,剧烈地咳起来。

    宋轻扬见她脸呛的通红,连忙把手里的奶茶递过去,一手拍着她的背。

    褚唯一灌了几口奶茶,终于缓过来。“谢谢。”

    “有没有好点?”他敛眉。

    褚唯一深吸一口气,“鱿鱼有点辣了。”冷静过后,她看到自己的左右手。

    左手鱿鱼,他吃过的。

    右手奶茶,他喝过的。

    褚唯一尴尬,实在太尴尬了。这就是间接接吻了吗?

    唔,她暗暗咬着牙,脸色绷得紧紧的。

    自己似乎对他完全没有抵抗力了。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她说,“学校食堂烤的香肠特别的香,而且便宜,一块钱一根。你记性真好,高中的事怎么都记得。”还是这么小的事。

    “那个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不会啊。我现在也好好的。”

    宋轻扬抿抿嘴角,“褚唯一——”

    他似乎很喜欢叫她的名字。

    “嗯?”

    “其实我没有女朋友。”他定定地看着她,比她高半个头,他低着头,她微仰着下巴。他的眼底似有浓墨在慢慢散开。

    热气笼罩着两人,褚唯一发觉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热。

    “我没有女朋友,以前没有,现在——还没有。”他用着清澈的嗓音说道。

    褚唯一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他似笑非笑。

    “宋轻扬,我也没有男朋友,要不我们试试吧。”她眨了眨眼睛,情不自禁地说道。

    哎,是谁在说话。是谁!

    被诱惑了,怎么把心声给说出来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小口琴九块钱一个。”商贩喊起来,走到他们身边推销着,“小伙子,给女朋友买一个吧,你听,吹起来很好听的。”

    褚唯一脸红的和番茄一样。

    宋轻扬问她,“褚唯一,你挑个图案吧?”

    褚唯一唔了一声,挑个猫的图案。“好像我家大喵。”

    刚刚两人的尴尬就此带过。

    两人逛到十点多,宋轻扬开车送她回家。一路安宁,褚唯一虽然有些困,却强打着精神。

    车子还是停在老地方。

    “我回去了,你路上小心。”她解开安全带。

    宋轻扬收回视线,转头看着她,“这里是不是要拆了?”

    “嗯,还有一个月吧。”

    “以后你要住哪里?”

    “我已经找好房子,等到这里开始拆迁我就搬。”

    宋轻扬拧眉,“我听说还有几户拆迁款没有谈拢,一直在做钉子户。你晚上要把门窗锁好。”

    褚唯一连连点头,好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这样叮嘱她了,她的眼前微微发酸。

    “你有没有想对我说的?”宋轻扬轻声问着。

    褚唯一吸吸鼻子,“高一那年我奶奶生病住院,我一个人住的时候,她也会这么叮嘱我。”

    “唯一,晚上要的把门窗都锁好。”

    宋轻扬摇头,抽了一张擦着她的眼角。

    褚唯一抬首望着他的眉眼,他怎么这么好看呢。“宋轻扬,我上次不该嘲笑你的名字像洗发水。”

    宋轻扬不动声色,长臂打在方向盘上,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动着。

    褚唯一脸一热,踟蹰片刻,她动了动身子,“你路上小心。”她的手刚刚去拉门,宋轻扬的手拉住她的左手臂,一寸一寸地圈住。她的手腕摸上去才知道原来很细。

    “褚唯一,你那会说我们试试,我同意了。”他低低陈述着。

    这个念头他已经藏了太多年了,却由她说出来,似乎还不错。

    褚唯一支支吾吾,深呼吸,一脸的郑重,“那就请多多关照。”

    他笑着,望着她的眼眸包涵太多太多无法言说的东西。

    褚唯一,怎么关照呢?我也是新手。

    宋轻扬舍不得抽出手,指尖还残留着她的余温。“多吃饭,少吃垃圾食品。”他顿了顿,“鱿鱼奶茶都是垃圾食品。”

    褚唯一嘀咕,“怎么一确定关系,你就变了。唉——好不真实,可以退货吗?”

    宋轻扬冷哼,“不可以。五星好评!”他幽幽地说道,“是你主动追求我的。”

    那语气那神态,慢慢的小骄傲,小嘚瑟。

    褚唯一怨念,她只是顺口提了一个建议而已。

    他又捏捏她的手,“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啊,不顺路。”她说。

    “我们只是在试一试阶段得多磨合,褚唯一同学,你不是在做梦。”

    褚唯一下车时看了他几眼,哎,真的像在做梦啊。她低喃着。

    “别看了,来日方长,以后你看得机会和时间还很多。”

    面对他的调戏,褚唯一毫无反击能力,落荒而逃。

    *******

    很久很久以后。

    宋轻扬:有男朋友的感觉如何?

    褚唯一:太高兴了,以后我再也不用相亲了。

    宋轻扬冷眼:情商不是一般的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