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二十六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六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什么梦?”褚唯一下意识地问道。

    宋轻扬沉默着,眸色渐渐发沉,透着几分危险得气息。他深吸一口气,胸膛震了震,忽然狡黠一笑,“你想听?”

    褚唯一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高一,十六七岁的年龄。她想到了那时候李貌种种异变。“唔,算了。”

    宋轻扬起身,两人坐好。他云飘飘地说道,“等以后说给你听。”

    褚唯一脸热,“你高一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宋轻扬凝视着她,浅笑。

    “我在国旗下发言那次?”

    宋轻扬摇摇头。

    “我参加作文比赛得奖的那次?”

    “不是。”

    褚唯一想不来的,“我高中很低调的,好像没有做过什么轰动的事了。”

    宋轻扬嘴角噙着笑,“想知道?”

    褚唯一激动地连连点头。

    “等你这次出差回来。”他看了看时间,“十点了,早点休息。”干净利落,根本不给褚唯一机会。

    他回房,褚唯一跟在他的身侧,“你不能这样啊,说话说一半。”

    到了客房门口,宋轻扬停下脚步,微微瞥了她一眼,“你这是想和我睡一间房吗?”

    褚唯一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开口,“晚安,好梦。”

    宋轻扬失笑,眼底竟是温柔的光泽。

    第二天早上,宋轻扬开车送她去车站。“注意安全,有事给我电话。”

    他没有下车,褚唯一和他对视着,她的目光如山间清泉,干净澄澈。“你的手注意一些。”怎么办,自己都不想走了。

    宋轻扬点点头。

    褚唯一咬咬牙,这才下车。

    去新北镇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车上一共三人。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叔,一个和褚唯一差不多的男青年。

    “小褚,你对象那车不错。”

    褚唯一不懂车,“是挺好开的。”

    “那是,四五十万呢。”大叔全面地分析了那车的性能。

    褚唯一却想到,他拿四五十万的车给她和邱天练车,就不怕给他们磕到蹭到吗?褚唯一有些心慌了。

    到了新北镇地界,大叔突然一改幽默,肃穆地对两人说道,“你俩一会儿下车就假装是美术系的情侣,下乡采风来的。”

    “为什么要眼情侣?就说同学不也可以吗?”褚唯一说道。

    “行行,随你们。不要露出破绽就好。”

    男青年看看褚唯一,“怕你男朋友不高兴?”

    褚唯一不在意地说道,“我只是觉得演情侣肯定会有破绽的。”

    男青年嘴角一扬,“你的画板,走吧,褚同学。”

    两人进村后,果然遇到了几个村民的询问。他们照着原先就设计好的台本说了几遍,村民也没有什么怀疑,还推荐了几处采风的好景点。

    “以前我们这里三四月来采风画画的学生可多了,那时候油菜花盛开,芳香四溢,可漂亮了。你们这时候来,也没啥画的了。”

    “我们就是为了那几亩荷花来的。”

    “哈哈,荷花开了。你们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右拐就到了。”

    褚唯一和同事相视一眼,“谢谢您,我们画画时间比较久,请问附近有吃的地方吗?”

    “有家大排档,你们走几步就能看到了。”

    “大姐,麻烦您了。”褚唯一从包里掏出一盒画笔,“我们美术生,随身只带着这些,这个送您孙子画画。”

    “哎,谢谢谢谢。”

    褚唯一和同事拿着在镇上走着。

    “这两天会有人来进货,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拍到。”男同事说道。

    褚唯一回道,“希望能碰上。”

    镇上的有几家大的生产基底,正直夏天,周围的水沟都是臭气熏天,苍蝇漫天。人走到那里都无法呼吸了。褚唯一快速地拍了一组照片,赶紧撤走。

    “妈呀,我都快被臭死了。我终于明白,冷笑话里说,有的人掉进河里,不是被淹死的,是被臭死的,这话是真的。”

    “我以后再也不随便买那些零食吃了。”她连连喝了几口水压下那阵恶心感。

    第一天他们没有见到什么特别的人,晚上他们开车去了隔壁镇上的旅馆住了一夜。

    褚唯一这次学乖了,主动关心男朋友,给男朋友打了一个电话。

    “我们住在隔壁镇的旅店,明天再去新北镇。你的手好些了吗?”

    宋轻扬下班前让卓天给他换了要,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了。“好多了,你那边怎么样?”

    褚唯一把下午见到的场景和他说了一遍,“宋轻扬,我以后再也不吃那些零食了,我没被毒死,真是幸运。你说吃多了会不会百毒不侵了?”

    宋轻扬在那端笑了,“我是没有吃过。”

    “不过吧!那你的童年是怎么过来的?辣条呢?”

    “没有。”

    “啊,你竟然没吃过,感觉和我不是一个年代的。”

    “我只比你大半年。”他顿了顿,“你怎么会提前入学的?”

    “我爸的同学是小学校长,我从小就认识他,就让我跳了二年级。”

    门外传来几声急促的敲门声。

    “你等下,我去开门。”

    门一打开,男同事就说道,“拿着东西走,有人去进货。”

    褚唯一连连点头,“我马上就来。”她对着手机说道,“宋轻扬,我要去工作了。回头再和你联系。”

    “唯一,手机不要关机。”他的语气突然变了。

    “那好。我先不和你说了。”

    车子一路疾驰。大叔说着,“一会儿我们悄悄进区,如果被发现了,你们就赶紧往车上跑。”

    “刘老师,要不唯一在留车上吧?”

    褚唯一想了想,“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有个照应。”

    刘老师看看她,“你想清楚了?”

    褚唯一点点头,既然做了那么多工作,都到了最后一步,怎么也要做完。

    镇上的路灯大都都坏了,只有几盏灯发出微弱的光芒。三个人来到早上去的最大的生产长h0u'me:n,那里有个洞,他们悄悄地溜进去。

    褚唯一秉着呼吸,小心翼翼地沿着墙边走着,里面的厂棚一直灯光辉煌。

    “你看,那看那个人就是买方,不知道是哪家的?”

    “先拍照片。拍好我们就走。”

    三个人躲在暗影处,看着工人进进出出的搬运货物。

    褚唯一心里哀叹,坑的都是自己人,而且这些东西大都数都是孩子在吃,商家实在太黑心了。

    “混蛋!”她咬牙骂道。

    “你这是看到的,你看不到的多的去了。走,拍到照片我们就走吧。”

    三人准备撤离时,院中的够突然狂吠起来,屋里的人立马警觉了。

    “赶紧跑。唯一你先出去。”李老师和另一个认善后。

    褚唯一抱着相机一路狂奔,身后的狗紧追不舍。李老师和狗轴旋着,褚唯一边跑边回头,村民都出来了。

    宋轻扬一直在听电话,他这时候也意识到他们出事了。“唯一,唯一——”

    褚唯一根本没有时间去回复他,小腿跑的没有力气,可是她是得往前跑。

    村民从四面大方围堵过来,三个人还是被人堵住了。

    “把东西交出来!就让你们走。”一个粗犷的中年男人说道。

    “我们只是来写生的学生,晚上出来散步。”褚唯一放大声音。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把东西交出来。”

    “这是我们的东西,你无权指使我们。”

    “我再说一遍,东西交出来。”男人一脸狠色。

    褚唯一三人紧紧地靠着,也越来越紧张。

    宋轻扬已经开着车朝新北镇赶去了。他赶紧给同学打了电话,“徐振,有件事麻烦你,我女朋友遇到些麻烦。”

    徐振的父亲在s市公安厅工作,自然能最快派警察过去支援。

    “你放心,我去找我爸,我一会儿也过去。”

    “好,谢了。”

    “什么话,我可一直等着喝你的喜酒呢。”

    “少不了你的。”

    宋轻扬一路疾驰,心声不宁,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掌心的伤口已经裂开了他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

    褚唯一那里这次是真的遇到困难了,三个人一根筋,东西死活不肯交。

    结果那男人就开始动手了。不得不说,这个村的村民特别的团结,遇到事了,大家都一窝蜂的冲上来。

    “美女,识相的把东西交出来,拳脚无眼,你也不想毁容吧。”

    褚唯一脸颊火辣辣的疼,身上好几处都被打到了。“你们这么做事犯法的,你们也有孩子,怎么能残害别人的孩子呢?”

    “不要和我废话,东西拿出来。不然你们今晚就别想走出去。”

    早上那位大妈愤愤地说道,“你们这些骗子,还说自己和大学生,原来是记者,真不是东西。”

    “打!打到他们交出东西为止!”

    场面越来越混乱。

    他们根本无力阻止,唯有咬牙挨拳头。

    褚唯一的手机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她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远处传来110报警器的声音,警察终于来了。

    “不好!”男人面色一紧。

    两辆警车,八个警察下来。“我们接到报警,说这里聚众**。”

    “警察同志,误会都是误会。这是我们厂遇到小偷了,我们刚刚也准备报警呢。”

    徐振赶紧上前,“你们没事吧?”

    李老师赶紧说道,“我们是华星报社的记者,警察同志,这是我们拍的照片,这里违法制造制品进行销售。”

    徐振看了一眼褚唯一,头发凌乱,衣服也被扯坏了,狼狈至极。

    “都带回去!”他吼道。

    宋轻扬已经到达s市了,接到徐振的信息。“嫂子,果然巾帼不让须眉。佩服佩服。她现在是市一院。”

    宋轻扬呼了一口气,“我马上过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