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二十八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八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七月底,d市的气温渐渐降了几度,不再那么炙热,舒适宜人。

    褚唯一终于要搬离了那个承载了她童年太多美好回忆的院子。翠绿的葡萄藤繁盛地爬满了一面墙,她轻轻的抚摸着,浓浓地不舍。她出生那年,父亲亲手栽下的葡萄藤,最后就让它陪着这栋房子一起消失。

    褚唯一辞职后就李校长就接到消息了,大概是报社主任和他打了招呼,当然没有说她在报社被老同事打压的事。

    李校长问,“唯一,我上次和你提过得顿克公司你考虑一下?”

    褚唯一沉思一刻,“李叔,我能在半个月之后去报道吗?”

    李校长一听她肯去,“可以,我和那边说一下。那就这么定了。星期天,我和你李妈妈过来帮你搬家?”

    “李叔,不用了,我找了搬家公司,而且有朋友过来帮忙。”

    “谁呀?”

    “我高中校友。”

    李校长没再细问,“那好,有事给我打电话或者找李貌。对了,你爸是不是要回来了?”

    “嗯,前几天爸爸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八月初会从西藏回来。”

    “没几年退休了,还东奔西跑的。回来我和他好好谈谈。”

    褚唯一笑,“他是有这个打算了。”

    “那就这样,我就不多说了。工作的事我再和你联系。”

    宋轻扬,我要和你成为同事了。

    这日上午,宋轻扬他们开会结束。boss留下他和楚墨。

    “公司准备招一个新人,你们俩谁带一下?”

    “男的女的?”楚墨问。

    “你还看性别吗?”

    “女的我可以考虑一下。”楚墨说笑。

    “女孩子,我没见过,不过听说是个漂亮姑娘。”

    楚墨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宋,你怎么说?”

    “我没有兴趣。”他直接拒绝。

    楚墨嘴角微浮,“ok。那我要了。”

    boss站起来,“那就交给你了。资料在我办公室,你跟我来拿一下。”

    楚墨看到那张纸上的名字,不由一笑,真巧。

    boss也看到他的表情,“怎么了?”

    “世界真小。”

    “认识?”

    “嗯。”

    “这样更好。我实话和你说,这姑娘是d中李校长介绍的,她父亲是省地质局的专家叫褚琛,以前我也有几次接触。她母亲是d市著名的心血管医生,我丈母娘上次就是挂的她的号。”

    竟有这层千丝万缕的关系。难怪最反感走关系进来的boss要亲自打招呼了。

    “我明白了。”

    “老李那边给我的意思是让她跟轻扬的,两人是高中校友。轻扬他不想就算了,也省的人家姑娘跟着受罪。”

    楚墨面色一贯和煦,“您放心。”

    褚唯一在新房打扫卫生,明天就要搬过来里,五十多平的房子,简约风格,卧室和厅是开放式,宽敞明亮。刚忙到一半就接到一个号码,有些眼熟。

    “你好——”

    那端没有立刻说话。

    “哪位?”

    楚墨眉头一拧,“褚唯一,你竟然删了我的号码。”

    褚唯一听出了声音,被人当面揭穿,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我手机前两天坏了,恢复出厂了,手机号码都没有了。”

    楚墨哪里会信她,“明天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褚唯一紧张地站在那儿,手里捏着抹布,“我明天没有时间。”她的声音有些小。

    那端又安静了片刻。

    “那好,改天再见。”顿了顿,“上次送你的花喜欢吗?”

    “什么花?”

    “玫瑰?”

    褚唯一回头看到餐桌上盛开的红玫瑰,分钟凌乱了。唔,她一直以为是宋轻扬送的。

    “多谢。”褚唯一咬牙说道。

    “不客气,我在追你。”楚墨挂了电话。

    褚唯一:……

    哎,相亲相出麻烦了。

    搬家前一天正是周五晚上,宁宁又被送过来了。郗清远穿着休闲服,气度不凡。“宁宁知道你明天要离开这里,想来陪陪你。”

    宁宁一脸的兴奋,“姐姐,你不要难过,我今晚陪着你。”

    褚唯一摸了摸他的头。

    郗清远望着她的脸,双眉皱了皱,“受伤了?”

    褚唯一无奈地嗯了一声,“不小心撞到的。”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免得他们担心,反正自己也没有事。

    他似在研究着她的伤势,半晌才开口,“明天什么时候搬家?”

    “搬家公司说是十点过来。”

    “需要帮忙吗?”他眯了眯眼,眸里带着寂寥。

    “不用啦,你上班那么忙,我找人帮忙了。”褚唯一回道。

    郗清远没有再说什么,“我回医院值班,你们好好休息。”说完,他走了。陈旧的铁门再次合上。

    宁宁坐在秋千架上,慢悠悠地荡着。

    “哥哥为什么最近这么不开心呢?”他轻轻地说道。

    褚唯一喃喃地说道,“因为我们都长大了。”

    “长大就会不开心吗?那我不要长大了。”

    “不是的。宁宁长大了,会有另一个女孩子陪着你。你会很开心的。”

    有一个人陪着你,直到地老天荒。

    饭局结束后,宋轻扬开车来到褚唯一这里。

    华灯初上,夜色弥漫,晚风如纱一般轻柔。

    路边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行走着,宋轻扬放满了车速,余光注视着前方。

    他到了,车停下来。

    郗清远回头看到了他,脚步也停下来。宋轻扬从车里下来,走过去。“郗医生,你好。”

    “宋先生,你好。”

    月朗星稀,两个气质灼灼的男人对视着,高大的身影投在地上,拉得修长清冷。

    郗清远开口,“宁宁和我提过你。”

    宋轻扬微笑,“小家伙对我很有敌意。”

    “他很喜欢你。”郗清远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抬手,“把药给她,一天摸两次,活血化瘀。”

    宋轻扬接过,药盒带着温和的热度。

    郗清远薄唇微抿,浮起了一抹浅笑,“不要说我买的。”

    宋轻扬眸光一闪,就听他回到,“我不希望她有任何负担。”在看到他们一起的画面时,他的心就狠狠地撞了一下。唯一看着宋轻扬的眼神,作为旁观者,郗清远看得清清楚楚。一个眼神就将她出卖了。她从来就是不善掩藏自己的人。

    “多谢。”宋轻扬神色复杂,沉声回道,对于郗清远心里却是另一种心情。

    他站在铁门前,院中那盏沾灰的灯发出暖橙的光芒。

    宁宁坐在木盆里,“姐姐,下周我们去游泳吧?”

    “我不会。”

    “那我教你,像这样——”宁宁在水里划了两下,“很简单的。”

    褚唯一给他摸着沐浴乳,“宁宁,你不能再吃零食了,再吃胖点游泳都浮不起来。”

    宋轻扬:……

    里面没了说话的声音,褚唯一进屋去了。宋轻扬推门,铁门发出摩擦的声响。

    “谁啊!”宁宁一脸紧张,双手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

    “是我。”宋轻扬看着小家伙一身的肉笑了。

    “宋哥哥,我在洗澡。”宁宁娇羞。

    褚唯一拿着衣服出来,看到他,黑色西装裤,白色衬衫,就像电视里走出来的。她失神地看了几眼,微微一笑几步走过来,“你喝酒了?”

    “半杯。”他无奈,她的鼻子真灵。拿过她手里衣服,“我来。”

    褚唯一收拾东西。

    宋轻扬给宁宁穿着内裤,穿好,小家伙扯了扯小裤裤,“小了,都挤到我的小鸟了。”

    褚唯一目瞪口呆,宋轻扬倒是镇定了几秒,他咳了一声,“明天去给你买大的,今晚将就一下。”他侧头目光看着褚唯一,神情十分平静,“童言稚语,原来小孩子挺好玩的。”

    褚唯一:……

    晚上,为了纪念最后一夜,宁宁小朋友强烈要求,三人一起睡。

    褚唯一满头黑线,“哥哥没带换洗衣服,不好睡这里。”

    宋轻扬不动声色地说道,“我车里有一套换洗衣服。”

    褚唯一怨念地看着他。

    宁宁睡中间,握着两人得手。“我在家和爸爸妈妈就是这么睡的,晚安,姐姐,晚安,哥哥。”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打进来,夜,静谧如诗。

    褚唯一却没有一点睡意,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也不知道多久,她轻轻翻了翻身。

    “还没睡着?”宋轻扬嗓音低沉。

    “睡不着,明天以后,这个家真的不再了。”她低喃地说道。

    宋轻扬下床,那边传来动静。他将宁宁往他的位置移了一下。

    褚唯一问道,“怎么了?”

    他已经走到她这边了,“回到属于我的位置。”他躺在她的一次,右手揽住她的腰上。可能是喝酒的关系,今晚他的体温比往常要热一些。

    褚唯一背对着他,他从后拥住她。温热的气息浮在她的脖颈上,酥酥麻麻的。

    她的长发肆意的松散着,清幽的香气弥散在空气间。宋轻扬深吸一口气,微微贴近她,掌心的肌肤细致而滑腻。

    “高二开学,我在你们班队伍里找了你半天都没找到你。”

    褚唯一身体一僵。

    “散会时,我回教室坐在桌位上,看着窗外,结果在快上课的时候,我看到你,从我们班窗前走过,你竟然剪了头发。”他的手慢慢理着她的长发,思念浮动。

    “其实我还是喜欢长发的你。”

    褚唯一动动身子,“你有长发癖吗?”这一动,她惊觉到身下热热的东西抵着她,她窘迫地想要撤离,可是他却贴上来。

    两人清晰地知道彼此身体的变化。

    褚唯一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火炉一样。

    “我一直记得你,长发的你,短发的你。这些年一直刻在脑子里,挥之不去。那天在天台看到你,你却回头错喊我老师。原来,你一直都不知道我。”

    他们的距离曾经那么近,又那么远。

    褚唯一震惊,嗓子发酸。原来,他真的从那时候就喜欢自己了。耳中嗡嗡作响,一种强烈的情绪冲击着她的大脑皮层。

    她慢慢转身,闭上眼,抬起下巴,一点一点吻向他的唇角,微凉如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