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三十二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二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打进室内,一室安宁与温馨。

    如同熟悉了多年的亲人一般,你刷牙,我洗脸,坐在一张餐桌,安静的用着早餐。

    只是在上班的问题上,他们又产生了分歧。

    褚唯一要求在公司前一站下车,宋轻扬直接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了。幸好,那时候没有同事。褚唯一如兔子一般快速和宋轻扬分道扬镳了。

    宋轻扬停好车,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消失在前方的背影。

    晨会,褚唯一汇报自己的工作,等她说完,一组的人直愣愣地看着她。褚唯一有些莫名,心里忐忑自己说错了。

    楚墨沉吟半晌,“唯一,你说的宣传方案很好,不错。”

    十来个人不由自主地拍起来手,褚唯一默默地脸红了。

    散会后,楚墨把褚唯一留下,看着她的那份计划。确实超出他的意料,“你有推广资源吗?”

    褚唯一点点头,“我认识几个,不过不是特别熟。”

    楚墨想了想,“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联系他们。”

    因为这个会议,大家对新来的她也刮目相看了,午餐时会主动喊她一起。褚唯一发现公司的氛围比她以往在的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好。

    午餐时,她和她同事小花坐在一起。这时候,宋轻扬和卓天走进来。

    小花压着声音说道,“咱们的对手,宋总监,私下里,我们称他宋少。旁边那位是他的死党。不过,据说他们关系不一般。”

    “怎么不一般?”褚唯一问道。

    “传说两人是一对。”小花做了一个十指相对的动作。

    褚唯一瞬间被口中的汤呛住了。

    宋轻扬坐在她旁边一桌,听见动静,见她咳得脸都红了,从卓天那里要了一包纸巾,递过去。

    “有没有事?”

    褚唯一额头满是汗,看看他,又看看卓天,这么漂亮的一对,她也有其他想法了。

    “谢谢,宋总监。”她哑着喉咙说道。

    宋总监——

    宋轻扬嘴角微微一动,“不客气。”

    小插曲过去了,大家继续用餐。

    宋轻扬好以整暇地坐在那儿等着卓天,卓天不时用余光打量着褚唯一。“哎,你女朋友食欲挺好的。”

    “领导是故意把你们分开的吧?”

    宋轻扬一言不发,起身端着盘子走人。

    褚唯一看着他,偏巧和卓天目光交汇。她扯了扯嘴角,卓天淡漠地点点头,优雅地端着盘子走人了。

    这态度和当初她们那次聚餐简直判若两人!

    褚唯一纳闷了,难道卓天真的喜欢宋轻扬!

    傍晚下班,部门聚餐,欢迎新人!褚唯一必然要出席的。

    她赶紧给宋轻扬打了电话,躲在洗手间。

    “我们晚上有聚餐,楚墨也会去。”

    宋轻扬的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楚墨倒是真的对她刮目相看。楚墨什么时候参加过这种聚餐活动。

    “不要喝酒。”他的语气明显缓和了许多。

    “恩恩,放心。”

    “结束时,我来接你。”

    褚唯一沉默,琢摸着万一要是被同事看到了。她咬咬牙,“我打车回去。我们现在应该避嫌,毕竟楚墨和你是竞争对手,如果被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他们会以为我是你派去的卧底!”

    宋轻扬抚了抚额角,“我不会这么没眼光的。九点给我电话。”

    褚唯一拿着手机,她又被他嫌弃了。

    晚上,宋轻扬回家。宋父和宋母为了一件小事起了争执,见他回来就让他来评判。宋轻扬不想加入。

    吃晚饭的时候,宋母又提到了相亲的事。“轻扬,我问过了,上次你看中的那个姑娘,介绍人说小姑娘有对象了。”

    宋轻扬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汤,“唔,确定吗?”

    “你真看上人家了?我再问问,介绍人说那姑娘一直不肯相亲,见了很多人都没成,我寻思着是不是推托?要不我让介绍人把你照片带过去,人家见到你照片,看你长得这么帅,说不定就成了。”

    宋父额角黑线直冒,“男人二十六岁急什么!”

    宋母呛到,“你二十五岁和我结婚的。”

    宋父咳了一声,“时代不同了,国家现在提倡的晚婚晚育。”

    宋轻扬微微一笑,“我顺其自然。”

    餐厅里。

    有楚墨在,大家没敢太过放肆。楚墨坐在褚唯一的左手边,灯影璀璨。他的左手搁在桌面上,右手搁在腿上,姿势悠然自得。

    褚唯一认真地吃着饭。大家不时问她一些问题,都是关于工作的。当大家听说她在东北呆了七年,兴趣都被带起来了。

    “在哈尔滨那么多年为什么不在那里定居呢?”很多人都不解,以为她会在哈尔滨定居。

    “对啊,找个东北男朋友,又高又帅。”

    褚唯一抿唇一笑,“没有遇到合适的,而且我是吃货,很想念d市小吃。”

    大家笑了。

    楚墨不动声色,刚刚他明显捕捉到了她眼底流出的一抹不自然的神色。先前相亲时,他对她也有所了解,父母离异,她是一个人在哈尔滨带了快七年。

    他不好痕迹地打量着。褚唯一一回头,发现他正在看自己,有些不自然,一慌乱,竟然把手边的饮料打翻了,直接倒在他的裤子上。浅色裤子配上可乐。

    “不好意思——”褚唯一局促不安,手里拿着餐巾纸,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楚墨的裤子算是彻底毁了。

    “不碍事,我去洗手间擦一下。”他起身离桌。

    褚唯一一脸无奈。同事看着她,“头儿不会那么小气的。”

    她万分不好意思,去洗手间等他。不一会儿,楚墨从洗手间出来,裤子还残留着很多痕迹。

    “楚经理。”褚唯一喊道。

    楚墨抬首望着她,见她满脸的歉意,他玩心一起,“褚唯一,你毁了我的裤子。”

    “我买条新的给你。”

    楚墨微微沉吟,“算了,改天陪我去选一条新的。”

    褚唯一硬着头皮点点头,她轻轻呼了一口气。

    九点多,饭局结束,大家提议去唱歌。楚墨看向褚唯一,“今天是为你举行的活动,你决定?”

    褚唯一眉头都要打结了,宋轻扬已经在楼下了。“明天还要上班,再唱歌的话,估计要很晚,要不改天吧。”她征求大家的意见。

    “那就下次吧,等我们完成这个项目,头儿你要请客。”

    “一定。”楚墨笑着回道。

    大家分道扬镳,各自搭车回家。

    “唯一,你怎么走?”

    褚唯一看看手机,“我哥来接我,马上就到。你们先走吧。”

    楚墨看了她一眼,“到家在群里发条信息。”

    褚唯一点点头。

    大家陆续离开,楚墨也走了。褚唯一这才朝着街对面走去,找到他的车。

    宋轻扬半挑着眉看着她,“我刚来的公司时,上司没有为我举办什么聚餐。”

    褚唯一扯着笑,“那是我比你讨人喜爱。”

    宋轻扬轻轻敲了敲方向盘,“楚墨这次倒是给足了新人面子。”

    褚唯一适时地装聋作哑。

    车子缓缓前行。

    褚唯一的手机响起来,是李貌的妈妈打过来的。

    “唯一,上次有个男孩子看了你的照片,对你感觉挺好的,你看什么时候去见一下?”

    褚唯一愣住了,“我现在有男朋友了。”

    “唯一,你这孩子,不想相亲,也不要老拿这个来糊弄我们。你就去见见吧,条件真的很好。”

    褚唯一看着宋轻扬的侧颜,“李妈妈,等我爸回来我就带他回去见你们,真的,我没有骗人!”

    李母一听,“真的?”

    “千真万确。他是我高中校友,我和李貌说过。”

    李母笑了,“你有没有单身的同学,我给那边再介绍一个。”

    “唔,一时间想不到,我回去问一下。”挂了电话,褚唯一才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阿姨们这么喜欢帮人介绍对象。

    “宋轻扬,你有单身的女同学吗?”

    宋轻扬直视着前方,“不知道。”

    褚唯一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不行,明天问问同事。我推了一个优秀的相亲对象,还得帮忙介绍一个给人家。”

    宋轻扬的眉心皱了皱,“有没有问问对方叫什么名字?”

    “没问。”褚唯一兴致不高。

    “你可以问问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帮他介绍。”宋轻扬沉声说道。

    褚唯一点点头。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转眼到了八月,七夕节来临。这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一个重要节日,不过偏巧那天两人都要去参加同学婚礼。

    褚唯一做伴娘,而宋轻扬也要去新郎那里帮忙。两人周五晚上一起吃了一顿饭。

    褚唯一感慨,“中国就喜欢赶着各种节日结婚,大家都挤在一起。”

    宋轻扬失笑,“那你想选什么时候?”

    褚唯一想了想,“我不想举行婚礼,本来嘛,这个就是一个形式而已。两个人能幸福过一辈子也很美好。”

    宋轻扬无话可说,他叹了一口气,“怎么办!我想举行婚礼,告诉所有人,我娶了你!”

    褚唯一脸热热的,有些不好意思。“再说吧,再说吧。”

    第二天两人分道扬镳,褚唯一去郗家接弟弟。只有郗清远在家,他的脸色不是很好,带着病态。

    “我来接宁宁。”她说。

    郗清远领着她走进来,他穿着居家服,可能是瘦的原因,裤子空空的。“晚上你照顾他一下,我爸和阮姨不在家,我有点感冒,不方便带他。”

    “你怎么样?有没有吃药?”

    “没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他拿出宁宁的包,“奶粉我装好了,下午给他喝一瓶。”

    褚唯一点点头,“你也好好休息。”

    郗清远灰暗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嗯。你也注意安全。”

    走的时候,宁宁有些不乐意。“哥哥生病了,姐姐我们早点回来照顾哥哥。”

    褚唯一的心酸了一下,“好,婚礼一结束,我们就回来。”

    两人打车去了蓝月家,蓝月还在化妆。新郎在9点前过来接亲。宁宁穿着黑色西装短裤,陪着白色短袖衬衫,打着领结,帅气极了。一来就吸引了满屋的目光,姐姐阿姨们纷纷上来拍照。

    蓝月母亲递来一个大红包。宁宁不好意思,“谢谢大妈妈!”他年纪小,可是是褚唯一的弟弟,这会儿跟着褚唯一喊人。

    蓝月母亲高兴坏了,“这孩子可真俊。”

    楼下爆竹声阵阵响起来。“新郎来了!大家准备!”

    蓝月坐在床上,宁宁坐在她的旁边。

    褚唯一守在房门口,客厅里一片喧闹。她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蓝月,新郎带了多少人,外面的人完全不是对手。”

    蓝月笑,“他带的都是帅哥,所以——”

    所以女性同志完全没有抵抗力了。

    “太奸诈了!”褚唯一握着拳头,“蓝月亮,我会好好守好这扇门的!”

    宁宁跑过来,抱着褚唯一的大腿,“姐姐,我帮你,绝不能让人把蓝姐姐抢走!”

    门外,新郎敲了几下门。

    “不开!”褚唯一和另两个女生喊道。

    “红包来了,你们开下门。”

    “几个?”

    “人人都有!”

    “新郎念保证书!”门外已经有人递上了。

    徐阳铿锵有力地念完,所有人都笑了。

    “念完了,快开门。”

    褚唯一他们笑岔了气,还是不肯开,却稍稍开了一点缝隙。

    她们把褚唯一推过去,“新郎,我们最后一个要求,唱一个情歌。”她轻柔柔的说着。

    宋轻扬瞬间愣住了,往前走去。

    徐阳拉住他,“兄弟,没事,这个我可以的。”

    褚唯一看到宋轻扬也呆住了,“你怎么在这里?”

    徐阳算是明白了,他挑眉问道,“伴娘我唱还是宋轻扬唱啊?”

    场面瞬间混乱了。

    宁宁探出小脑袋,眨着大眼睛瞅着他们。“不开不开就不开!姐姐,是不是?”

    徐阳看了一眼宋轻扬,“你们二位,今天帮我,日后我也会帮你们的,你们看——”

    宋轻扬轻笑,“唯一,开门吧。”说着又把红包递给宁宁。

    宁宁耸耸肩,“开门!”爽快极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