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三十三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三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新郎抱得美人归,满屋幸福萦绕。趁着新郎和新娘在房间举行仪式时,褚唯一和宋轻扬才有短暂的沟通。

    今日两人都是盛装出席。他穿着白衬衫,深色燕尾西装,气质卓然地站在那儿。她穿着裸粉色的伴娘裙,勾勒着她姣好的身材。

    “蓝月是我高中同桌。”

    “徐阳是我高中同学。”

    褚唯一抓了抓额角的发丝,“缘分啊!”两人真是一点默契都没有,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参加的同一个婚礼。

    宋轻扬扯着她的伴娘裙,“你冷不冷?”一字肩的款式,漂亮的肩头露在外面,莹白的肌肤无形地吸引着在场男士的目光。

    “忙起来热死了。”褚唯一说道,“一会儿帮我看着宁宁,我得去敬酒。”

    “你会喝?”宋轻扬挑眉。

    “说好的,都是白开水。”褚唯一偷着笑,“新郎和新娘今晚滴酒不沾。”

    宋轻扬嘴角噙着笑意,“徐阳已经一个月滴酒不沾了。”

    褚唯一张了张嘴角,“太拼了。”

    宋轻扬瞥见她身后伴郎投来的目光,他微微扬了扬嘴角,抬手理了理她根本不乱的发型,“新发型很漂亮。”

    褚唯一赧然,化妆师特地给她化了妆,现在的她更加漂亮了。

    蓝月和徐阳应该算是青梅竹马了,同一个幼儿园,到同一所高中,也算是一种缘分。

    主持人问两人恋爱经历。徐阳乐呵呵地说着,“高二夏天,她穿着白色连衣裙从我们班门前走过,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当时想这人怎么这么不友好。”

    蓝月回道,“是你对我吹口哨,态度不端,我不瞪你瞪谁!”

    大堂传来一阵大笑。

    徐阳呵呵直笑,“你瞪的好!”

    蓝月垂下脸,一脸的娇羞。

    仪式结束,新人开始敬酒。伴郎一直很照顾褚唯一,一路替她挡酒。明眼人都看出来伴郎看上伴娘了,不时打趣两人。

    蓝月还不知道褚唯一已经名花有主了,还在撮合着两人。褚唯一尴尬。

    等到两人高中同学那几桌,场面顿时热闹起来。

    褚唯一端着杯子站在新娘身后,那几位调戏新娘不成,目光全都转向了褚唯一身上。

    蓝月大方地介绍道,“我高中同桌,你们不许胡来。”

    “都是校友,蓝月这话说的我们像霸王似的,来来,褚同学,我敬你一杯。”

    褚唯一举起杯子,“各位同学,我干了你随意。”那姿态大气极了,真是在喝白开水!

    “少喝一点。”宋轻扬站在她的身旁不动声色地发话,音调不高,,足以周围几位能听到。

    “哎呀呀,宋轻扬你什么时候学会怜香惜玉了。”

    桌上的气氛瞬间就安静了。谁人不知道宋轻扬啊,只见他又拿出一条披肩,轻柔地往褚唯一的肩上一披。

    褚唯一看了一眼,浅绿色的丝巾,质地柔软,只是她现在的装扮就是——红花配绿叶。理科男的眼光不能要求太高。

    这一桌走后,伴郎不再殷勤了。

    宋轻扬优雅地坐在那儿。

    “哎,宋轻扬,你和伴娘认识啊?”

    “认识。”宋轻扬默了一刻回道。

    “好像听说你们一起参加校庆的,我看过褚唯一采访你的那篇稿子,你们关系挺不错的嘛。”

    宋轻扬玩转着手中的杯子,液体摇曳,他缓缓说道,“还不错吧,我女朋友。”

    沉默。

    一桌人都不想和他说话了。

    他端着杯子,慢慢印了一口红酒,苦涩入口不多时渐渐甘甜。

    宋轻扬去主桌那里把宁宁接过来,小家伙不知道吃了多少东西,衬衫下方的扣子都扣不上了。宋轻扬一路牵着他,迎接着许许多多打量的目光。

    宁宁摸着小肚子,“哎,我要减肥了。”

    宋轻扬没忍住笑了一笑,“我结婚的时候,应该不会找小胖子当我的花童。”

    宁宁一听急了,“我不吃肉啦,我会减肥的。”

    “我考虑一下。”宋轻扬发觉逗逗小家伙很有趣。

    宁宁坐到宋轻扬那桌,众人终于明白了,这是宋轻扬的小舅子。宋轻扬才是彻彻底底的腹黑,之前什么消息都没有,突然蹦出个女朋友。

    婚宴结束后,褚唯一一双腿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走路像踩在棉花上。

    宋轻扬抱着犯困的宁宁,“怎么样?还能不能走?”

    褚唯一打着哈气,“我知道为什么我有几个同学不想结婚了,太折腾人了。”

    宋轻扬拧眉,“你没看到徐阳和蓝月笑的有多开心吗?”

    “唔——可我好累啊。”她一手还拿着破损的花球。哎,刚刚那个抢花球的场面太震撼了。她是被推上去的。

    蓝月早就和她计划好了,就往她身上扔。结果有位胖胖的女生拼了命来抢,褚唯一怕被压到,一退再退。

    偏偏鲜花落在一旁玩耍的宁宁手上了。

    那么多双殷切的眼睛看着他,宁宁不为所动,小小年纪淡然自若。

    主持人朗声问道,“哎呦,被我们帅气的小花童拿到了啊。小帅哥,捧花要不要送给在场的美女姐姐呢?”

    宁宁圆圆的眼睛转了转,“姐姐——”

    宋轻扬抿唇,“肥水不流外人田!”

    宁宁声音软软的,却一本正经地说道,“是不是接到这花就能结婚了?妈妈担心姐姐找不到男朋友,那姐姐快点结婚吧,我以后就是小舅舅了。”

    褚唯一眼角直冒黑线,赶紧把宁宁抱走了。“走了!”

    回去的路上,宋轻扬开着车。褚唯一和宁宁坐在后座。

    “宁宁以后在这样的场合不能这么说话知道吗?”

    宁宁皱眉,“我说的都是真话,妈妈就是这么说的。”

    褚唯一抚额,“可是很丢人啊!”

    宁宁叹了一口气,“哥哥,我说错了吗?”

    宋轻扬咧着嘴角,“唯一,童言无忌。”冲着宁宁今天叫他姐夫,他现在也得站在他这边。

    褚唯一竟然无言以对。

    已经接近十点了,褚唯一和郗清远联系过了,十分钟后就到。

    夜色安宁,车子开进小区后,缓缓前行。

    宁宁有些发困,窝在褚唯一的怀里。车子停下来,郗清远站在夜色,暗夜如浓墨一般笼罩着,衬着他清冷的身形。

    万籁俱寂一般,传来几声低沉的咳嗽声。褚唯一看着微微颤动的肩头。

    郗清远从宋轻扬的怀里接过宁宁,宁宁睁开眼皮,呵呵一笑,“哥哥我回来了。”

    “辛苦了。”郗清远说道,可能是咳嗽的关系,他的声音微微沙哑。

    宋轻扬微微点了点头。

    褚唯一默了一下,“我妈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晚上回来。”他望着她的眼睛,黑的如曜石一般。“有阿姨在照看宁宁。”

    褚唯一动动嘴角,“你也注意身体,多喝水。”

    “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他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掠过,转身回去,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身影。

    两人到家之后,褚唯一疲倦到极点,倚在沙发上就不肯动了。

    宋轻扬去喂猫,大喵最近胖了一点,而且已经完完全全把自己的主人给抛出脑后了。“喵——喵——”

    褚唯一努力地睁开眼皮,“这周六要带大喵去打针。”

    宋轻扬拍拍手走过来,“大喵你养了多久了?”说话间大喵已经跳到宋轻扬腿上了,那双墨绿的眼睛晶莹通透地看着褚唯一。

    “从哈尔滨回来后,李貌送给我的,半年了。”提到李貌她又想到,“李貌请我们下周去看表演,你有没有时间?”

    摇滚青年的演唱会。

    “你喜欢摇滚?”宋轻扬问。

    褚唯一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我是爱屋及乌。小时候爸爸妈妈工作忙,我常和李貌一起玩。李貌小时候就喜欢那把吉他在我面前乱弹一通,我必须坐在那儿当他的观众。他还不准我走。”

    宋轻扬抿嘴一笑。

    “李貌养了一只小狼狗,我要是不听话,他就要让我小狼狗咬我。”

    “可你们关系很好。”

    “哎,没办法,我生下来时,两家父母就开玩笑让我做李貌的媳妇。上初中后,李貌就再也不理我了,生怕我真做了她媳妇。处处都躲着我,高中死活要去别的学校。”褚唯一笑起来。“我有那么差吗!”

    “没有!李貌没眼光!”他眯眯眼,眼底像喊着钻石一般。“节日快乐!”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盒子。

    是一条玫瑰金的链子,坠子是雪花状,嵌着碎钻。

    褚唯一愣住了,大脑一时间没法作出指令。

    “在德国的第一年路过商场突然看到这条链子,当时就想到了你,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到你。我就自己说,买了就当作一个纪念吧。”他的表情如春风一般和煦温柔,“你不是问我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吗?”

    他浅浅一笑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的眼睛,“高一最后一次期末考,你坐在我前面。”他呼了一口气,“我一直都在你身后。”

    褚唯一心念一动,“原来是那个时候。”奶奶病重,后来去世,她的整个世界都灰暗了。没心没肺,什么都关心,自然而然不会在意身边出现的人。

    “还好,我把它带回来了。幸好,我还是遇见了你。褚唯一,你相不相信命?”

    寂静无声里,翻涌的情愫肆意地流淌。

    于他是突然而至暗恋,毫无交集的两个人,他根本无从表达,更何况那时候,他已经决定要去德国。

    宋轻扬甚至以为,这段暗恋,会长埋于心,是他独享的秘密。可是命运还是优待他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